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4x0d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道長去哪了 八寶飯-第二十六章 吹吹、暖暖熱推-24nmd

道長去哪了
小說推薦道長去哪了
品味着于远志的话,顾佐离开了终南山,于当晚进了长安。大雪已经停了,曲江也上了冻,但杏园之中的游人并不见少上几分,曲江雪景,向来也是游赏的好去处。
见到风尘仆仆的顾佐,李十二很惊诧,一边将他迎入房中,送上热茶,一边问:“怎么突然就来了?”
顾佐道:“来缴纳今年的春秋两赋。”
李十二道:“要寻户部刘晏么?我帮你引荐。”
顾佐摇头:“找刘侍郎没用,南诏的两赋不交户部,交剑南道,由剑南道代转,越级上交,人家不会收的。”
和聪明人打交道就是省心,李十二直接就猜出了问题:“剑南道那边出了什么事?”
顾佐道:“鲜于向要钱,不给钱就不收我们的两赋,眼看就要延误了,再不交上来,恐怕就要出问题。”
李十二眨了眨眼睛:“不给钱不收税?是我听岔了么?”
于是,顾佐将事情的起因重述一遍,李十二这才明白:“里头还有那么多门道,今天真是长学问了。他要多少?实在不行就给吧。我听说此人深得杨相器重,如今杨相权势熏天,李相的风头都被压下去不少,能用钱解决的事,其实都不是什么事……”
“等等,你这句话……很经典,跟哪儿听来的?”
“那不是你上回说的吗?为陈玄礼……”
“哦,好吧,你继续。”
“所以,缺钱的话,我这半年又攒了一些,一万贯,够么?”
一万贯,的确是少有的大数目了,顾佐原先的打算就是一万贯把事情摆平,李十二自己能舍得拿出那么多钱来,当真是视金钱如粪土。
可惜,顾佐叹了口气:“他要八十万。”
“多少?”李十二以为自己听错了。
“鲜于向要的不是一万、两万,他要的是八十万,怀仙馆和丽水派差不多一边四十万吧。”
李十二端着茶壶的手一抖,滚开的烫水浇在顾佐手背上,顿时就烫红了。
顾佐惨叫一声,慌得李十二连忙抓起他的手,也不知该怎么处理,一时间手足无措。
顾佐提示:“吹。”
“啊?”
“吹啊!”
“哦。”李十二连忙冲着烫红的手背吹气,吹出来的却是如寒冰一样的冷气。
顾佐自嗨了半天,任李十二对着他的手掌不停吹着寒气,继续道:“为了这件事,丽水派的孙国主,就是上回和我一起过来的那个元婴,打上门去了。你猜怎么着,鲜于向居然跟人说,想娶她过门,当真不知死活,被李十二把节度府拆成了一片瓦砾……哎,冻成冰棍了,冰棍了……”
“啊?”李十二刚才听得入神,此刻才反应过来,又是一阵慌乱。
“暖暖。”
“怎么暖?”
“搁怀里暖暖……”
“滚!”
闹腾半天,重回话题,李十二问:“那怎么办?他不要,那就别交了。”
顾佐道:“我这不是来长安么?一则看看你,二则找找门路,剑南道那边他一手遮天,可总遮不到长安来。”
李十二想了想,道:“马上就要正旦了,按例要在芙蓉园大宴群臣,西河馆要登台演舞。在此之前,陛下和娘娘都会于宫中审看歌舞,我想想办法,给你引荐引荐?”
顾佐赞道:“十二娘好本事!能见到天子当然最好,鲜于向的借口就是要给宫里分忧,结果钱都自己捞了,看陛下怎么说!”
李十二出去给顾佐收拾休息的房间,种秀秀、何小扇都来见了顾佐,围在顾佐身边团团伺候着,令顾佐舒爽无比。
正舒爽时,被种秀秀发现了又红又硬手背,又捧着轻吹起来,吹了片刻,顾佐提示:“暖暖。”
种秀秀红着脸要塞到怀里,却被何小扇毫不留情的拉开:“你还真给他暖啊?”
顾佐奸计没有得逞,遗憾着起身:“我去找陈玄礼。”
种秀秀道:“用了晚饭再去?”
顾佐一脸坚毅:“成大事者怎能耽迷于美色?太美了……受不了……富贵乡是英雄冢……”
李十二给顾佐收拾好了房间,刚进门只听了个只言片语,问:“富贵师兄的家乡怎么了……”
再次来到龙武将军府,守门军校知他是南吴州之主,陈玄礼的座上客,直接请入垂花厅内吃茶,过了片刻,陈玄礼便到了。
“顾长史大驾光临啊,哈哈!”
“来得唐突,望将军莫怪。”
“怎么会?龙武军商铺多承长史关照,生意兴隆,我手下儿郎受益良多,不论长史何时登门,寒舍都永远敞开。”
龙武军在南吴州的商铺的确颇受顾佐关照,拿到的南疆出产都是上等货色,有时缺货,就从南吴州大库中直接采买,货源从未中断。且在丽水、永昌、黑山、通海各诏行走畅通,没人敢打他们的主意,因此发展的势头很好。才半年,净收益就已经超过两万贯,令龙武军十分满意。
客气几句,陈玄礼直接道:“你不来找我,我还要找你,南吴州的灵石,能不能分我龙武军一些份额?”
“龙武军也缺灵石吗?”
“崇玄署每年都会拨给户部一批灵石,今年就少了,减了一半,只有两万,分到龙武军的,只剩三千,军中二百余将校,哪里够?以前大伙儿还能自己花钱去买,如今买都买不到。”
“需要多少?”
“一年给我五千灵石,我按六贯跟你买。”
“我每年要向崇玄署交十万多灵石啊。”
“我知怀仙也难,那你看能不能想办法,多少卖一些给我?”
顾佐沉思良久,道:“两千,实在不能再多了。”
陈玄礼大喜:“怀仙果然仗义!”
说话间,酒宴已经摆上,陈玄礼又将几位心腹郎将请来相陪,都是熟人,席中氛围很是欢畅。
陈玄礼问起顾佐进京的来意,顾佐道:“实不相瞒,我这次进京,是为告状而来。”
关于鲜于向不得不说的故事,顾佐这两天已经反复说了很多次,此刻也不会少了半句,很多事情必须反复说、不停说,否则朝堂上只听得见鲜于向的声音,形势便难以逆转了。
听了顾佐的陈述,龙武军将们顿时拍了桌子,陈玄礼也慷慨道:“此事我必为怀仙主持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