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b7kc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笔趣-1055、失蹤人口看書-78pxx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
福利院是这次工作的重点区域,也是顾晨所在的芙蓉分局,经常要来光顾的地方。
每隔一段时间,芙蓉分局就会送来不少生活用品,给这里的老人和残疾人,让他们感受来自警局的关怀。
因此港城的同僚到来,正好可以将这些事情一次性做好。
返回冲锋车,大家带着蔬菜瓜果,以及不少生活用品,直接开往下河福利院。
这片区域属于城郊边缘,由于道路正处在修复改造阶段,周围的建筑也在危房改造。
因此许多原住居民都选择暂时性搬迁。
下河福利院,就是处在这些区域的中心位置。
由于新的福利院还未建好,因此许多老人,不得不暂时住在这里。
大家每天坐在院子里,抬头就能看见外头的废墟,以及各种驶过的工程车辆。
当然,社区也在催促新址的赶工进度,好让这些老人尽快搬离这片糟糕的区域。
冲锋车稳稳停在福利院门口,一名工作人员立马走出大门,对着顾晨笑嘻嘻道:“顾晨,好些天没看见你了。”
“赵姐,大家还好吗?”顾晨下车之后,也是先与这里的工作人员赵姐握手,寒暄几句。
赵姐淡笑着说:“你看看这周围的环境,能好到哪去?”
“这地方,白天咚咚咚,晚上砰砰砰,老人们都被吵得睡不着觉,我天天跟工地上这些人交涉呢,可没有用啊,他们说要赶进度,毕竟基建狂魔拼得就是时间。”
“那是挺麻烦的。”顾晨也清楚,下河福利院处在的位置挺尴尬。
主要是之前各部门之间没有协调好,福利院新址动工晚,耽误了时间。
这才导致房改开始和道路修复,将这座本该拆除的福利院,暂时保留了下来。
瞥了眼顾晨身后的刘家驹和陈慧美,赵姐一呆,弱弱的问顾晨:“对了顾晨,这两位是?”
“哦,忘记跟您介绍了。”顾晨刚才光顾着跟赵姐交流,忘记将两位港城同僚介绍过去。
于是赶紧道:“这位是港城EU冲锋队高级警员刘家驹。”
“你好,请多多指教。”刘家驹礼貌性的与赵姐握手。
“你好你好,原来是港城的警察啊,真是稀客。”
见状,顾晨又将陈慧美介绍出去:“这位也同样是港城EU冲锋队高级警员陈慧美。”
“赵姐你好。”陈慧美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说。
赵姐一呆,却是昧着良心说瞎话,不由调侃着道:“哎呦,这女警官普通话说的可真好。”
“噗,哈哈。”卢薇薇看不下去了,直接打岔道:“赵姐,不带这么夸人的,你这么说话,人家会害羞的。”
“我普通话不是很好,但我还在努力学习中。”陈慧美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也是尴尬一笑。
赵姐摆摆手:“你这说的已经很好了,至少我听得懂啊。”
“赵姐,别让大家站在门口啊。”谈话之间,白小兰和摄影师吴俊也走了过来。
两人跟下河福利院也是老相识了。
顾晨当初来这里慰问,白小兰跟吴俊也没少来过,因此跟赵姐也很熟。
熟人说话,自然用不着太客套。
人生拯救計劃
赵姐啊道:“刚才光顾着跟你们聊天,都不知道请你们进去,赶紧的,进去坐,我给你们先倒几杯茶。”
“不用了,还是先搬东西吧,这次给你们福利院带了不少菜和生活用品,先卸车。”王警官说。
赵姐一想:“也行。”
繼承兩萬億 俠想
大家瞬间忙碌起来,将车上物品一一卸下。
尤其是刘家驹和陈慧美,也主动加入道搬货一族中。
摄影师吴俊将这一切捕捉下来。
完成一系列操作后,原本在屋内下棋看电视聊天的众多老人,也都相继出门,与顾晨几人打起招呼。
顾晨在下河福利院,拥有超高人气,是不少老人喜欢的后生。
因此见到顾晨到来,先前还是一脸郁闷的老人们,顿时都会像见到来看望自己的亲人一般,主动围拢过来跟顾晨聊天。
王警官和袁莎莎,负责将菜肴放进厨房,准备晚上跟赵姐一道,给这里的老人做顿好吃的。
而顾晨和卢薇薇,则带着刘家驹和陈慧美,一起跟老人们拉起了家常,顺便将这两位港城同僚介绍给大家。
一切相处的都很好。
白小兰和摄影师吴俊,也是在尽情的拍摄素材和采访。
但顾晨扫视一圈后,却发现当初的老朋友何大爷不在,这让顾晨有些疑惑。
于是顾晨直接问面前的张大爷:“张大爷,何大爷哪去了?我记得每次来下河福利院,何大爷的嗓门是最大的,可今天怎么没见到人?”
“害,儿子失踪了呗。”张大爷张开嘴,露出那一口假牙说。
“儿子失踪?”顾晨微微皱眉,有些不明觉厉。
何大爷虽然被送进福利院,但平时是个热心肠,经常帮助赵姐管理着福利院的日常工作。
因此其他人都调侃何大爷,人家来福利院是来享受人家伺候的,可他何大爷来福利院,纯属过来伺候人。
也正是因为下河福利院有何大爷的存在,因此才会变得热闹非凡。
可何大爷不在,也难怪这下河福利院没了往日的生机。
闻言张大爷说辞,刘家驹也是好奇不已道:“何大爷的儿子是怎么失踪的?”
张大爷摇摇脑袋:“不清楚,他儿子在开发区工作,每三天回一次家,要来这里看他何老头一次。”
“可奇怪的是,就在前段时间,他儿子却不声不响的消失了,也没再来福利院看他。”
“而且何老头打电话给他儿子,竟然也是关机,打不通,你说这奇怪不奇怪?”
“还有这种事情?”卢薇薇也感觉有些蹊跷。
何大爷跟他儿子的事情,她是知道一些的。
何大爷有两个儿子,大儿子结婚在外地生活,小儿子在本地开发区上班。
而他的爱人早在前两年病逝,自己最近半年又因为腿脚开始不利索。
为了不妨碍小儿子工作,他主动住进了福利院。
而小儿子也是尽职尽责,每隔三天要开车回家一趟,来福利院看望自己的老爸。
这件事情,一直都是何大爷引以为傲的资本,经常拿来跟福利院的老伙伴们炫耀。
可儿子就这样突然失踪,这不免让何大爷有些焦虑。
了解了大概情况后,顾晨又问:“所以何大爷是外出找儿子去了?”
“对啊,走了好几天呢,大家都怪想他的,都说没有他的下河福利院是没有灵魂的。”
我有一座軍火庫 清河先生2015
张大爷提起何大爷,也是感觉有些惋惜。
陈慧美有些不解,于是也问张大爷:“张大爷,你说何大爷的小儿子失踪,电话也打不通,那他会不会手机被偷,然后公司加班呢?会不会有这种情况?”
张大爷摇头:“不会的,以往他小儿子也会碰到公司加班,但他都会提前跟何老头在电话里打声招呼。”
“毕竟他儿子什么时候来下河福利院,两人之间是有默契的,不来他儿子也会提前说。”
“可这次奇怪就奇怪在,既没有电话,也没有带人脱口信。”
“前几天实在是太急了,拖一个去他小儿子公司那头带货的司机,问问他儿子的情况。”
“可结果那司机带来的消息,让何老头整个人都懵了。”
“什么情况?”闻言张大爷说辞,刘家驹有些不淡定了。
孤女修仙記 洛緗月
张大爷道:“那司机打电话来福利院,说何老头的儿子,从离开公司之后,就此断了联系。”
“不仅是何老头在找他,就连他公司的人也在找他,而那天,刚好也是他儿子来福利院看他的日子,你们说巧不巧?”
“该不会是出啥事了吧?”白小兰闻言,感觉新的采访素材又有着落了。
张大爷摇了摇脑袋:“这我们都说不准,但大家那几天都在私下议论。”
“毕竟他何老头的儿子,就这么凭空消失,电话也打不通,可不就是出事了吗?”
“可即便出事,最起码人在哪呀?可关键就在于,人找不着了,何老头急了。”
“要知道,在下河福利院,他小儿子就是他唯一的寄托,我们大家都说事情诡异,没准他小儿子早已不再人世。”
闻言张大爷这么一说。
刘家驹,陈慧美,卢薇薇和白小兰同时一愣。
感觉还有这么玄乎的事情?
顾晨道:“那为什么不报警?”
张大爷摇头:“好像是已经报过警了,派出所那边也过来人,但是好像也找不到什么线索,让何老头再等等看,过几天如果还没找到人,那他们再过来看看。”
“但何老头这家伙,你们也是知道的,是个急性子,当天就一个人带上包袱,直接外出寻找儿子去了,至今还没回来呢。”
“去了几天?”顾晨问。
张大爷扳着手指计算道:“好……好想有3天了吧。”
“那何大爷家你知道在哪吗?”顾晨又问。
张大爷摇头,指着正在厨房帮忙的赵姐道:“小赵知道,她有地址。”
“谢谢。”顾晨赶紧起身,走到厨房去找赵姐。
此时此刻,赵姐正在跟王警官和袁莎莎,一起将这些买来的蔬菜瓜果进行分类。
见顾晨过来,赵姐也是笑脸嘻嘻道:“顾晨,你们这次又买这么多东西,多浪费啊,这东西放久了容易坏,吃不完的。”
“没事,留着慢慢吃。”顾晨随口附和一声,又道:“对了赵姐,有件事情我要问你一下。”
“你说。”赵姐手里忙碌着,扭头问道。
顾晨开门见山,也是不由分说道:“何大爷的小儿子失踪了,这事你知道吗?”
话音刚落,赵姐的双手忽然停顿了一下,也是愣了愣神,这才啊道:“对……对呀,我知道,就前几天的事情。”
“那何大爷呢?他现在在哪?”卢薇薇也问。
赵姐“唉”了一声,也是无奈道:“本来他儿子忽然失踪,我们也挺替他担心的,让他在福利院再等等消息,可他等不住,非要出去找。”
昆侖邪仙
“我说你有不是侦探,别逞能,可何大爷不停啊,脾气倔的人,九头牛都拉不回来,所以,应该是回家去了吧?”
“那你知道他家地址吗?我想去找找他,如果是一个人在家,我就把他接回来住。”
“也行嚯。”听着顾晨这么一说,赵姐赶紧在水龙头上冲了冲手,随意在围裙上擦了两下,这才往办公室走去。
大家也没闲着,纷纷跟在身后。
随后,赵姐在自己的办公桌抽屉中,翻出厚厚的记录本,找到了何大爷家中的地址,拿给顾晨道:“这是他家地址,你记录一下。”
顾晨二话不说,直接掏出手机,将信息拍摄下来,随后说道:“那我去找何大爷。”
“我也去。”卢薇薇说。
纏愛——至上男妻
刘家驹跟陈慧美见状,也都紧跟其后。
赵姐则是提醒着道:“那你们不管找没找到他,记得一定要来这里吃晚饭。”
“知道了。”顾晨挥了挥手,直接坐上冲锋车。
卢薇薇,刘家驹和陈慧美也紧跟着上车。
神醫擒美錄
大家启动车辆,直接往何大爷家中方向开去。
何大爷这人顾晨知道,是个倔脾气,不找到他失踪的儿子,估计他是不会回来的。
可何大爷腿脚不利索,如果让他一个人待在家中好几天无人照顾,顾晨生怕他出事。
不过说来也奇怪,原本每隔三天就会来下河福利院看何大爷的小儿子,怎么会突然不声不响的消失呢?
透視神醫
顾晨有种不祥的预感。
……
……
车辆在郊区道路上行驶了20分钟,眼看就快开到何大爷家中。
何大爷家住在公路附近的一栋三层楼建筑,可就在车辆开到大门口,顾晨却发现大门紧闭,似乎是没人在家。
可根据手机拍摄的地址信息和门牌号来看,也并没有出错。
憂傷不問出處 陌亦兮
顾晨索性拉起手刹,下车与众人一起走上前敲门。
“笃笃笃!”
顾晨连敲三下,喊道:“请问何大爷在家吗?”
屋内无人回应……
随后顾晨又连敲三下,自报家门道:“何大爷,我是顾晨啊。”
这一次,顾晨利用大师级观察力,明显听见屋内有一阵从座椅上起身的动作。
顾晨赶紧又问:“是何大爷吗?我是顾晨,如果你在家,请开下门好吗?”
这一次,屋内明显传来一阵微弱的脚步声。
似乎是穿着拖鞋,在地面上拖出一道道动静。
声音越来越近,顾晨索性退后一步。
男神騙婚手冊:二娶呆萌前妻
此时此刻,只听见门锁“咔嗒”一声,一个憔悴的老头,探出头观望了一番。
顾晨这才发现,此人正是自己要找的何大爷。
可现在如此消瘦的何大爷,与自己当初认识的那位积极向上,能言会道的何大爷相比,完全不太一样。
当初认识的何大爷,身体健康,充满活力。
可再看看现在的何大爷,消瘦,忧郁,连胡须都好几天没剃。
整个人像个忧郁症患者,目光无神的可怕。
“顾晨?”何大爷终于开口,不由擦了擦自己充满血丝的双眼。
顾晨微微皱眉,问何大爷:“何大爷,您这是怎么了?您怎么一个人在家?”
何大爷眨了眨有些干涩的双眼,也是强装镇定道:“小儿子好几天没回家了,我不放心,不知道他到底去了哪里?所以,我想在家等他。”
“那您这几天都是一个人在家?”闻言何大爷说辞,卢薇薇不由紧张起来。
何大爷微微点头,有些吃力的说道:“没错,这几天我都一个人在家。”
顾晨上下打量着有些消瘦的何大爷,也是关心的问他:“那这几天,您都吃了些什么?看把您瘦的,您腿脚不利索,又一个人在家,没人照顾怎么行呢?”
看见何大爷站着都有些吃力,于是顾晨赶紧扶着他,往屋内坐去。
随后又来到厨房,将灶具检查一番,发现根本就没使用过。
回到客厅,也只发现垃圾篓内,有些面包的外包装。
顾晨顿时赶紧问他:“何大爷,您别跟我说,您这几天就吃面包度日?”
何大爷也不否认,直接点头:“儿子不见了,我吃不下饭,等不到他回家,我睡不好觉。”
“您这不胡闹吗?”感觉何大爷这是纯属在自虐啊。
卢薇薇也有些看不下去了。
毕竟这老头年龄摆在那里,腿脚又不利索,还没人给他做吃的。
就这么一个人待在家里,傻傻等着还不知几时能回家的儿子。
要不是顾晨带着大家来敲门,估计这何大爷饿死在家中,都不一定有人知道。
想想都有些细思极恐。
顾晨也顾不得太多,赶紧返回车内,取来自己随身携带的警用水壶,给何大爷先喝了些水。
随后又给何大爷简单的检查一下身体状况,发现仅仅是营养不良后,这才松上一口气道:“何大爷,您还是跟我们一起回福利院吧,您在家里会饿死的。”
何大爷目光无神的摇了摇头:“儿子没回家,我要在这里一直等他。”
“那您儿子不回来,您岂不是要一直坐在这?”
卢薇薇话音刚落,顾晨赶紧做了一个禁声手语,示意不要刺激何大爷。
顾晨看得出,何大爷的精神明显出了些问题,加上几天就靠面包充饥,可见身体状态也出现了问题。
如果再不好好休息,吃点营养食物补充一下,估计得送医院。
想着何大爷有些不愿离开,顾晨这才又道:“何大爷,您看这样成吗?您先跟我们回福利院,吃好喝好,安顿下来。”
“您儿子失踪的事情,我们帮你去处理,您看行吗?”
一听顾晨要帮自己找儿子,刚才还目光无神的何大爷,顿时眼眸一瞪:“你说话算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