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1lu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1625冰封帝國討論-第五十六章 川藏風雲(4)當雄八旗(下)展示-bx8lk

1625冰封帝國
小說推薦1625冰封帝國
说起这当雄八旗,与满洲八旗没有半点关系,不过是当固始汗图鲁拜琥占据整个藏地后,将后世当雄县当做了和硕特骑兵的牧场,而当地恰好有八个藏人部落,虽然都是小部落,不过肯定有上好的牧场,于是最精锐的和硕特骑兵便分成了八个部分,号为“当雄八旗”。
和硕特人占据藏地已经十余年了,到了眼下这个光景,由于大夏国的介入,他们的实力比历史上削弱了很多,不过对付藏人部落还是绰绰有余,何况,但固始汗在争夺甘肃失败后,便将目光转向了藏南,也就是在历史上臣服于藏人王国的诸部落,比如拉达克、不丹、阿萨姆等,也在那里招募了不少士兵。
这里面自然就包括后世鼎鼎有名的廓尔喀人,以及因为违反教规被锡克教驱逐出去的锡克人。
除此之外,藏地也有本土的士兵,以藏地广袤的牧场,自然也是供养骑兵的好地方,不过自从藏人信奉佛教以来,由于教义的分歧,分成了大大小小几百个势力,虽然如今勉强团结在拉萨那位著名活佛的旗下,不过依旧是一个松散的联盟。
但他们依旧有相当的军事实力,特别是在拉萨、日喀则两地,眼下这两地的世俗军力基本上都控制在藏地实际上的领袖、达.赖喇嘛的侍从官索南群培手上。
而在固始汗死后,帮助达延汗控制局面的还是索南群培,当然了,无利不起早,由于达延汗是“护教法王”,无形中又帮助索南群培家族扩大了影响力。
前面说过,杨廷玉的骑兵围绕土寨子在河边扎下了两座大营,一座在山丘北面,一座在山丘西面,而东面、南面并没有扎营,一来是因为接近河流容易取水,二来是杨廷玉判断,如果敌人有埋伏的话,有很大的概率是从南面或者东面过来了的,因为如果是北面或者西面过来,必须要越过河水充盈的白河及其支流。
而敌人将土寨子让了出来,不用说就是要实施“请君入瓮”的策略的,届时他们从暗处出来,从东面、南面攻击瀚海军,届时,瀚海军就算要逃跑也要面临河流的阻碍。
故此,当敌人两路骑兵各五千人从山后涌出来直奔山北、山西两座大营时,在山东一座高度差不多的山顶上,两位衣着华丽、四五十岁左右的汉子人手一具的单筒望远镜正在眺望着。
在这两身后,还有一位约莫三十多岁的汉子,身材瘦高,穿着一身细鳞甲,他手里没有望远镜,也在不断向外眺望着。
那位五十余岁的汉子就是索南群培,藏地行政实际上的掌控者,而那位四十多岁的汉子就是达延汗,全称是“达延鄂齐尔汗”。
而两人身后那位汉子叫索南罗布,索南群培的弟弟,也是藏人在山上尚没有出动的五千涵盖了拉萨、那曲、日喀则三地藏人步骑的统领者。
“不对”
索南群培突然了说了一句。
“哦?”,达延心理一凛,暗忖:“自己这一次可是倾巢出动,如今整个藏地在就只剩下阿里的一万骑兵了,若是在这里折戟沉沙,自己这大汗位置可就不保了”
“大汗,您看,按照我们以前议定的计划,沙阿带着三百勇士杀到山顶,清除还活着的敌人后,除了升起红旗,还要燃起一堆篝火,眼下只有旗帜,没有篝火……”
达延说道:“没准寨子坍塌之后,一时半会儿也没找来柴禾生起篝火,第巴,我等在昨日瞧得清清楚楚,确实有一队人马进入到了寨子,还带着甘肃镇守使的大旗,不是那杨廷玉是谁,何况,他作为一省的镇守使,自然要带着亲卫进入寨子居住,怎能与普通骑兵住在帐篷里?”
破荒
索南群培点点头,实际上对他来说,也几乎是将全副身家弄到青海来了,眼下这五千甲胄齐全的藏人步骑也是他索南家族能拿出来的全部力量,而诱敌深入、坍塌土寨、拿下杨廷玉后再出动骑兵这整个战术也是他索南群培制订出来的。
他索南家族号称完美地继承了历史上首屈一指的名相禄东赞的智慧,在制订这个策略是可是反复推敲了好几遍的,觉得天衣无缝时才实施的。
絕美桃運 劉阿八
以他的想法,区区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杨廷玉,如何能是他的对手?若是尼堪亲来,他倒是不敢轻举妄动,不过杨廷玉就不同了,若是让大夏人将青海闹个天翻地覆,藏地也会受到影响,他索南家族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影响力说不定又要烟消云散。
索南群培是绝对不会让让这一幕出现,何况,在出兵前,索南群培也打听到大夏国的皇帝已经远走西域,眼下并没有返回。
如此好的机会,他岂能放过?
镜头里,两支骑兵大队马上就要接近两座大营了!
大营里依旧没有任何动静,不过这也在索南群培的算计之中,按照他之前的设想,“敌人总共三千骑,还分成三拨,当他们见到我军的威势之后,依托营寨稳守才是上策,否则分兵出来与我军对敌,只有死路一条”
索南群培这样想也不是狂妄,这两支骑兵以蒙古骑兵为主,杂以少量乞尔吉斯、藏人,甚至还有少量在叶尔羌汗国教派争端中受到排挤的叶尔羌人,在达延汗苦心孤诣多年后,又是一支甲胄、武器齐全的精骑。
情亂京華:神醫皇後2 閑庭晚雪
在藏地,可是有大量的“锻奴”的,藏人冶炼铁器、大致铠甲、兵器的水准并不低。
可惜英国人赠送的单筒望远镜看不清敌人营寨的动静,否则若是见到营寨里惊慌失措的情形可是让深受瀚海军之苦的和硕特人惊喜不已的。
“隆隆隆……”
一万骑兵在这处狭窄的地方跑起来阵势非常惊人,似乎整个大地都在摇动着,这阵势也让山顶的达延、索南群培还有些不稳的心渐渐平歇下来了。
大爭之世
没有多久,两队骑兵全部抵近营寨,按照之前的计划,无论是敌人是用木头打就的栅栏,还是用草袋子装填土石垒成的寨墙,处在最前面的重骑兵直接用马匹冲击营寨。
在索南群培看来,因为安曲附近并没有大量的树木,敌人在行军时也不可能携带大量的木头,故此只能用灌木或草袋子草草扎下营盘,此时,在他们重赏之下的三百名连人带马披挂了两层甲胄的重骑兵冲击之下,营寨就会一冲而破。
在那之前,以瀚海军的火力,多半也会有火炮、火铳的攻击,不过为了拿下这三千瀚海军骑兵,达延之前下了血本,可是下了死命令让他的重骑兵不惧火器,务必在第一时间冲垮营寨的。
对他来说,虽然以一万骑兵对付人家三千骑兵有些不太体面,不过在先后经过了山南、瓜沙两场大战,深知瀚海军厉害的他知晓如今能够全歼这三千骑兵,并俘虏杨廷玉就不错了,届时,以包括杨廷玉在内的瀚海军俘虏与大夏国谈判,多少能捞一些好处。
何况,若是将杨廷玉的三千骑歼灭,剩下的瀚海军步骑群龙无首,自己依然还有大把的战机。
“砰……”
这是重甲骑兵撞上用草袋子垒成的寨墙时发出的声音,出乎达延、索南群培的意外,他们并没有听到火炮、火枪的声音。
“难道他们准备用长枪、大刀与我骑兵抗衡?那样的话还不如出营大战一场……”
镜头里,和硕特骑兵近已经突入到大营里面!
此时,就算一向稳重多疑的索南群培也长舒了一口气——只要突入到大营,就算瀚海军再厉害也是大势已去,而此时就算他们使诈也晚了,因为就算瀚海军不在大营里面,也无法藏在河边唯一的那座山丘里,在没有树木只有野草的山丘上,三千骑兵怎么着也藏不住。
而如果藏在其它地方,无论从那个方向过来,己方依旧占据人数优势,也能准备妥当。
大约一刻时间之后,披着黑色铠甲的和硕特骑兵几乎将两座大营全部淹没,眼下至少从望远镜里来看,已经完全看不到帐篷的存在!
索南群培的眉头皱了一下,此时,达延也是满腹狐疑。
两座大营都是空的,难道敌人也跟他们一样,施了空城计?
“轰……”
正在此时,一大阵剧烈的爆炸声从两座大营里传出来了!
爆炸声此起彼伏,几乎过了大约一刻的时间才停止!
新娘18歲:爵爺的閃婚小萌妻
“咣当……”
达延的望远镜调到了地上。
“又上当了!”
索南群培此时却完全稳定下来了,瀚海军不好对付他自然听过,刚才他们如此轻易地攻占大营在他看来本来就有些侥幸,出现这样的景象才是正常的。
眼下的他既紧张又异常兴奋,那是一种碰上难得的对手才有的感觉。
他将望远镜继续在四处搜索,没多久,在对面山丘的北面,白河的东岸,隐隐约约出现了骑兵的身影。
“大汗勿忧!”
索南群培突然说道。
“大汗您看,敌人的骑兵从北面过来了,他们总共三千骑,刚才我军进入大营的骑兵两处最多一千多骑,也就是说,就算这一千多骑全部阵亡,外面的骑兵还大占优势,局势依旧掌握在我军手里”
接着他回头看了一下索南罗布。
貴女有毒
咖啡杯裏的世界 蘿貝的北
“罗布,你带着两千步军立即下山,去攻占前面那个山头,既然敌人使诈,沙阿的行动肯定失败了,没准杨廷玉还在山上,他们只有区区几百人,你将队伍分成三拨,每次都是全力以赴,只要拿下山头,就算你大功一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