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9du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金幣即是正義 ptt-第八百五十二章 還是經濟問題閲讀-wcq8j

金幣即是正義
小說推薦金幣即是正義
达克的头略微低了下去,在稍稍停顿了片刻之后,他再次呼出一口气,缓缓说道——
“但是,我觉得这个任务或许由我来更适合。所以,我还是接下了这个任务,然后一个人先行一步来到这里。只不过没想到,为了躲避你们众人,我还是稍稍晚了一步……”
所有的“故事”到这里都算是有了一个结局。旁边的忌廉显然觉得这个“故事”有些不太对劲,他张开嘴,刚刚想要开口——
“啊,原来如此啊。之前达克会长因病没有出席,所以大家都不会注意到你们天堂之手还有你这么一个潜藏的杀手锏。这个任务由你来执行,实在是再好不过了~~~”
只不过,在忌廉开口之前,自家会长却是第一时间表示了对这个“故事”的信任。不仅信任,甚至还增添了些许的合理性推断。
看到艾罗这么一说,忌廉当然也没有什么好讲的了,只能闭上嘴,不说话了。
倒是达克,他的神情显得有些紧张,但是在看到艾罗现在完全一副相信自己的表情,并且还充满了微笑的脸庞,他也是不由自主地稍稍放松了下来,轻轻地点了点头。
“现在感觉怎么样?身体还能够自由行动吗?”
艾罗咬了一口自己手中的干粮,用一种十分轻松的语气说道——
“还有啊,我们公会的干粮可能没有你们的那么好吃,但你连尝都不尝一口也太不给我面子了吧?”
达克一愣,这才想起自己手上还拿着的那块干粮,他连忙塞进嘴里咬了一口,一些碎屑掉落,他连忙捂住嘴。等到全都咀嚼完毕吞咽下肚之后,他才轻轻地点了点头,笑道:“谢谢艾罗会长,身体上……感觉好多了,没什么痛的地方了。而且,你们的干粮也没有那么难吃,比我们公会厨子做的干粮好吃多了。”
说着,他又咬了一口,连连点头笑道:“酥脆而不松散,甜而不腻,咸而不油。本来我还以为这种干粮吃着会很容易口渴,但是现在尝起来,一点也没有口渴的感觉嘛。真羡慕你们,能够招到这么一个优秀的厨子。”
可可的鼻子瞬间就翘到天上去了,这个傻丫头双手叉腰,正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艾罗却是突然开口说道:“那些贫穷村的农民,接下来就从自耕农,变成了雇农了。”
他说话的声音很自然,但是在自然之中却又是透露着些许的坚决与敏感。
这种正儿八经的声音在达克听起来有些不太适应,毕竟从之前认识到现在,他所认识的艾罗会长总是一副笑嘻嘻的模样,并没有那么认真过。
可是现在,他看着艾罗,脸上却是充满了疑惑。
“达克会长,你知道自耕农变成雇农之后,会导致怎样的结果吗?”
达克的脸上浮现出些许的疑惑表情,他想了想,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我不知道……你究竟在说什么?什么自耕农?什么雇农?这都是什么意思?如果你是在问我有关学识方面的知识的话,我可能有些孤陋寡闻……”
达克的脸上写着不解,其他公会成员的脸上大多数也都是不太明白。
至此,艾罗脸上的严肃表情依然没有解除,而是在略微思索制后,继续用这种一本正经的态度说道:“自耕农,就是他们拥有自己的土地,每年的收成多少完完全全依靠自己的劳动。多劳者多的,少劳者少得,不劳者不得。他们每年收获的粮食除了只需要提供一小部分给皇室之后,剩下的全都是自己所有。他们可以将这些粮食用来贩卖,贩卖获得的金钱可以购买其他的东西,从而改善自己的生活。换言之,他们的命运可以完全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但是,现在他们变成了雇农。他们脚下的土地不再属于他们自己,而是属于即将获得这些地契的那些大地主。从今往后,他们的所有劳动也不再是为了他们自己,而是为了这些大地主而劳作。因为他们之所以还能够继续在这里劳动,是因为他们属于被‘雇佣’的。换言之,他们只能够获得的酬劳多寡仅仅取决于这些土地未来的地主愿意给他们多少钱。如果地主良心发现愿意多给一点的话还好,但是最怕的就是从原本只需要缴纳十分之一的粮食,到最后可能自己连十分之一的粮食都无法留存下来。”
“而这种完完全全取决于这些地契的未来拥有者是否是个‘大善人’的情况,就是他们现在这种被称之为雇农的身份。”
艾罗的话音结束,他的语气平淡,坚定,却没有一丝一毫可以让人听起来很舒服或是很高兴的点。
他没有笑。
那种宛如招牌式的,始终都挂在他脸上的笑容,现在却是连最后的一点点都没有剩下。
面对艾罗的这种平淡,四周的公会成员们全都陷入了沉默。过了许久,玛歌才终于有些忍不住,说道:“自耕农也是要看天气好坏的吧?如果遇到歉收年……”
“作为人鱼之歌的会长,如果人鱼之歌的生意好了,我会给你们任务收入的十分之一作为奖金与工资。这个金额和其他公会比起来绝对属于低的,因为其他公会应该有不少是在五分之一。而如果像是达克会长这种完全是自己公会的情况下,拿到一半以上恐怕都不会有问题。”
“但是,如果人鱼之歌的生意糟糕了,我可是一分钱都不会给我的公会成员。就算各位对我来说是如此的重要,我也知道我必须要对你们好一点,多给你们一点奖金。但是我是个掌握资本的人,我天生就十分厌恶我手中的钱平白无故的流失,痛恨我的钱在不断减少的情况下还不会带来任何的收益。每天早上睁开眼睛,一想到今天又会有许许多多的固定运营成本要消耗我就会有一种没来由的烦躁感。”
“你们觉得我是个好人吗?嗯,我也觉得我是个好人。”
“但即便是我这样的好人,我都无法控制自己想要不给你们钱,在生意差的时候放任你们自生自灭的想法。你们觉得,祈祷这些雇农最后能够遇上一个大善人的几率,究竟会有多少?”
艾罗的这些话真的很冰冷。
但是即便是听着如此冰冷的话语,忌廉等人却觉得这些话似乎并不是说给自己听的,更像是说给面前这个达克·光中光听的。
伴随着艾罗的话语,达克的脸上也显现出些许的困惑。他的眉头皱起,在稍稍思索了片刻之后,轻轻摇了摇头,说道:“这些事情……我都没有考虑过……书上也没有学过……”
艾罗也不生气,继续用那种冷淡平静的话语说道:“你当然不会学过,因为这些事情并没有写在书上,而是通过我的老师一边开导,然后我一边思索所得出的结论。”
至此,达克脸上的愁容显得更加浓郁了,他轻轻地摇了摇头,那双漂亮的眼睛里面充满了不安的感觉:“也就是说,是你自己猜的?这些仅仅是你自己的猜测对吧?还有……就算你说了那么多,但是这些农民的确是借了那么多的钱。而那些大地主,大金融机构,也的的确确是借钱给他们了呀?欠债还钱,难道不是天经地义吗?艾罗会长,你究竟想说什么?”
想说什么?
艾罗自己也不是很清楚自己想说什么。
的确,这些事情的确是他自己思考出来的。因为对于农民们来说,拥有土地才会拥有无限的可能性。一旦土地被剥夺,那么他们就没有了任何的资产,只能通过为别人工作而求生。既然是为了别人工作,那么别人愿意给他们多少钱都只取决于对方的态度。
可是即便明白了这些,又有什么用呢?
这一切到底意味着什么?
就像是达克所说的那样,这些村民的的确确是借了钱,也的的确确是心甘情愿地写下了借据。甚至,他们还有点狡猾,分别向不同额机构借钱。从这一点来说,这些村民本身就是狡猾、不体面、猥琐、肮脏的代名词。
他们的狡猾与隐瞒十分巧妙地欺骗了那些愿意借钱给他们的绅士,让那些体面的绅士利益受损。
从这一点上来看,这些农民实在是说不上可怜,反而还有几分可恨的因素存在。
所以……
自己刚才所说的那些,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在自己的内心深处,为什么总觉得有一个十分过不去的坎,但是现在却连艾罗自己都没有办法确认这个坎到底在哪里,到底应该怎么迈过去……
“啊……不好意思,我可能实在是有些敏感了吧……”
终于,艾罗的脸上再次露出了笑容。他轻轻摇了摇头,说道——
“不好意思,让达克会长见笑了。那么接下来你要做什么?去抢回剩下的地契吗?”
众人见艾罗再次恢复常态,也都是稍稍松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