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76qm精华都市小说 護花高手在都市笔趣-第2234章 一絲法則之力-1f1tm

護花高手在都市
小說推薦護花高手在都市
徐昆仑当然没有死,倒是被夏天一拳给打醒了,明白了一些事情。
出租屋裏的那些破事兒
夏天的这一拳还是留了力的,再加上堂堂离火仙派的掌门,自然不会脆到这个地步。
“你这一拳不错,挺有想法。”徐昆仑若无其事地掠身而起,看着夏天:“看似平平无奇,却有一丝法则之力在其中,让我刚才一时之间竟然无法闪避,实在是诡异。不知道你这拳法是谁教的?”
“你管我的拳法是谁教的。”夏天看到徐昆仑吃了他一拳之后,竟然没什么事,也有些意外,只是仍旧是话不投机半句多:“既然不分胜负,那就接着打,打到你趴下为止。”
“不必了。”徐昆仑冲夏天抬了抬手,略感无趣地说道:“再来多少次,结果都不会有什么改变。你那古怪的拳法,其实没什么可说的,但是那一丝法则之力我无法抵挡。但是同样的,那一丝法则之力也破不了我的护体罡气。所以,还是别浪费时间了。”
夏天撇了撇嘴,显然不认同徐昆仑的说法:“只要再来两拳,保证能干掉你。”
“那就更要算了。”徐昆仑忽然笑了起来,“我可不想跟蓬莱王和万珑王那样晚节不保。再说了,秀儿是我女儿,我必须马上去天外天看看。”
忍界修正帶
夏天不爽地说道:“我说过了,你去了也没用。”
“你怎么知道没用。”徐昆仑自然也不信夏天的说法,随即又摆了摆手:“算了,也不跟你争了。你有你的办法,我有我的路子,谁也别干扰谁。”
“那不行。”夏天摇了摇头,“我的办法就是干掉你们这些掌门,然后汲取你们的力量,破了那座天牢,把九丫头救出来。所以你不能走。”
徐昆仑淡淡一笑,冲夏天道:“我知道你要的是什么,不过你打败了我也要不到。”
“什么意思?”夏天眉毛一挑,有些不快地说道。
“你从蓬莱王和万珑王身上得到的力量,其实就是第一任仙帝当年赐给各派掌门的。”徐昆仑缓缓解释了起来,“那道印记就是灵气输送的法门,每一重天的掌门代代相传。而我身上并没有这道印记,因为我的掌门之位是我自己抢来的,而现任仙帝又打不过我,没办法在我身上刻下印记。”
夏天掏了掏耳朵,漫不经心地说道:“说简单点。”
變身女記事 徘徊擱淺
“简而言之,就是你打败了我也没用。你要的东西,我可以直接给你。”徐昆仑蓦地探手从虚空中点出来一颗红色的丹丸,“这一颗灵蕴丹,是我从上任离火仙派掌门的丹田中提炼出来的,应该是你要的东西。”
说着,屈指一弹,将丹丸射向夏天。
夏天抬手把丹丸接了下来,稍稍看了两眼,发现丹丸的表皮覆盖着一层薄薄的阵纹,跟头顶的神光阵恰好一致,显然徐昆仑并没有说谎。
“有这东西不早拿出来,浪费我时间。”夏天颇为不爽地说道。
徐昆仑负手而笑:“你既然是我女儿相中的人,我自然要出手试探一下,你没有做我女婿的资格。”
“懒得跟你废话。”夏天直接运起冰火灵诀,把这颗丹丸给消化干净了,“我还赶着去救九丫头呢。”
丹丸融化的同时,这一重天顶上的神光阵也随之消失了。
“夏天,既然你是我未来的女婿,那我在这里便提醒你一句。”徐昆仑这时候摆起老丈人的谱来了,冲夏天语重心长地说道:“你的拳法之中,虽然蕴含一丝法则之力,但我看你的样子,似乎并察觉,这点委实有些诡异。你最好还是尝试着掌控这点法则之力,否则的话,必遭反噬。”
“你这是在教我修炼?”夏天脸上露出丝丝不以为然地神情,“我连渡劫期都带出来好几个了,需要你这种分神期来废话?”
徐昆仑并不生气,淡淡地说道:“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你确实走了条捷径,但是根基也很虚浮,比如你现在,怎么只有区区金丹期的修为呢?你有没有仔细思考过,其中的奥妙?”
“全是废话,一句有用的都没有。”夏天懒得再多听一个字,立即纵身掠起,朝上一重天飞了过去。
火九灵迟疑了片刻,继续跟了上去。
徐昆仑摇了摇头,随即回了红塔中,找来几位长老,嘱咐几句之后,旋即燃一道令符,直接上了天外天。
夏天刚飞到九山剑门所在的这一重天,迎头便遭遇到了一股庞大的灵压,刚闪身避过,随即发现有些不对劲,扭头一看,赫然发现他的身后出现了一道时空裂隙,瞬间就将他吸了进去。
婚後再愛
很快,这道时间裂隙就合上了,仿若从未存在过一般。
跟在夏天身后的火九灵直接愣住了,一时之间完全不知所措。
不多时,半空中浮现出一老一少两道人影。
“这便是传说中的应劫之人?”那个老者颇有不屑地说道:“连本王一记普通的裂空斩都接不下,应个屁的劫。”
那个年轻人却提醒道:“父亲,你还是莫要小瞧了他。蓬莱王和万珑王便栽在了此人手上。”
“你看是你胆子越来越小了。”老者冷哼一声,不无鄙夷地喝斥道:“为父让你去万珑洞天,是想磨练你,你却把那边的懦弱习气给沾上了,真是丢人现眼!”
“父亲教训得是,只不过一切还是小心为上,毕竟这是仙帝一直担心的事情。”年轻人不敢反驳,但也觉得夏天没那么容易就被解决了,心中仍旧提心吊胆,只是不想表现出来。
“既如此,那你就呆在这里看着,三日之内,如果他还没回来,那必然是死在时空裂隙中了。”老者自然看出来了,心中愈发不爽,只是闪身便走。
于是,那个年轻人便落在了一处山头,眼睛一直盯着夏天消失的那片区域。
英雄聯盟之我是人機
……
仙云大陆,白鹤山。
“前面就是亮翅峰了。”沐晗穿着一身黑色的紧身衣,抬手指了浮云下的某座峰头。
貴族高中學生會
魅儿远远地瞥了一眼,淡淡地说道:“那些邪教妖人灭了白鹤派,竟然不走,反而聚集在亮翅峰,这倒是有些怪了。”
“确实奇怪。”沐晗凝眸思考了一会儿,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猜测:“一般来说,他们在白鹤山现身,肯定是为了白鹤派中的某样东西,现在门派都被灭了,还没有离开,那说明东西可能还没有到手。”
“有可能,只是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魅儿认同沐晗的推理,喃喃说道:“难道是什么法宝?或者秘笈什么的?”
“这个没办法确定。”沐晗摇了摇头,“只有去亮翅峰看看再说了。”
魅儿这时候心里闪过一丝不详的预感,冲沐晗说道:“你说这会不会是一个陷阱,故意引我们入套的?”
“就算是圈套,我们也得去看看。”沐晗神情没什么变化,淡淡地说道。
“这倒是。”魅儿不由得轻笑一声,“干我们这一行的,本来就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沐晗点点头:“我们就是冲着虎来的,没有虎的山,那就毫无意义了。”
两人也不再迟疑,随即一前一后,掠向了亮翅峰。
亮翅峰,不是白鹤山中最高的山峰,但却是最险峰的山峰,崖壁陡峭悬直,而且攀长着无数的毒藤蛇虫,异常凶险。
不过,往往越凶险的地方就越有极大的收获。所以亮翅峰上也长着许多奇花异草,同时也是白鹤山灵气最浓的区域,早被划为了宗门禁地,只有堂主以上的门人才能资格进入。
此时,亮翅峰上,却满是身着红袍的万火教妖人。
山顶被人用黑红色的墨画出了一个巨大的阵法,纹路奇诡,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的阵。
阵法中央,站着十几个穿着鹤字袍的白鹤派女弟子。她们虽然没有被绑起来,但是体内灵气被封,基本上就跟普通的女人没什么两样。
堂主以上的高层早被斩杀干净,正是他们的血混进那黑色的墨中,才让阵法变得黑红相间,同时也腥臭不已。
“本护法知道白鹤掌门的独生女就在你们当中。”阵法外,一个身着黑袍,浓眉深目的青年男子坐在一块石头上,笑意盈盈地看着阵法中的十几个女弟子。
“只要你们把她交出来,本护法保她平安无事。不然的话,就把你们全部献祭了,我教的万鬼玄渊中可是藏了无数的恶鬼,而且个个是饿了上万年的老色鬼,你们这些娇滴滴的处子去了,那可真是生不如死啊。”
白鹤门中的女弟子听到这话,又都吓得大哭了起来。
無盡轉職
她们大多数还只是十六七岁的年纪,没经历过什么风浪,实在不经吓。
其中一个年轻最大的女人厉声喝骂道:“哭什么了,就算是死了,我们也是白鹤派的门人,绝对不会做出背叛之事,更不会向邪教妖人屈服!”
“你到是很刚强嘛,难道还希望有人来救你们,哈哈哈。”浓眉男子啐了一口浓痰,冲边上的万火教众道:“开启阵法,让她们先尝尝万鬼渊的厉害。”
“慢着!”蓦地,一声叱喝从远处传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