s19bu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次元法典 txt-第2203章 幾個疑點(本喵現在變成放風喵了)-v9a3l

次元法典
小說推薦次元法典
对于方正和柯南来说,六轩岛事件到目前为止,还有很多疑点没有解开。
第一个疑点,贝阿朵莉切是否真有其人?
到目前的线索证明………很可能真的存在这个人。
因为六轩岛上的确有一个别馆,然而柯南也说了,那个别馆看起来十多年都没人住了。
于是反过来想一下,这也就意味着十年前那个别馆有人住。
问题就来了,当时住在那个别馆的是谁呢?
还有第二个疑点,那就是………安田纱代。
这个在名单中的人物,方正一直没有见到。
不过柯南这次倒是给出了答案。
“我问了让治先生,他说纱代是纱音的本名,纱音是她当佣人时的名字。”
“所以说,安田纱代其实就是纱音?”
听到这里,方正眯起眼睛思考起来。
“那么既然如此,嘉音又是谁?”
“让治先生说是纱音的弟弟……………”
“不可能,岛上的名单里没有这么一号人物。”
方正摇了摇头。
“现在安田纱代的谜算是解开了,就算佣人之间用的不是本名,数量也对不上。根据名单上的调查结果来看,六轩岛上除了右代宫一家之外,剩下的就是吕之上源次,安田纱代,熊泽婆婆,乡田厨师,南条医生这五个人的名字在列。”
说道这里,方正打了个响指。
“现在安田纱代这个谜算是解开了,那么剩下的问题就是………嘉音是谁?”
“这……………”
“他不可能是从石头缝里钻出来的,我问过楼座了,嘉音在这里已经待了很长时间,也就是说他并不是一个为了凶杀案忽然冒出来的角色。”
“楼座不知道嘉音的真实身份吗?”
“她或许并不会在意吧,毕竟岛上的佣人都是金藏指定的,其他人也没兴趣去管这些事情,其实严格来说,询问金藏是最好的办法,但是………”
“他已经死了。”
柯南也很无奈,虽然这一次游戏之中,金藏依旧是关在书房里,但是经过上一周的游戏,两人心知肚明金藏已经死了,而且很可能在他们来到六轩岛之前就死了。
不过……………
“说起来,我想起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什么事?”
“在上周目的游戏里,仔细想想,我们好像从来没有同时见过纱音和嘉音这两个人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哎?”
听到方正的说话,柯南愣了一下。
“没有……………吗?”
“没错。”
方正打了个响指。
“你看,我们最初来到岛上的时候,是在大门口的花园里见到了正在工作的嘉音,然而我们见到纱音,是在我们进入客舍放下行礼休息的时候。”
“当我们去海边野餐的时候,纱音是和我们一起去的。”
这时在方正的提醒下,柯南也渐渐反应了过来。
“然而当时我们其他人在房间里商量关于遗产分配的问题,同样没有人见到嘉音。”
“接着我们见到嘉音时,是在他通知我们去吃晚饭的时候。”
“可是那个时候纱音没有出现。”
“接着是晚餐后,众人回到客舍里,而这时我们是和纱音在一起,可是没有看见嘉音………”
“第二天,纱音死去之后,嘉音就全程在我们面前出现了。”
说道这里,柯南的眼睛也亮了起来,不过很快,他又发现了另外一个疑点。
“等等,所以你的意思是,纱音和嘉音是同一个人?”
“这奇怪吗?想想人鱼岛,小岛上不是尽出这种狗屁倒灶的破事。”
方正倒是显得很淡定。
“可是这样一来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如果他们两是同一个人,而且还故意假死的话,那么就说明他们应该和真凶有关系吧。可是第二天夜里,嘉音不是被长钉刺入胸口,然后死去了吗?”
“但是我们并没有真的亲眼目睹嘉音咽气。”
方正提醒了一下。
“你要记住,那个时候是南条医生负责给嘉音包扎伤口,然后朱志香跟着一起去了,后来嘉音的死讯,我们是从朱志香和南条医生那里得知的,并没有亲眼看到尸体。总而言之………我们应该转移调查方向了。”
“调查方向?”
“没错。”
方正点了点头。
“之前我们一直在视线放在右代宫一族身上,但是现在看起来,安田纱代本身才是最大的疑点,然而,关于安田纱代的事情,右代宫的人知道的肯定不多,或许朱志香会知道的多一些,但是其他人一年才来这个岛上聚集一次,他们肯定也不会关心这个岛上的佣人情况。所以,最好的办法还是从住在这个岛上的人开始调查………也就是源次先生,南条医生和熊泽婆婆,他们在这个岛上的时间最长,而且有什么秘密的话,肯定瞒不住他们的。说不定反过来还需要他们帮忙隐瞒某些秘密………”
“我明白了。”
柯南顿时知道该怎么做了。
“这边就交给我吧。”
“交给你了,反正你装傻充愣的能力一直是一流的。”
“你说谁装傻充愣………等一下。”
就在这个时候,柯南忽然又想起了一件事。
“方正先生,如果纱音和嘉音是同一个人的话……………你还记得吗?上周目我们发现让治先生喜欢纱音,而朱志香喜欢嘉音…………”
“男女通吃啊,还是兄妹通吃。”
方正默默点了个赞。
“是个会玩的。”
接下来,故事依旧继续进行,和之前一样,在吃完晚餐之后,真里亚拿出了贝阿朵莉切给她的信念了起来,而众人也因此再次开始了争执。
“老爷子居然会放弃自己的指环,这绝对不可能!”
右代宫藏臼大声说道,而右代宫绘羽也思考了起来。
“按照字面解释的话,这是老爷子给我们的考验呢。”
“等等………正常来说不是这么理解的吧。”
听到众人的讨论,方正也是无语了,上一周目他只是观察,这周目方正决定直接插手了。
“听你们的说法,这个指环如果一直在金藏先生那里不可能离开的话,那么按照道理来说,难道不应该是有人袭击了金藏先生,抢夺了这枚指环,然后留下了这封信吗?”
“………………………”
听到方正的提醒,所有人都是一愣,接着众人立刻站起身来,朝着书房跑了过去。
一群智障吗?
看着众人远去的身影,方正也是无语摇头,一般来说,按照正常人的理解不就应该是这样吗?
那么,右代宫金藏是否还活着呢?
这个问题很快就会得到答案了。
想到这里,方正也站起身,走出了餐厅。
“父亲大人,父亲大人,请开门!!”
当方正来到书房门口时,只见右代宫藏臼正在用力的敲着门,然而门内理所当然的没有回应。
“快点儿打开门啊,万一父亲真是被什么人袭击了怎么办!”
这时绘羽也开口说道,而面对绘羽的提议,其他人都点了点头,只有方正注意到右代宫藏臼的表情略微有些迟疑,不过他最终还是拿出钥匙,然后打开了房门。
“父亲大人!!”
伴随着房门打开,众人也是迫不及待的冲进了书房,然而—————里面空无一人。
在那之后,众人把整个别墅里里外外找了一遍,依旧没有找到右代宫金藏的身影,最终所有人还是无奈的回到房间集合,果不其然,和方正预想的一样,很快,其他人就开始质疑其右代宫藏臼和右代宫夏妃,怀疑是不是他们杀死了父亲,然后伪装成父亲还没死的样子。对此两人自然是坚决否认,死不松口。
“我们才没有杀死父亲大人,而且就算我们杀死了父亲,我们写这封信又有什么用?”
“也许是为了遗产?”
方正打了个哈欠,再次望向两人。
“毕竟这么一封信,而且笔迹也不是金藏先生的,在法律上这种东西是没办法作为遗嘱来使用的。退一万步来说,即便真的按照这上面所写的,找到那个什么黄金的人才是家主,只要到法庭上,没有右代宫金藏先生的公证和声明,这封信就没有法律效力,而右代宫藏臼先生根据法律规定,作为长子自然是有优先继承权的。”
“没错啊。”
听到这里,右代宫藏臼也是点了点头。
“所以,我为什么要做这种事啊!”
“但那是在兄长大人有继承权的情况下吧。”
这时候右代宫绘羽也开口了。
“如果父亲大人另立遗嘱,让其他人来继承右代宫家的话,那么对大哥可就很不利了呢。所以为了避免出现这种情况,大哥杀死了父亲,而且销毁了遗嘱,伪装成什么黄金的魔女写下了这封信,这样一来,只要顺理成章的由大哥找到那个什么黄金,那么我们其他人也就只能够承认大哥的继承权了………”
“你这完全是一派胡言!”
这时候夏妃也气的站了起来。
“藏臼才不会做这种事!”
“那么就让我们搜查一下你们的房间吧,如果你们不是杀死老爸的凶手的话,就不会有奇怪的东西在里面吧。”
“你,你们怎么可以这么做!?”
此刻的夏妃已经是面色煞白,而右代宫绘羽则针锋相对的瞪视着她。
“我们当然可以,听好了,我们才是右代宫家的人,而你只不过是一个生孩子的机器,连单翼之鹫都不被允许刻上的人,没资格对我们指手画脚!!”
“你………你……………”
面对绘羽的发言,夏妃气的浑身发抖,而这个时候,留弗夫也站了起来,望向藏臼。
“说的也是,大哥,现在老爸行踪不明,而你一直在这里照顾老爸,却连他的去向都不知道………我们很怀疑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啊………不介意我们去你的房间看看吧。”
“…………………”
此刻的藏臼面色铁青,不过犹豫了片刻之后,他还是点了点头。
然而,在右代宫藏臼的房间里,众人果不其然发现了一块———金砖。
“这就是证据!”
右代宫绘羽指着那块金装,愤怒的瞪视着藏臼。
“所以果然是大哥你杀了父亲,然后写了那封莫名其妙的信吧!只要你拿出这块金砖,表示是自己找到的,那么大家都没办法反对你的继承权了!”
“不是!”
面对众人怒气冲冲的质问,藏臼这时也是慌了神。
“这的确是老爸的黄金没错,但是是我以前回收的老爸出手的黄金,我以前也和你们一样,不知道老爸所说的那些黄金究竟存不存在,所以我才特意打通关节,找了关系回收了一块老爸曾经出手的金砖………”
“你以为说这种鬼话我们会信吗?”
留弗夫这时也开口了。
“不管你怎么说,我们兄弟姐妹之中,只有你们一直住在六轩岛,所以肯定是你们杀了老爸,然后盗取了他的黄金……………不管你怎么说都没用,留着去给警察解释吧!!”
“不是的,真的不是这样!!”
这时藏臼也怒吼起来,最终他下定决心,叹了口气。
“好吧,我承认,父亲的确是死了有段时间了,但是他真的不是我杀的,父亲大人是心脏病发去世的………是真的,南条医生和源次都可以证明!!只不过后来我为了确定继承权,所以才私下里和他们谈过,请他们帮我暂时保守这个秘密……………”
听到这里,方正挑了下眉毛。
很好,看来其中一个疑问,已经解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