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iv5y精华都市异能 鋼鐵蒸汽與火焰 愛下-第一五五九章 血紅之地(上)看書-u3trj

鋼鐵蒸汽與火焰
小說推薦鋼鐵蒸汽與火焰
敌人的行进速度要比预想中的缓慢一些,思考至此,逐渐冻结一样的卡西亚除了自身周围不过十来米远的微弱感知和低声波依旧以规律散布外,所有生命活动在两三个呼吸间迅速逼近停止。气息完全消失了,仿佛与所处的阴暗融合,成为自然环境中的一份子。
这里有什么东西消失,但前方的敌人对此没有一点反应。他们当中还没有可以主动捕捉到卡西亚的人在。
低声波近似无声无形地、完美地执行着使命。特意调整过强度的低声波更难以察觉到,其作用到最后的爆发时间会顺势往后延长,但此刻卡西亚需要的是稳妥,估算四分之一的数量,就必须是四分之一的数量。与脑袋中的想法契合,看似没有实质性作用,可作为满足掌控的一种心理,完成时对自身都有着一种正向加强。自信或是更加从容吧。
身体冻结后的卡西亚不能再知道敌人与自己的实时距离,他只是通过以往的经验,计算出当前低声波强度需要持续多久才能造成敌人的死亡和脏器机能被破坏的时间,人为给自己设定了一个苏醒时间。按照敌人当前速度,自己醒来后会在敌人地面部队之后。这一点对卡西亚来说完全足够。
思考之外,速度不变地地面部队没有任何变化,消失的东西确实是彻底消失了,当中没有一人察觉。
距离以可见的速度拉近,三千米去到两千米,再到一千米。进入到敌人的温度感知当中,散开的侦查队伍正在迅速与卡西亚拉近距离。冻结的身体没有变化,那就是一具躲藏在阴暗处的环境生物,不值得被任何人注意。
有人相隔十来米远,从卡西亚身旁走过。但太过于依赖温度感知的能力,对于周围感知和视线的重视程度让他们与卡西亚交错而过。地面部队还在后方,平静而有序的赶路模样。时间至此,四百多人里开始有人产生最为基础的反应。
身体出现汗水只是开始,敌人将之归结为中午温度达到顶峰点所致。树林下充满温热的潮气,没有微风,闷热感本就让他们感觉到稍微难受。不会有人在意,依旧继续前进。发热的人很快增加,作为一种手术者也会具有的对环境的生理反应,不进入到注意当中多少带着理所当然的肯定。再则,发热人数一时间并不多或许是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因为不具备普遍性。
散开阵型的地面部队一路跟上前方的侦查队伍,发热症状进一步加剧。喘息和心跳加速成为新一轮的表现。像是体力达到极限,个别人感觉到脑袋眩晕与胀痛,但终究是个别人,并且也全部是队伍当中本就身体素质较低的那群人,作为知晓他们情况的队友,一面是担心,有着自己的思考,但一面也是调侃的意味。
“十分钟后进行休息!”几名队长注意到稍具规模的现象,心里一面感叹这些雇佣军果然有些靠不住,一面在通讯频道中说出口。能在空气中嗅到突然间松了一口气的叹息声,紧张与压抑的氛围得到缓解后,队伍前进的速度还因此加快不少。
经过前方侦查队伍走过的路线,地面部队完全不去理会周围环境,笔直行进。岩石般的卡西亚就这般与之不断拉近距离,再度经历了一个循环一样,与敌人相互交错而过,彻底被甩在了身后。
依旧未察觉到任何东西,这时发热和喘息的症状越发明显化。一些人张开嘴巴大口呼吸,才能跟上队伍当前的速度,这种情况在队伍当中的雇佣军里最明显。意识到什么,几名队长当即叫停队伍,叫回了前方四支侦查队伍到周围警戒。
几名症状最为严重的成员被叫到一颗树下休息,来到近旁的队长已经叫来对药剂稍有研究的人。
“症状很像普通人群中的感冒高烧。”地面部队被迫提前停下休息,几名队长聚在一起分析这种症状,“不会是某种生物毒剂?”看向四周汇聚过来,或是靠着树木坐下休息的其他人,这当即被他们否定了。但依旧给这几人注射了通用性解毒药剂。同一时刻,在他们完全没有注意到的地方,机械手表的秒针拨完了最后数下,像是审判来临,有东西睁开了眼睛。
一个呼吸,什么事物复活,具有了呼吸与心跳的律动,血液在极短的时间里加持上巨大压强和极高的流速。第一次睁开眼睛,近乎散开的十字瞳孔像阳光下的放大镜,顷刻间汇聚光亮。第二次眨眼,是一声沉重的吐息,眼睛中的图像转化成了无数线条组成的奇异世界。第三次眨眼,卡西亚站了起来,前方千米之外,他看见了汇聚在一起的一圈人,以及被那群人围起来的被低声波所影响的数名症状严重人员。
脸上的严肃变成笑意,卡西亚压制住了身体正在向着外界迅速膨胀的某种东西。他深呼吸数口气,喉咙处的低沉律动消失的那一刻,颈部所有肌肉紧绷,一条条血管鼓胀如同外露的红铜蒸汽管路。
身体动了起来,前二三十米还带着才醒来时的踉跄,之后每一步越发平稳,速度在百米之后去到了顶峰。呼啸的风声重新回到了耳边。
“你们有没有感觉到周围有什么的东西。”同时在另外一边,药剂注射后并未立即得到效果,几名队长皱起眉头,开始散开自己的感知,仔细去分析周围环境的细微变化。
“好像是有些不对劲的地方,存在空气中,一直挤压我们的身体。会不会是地面腐朽树叶在高温下急速催生了一些有毒气体。”几名队长感受着周围,但什么也没有捕捉到。身前,几名症状严重的成员这时吐出一口气,像是得到一种放松。
“起作用了?”见此,有人疑惑,他蹲下去,“最好离开这片地域,或许就是某种毒性并不高的生物毒剂,但始终存在影响。过后去到高处,应该可以稍微减轻这种症状。”他开口说,却只听见“哇”的一声,温热的东西已经喷溅在他的脸上。
“小心,有敌人!”一旁,巨大的吼声传来,随即便被“咚咚”的踏击声所淹没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