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64f2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南宋風煙路-第1801章 飄搖孤舟,撞府穿州(2)閲讀-8d1u4

南宋風煙路
小說推薦南宋風煙路
“百里飘云,收起你那廉价的同情心!放过这小子,你知道会害死多少人!”路成先怒发冲冠,后泪流满面,“昨天晚上,若熙还活蹦乱跳,对我笑……”
“路成,你动手杀妻的机会可比我多万倍!少贼喊捉贼了!”江星衍火冒三丈,前次就是路成害他不能回归盟军,没想到这回又从半道杀出来。
雍少撩妻盛婚來襲
“若非为了杀人放火,你倒是说你今夜为何来我宋营!说不出?纳命来!”路成睚眦尽裂,不由分说便朝江星衍追魂夺命。杀机凛冽,百里飘云自然最关注这对很快就你死我活的战团:“别打了听我一言……”想劝架却苦于刚受过伤、力不能及。
“到了。”此值丑时前后,移剌蒲阿平静默念——
我家相公是太子
总算逃到离他驻地不远的外围区域了,只要完颜良佐那个小家伙机灵点,山谷间就会蓦然一窝蜂地杀出一群……
轰一声响,不负期待!
金军早就没剩什么储备,不过他们被逼急、仍有许多方面能超出宋军意外。譬如,郭蛤蟆虽然被送去西线疗伤,他的纸片人法术却留在了山东!于是他的离开对此战而言,倒算得上是发挥余热的障眼法了——
纸片人的症结“怕水”已被宋盟洞察、平日里俨然不能再派上用场,但若想掩护今夜的移剌蒲阿趁乱离开,绰绰有余。作为郭蛤蟆的一见如故和生死之交,完颜良佐很快就掌握了纸片人的运用技巧、天时地利。而他,正是蒲阿留守的副将之一。
天地云暗,风急霜飞。
逆向涌来的白花花一片不速之客,先是冲杀得这批内讧的宋军猝不及防,转而在百里飘云指挥若定稳住阵脚之后、退而求其次、给金军起到了殿后和掩护的妙用。
“莫教金军跑了!主公是要江星衍没错,但那些战利品,也一个都不能少!”飘云伤口牵制,勉强能指点战局,却疼得难再提刀。他隐隐意识到,适才的第一箭也许是路成情急所发,第二箭至今没人认领、很可能就是来源于金军——对面的下策是扑空,中策是打中飘云、害飘云无法再战,上策是既害飘云无法参战,且还杀死江星衍劫持在手的红袄寨寨众,叠加在第一箭正巧打死的目标江星衍之上,两箭三雕……
看样子,是那个名叫仙卿的谋士指使的。因为这个计划无比超前,对星衍遗弃、灭口、定罪,顺带着打压飘云、排开红袄,都是为了拆散杨鞍和林阡,最终指向李全的脱困、以及金军的获救……
可惜,他们离美梦远得很!飘云咬牙,边裹伤边振奋军心:“都别怯战,就算是虚实一起揍,我军也足够!”
“是!”百里家的兵马令行禁止,濡染、带动得就连红袄寨都对飘云言听计从。
“该走的先走!”那移剌蒲阿更像个极讲义气的江湖中人,一边下令要伤势较重的部下先撤,一边亲自抢到路成剑下拖江星衍走。宋军人多势众岂甘示弱,当即就冲上去既迎纸片人又堵他两个。有其主必有其仆,移剌蒲阿不少心腹都在,眼看主帅有难,毫不犹豫回头:“没谁该走!您留我留!”江星衍因他逃脱死境,哪能不本能为他杀“敌”?一时间,真人假人,明枪暗箭,打了个犬牙交错,将近一炷香都还难分难解。
虽破釜沉舟,但遍体鳞伤,金军在纸片人的加持下,才勉强与宋势均力敌,宋军自也担心夜长梦多。白热状态下,双方皆往各自本营发信弹搬救兵。小骚扰临阵忽变大战,不知到底哪一方先来。
马耆山的好风景和新鲜秋意,不经意间经过这里却被暴殄天物,不得不随他们一起搅进这刀兵与血的浑浊里。
“何苦。”夜雾尽头,不知何时起琴箫。
重生之烈獒 曹滸
“是谁……”一干人等全都翘首以盼着自己人,抬望眼全是鲜红画面、呼吸时都觉蒸腾血雨。
由远及近的琴箫合奏,清妙、静谧又不失开阔、明朗,瞬间将乌烟瘴气置换成青山绿水的原貌,众人虽还在捉对厮杀,心胸竟都觉为之一爽。仿佛这里不再是战场,而是风烟俱净的江湖……
错,哪里不是战场了?一息之间,全体纸片人都被不战屈兵,立竿见影,大部分金兵失去屏障纷纷束手就擒!
移剌蒲阿惨然苦笑:还是宋兵先到了……
“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法术迷乱,更是攻城最末,还应适可而止。”幽静处传出一个女子的声音。
私生子
将心境与意气驱诸乐器,并不算绝世武功,却是这些法术的最强克星。
逃生無路
来者何人?身材高挑,言语淡而有威,从薄雾里携箫渐行渐近,仪容清正举手投足都流露超然之气。
“《无焰河山曲》……”盟军里认得这位流年姑娘的不在少数,出身黔西孟氏、拜师苍梧山庄的她,虽然近年与她的夫君玉门关双双飘然世外,但武林中始终流传着有关他夫妇俩少而精的战绩传说。
飘云一喜,尚未反应过来流年为何会在,却看路成先一步悲喜参半地上去倾诉:“长姐,父亲也到了吗!”
星衍尴尬陪金军死战多时,此刻冷眼旁观,呵呵笑了一声,又是个家世背景无比优越的……
飘云一拍脑袋,是了,孟流年的亲生父亲正是路成的父亲路政,他父女俩原是一起来给路成杨若熙完婚做证婚人的……真不凑巧,迟来一晚,准新娘竟死于非命。
“怎生这般狼狈?”流年虽然冷漠惯了,对路成却像个姐姐应有的样子。
“长姐,姐夫……”路成边说边愣住,因为紧随流年出现的抱琴之人并非姐夫,而是个相当眼熟、不知何处见过的老道……一脸正气,深沉内敛。见他不露声色好似在打量着自己,路成暗生不祥之感。
流年难得温情地解释道:“万州之战,长姐的养父和夫君都受了伤,故而此番不曾同行,否则也是要来观礼的。到山东后,所幸遇到知音,结为好友,否则这一战真不能……”还没来得及介绍那道士是谁,路成已控制不住地眼圈通红:“长姐可要为我做主啊!若熙她,她……”
“若熙怎么了!”流年秀眉顿蹙,飘云问了左右才知旧事,原来这流年姑娘一旦离开她夫君,就是个嫉恶如仇却不谙世情之人,偏偏战力至高,所以他为了星衍能活赶紧上前来辩:“事实未定,先见过主公再说!”
非卿不嫁
“若熙被那歹人杀了!”路成抢着喊,遥指江星衍。
“什么!岂有此理!”流年大惊,二话不说就被路成借刀杀人。
此时此地,宋军后援还在增补,源源不绝,他们自有闲暇亲戚相认,反观金军几乎每个都身受重伤,奄奄一息,毫无招架之力,何其可怜。
然而流年这道隔空斩去的锏力,尚未触及江星衍便被她同行的老道拂袖掩灭大半:“莫要滥杀。”
电光火石却有另外三重锋芒从江星衍和移剌蒲阿身后祭出,趁流年正被老道拦阻的好时机精准回击以及救人,定睛一看——逆鳞枪封寒,雷霆战锤高风雷,正是金军迟来却给力的增援。
酒戒 胡燦陽
“夔、曹二府,都要给小曹王面子,所以在此战临时联手。合作较浅,加之高手堂伤势未愈,因此来得晚了,不足为惧。”一干宋军几乎都被飓风平移十数步,飘云还能冷静地给大家分析。
是的,敌人不知不觉就从夔王府过渡到曹王府,这既是始料未及,也是情理之中。
龍騰成長系統
“小子。以为自己是林阡?一成的我都打趴十成的你。”封寒笑而睥睨,他说的未必是大话,虽然高手堂这段时间总是在休整,但至于休整到什么程度,只有林阡才配说“这种程度不足为惧”。
明末巨盜 醉酒的男人
枪锋应声纵劈,扑面而来的阴晦黑风,正是属于这位地魔的“湮灭之气”。
飘云吃力提刀,时刻准备顽抗,他只盼主公来早些,教这群高手堂后悔伤养一半跑出来。
活人禁地 燈草
不过,用不着林阡驾到。倏然飘云身边一剑横击,封寒原还嚣张的枪影骤然消退,天风徐来,星辰微现。
那是怎样登峰造极的一剑,格挡开枪锤后瞬然转守为攻,势如破竹争如入无人之境。
“什么人……”金宋的惊诧如出一辙,眼光齐齐凝聚到那老道身上。只看他剑气流利挥洒,所及处全然白光闪耀。霍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骖龙翔。
封寒、高风雷原本救得的三十余人,一半以上再度沦为宋军战利。这般厉害的下马威,令封寒震惊得都忘了打。
“宋军何时又添高手……”如果不是要照顾小辈,封寒差点哭丧起脸,这还怎么打!
“不是宋军的。这剑法,我见过。”高风雷赶紧给杵在原地的封寒补位,双臂举锤,全力以赴,方才与那道士内力持衡。腾挪辗转十回合,一边喘气一边愈发肯定内心的猜测。
撇开内力深厚不说,那老道的剑法本身就玄妙莫测,所以高风雷觉得棘手极了,不过,看似一模一样的剑招,数日前在另一个人手中出现时曾不堪一击,所以那个擅闯金营又倔强不肯多说的小道士被高风雷轻而易举就制伏了,高风雷还想渡过这一劫再向上面禀报这事,没想到人家的师父先找上门了吗……“应该是……全真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