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637o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迷途的敘事詩》-第一百五十三章 這不就是同居了嗎!讀書-68lrm

迷途的敘事詩
小說推薦迷途的敘事詩
“这话真是充满恶意,失礼到没边了啊,你们两个肯定是合伙的吧……”棕发女生却是一动也没有动,仍旧只是趴在桌子上撇了撇嘴的说道,毫无干劲的样子。
好像是接二连三受到的刺激太大,已经放弃挣扎了。
这副样子简直就像是实验室里的青蛙一样……引颈待戮,只求速死?
“由比滨同学,你不要想太多了,欺负你还不用合伙。”夏冉语气平静的说道,充满了真诚的感觉,“如果需要帮助的话,我们其实都可以帮你。”
“嗯,帮我?”
仿佛苍白到已经燃烧殆尽的由比滨结衣,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过了好几秒钟之中,她才后知后觉从桌子上抬起了脸,望向夏冉的方向。
“没错,如果有需要的话,我也会帮你的。”
雪之下也忍不住的开口道,夏冉刚刚和她说过这件事,所以她非常清楚后者的意思。
“说起来,我们侍奉部的暑期活动也还没有确定下来,按照学校规定,平冢老师作为社团顾问,如果我们没有安排的话,她就要来安排了……”
“咦咦咦?这意思是要再举办一次读书会吗?”
由比滨结衣一下子坐了起来,很是有些惊愕的样子问道,在说到这个话题的时候,她也很是有些心虚,毕竟上一次的社团活动就是读书会。
只不过就从结果来看,她放了所有人的鸽子,在和比企谷八幡闹别扭之后,或者说在和闹别扭的比企谷八幡发生争执之后,她就无比失落的回去了,之后就是漫长的疏远冷战,直到被这位夏冉同学失控抓走。
下意识的瞥了一眼边上的少年,由比滨结衣现在回想起来,虽然还是有些哭笑不得,但是更多的都是感激,至于恐惧害怕之类的情绪却是一丝都不剩下来了。
毕竟从今天她敢来活动室这件事来看,就说明心理建设多半已经做完了,甚至比某个死鱼眼男生还快一些。
再加上夏冉之前还一直不遗余力的欺负她,刺激得她整个人都不好了,就算是还残余一些害怕的情绪,也早就被恼怒所全部取代……
咦,等等,这么说来的话,难道说其实对方刚刚是故意的,主要是为了尽快消除她的紧张感与隔阂感,让她重新回到侍奉部并且与大家打成一片?
“读书会?嗯,如果你觉得有需要的话……”雪之下雪乃的表情微微变化,瞄了某人一眼,大概是想起了之前的读书会的那次,被自己那喜欢多管闲事的麻烦姐姐追着跑。
“我觉得有需要吗……”
由比滨沉默了一下,突然发出低喃,表情显得很是苦恼。
“怎么了?”
“没什么,想了想,还是觉得最好趁着假期努力拼搏一下吧……”由比滨结衣认真地说道。
“嗯?真的没事吗?”黑长直少女有些狐疑的看着她,总觉得对方不应该这么果决的再次做出决定才对。
“啊,没有……不,也不能算是没事,只是想到你们两个的头脑那么好,还有蹲家的成绩也不差,高中毕业之后我们可能就不会再见面了……我有些不想这样。”
由比滨结衣本来是想要含混带过,不过可能是心情沉重的原因,却又忍不住无声地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的这么小声说道。
“高中毕业之后,可能就……不会再见面?”
雪之下也是微微一愣,似乎被这个说法触动了心弦,下意识的再次飞快的看了某人一眼。
天下间没有不散的筵席,由比滨的担忧自然有她的道理。
因为人们是借由身处相同的组织、交友圈,以及时时刻刻的沟通,保持彼此之间的亲近……人际关系正是靠这些方式,才能够逐渐成形并且得以维持的。
因此,如果这些东西都消失不见的话,那么大家随时都会变成自己一个人。
所以在度过高中三年之后,曾经的好朋友就很可能因为考取的大学不同而渐行渐远。或许一开始的时候,大家还能够维持着联系,聚在一起。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所有人都必然在新的环境下结识新的朋友,不得不把大部分时间和精力投入到新的圈子里去。那么和原来的朋友也就越来越少联系,直到最后,原来的圈子也就等于不复存在了。
甚至于世界上就是有一种人,决定前往全新的环境,从一开始就是打算抛弃过去的一切,下定决心再也不跟过往那些朋友见面的那种。
由比滨结衣担心的是前一种情况,如果侍奉部只有她自己没有考上大学的话,那么自然就是妥妥的掉队了。
不过雪之下经过由比滨的提醒,担心的却是后一种情况,她突然想到似乎夏冉并不需要按部就班的升学,也许读完高中之后,他就不会继续下去了。
这人已经进入了一个属于超凡的神秘世界,而且就是在今年的时候发生变化的,现在大概只是在维持着习惯了的日常生活,但是当这段生活到了该结束的时候呢?
要是自己选择读大学的话,他会怎么做?
雪之下怎么都觉得,夏冉就是那种只要离开了,就从此杳无音信的那人,禁不住的也生出了一种紧张感,甚至开始有些动摇自己原本的想法。
“哎呀!小雪乃别这么表情凝重的嘛,我就是说说而已……反正我们都有手机,随时能保持联络,不会发生那种事!”
这个时候,由比滨紧紧握着手机面带笑容看着雪之下,她发现少女似乎因为自己刚刚说的话,而紧蹙眉头,所以连忙开口缓和气氛,不想让氛围因为自己变得这么沉重。
虽然说,其实并不是因为她。
“手机?”雪之下被打断思绪,轻轻扬眉。
“对啊,要是我真的考不上和你们一样的大学的话,也还能靠电话和手机简讯来联系,不是吗?”棕发女生点头如同小鸡啄米一般。
“明明就是除此之外,没有其他联系的方法了吧。”夏冉插口说道。
“啊!夏冉同学,可以请你不要说话吗?”由比滨结衣愤愤的瞪着他,嘟起小嘴,用眼神很明确的表达出了「不用你多嘴」的那种意味来。
“的确是一个办法呢。”雪之下没有说自己刚刚在想什么,只是淡定的回了一句,听上去没有多少的情绪起伏。
“怎、怎么?小雪乃你是觉得这个方法不好吗?”由比滨结衣回过头去,十分疑惑的问道。
“也不是,只是你平时打的电话和发送的邮件就已经特别多了,所以我有些担心你到时候会天天寄信过来……”
“咦?难、难道你不喜欢吗?”
“坦白地说……我只是觉得很麻烦。”
雪之下无奈的扶住额头,毫不留情的发出了这样的吐槽。
“天天寄信,你到底是有多少事情可以聊?要是真的有事情说一下的话还好,但是就像是「今天我吃了泡芙」这样的事情都要专门来说一声,不觉得很奇怪吗?”
“哇!话未免说得太直白吧,我们可是朋友啊,不应该就要像是这样子很要好很要好的嘛……”由比滨顿时发出悲鸣声,整个人一下子扑到雪之下身上。
后者不悦地把脸别开,任她抱住自己,语气冷淡的说道:“抱歉呢,我觉得就算是朋友,也应该有个度才对,由比滨同学你做到那种程度的信息密度,已经可以算得上是骚扰了……”
“才不是骚扰的啊,明明是因为很喜欢和你说话,才会一直给你发信息的啊……”
由比滨紧抱着雪之下不放,用头用力的蹭着对方的身资,这么不服气的说道。她仿佛深深感受到自己与眼前的这个女孩子之间的那种朋友的羁绊,竟然是如此脆弱。
明明自己这么热烈地表达自己的喜爱之情,结果对方却把自己的行为当作是骚扰,这是不是太伤人心了?
“夏冉同学你也来说说啊,是不是这个道理?只有很喜欢和对方说话,才会每天都忍不住给对方发信息的吧?”不服气的由比滨结衣看向了边上的少年,申请场外援助。
“这个啊,应该是这样的吧……”夏冉随便的点点头,很是敷衍的附和道。
“什么叫做应该是这样的吧?不要用这么不确定的语气啦,你难道就没有过这样的感受吗?每天忍不住的给对方发信息之类的……”
由比滨结衣对于这么敷衍的反应不太满意。
“不会啊,都是雪之下同学每天打给我的。”夏冉认真的想了想,接着若无其事的说道。
“……”
“……”
侍奉部里突然一片安静,似乎能够听到钟表的指针咔嚓咔嚓的向前走动的清晰声音。
“你、你在说什么胡话,那只是之前的赌注……”
同样惊呆了的雪之下终于反应过来,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通红,如果这是在动画之中的话,她的头顶上此刻想必正在剧烈地持续喷射水蒸汽,就像老式的蒸汽机一样吧。
她死死的盯着对面的少年,眼神之中透露出浓厚的威胁之意,话语也是竭力装作平淡。
“那也不是胡话吧,的确就是你每天……”
“你还说!”
“等等!你们两个都冷静一下……说回刚刚的那个话题吧,我们暑假期间还是举办读书会吧……如果能考上同一所大学就好了。”由比滨结衣头都大了,只能够连忙出来打圆场,这两人怎么总是能够突然间就针锋相对起来的呢?
“小雪乃已经决定好要考哪间大学吗?”
“……还没做出决定,如果真的继续读下去的话,应该是国立或公立大学的理科科系。”
顺着好友给出的台阶跳过那个话题,雪之下深深呼吸了一口气,装作刚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尽可能平静的这么回答道,同时还狠狠瞪了某人一眼。
“听起来超厉害的!那、那么……夏冉同学呢。”
“我?我还不确定……”
夏冉轻描淡写的回答道,至于到底是不确定什么,这个就有待商榷了。
“是、是吗?也是呢,现在就做决定的确有些仓促了……”棕发女生露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容,“那、那说好了哦,我们暑假的时候就再次举行读书会,也算是补上之前的那次社团活动了吧!”
她说着说着,就迳自开始规划起来:“那么,就去PIENA的萨莉亚怎么样,之前那一次也是约在那里见面的。”
“……”
“……”
夏冉和雪之下同时沉默了下来。
“怎、怎么了?”由比滨结衣紧张的问道,自己这难道是又踩雷了吗?
“最好就不要去之前的地方了……”雪之下叹了口气,没有过多解释的兴致,她可不想再遇到自己的姐姐,想想都觉得让人心底发毛。
“那……去小雪乃你家里?”
“这个更加不行。”雪之下平静的摇摇头。
“那应该去什么地方?”由比滨有些犯难了,总不能够去正式的补习班吧,那还算什么社团活动,不过就是去集体补习了而已。
“我也不知道。”雪之下也没有经验,她以前就连朋友都没有,怎么可能会有帮朋友补习的经验呢。
“要不去守矢神社怎么样?”夏冉想了想,提议道。
“守矢神社?之前的那间神社?”由比滨眼睛一亮,她突然想起了神明似乎也是存在的,自己过去参拜一下是不是会有预想之外的结果呢?
至少保佑自己考出一个好成绩吧。
雪之下雪乃却是轻轻皱眉:“但是这样去打扰真的好吗?就为了这样的理由?”
“咦?我没和你说过吗,现在守矢神社是我的了……”夏冉解释了一下关于自己接手神社的事情。
雪之下稍稍沉默,然后问道:“所以你现在是住在哪里?”
“守矢神社啊。”夏冉诚实的回答。
“嗯,虽然觉得不太可能,不过以防万一,我还是问一下……那位早苗同学,她平时住在哪里?”少女轻轻点头,脸色如常,继续询问道。
“……守矢神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