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s7b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穿越陪都之諜戰重生討論-第1100章 推演占卜閲讀-bdzj2

穿越陪都之諜戰重生
小說推薦穿越陪都之諜戰重生
林寒此刻也做好了舌战群儒的心理准备,但是,现场的变化还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鳥絲奇遇記
佛魔傳
男神總裁太霸道 囂張的可樂
“研讨会”的主持人并没有立刻宣布进入辩论的环节,而是宣布由出席本次“研讨会”的贵宾,“南京国民政府”上海特别市的市长傅筱庵发表特别讲话。
傅筱庵在热烈的掌声中,微笑着登上了主席台,他向大家招了招手,清了清嗓子,才发起言来。
首先,他表达了作为上海市长,对本次“时局研讨会”能够在上海顺利召开表示祝贺,然后又对各位嘉宾发表的精彩观点表示了欣赏,而且他一点也没有抨击林寒的观点,反而表示既然是公开的“研讨会”,还特别欢迎每个人表达不同的观点。
他这一番话说得倒是有几分东道主的气度,也赢得了台下热烈的掌声。
傅筱庵的一番表态,还是可以看出他还是一个颇有能力的人,只是选择了当汉奸,让林寒暗暗摇头。
随即傅筱庵宣布由今天的特别嘉宾,“大东亚国家发展研究所”所长,影佐先生发表他的最新研究报告。
在主席台下面的观众,除了少数人知道影佐的背景之外,大都不清楚这个“大东亚国家发展研究所”的底细,感觉是一家国家级的研究机构。所以也热烈的鼓起掌来。
影佐微笑着登上了发言台,他手里拿着一份发言稿,不过他在全程的发言过程中都没有看那份发言稿一眼。他发言的主题当然日本的主流观点,“*****一体发展”。并且他有意无意的针对林寒的观点做了一些驳斥,但是言辞并不激烈,而是一种探讨的语气。
这也是让林寒感到意外的地方,他本以为会受到影佐的猛烈抨击的,毕竟他们的观点之中,争分相对的地方太多了。
影佐结束了他的发言之后,还表达了对举办这一次“时局研讨会”的赞赏和认同,并且表示以后可以形成惯例,每年都举办一次。
他的提议也得到了以傅筱庵为首的官员和与会的贵宾、嘉宾的热烈欢迎。
接下来,由主持人组织辩论会,但是让人意外的是,参加辩论的嘉宾分成了三组,前两组正反方各两个人,剩下一组的两个人“恰巧”是林寒和汪主席秘书处林主任。
这样的辩论组合,让有些观众感觉有些意外,他们当中很多人都认为会形成林寒一对九,“舌战群儒”的局面,但是事实并没有让他们看到这样的精彩对决。
前面两个辩论小组之间的不同观点,主要体现在一些细节,比如实施步骤、资源利用等方面,其大的方向并没有本质的不同。虽然与会的嘉宾口才都不错,但是还是缺乏唇枪射箭的激烈交锋,观众听得也不太过瘾。
而在前面两个辩论小组结束辩论之后,主持人却以时间关系为由,突然宣布本次“研讨会”结束,并对没有进行最后一场辩论向大家致歉。
这个突发的决定,虽然离观众席上的观众出现了一些异议,不过很快就被主持人提示每一位参加今天研讨会的观众,都可以在大门口领取一份精美的礼品的意外惊喜的好消息打断了,人群开始慢慢涌向出口处,也没有人再关心辩论的事情。
林寒和那个林主任相视一笑,两人仿佛早已经料到了这样的结果,林主任还握着林寒的手说道:“木先生,说实话,你今天的发言真的是非常的精彩,让我受益匪浅啊!希望以后还有机会和您交流。”
林寒没想到这个林主任这么谦虚,一点也没有那些政府官员的高傲和架子。他毕竟是汪精卫身边的人,级别不一定很高,但是位置却很重要,他可是每天都可以见到汪主席的人。
这时,傅筱庵也走了过来,和这个林主任握了握手,还热情寒暄了几句,也显示出他的热情。并邀请他和林寒一起出席接下来进行的晚宴。
林寒见傅筱庵并不是客套,所以也没有推辞,就和林主任一起答应了下来。
◇◇◇
我有一座冒險屋
晚宴是在“大西洋饭店”的一间金碧辉煌的大包房里进行的,显然这里是最重要的一席。
因为在座的嘉宾只有林寒和林主任,其他除了傅筱庵领队的几位政府官员,还有就是影佐了。
傅筱庵等人自然是知道影佐真实身份的,所以对他都非常恭敬,影佐显然不想喧宾夺主,只是客气的和大家笑了笑,并没有多言,而是由傅筱庵代表主办单位致谢。
座位安排得也很有意思,林寒很“巧”的坐在影佐和林主任中间,多少都让他有些腹背受敌的感觉。
不过林寒的想法很简单,今天“既来之、则安之”,他还想看看对方到底想要做些什么?
大神難上 以歌
酒过三巡,林主任突然提前林寒发言中一些前瞻性的想法,并问道:“木先生,我有一点好奇,先生的那番论述的依据是怎么推演而来的?”
问题立刻就引起了在座的,包括影佐的高度注目,影佐对于林主任的提问,还不露痕迹的点了点头。
林寒从这个林主任口中听到“推演”二字,心中一动,立刻点头说道:“林主任说得对,鄙人确实进行过精心的推演,而且通过一些特别方式进行了一些预测。”
坐在他身旁的影佐略微愣了一下,问道:“木先生,可曾用到了占卜之术?”
林寒毫不犹豫的对他点了点头,说道:“是的,影佐先生,鄙人确实用到了家族秘传的推演之法,此法与占卜之道确实有异曲同工之妙,不过,恕我不能详细解释,还请先生见谅!”
此刻林寒的心中想到是,对于这类未卜先知之事,自己当然只能说是推测,再加上一些古老而神秘的占卜之法,这样更容易有说服力。
既然林寒话中已说明了自己的难言之隐,林主任和影佐自然不好刨根问底,而且很显然林主任是不信占卜术这样的东西的,也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多问。
而影佐显然对中国这些古老的术法是有一定兴趣的,就避开林寒的推演之道,相互探讨了一些神秘的占卜之法,还说得他频频点头不已。
披上特異國戰衣
晚宴的菜品其实非常丰富,但是大家显然心思都不在这里,所以时间不长,晚宴就草草的收场了。
就在林寒准备告辞的时候,傅筱庵却拉住了林寒的手,问了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