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55eb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三國末世錄討論-第1092章 風雲突變-ffq7h

三國末世錄
小說推薦三國末世錄
午餐后的时间,太阳已是微微偏西。集市上帝国债券的价格维持在十八个点已是很长一段时间。交易所内的兑现柜台前依旧空空如也,一个人也没有。
出售柜台前还是挂着“售完,无货”的牌子。但是柜台前那些等着天上掉馅饼的人已经散去。谁都明白黑市上的债券价格涨到这个地步,除非瞎子聋子傻子才有可能将债券拿到交易所按牌价兑现,所以交易所是不可能有货的。
集市上,却还是有三四名陈宝的手下,继续吆喝着以十六个点的价格收购债券。但是他们不可能收到一张债券,因为奥古雷斯的奴仆们还在卖力的以十八个点的价格吆喝着收货。
自从价格稳定在十八个点后,此前被价格飙升吸引出来,但却没有出手的小额持有者开始出手。所以奥古雷斯的人收货也算顺利,到现在为止他们已收了六百来金的货。当然这六百来金里包括了陈宝他们出的三百金。
就在奥古雷斯管家以为本人能顺利收完两千金时,陈宝那边的十几个人突然又同时高喊吆喝起来:“收债券咧,高价收帝国债券了。高于面值二十个点高价收咧。”
不用想,陈宝那边又开始加价了。奥古雷斯这边的人飞奔而去向他们的管家报告。管家因为已经收了六百来金,多少有了些底气,拍着桌子将价格继续加到二十二点。双方如此几个回合的竞价交手后,价格已被推高到三十个点令人咂舌的高位。这个价格是奥古雷斯的一方最后的出价。
飙升的价格让很多早期卖出的小富小户捶胸顿足,后悔不迭。但是也引出了更多新的卖家和买家。卖家自然是早期在角斗场买入债券的人,而新买家却是此前一些套差价的人。现在因为交易所没货他们吃不了差价,却见价格一路飙升,极少数胆大的人便动起了吃时间差价的念头—买入,待价格涨起一些后马上脱手。
在这个过程中,陈宝却还是一边收一边出,不仅没增加一张债券存货。反而还以高价多出了三百来金的交易所原有存货。
……
陈宝此时还在酒肆中泡着,他听手下人汇报对方已将价格推高到三十个点的高位,又看了看西斜距离罗马城头还有三竿高的太阳,便说道:“今天不跟了,他们要三十个点收,那就把我们的货都出给他们。还是老样子,分批小额出给他们。”
夜幕降临,罗马城已是万家灯火。奥古雷斯的管家,也在房间内点起几盏油灯,挑灯夜战,盘点今日的成果。他们已成功的收了两千五百多金面值的债券,算是超额完成了任务。但他们的资金也花去一大半,五千金只剩下一千多金。而同一时刻,尤里乌斯和陈宝这边,手上却多出了三千六百多现金。而原有的债券存货也被真正抛了个精光。
管家对今日成果满意的同时,又对明日忧虑不安起来。因为按照计划,明天就该是砸落债券价格,引发债券市场崩盘和交易所挤兑的时候了。
可若是那个对家还继续狂收债券,那自己的砸盘就看不到任何效果。这只有寄希望于对方资金早点耗尽,结束收购债券的行动。但现在关键问题就是自己不知道对方资金到底有多少。
奥古雷斯管家忧虑的同时,陈宝也有一丝忧虑。同样,他虽然知道奥古雷斯的总身家有几万金币,光流动资金至少也有近万金币。但他不能肯定奥古雷斯用在此事上的资金到底是多少。
若是奥古雷斯凭着雄厚资金只进不出,硬是收到足够数量的货后,如五六千金面值的货后再集中出手。对于这种情况,他虽然还有办法应对,但却是非常麻烦。
他的应对方法就是,将继续推高债券价格,以尽可能减少奥古雷斯能收到货的数量。当然这个过程就会出现风险,比如某个大户突然要将一大笔货卖给他们或市场上突然涌出一大批货。若真这样他只能玩临时消失。他还要在消失前耍些小花招,比如表示暂时离开罗马,以后还要回来高价收货。这样在价格砸落时,让人惜售或愿意出钱接货。
……
第二天,陈宝换了个地方坐镇指挥,他在月亮路路头唯一一家歌剧院里定了个包厢。同样,奥古雷斯的管家也早早来到那家店铺中,给手下部署任务。
陈宝对他的手下吩咐道:“对方的人若没开始行动,你们谁都不要露头,都在屋中呆好了。今天我们要看看对手怎么做,我们才能知道我们下一步该如何做。”
同一时刻,管家也对手下吩咐道:“今天你们的任务是低价抛砸债券,但前提是对方那些人已经收手不再收货。若是他们今天继续,你们就可以先歇着。”
今天,虽然天空中落下蒙蒙细雨。但月亮路集市上的人却比往常还多了些,原来一些在新兴的债券市场中尝到投机甜头的人也早早来到市场。但让他们奇怪的是,昨日那两个“超级大户”却迟迟没有出现。他们之间只好互相做起了小额的对手买卖。价格比昨日最后的价格三十个点低了三四个点。
一个小时后,奥古雷斯管家的铺面终于开门了。他的人也涌上了街头开始吆喝起来,但这次他们成为了卖方。
原来,管家等了足足一个小时,对方别说行动了,连人影都没见到。管家哈哈大笑道:“昨天,他们加价到二十八个点就不敢再加下去,今天又无影无踪不再出来收货,定是资金已经耗光,或者货已经收购了。好,现在我们可以高枕无忧的将价格砸到底了!”
“卖债券咧,卖国债咧,按面值原价卖国债咧。”奥古雷斯的人纷纷吆喝着,他们倒也干脆,不是一点点将价格往下打,而是直接就将价格一锤子打在了地板上。
此时,月亮路街头,罗马帝国的首批证券市场投机客们表情各异。有的欲哭无泪,有的是幸免于难的欣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