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qmmy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蓬萊水仙 線上看-259.田螺姑娘(霧)熱推-2hb0n

蓬萊水仙
小說推薦蓬萊水仙
侯官县,三合村。
三合村虽名三合,实为三河,因此村位于三河汇聚之地,因以为名。
不过在六十来年前,天下大旱,引得王朝倾塌、兵乱四起,甚至有灾疫横行,这三河村外的三条河溪也枯了两条,只剩下平日里最为宽广的一条梧溪并未干涸,勉强维持住了一村人生机。
后来人心思定,有明主荡平宇内,建立新朝,这天下也就恢复了安宁。
不过就算如此,三河村外干涸的两条溪流也没能恢复旧观,只剩下了一条缩减了不少的梧溪和稀稀拉拉的一村老少。
概因侯官县所在的闽州是当年灾情最重的几个州郡之一的缘故,全州各地十户九空,男丁十不存一。于是朝廷决定,编户齐民,重新检定人口,另迁其余州郡人丁以充闽州。
而三河村因为有来自其他地方的人口混编其中,这没了两条河的三河村也就变成了三合村,以群民会聚之意为名。
……
夕阳斜坠,薄暮冥冥。
谢端走在村外的田埂上,牵着老牛向家中行去,颇有些迫不及待的样子,心中已然开始期待起今夜的梦遇。
谢端少孤,祖辈没于兵灾之中,父母也因病而亡,只留他一人被乡里乡亲拉扯着长大。
虽然童年凄惨,但谢端心志甚坚,甫一有自立能力时,便从寄居的邻舍屋中搬出,自己起了一间茅屋陋居,安身其中。
身为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典型,按理说谢端只要勤于田作,渔采治生,一年到头来总能混个肚圆,长此下来攒些财资,娶妻生子也不是什么问题。
不过他胸怀大志,有意仕途,是以常在村中私塾旁听,因此耽误了自家田地中的活计,故而直到数年前也还是一贫如洗,且其人志向不改,并无愧意。
当然,在三年前,因为一次偶然的遭遇,谢端的生活发生了变化,终于开始了好转。
回到屋中,谢端不出意料地看见了桌子上热气腾腾的饭食,虽然不算奢侈,但素粥野菜,兼有几条小鱼,倒也滋味鲜美,足以慰藉一天的疲惫。
谢端恭谨地对一旁案几上供着的一枚巨螺行了一礼,于心中默谢,而后方才拿起碗筷,如风卷残云般的将桌上饭食一扫而空,而后收拾完毕,又闭目诵读一会今日旁听而来的经书,方才翻身上了床榻歇息,沉沉睡去。
半梦半醒间,谢端看见一尊神人出现在自己梦中,周围云汉昭回,三光宣精,如法阴阳,似蕴五行,令人一瞧便知是仙神入世,特来点化凡人。
谢端并不惊讶,而是躬身一礼,诚心诚意道:“弟子拜见先生。”
神人微微笑道:“谢端,今日且不学经典,吾另有要事相告。”
谢端微微一愣,没成想这位天神竟然有别的事情要告诉自己,于是垂手肃立道:“还请先生赐教。”
神人点点头,周身遮蔽面容的辉光消退,露出一张少女的精致面庞,声音也变得悦耳动听:“汝可知吾之来历?”
谢端摇头道:“弟子不知。”
神女笑道:“吾在汝家已有三年矣,汝如何不知?吾知汝心中已有猜测,且尽管说来。”
清脆的声音入耳,谢端沉默片刻,方才鼓起勇气道:“既然先生不觉冒犯,还请弟子试言之。”
“善。”
“弟子三年前尝于闽江观涛,无意中得一大螺,大如一石米斛。弟子以为其中必有异宝,于是归家藏之,贮于瓮中。自得此螺后,弟子每日回家,都见户中有饭饮汤火,如同家中另有一人主持家务,弟子以为神,遂供之。
“将那大螺供上后,弟子方能在梦中见到先生,并从先生处学到阴阳经世之略,阴符用兵之机,并以诗书礼乐诸般经典。是以弟子觉得,先生来历,恐与那大螺有关。”
虽然神人显露本来面容,却是一位神女降世显化,但谢端依然恭敬以对,执弟子之礼,并无其他念头生出。
神女轻轻点头,满意道:“汝所思无错,那异螺确实为吾寄居之物。”
看着面前年纪轻轻轻、意气风发的英俊书生,神女眼神悠然,想起了一甲子前的旧事。
“吾且告汝,吾乃天汉中白水素女也。天帝哀卿少孤,恭慎自守,故使吾权相为汝守舍炊烹,十年之中,使汝居富得妇,自当还去。”
谢端一愣,疑问道:“弟子不过一寻常凡人,不知有何因缘,能使名声上达天界,入于天帝之耳?”
虽然俗世中神鬼之事只为传闻,但谢端既然有梦遇神人的奇遇,平日里便对类似事件多上了几分心,三年来有意无意间倒也有了一番了解,知道天帝身为群仙之首,统御众神,监察三界,定命众生,不可能平白无故地对自己一个凡人加以青眼,是以其中定有因缘。
白水素女笑吟吟地看着谢端,话语中多了一抹赞许之意:“不错,果然机敏。既然你能想到这一节,我再告诉你其他一些事也不算逾矩。这也是为了让你心中警醒,不致再入歧途。”
再入歧途……谢端心中一动,有所猜测,于是俯身一拜,道:“请先生赐下。”
神女言语间对谢端多了几分亲近之意,闻言便道:“我且问你,你可知一甲子前闽州大旱之事?”
谢端道:“蒙先生三年来教导不辍之故,弟子自然对其有所了解,六十余年前,天下大旱,而闽州尤为严重,仅以侯官县一地为例,全县一十九条河流,除闽江之外,剩下十八条干涸了泰半,只有荆溪、梧溪、七濑溪、穆源溪以及大目溪五条幸免于难。”
神女笑道:“你可知此事背后根源?”
谢端答道:“弟子不知。”
于是神女娓娓道来,为其详叙诸事。
原来,六十年前天下大旱,正是前朝末帝失诸刑德,因而天人感应之下上天降灾,垂现异迹,警醒当时帝王。
“古人云国家将兴,必有祯祥;国家将亡,必有妖孽。见乎蓍龟,动乎四体。此之谓也。”神女缓缓道。
帝王淫佚,国家衰微,不能统理群生,以致诸侯背畔,残贼良民以争壤土,废乱德教而任刑罚。刑罚不中,则生邪气;邪气积于下,怨恶畜于上。上下不和,则阴阳缪盭而妖孽生矣。此灾异所缘而起也。
前朝末时,因着帝王无道,群生哀怨,天地间阴阳之气驳乱,弥塞乾坤,因而上天有感、天帝下命,令众神将天地间郁结的灾异恶气点化为旱魃,使其诱发旱灾,以消却王朝天命,好再起新朝,另立乾坤。
“当时旱魃行旱,又有瘟鬼布疫,因而人间变作了这副境地。”
谢端虽然长于新朝,但也从乡老先人那里听闻过当年易子而食、析骸而爨的凄惨模样,闻言心中疑惑,不由争辩道:“前朝末帝无道,可世间百姓何辜?以致令群生受祸?”
白水素女闻言略有沉默,顿了顿后方道:
“当年因着一些事情,众神之间发生了矛盾,很是出了些差错。最终群神定论,长痛不如短痛,与其让灾祸连绵,殃人无算,不如令灾劫一朝而止,速速宣泄后立刻退去。不过即便如此,也有部分仙神不满,最终对于天帝之命阳奉阴违,比如你,便是其中之一。”
“我?”谢端惊讶出声,纵然他心中已有猜测,但也没受住神女骤然挑明真相之下带来的冲击。
神女叹了口气:“你前世便为我座下弟子,当年你被天帝贬斥、打入轮回时我没能护住你,如今怎能再视之不见?”
于是缓缓道来当年因果,为谢端叙说背后根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