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pvjd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踏星 隨散飄風-第兩千三百八十八章 怪事熱推-i5j5q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
云阳脸色微变,咳嗽一声,“那个什么?堂姐,有客人到,我先去招呼客人”。
“云阳,说清楚,他们是谁?”。
云阳想跑,却被云婷婷抓住,虽然云婷婷被困至尊山数十年,但修为并没有停滞,他们一直在修炼,她已经从当初初入启蒙境到现在三十多次循环,进步了一些,而云阳耗费数十年不过刚刚踏入启蒙境二十五次循环,比之云婷婷差得远了。
“堂姐,你快放了我,有客人到了,真是客人”,他指着云梯下道。
云婷婷顺着他目光看去,看到几个身影,“四方天平运送”,“嘘–,堂姐,这件事更隐秘了,千万别说出来,不然我们就麻烦大了”,云阳赶紧阻止。
云婷婷奇怪,“我来这一年也没见过这种事,以为他们不做了”。
云阳道,“不是不做,是隔相当久一段时间再做,就是怕被别人揭穿,当初陆小玄就闹过一次,总之这种事你别管,放开我就行”。
云婷婷松开,“如果你不告诉我他们是谁,永远别指望我带你们去第五大陆”。
不朽劍神 雪滿弓刀
警備區 韋小寶
云阳没时间多说,赶紧去了云梯下,小心安排着什么。
云婷婷就这么看着,有些事她知道,但不会管,当初父亲还在时,有些事就交给了云阳,用父亲的话说,脏事不让她做。
想起父亲,云婷婷便出神,心中对陆隐升起恨意,却又无能为力。
忽然的,她看到熟悉的身影,那个人?
云梯下,大姐头盯着远处与云阳低声对话的几个人,准备动手。
她原本只是路过,却跟那几人刚好碰上,察觉到了星源液的痕迹。
作为曾经的幽冥之祖,什么没干过?汲取星源液这种事她经常干,应该说属于最早的那批,被武祖发现过,付出了相当惨重的代价。
那几人虽然将星源液捂得严实,却瞒不了她。
她可不仅仅想得到星源液,更要得到这些人汲取星源液的途径。
至于汲取星源液会伤到母树,她可是海盗,从不考虑这些。
“我,我,我”,说话的是小结巴,他被大姐头带着,此刻说话被大姐头一巴掌拍在脑袋上,“闭嘴,要不是看你还有点用,老娘都不带你”。
小结巴握住脑袋,“有,有人,有”。
“有什么有,什么都没有,闭嘴”,大姐头又给了他一下子。
小结巴急了,“发,发,发”。
大姐头眼睛眯起,“小结巴,老娘看你是飘了,不让你说你偏说”。
小结巴指着云婷婷,“发现了”。
大姐头眨了眨眼,看了过去,与云婷婷对视。
云婷婷此刻正盯着她,当与大姐头对视的刹那,她认出来了,惊呼,“大姐头?”。
他们这批人在天上宗被陆隐放出来过,对第五大陆有些事了解了不少,其中自然包括大姐头这个很出名的人物,毕竟是陆隐最亲近的人。
云婷婷认出了大姐头,大姐头却不认识她,小结巴也不认识她,只是见她一直盯着,所以才以为被发现了,主要是做贼心虚,刚刚大姐头才告诉他要打劫。
听到大姐头三个字,不少人看去。
云阳也看去,大姐头?
大姐头无语,这都有熟人?不耽误了,她目光扫向那几人,忽然出手,恐怖的气势爆发,横扫周边,令云梯粉碎。
末日奶爸 撐死的熊貓
云阳看到这一幕哀嚎一声,毫不犹豫趴下,又出事了。
而那几个四方天平运送星源液的人神色剧变,自从当初陆隐闹过一次后,运送星源液就不是什么好差事,尤其最近宗门交代,决不能暴露星源液,他们一直提心吊胆,怎么还是被发现了?
面对大姐头此刻过百万战力,几个修炼者后方冲出一个男子,看起来平平无奇,却同样爆发百万战力,尽管样貌年轻,目光却很沧桑。
砰的一声,大姐头与那个男子对撼,一刹那,男子施展了寒仙宗风神战技中的风神之御想要挡住大姐头,并将她反震回去,却惊骇发现风神之御被撕开,大姐头周身黑紫色力量形成肉眼可见的气流,生生轰开了风神战技,将男子打飞了出去,双臂都粉碎,同时那股力量侵入此人体内,令他体内星源气旋都无法调动。
大姐头看都没看男子,一手抓向那几个修炼者。
就在这时,又一道人影自斜面而出,抬掌拍向大姐头,刚刚大姐头对那个男子出手毫不在意,暗紫色力量摧枯拉朽,然而面对此人,她却感觉不对。

又是一声对撞,虚空扭曲撕开,无与伦比的破坏力横扫周边,令云梯摇摇欲坠。
云婷婷震撼望着,没想到会发生这种变故。
至于云阳已经被震晕过去了。
后面出现的人与大姐头对了一掌,彼此谁都没占优势。
原來有
大姐头惊讶,她施展的可是自邪经而出的力量,霸道且诡异,而此人施展的力量同样充满了霸道,绝非寻常人。
对面那个人同样惊讶,“滚开”。
大姐头冷笑,“你找死”,说完,左手出现巨大的锤子猛地砸向对面,对面那人手中也出现了长刀,横斩而来,乓,惊天巨响对撞,再次平分秋色。
大姐头更惊讶了,她施展的可是惊天锤,来自天上宗时代,寻常战技根本无法阻挡。
而对面那人也一样,他施展的力量更不是寻常人可以挡住的。
“藏头露尾,你是谁?”,大姐头厉喝,放眼当今时代,能与她同境界旗鼓相当的对手极少。
而对面那人忽然退了,也不跟大姐头纠缠,至于那几个运送星源液的修炼者也被他放弃。
網遊之絕世無雙
大姐头正疑惑,远方,虚空呈斜面被切割,一道人影走出虚空,盯向她。
大姐头脸色剧变,“祖境?不好”,想也不想,她也立刻退走,没再管那几个运送星源液的修炼者,她实在想不通,不就是星源液吗?怎么会动用祖境?
突然出现的祖境强者正是夏神机,并非本体,而是祖境分身,他扫了眼大姐头,目光横移,看向那个与大姐头对战之人,追了过去。
大姐头回望,不见了,原来是追那个人的。
邪惡召喚師
她原本想离开,但眼珠一转,掉头,追上去看看。
限時妻約
不久后,淮源大战,祖境之力沸腾,还伴随着怒吼,最终一切结束,除了留下满地疮痍,什么都没了,大地山川消失了一大片。
大姐头从地底冒出来,头顶,暗紫色力量消退,这场战斗,她没被发现,虽然夏神机分身也拥有祖境之力,硬拼,大姐头不是对手,但论手段,大姐头比他多多了。
看着空旷的大地,大姐头取出无线蛊,她发现大事了。
天上宗,陆隐坐在湖边,专心致志盯着湖中心,旁边还有一杯热气腾腾的花茶,虽然卖相很惨烈,却很好喝。
无线蛊震动,陆隐接通。
“小七,我遇到件奇怪的事”,大姐头传出信息。
陆隐没想到大姐头联系了他,“什么事?”。
“我碰到夏神机了”,大姐头传信。
陆隐目光一凛,“他不是在主宰界吗?你怎么会遇到他?他找你麻烦了?”。
“找别人麻烦,等等,也不算是别人,怎么说呢,他找他自己麻烦了”,大姐头回复。
陆隐不解,“什么意思?”。
“我看到一个夏神机追杀另一个夏神机,虽然被追杀的那个夏神机藏头露尾,但我确定是夏神机,看的真真的”,大姐头回复。
这时,鱼竿动了,大鱼上钩,昭然在后面欢呼,“殿下,钓到了,钓到鱼了”。
陆隐将鱼竿递给昭然,“你来钓”,随后走到一旁,耳边听着昭然不断惊呼,自己与大姐头联系。
“姐,你看清楚了?真是夏神机本人?”。
“绝对是,追杀过来的夏神机是祖,有祖境之力,但不算太厉害,连祖世界都没有,被追杀的那个夏神机最多七次源劫修为,连半祖都达不到”。
“一个不达半祖的人,即便是夏神机分身,又凭什么逃过祖境追杀?”。
“这我就不知道了,或许因为九分身吧,总之我确定是夏神机祖境分身追杀他那个七次源劫分身”。
陆隐陷入沉思。
盛唐風月 府天
夏神机有一个分身背叛了吗?就像夏洛背叛夏九幽一样?这就有意思了,话说回来,九分身之法厉害归厉害,如果分身那么容易背叛,这弊端也太大了。
“对了,我还看到一个人,虽然没太大印象,但记得他,算是你的仇人,刘少歌”,大姐头又道。
陆隐惊奇,“你看到刘少歌了?”。
“对,是他,大战的时候躲得远远的,如果不是我刚好追过去看这场追杀大戏还发现不了他,这家伙跟那个被追杀的夏神机分身跑了”,大姐头道。
陆隐越发惊奇,“那个分身能躲避夏神机祖境分身追杀,你却能看到刘少歌跟着他跑了?”。
大姐头眼睛眯起,回复,“我感觉到你这话有瞧不起老娘的意思,你的意思是老娘还比不过一个夏神机分身?”。
———
9号婚礼,谢谢兄弟们支持,明天就开始加更,谢谢!!
吞噬星
虽然忙,但开心也要一起开心,谢谢兄弟们支持,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