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705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線上看-第640章 新訓練場建成閲讀-g9rud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等了十多分钟,毛利小五郎一脸迷糊地从餐厅里走出来,视线锁定站在走道边的池非迟三人,又疑惑左右看了看,“嗯?其他人呢?都去哪里了?”
柯南彻底放心了。
从毛利小五郎这里,毛利兰也没法了解案情,完美!
一个小时后……
毛利兰被感冒药续了一波,不过在车子即将进东京市区的时候,感冒症状加重,昏昏欲睡起来。
柯南将外套盖到毛利兰身上,伸手摸了摸毛利兰的额头,“小兰姐姐的额头很烫……”
“关东综合病院就在附近,”池非迟开着车道,“10分钟。”
毛利小五郎松了口气,又道,“非迟,你的感冒药好像没什么效果啊。”
“不确定具体情况,不能用大剂量,”池非迟道,“稳住情况就够了。”
宮闈 午夜跳舞的臭蟲
“也对,谁知道会发生案子,”毛利小五郎刚想抽烟,想到后座身体不适的毛利兰,还是放弃了,“如果没有这个案子,我们早就到家了,对了,小兰说,你之前去结账了?”
“店员没收,”池非迟解释道,“他们说老板打电话告诉他们,既然是您的消费,就免单了。”
毛利小五郎精神了不少,“哦?看来我的名号还是很吃香的嘛!”
池非迟:“……”
他觉得店老板更希望——破财免灾,求死神小学生下次别去了。
到了医院,医生检查过情况后,给毛利兰安排了输液。
毛利兰迷迷糊糊沉睡间,还嘀咕了两句‘沙朗给的手帕’、‘小心银发杀人魔’之类的话。
柯南守在一旁,一听就知道毛利兰还是想起美国那起命案了。
等了一个多小时,毛利兰醒了过来,烧也开始退了,不过还是有些提不起精神来。
池非迟没有多待,见毛利兰醒了,就告辞离开,出门后,开车到了一处停车场,易容之后又打车到新宿区。
……
晚上十一点,夜生活才开始没多久。
新宿区酒吧最集中的一条街上,一辆黑色杰路驰Zelas停在街边,混在一长串车辆中并不起眼。
靠驾驶座一侧的车窗被放下了一些,车里的人戴了副褐色墨镜,不时留意着周围的状况。
一辆出租车在街口停下,一身黑衣、金发碧眼的年轻人下车,付了钱后,走向车子,很自然地上了副驾驶座。
“老板,”鹰取严男打了招呼,又笑道,“其实我可以去接你的。”
“不用那么麻烦,”池非迟看向车窗外的道路,“我过来有事。”
“对了,杯户町1丁目119号的训练场建好了,”鹰取严男从手边拿起平板,递给池非迟,“这两天我试过,地下层的通风、排水、通电、网络之类的设施都没有问题。”
池非迟接过平板,翻着存在里面的图纸和照片。
新训练场的地上建筑,从外观上看有三层,实则只有两层。
门口安装了信息验证安全门,需要核对掌纹和虹膜才能打开。
一楼是实验室、储物室、车库,还有一个休息用的房间。
占地最多的是实验室,照片上能看出很多设备都已经搬进去了。
过段时间,他会慢慢开始接触药物研究。
他在皮斯克家借住、在跟琴酒接触的时候,都研究过毒素,现在设立一个实验室,偶尔心血来潮,去翻一下组织的研究资料,自己乱七八糟鼓捣点什么,也不会引起怀疑。
而真正的核心研究,他会在和小泉红子组建的港口实验室进行。
一是可以借助方舟的帮助,一则是遮掩自己的研究方向和一些成果,顺便隐藏方舟的存在。
他不了解药物研究,从头学起,要掌握的知识太多了,没有几年时间补不上,但有方舟帮忙运算,制药、实验都不成问题,说不定还会有意外收获。
平时也不用他时时刻刻盯着,只要实际动手的时候过去一趟,很方便。
而新地下训练场的二层、三层被打通,楼层加固,楼顶做成了可以开关的钢铁蛋壳,这是预留来停直升飞机的。
異世之暗黑全職者 純潔的牲口
破道訣 微光不闕
地下层是真正的核心,入口在储物室,同样有一道安全门,打开安全门、沿着楼梯下去之后,过道左手边是狙击模拟训练场,过道右手边是实战模拟训练场,过道尽头还有一道安全门。
尽头这道安全门后面是圆形大厅和他的休息室,也是那一位指定安装的,以前地下训练场的设备都搬过来并且安装在了大厅周围。
休息室里还是客厅加洗手间的结构,只不过还加了一个卧室,家具、电脑和日常用品都备齐了。
其他两道安全门,鹰取严男的掌纹和虹膜信息也被录入了,随时可以过去,而最后一道安全门,在地下训练场建造完成、家具布置好之后,安全门激活,鹰取严男就没有了进入的权限。
鹰取严男等池非迟看得差不多之后,才继续道,“我检查过,紧急撤离通道没有问题,那一位让您尽快过去一趟,另外,有必要时,第一道门、第二道门的进入权限由您决定授予,但第三道门的进入权限需要他同意。”
池非迟继续将紧急撤离通道的布置看完,才将平板里的图纸和照片清空,“信息我删除了,你有空可以自己过去,枪和子弹随便用,不过过去的时候小心一点,别带尾巴。”
鹰取严男点了点头,又问道,“最近有没有行动?”
“没钱了?”池非迟问道。
混在组织里的人,除掉那些研究者,很少有人会考虑未来怎么办,拿到钱基本就挥霍掉,他还真担心鹰取严男把钱挥霍光了。
一紙契約:獨寵呆萌妻
“那倒不是,您转过来的钱还剩下一些,我添了一部分进入,准备了两处地形不错的安全屋,在市区外山林边也买下了一栋隐蔽的房屋,”鹰取严男盘点着,“捐了一部分给孩子重病、家里负担不起治疗费的人,在外面玩了几天,剩下的钱只要不无度挥霍,大概还够我生活上半年,只不过监工的事完成了,想问您有没有什么事要我去做的。”
“你还真是闲不住……”池非迟抬眼,看到街边穿着简便黑衣、鸭舌帽帽沿压低的绿川纱希走过来,继续道,“等情报和东西,交易。”
绿川纱希走到近前,发现车里还有别的人,没有上车,敲了敲车窗,等池非迟放下车窗后,将一个文件袋递给池非迟,低声道,“东西在里面,情报我会发邮件给你。”
“零花钱还够吗?”池非迟继续关心手下的生活状况。
绿川纱希自从给组织提供情报之后,账应该还得差不多了,租了一处单栋房住进去,平时也会去逛逛商城,买衣服、买口红,比之前懂得享受。
神鎧至尊
也不难理解,曾经的绿川纱希不是不懂享受生活,而是负债让她没法享受。
组织报酬来得太容易,搞不好哪天东窗事发就没机会花,不享受生活太对不起自己了。
史上神級穿越
而且,从非墨手下、绿川纱希自己最近发来的邮件来看,绿川纱希在调查的时候,偶尔也会隐藏好身份,花一些钱去让人做麻烦事、或者收买一些情报。
而出卖某人情报那些人里,如果以后可以再度利用的,‘出卖’黑历史也被她留了下来。
一个很聪明的女人。
“您还担心我吃不上饭吗?”绿川纱希不由笑了笑,语气有些调侃,“您放心,我可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女生,永远都会给自己留一份资金应对各种情况的,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池非迟点头,目送绿川纱希离开,顺便帮忙确认一下绿川纱希附近没有什么可疑人物跟踪。
“她好像是上次在波士顿给我们送枪支的那个……”鹰取严男也目送着绿川纱希离开,上次在波士顿见,对方坐在车里,他没怎么看清长相,不过隐约看到了那头粉色的长发,而这次虽然对方帽檐压得很低,但从车里看去,总算看清脸了,“大美人啊,不过她好像不怎么喜欢跟人来往。”
“情报人员。”池非迟没有多解释,打开文件袋看里面的照片和资料。
在原剧情里,绿川纱希也很少笑,一个人住在家徒四壁的旧楼房里,每天空闲时就坐在阳台上默默抽烟,看阳台下方狭窄的巷子,等着曾经相爱的男人出现。
在没有接触小孩的时候,整个人看起来一点都不好相处。
永恒戰帝 神仙造次
不是因为高傲,只是绿川纱希笑够了。
男友丢下自己消失、要为对方偿还高额负债,一个人苦苦撑着,换了哪个女人笑得出来?
但这些年为了套取情报、为了工作薪水,绿川纱希哪怕不想笑,也得陪陌生人喝酒、陪陌生人笑。
如果可以的话,绿川纱希绝对不会想陪笑、装和善去讨好谁。
做组织的情报人员,虽说也差不多,为了打探情报,同样需要演戏,但没有生活压力,遇到不想做的事可以花钱雇人,可以留给小泉留美,心情不好也可以罢工休息两天,再演戏打探情报时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而且组织是个看重能力和忠诚的地方,不在乎一个人会不会讨好别人、能不能处理好同事关系,那就更没必要勉强自己去交际。
整个组织的风气都是这样,也不会有人因为谁态度冷淡、摆臭脸、说话不客气就排挤谁,能处就处,不爱处就少处。
鹰取严男也习惯了组织风气,在组织里就别指望能看到‘谦虚、礼貌、和善’的人,真看到一个那样的人才叫意外,特别是情报人员又喜欢神神秘秘的,不热情也很正常。
池非迟看完文件袋里面的材料,又将文件袋递给鹰取严男,拿出手机。
这只是绿川纱希搜集到的黑材料,用来交易对象时威胁或者事后交易的,具体情报还要从邮件里看。
他还要把行动安排跟那一位说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