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j5xx笔下生花的小說 《大國製造》-第六百零六章 住院治療分享-z7lcj

大國製造
小說推薦大國製造
车辆疾驰在冶金厂到白云鄂博矿区城区的公路上,钟白一边时时刻刻关注着后座上徐院士的动静,一边让司机尽量在平稳的过程中把车速提起来。
而钟白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通知副厂长秦文将,让冶金厂直接介入这件事,是有自己的考虑的。
本来徐院士在宁远稀土冶金厂的招待所房间内突然发病,怎么说都应该通知厂里的负责人,但钟白因为之前和厂长周长青夫妇接触了不短的时间,也清楚厂里是亏损着的,像徐院士这种编制不在厂里,好友厂长也因为生病去了MD的情况下,自己去找秦文将,怕不是要被对方误会让厂里拿医药费。
毕竟徐光先带着三人名义上都是过来调研实习的,严格意义上来讲,他们四人的任何事情其实都和厂里无关。
钟白和秦文将不熟,懒得去麻烦对方,毕竟一说到有人在厂里生病给对方的第一感觉就是要钱,而现在宁远稀土冶金厂的财务状况钟白也很清楚,都只发工人基本工资了,再要预支医药费怕是雪上加霜。
而他自己身上钱也带得够,随时包里都有几千块现金,这个年代只要不是动大手术,这笔钱是绝对够支付医药费的。
先到医院去看看是什么病再说吧!
来到矿区最大的第一人民医院,由于此时已经过了晚上十一点,内科、骨科、神经科这些科室都没有医生了,钟白只好挂了个急诊科,然后才和司机一起,小心翼翼的把徐院士用担架抬到了急诊室内。
第一人民医院是一家中西医结合医院,晚上在急诊室值班的医生除了常规的西医外,还有掌握一定蒙医技术的一名老中医。
毕竟在内蒙,这边的人民比较彪悍,大家摔跤打架什么的时不时都有些外伤、骨伤之类的,蒙医治疗这一块也很管用,所以这名老医生在急诊科值夜班的经验也很丰富。
老医生名叫巴音,看到钟白把人抬进来,见担架上的徐光先明显处于昏迷状态中,立刻朝钟白问诊:“病人叫什么?多大年纪?出了什么情况?”
“这位是京城大学的徐光先教授,带着我们来一家冶金厂实习的,今天坐了一天的车刚到……”钟白用最快的语速把事情经过给巴音医生叙述了一遍。
一听病人六十多岁,巴音医生的表情立刻严峻了许多,招呼两名护士把徐光先转移到急诊室的诊疗床上,就立刻开始着手检查起来。
好几分钟折腾之后,巴音冲钟白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
“经过我初步诊断,病人应该是有长期腰椎病,加上劳累过度呕吐,导致体内电解质紊乱,建议先住院治疗。”巴音的语速不快,但吐字清楚:“呕吐物你还有吗?也不排除食物中毒的可能性,这边还需要进一步化验,我只是急诊医生,涉及到刚才那些可能的病症,我还要联系相关科室的同志过来一起会诊才行。”
“没问题!”钟白点点头。
“你刚才只挂了急诊号对吧?现在去挂个住院号,然后把单位登记一下,预交费问下挂号处的同志。”巴音挥了挥手,示意钟白赶快去。
等钟白再度跑去挂号处,被工作同志一询问才发现有点为难。
登记单位,要是登记京城大学,那就很麻烦,因为这单位并不在白云鄂博矿区,又要开什么证明之类的东西来说明徐光先为什么到这里,办什么事儿之类的。
所以钟白想了想,便自作主张的把单位登记成了“宁远稀土冶金厂”,又自掏腰包的先垫了两百元医药费,心想我只是借用个单位名字,钱也没让厂里掏先把人安顿下来,这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这年头的医生治病救人的意识相当强,并非那些21世纪被金钱迷糊了双眼的某些败类医生可比,在巴音医生的通知下,不到十分钟几名相关科室的同志就都匆匆赶到了医院,对徐光先进行会诊。
而呕吐物化验的提供,钟白则是将刚才给徐院士抹嘴的那条脏手绢给带上了,上面还有一些呕吐的残留物,顺便拿去化验。
足足在走廊等了小半个小时,一名看上去有点官职的医生才过来找到钟白,严肃的说道:“你是病人的家属?你们也太不小心了,明明知道病人有腰椎病历史,坐车这么久休息不好不说,晚上吃的东西还有问题!要不是病人呕吐加重了病情,也不至于这样!”
“徐教授怎么了?”听对方说得非常严重,钟白心里一惊,以至于他都忽略了“晚上吃的东西还有问题”这个细节。
“腰椎错位、急性病毒性肠炎,还伴随脑部供血不足!”主任医生加重语气道:“病人至少需要住院治疗一个星期以上,先治疗肠炎和脑部供血不足,至于腰椎,暂时采取固定,等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之后再考虑蒙医或者中医的正骨治疗,不建议手术,因为我们这地方比不上大城市,风险比较大,到时候再转院吧!”
“您费心了,那就按照您的建议来,我这边还需要做些什么?”钟白听对方噼里啪啦一顿医学专业名词也是有点头晕脑胀,毕竟隔行如隔山,反正只听懂了一件事,那就是先治疗肠子和脑部,腰椎骨头的要转院!
详细疗法开出来之后,二百元的预交费显然不够看,钟白又赶紧去缴费三百元,上上下下跑了好几个空趟子,终于等徐光先进入住院部三楼的看护病房住下来之后,才算松了一口气。
“李师傅,你就不用在这儿陪着了,今天的事儿算是额外麻烦你跑了一趟,也耽误你休息了,毕竟你明天还要开车回京城。”钟白想了想,从兜里掏出一张大团结递给了吉普车驾驶员:“这算是加班补贴,你不要嫌少先拿着,早点回招待所睡觉,今晚,我就留在这里陪徐院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