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xpe4精华都市小说 騰飛我的航空時代-第八百四十七章 空氣突然安靜展示-egeim

騰飛我的航空時代
小說推薦騰飛我的航空時代
就在五架运15plus在两架苏—27护航下开始快速下降高度之时,拉什号上的对空雷达终于是捕捉到这个异乎寻常的目标。
结果不看还好,一看之下将瓦伦里奥等人吓得是面无人色。
原因无他,如此密集的编队目标拉什号居然在之前完全不知情,别说是他们,就是拥有诸多航空、航天侦查手段的冲绳基地同样对这个由五架轻型运输机构成的机队同样是一无所知。
正因为如此,当这支编队从天而降时,对瓦伦里奥等人震撼的场面无异于是陨石撞地球,早已超脱的语言描述。
旋即脑海中便刷屏一样冒出一个又一个疑问,东方某大国是怎么做到的?集结如此规模的运输机队事先怎么两点风声都没有?他们是怎么集结,怎么抵进,又是怎么突然出现在浙东外海的?
瓦伦里奥等人百思不得其解,而此时已经伞降到靶场岛上的郑权礼却知之甚详,甚至在某些方面上来讲,这次总部组织的年度计划演习中最为精彩的登岛演练中绝大部分战役设想都是出自他的手笔。
之所以在今年的年度演习中加入登岛演练主要还是因为国内的安全环境发生了变化,北方的苏联轰然解体,当年压在北部边境上的百万大军骤然消散,没了北方的安全威胁,进入九十年代总部便把安全重点从北方内陆转向东南沿海。
一来是因为日益增长的贸易份额要求部队能够有效保护国内的贸易运输线;其次便是众所周知的历史遗留问题要求部队进行卓有成效的转型。
在这个背景下,在以往数次登岛演练的基础上,今年总部的年度演习中增加了一项带有验证意义的科目,即在周边未有察觉的情况下以突袭的形势夺取颇具战略意义的核心岛屿。
用这次负责整个年度演习的总部首长的话来说,这次登岛演练就突出八个字,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正因为如此,演习部队在展开正式演练之前做了很多工作,其中就包括集结于长三角纵深的陆上演习部队,用其重兵集团的架构吸引了所有的注意力,以此掩护真正的尖刀——分散在中部地区数个二线机场内的空降兵部队。
当然光凭战略欺骗是不行的,正式行动的战术配合同样重要。
为此郑权礼已经率部演练数十次,早就烂熟于心,具体的过程并不复杂,就是分散在二线机场上的空降兵部队乘坐运15plus在某个空域集合,然后进行密集编队,使其雷达反射信号类似一架大型民航客机,进而沿着民用航线迅速抵达演练空域,从而达到出其不意的战役意图。
至于没有假想敌部队如何判断己方的行动达到出其不意的目的,郑权礼的办法简单而又粗暴,找个“观众”不就行了。
于是准备到访且途中乱搞幺蛾子的拉什号,就这么被郑权礼给相中了。
既然在浙东沿海搅风搅雨,一会儿要救人,一会儿派直升机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浙东沿海是海岸警卫队的后院呢,既然如此,那就正好,看看主人家一手打狗棒练的到不到家,最好还能顺便点评两句,交流交流。
至于因此会给对方心里留下多大的阴影,郑权礼就没那个闲工夫去多想了,好戏都让你看了,没收票钱就不错了,还想咋地?
瓦伦里奥哪里知道这么多幕后的故事,还以为他们是瞎猫碰上死耗子赶巧碰上的,在深陷其中的同时,着实是被突然出现的运15plus机群给惊到了。
可还没等他们从震惊中回过神,雷达屏幕上转瞬而来的情况再次让他们的本就空白的大脑立刻冲击到短路。
突然出现的轻型运输机群想干什么?居然想准备在靶场岛上降落?
东方某大国的人是不是疯了,先不说靶场岛上有没有足够轻型运输机降落的空间,即便是有,此刻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既没地面保障,又没有完善的引导设施,还有因台风过境留下的复杂气候,种种因素加在一起,能安全飞过来就算万幸了,怎么可能降落?
别说是东方某大国了,就是域外某大国都不敢这么玩儿。
尽管域外某大国同样强调夜间无依托的固定翼飞机短距起降能力,问题是说是无依托,实则前期小组,太空卫星乃至先期侦察一样都不能少,可既便如此,这类战术演练活动风险依旧很大,域外某大国也只有在天气条件极佳的夜晚,通过交叉保障才敢伸手试试。
当然了,已经解体的前苏联是个例外,他们那种极致的战斗风格历来简单粗暴,也因此经常在这种夜间无依托的固定剂飞机短距起降演练中出意外。
可不管域外某大国的小心谨慎,还是苏联的豪横狂放,两者都是超级大国,有着雄厚的操纵经验和技术积累,能够保障他们最大限度的将风险控制在最低程度。
这些东西东方某大国有吗?
其他人不知道,反正瓦伦里奥他们却是没听说过,既然如此,对方的轻型运输机驾驶员还敢这么干不是疯了又是什么?
“看来明天国际新闻要来个大爆点。”
看着雷达上的情况,有着飞行驾驶经验的耶伦带着几许惋惜的摇摇头。
瓦伦里奥没有说完,只是盯着监控屏幕沉默了片刻,深深叹了口气:“联系后方基地吧,东方某大国的演习在最精彩的时刻被自己演砸了。”
很明显瓦伦里奥也不看好五架轻型运输机能够落到岛上,没办法夜间无依托的固定翼飞机短距起降的技术难度太大不说,对飞机本身的要求同样高的离谱,最起码飞机上得有一套夜间助降设备吧。
全世界能够生产这类设备的国家只有美国和法国的三家公司。
至于其他的,别收东方某大国了,就是航空实力强悍的前苏联也不具备,既然没有,那东方某大国的轻型运输机怎么落下去?靠飞行员的眼睛吗?拜托,那可是飞机,不是汽车,要是凭着飞行员的眼睛能解决问题,飞机上何必要装那么多的传感器和电子设备呢?
正因为如此,瓦伦里奥判断,这次东方某大国是在作死,既然如此,那他只能惋惜这场好戏结束了。
然而就在瓦伦里奥的话刚出口,通讯军官准备联络冲绳基地,指挥室内的监控电台忽然传来一阵兴奋的欢呼:“一次降落成功!”
瓦伦里奥等人通过翻译听罢后,再看向指挥屏幕上回传的靶场岛上的画面,整个指挥控制室的空气突然就变得异常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