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2bnu精华都市言情 奶爸戲精 線上看-第3106章 咋這麼着急閲讀-5fqw3

奶爸戲精
小說推薦奶爸戲精
南乡,小安很烦恼。
他老爸是准备退休的副节度使,这几天根据检查推断有一点抑郁了。
小安很理解。
他们兄弟姐妹五人,他行三,十来岁的时候,老头工作忙,当时还负责洪水后的一县重建呢,他那个老妈,因为是上市公司的副总嘛,见多识广啊,一时瞧不起进门还带两腿泥的丈夫,离了。
离了就离了吧,兄弟姐妹五个人没人愿意跟她一起过。
太浮华。
你就是个高级打工仔啊,干嘛一天到晚鄙视这个收入不如你那个穿的比你差呢嘛。
人家也硬气,不跟就不跟,立马移民坎拿大,很快跟一跨国公司的老头结婚了,给洋人当了后妈。
一寵到底:帝少頭號私寵 將暮
这下老头就惨了,一天既要忙工作,上级还不给减压力,因为人有本事嘛。
你想啊,一个农家娃,你不能力出众你能拼得过人家二代?
聖衣時代
然后,还要照顾自己五个小崽儿。
那真既当爹又当娘,可人家一句怨言都没有。
孩子们长大了,大女儿是航天工程师,二女儿是人民教师,大儿子考到了偏远乡镇,开局不很大,但工作稳定,有老爹的照顾,也算是顺风顺水,三女儿后来也留校在省城大学里当楼管,算是后勤的人员,小儿子一心钻研学问,也在本地种子培育公司担任助理员,算是都很有出息了。
到如今,老头凭过硬的本事当了好几年副节度使,前两年担任通判,真算得上位高权重,可老头儿一直不开心。
没办法开心,孩子们都成家了,都搬出去住了,老头儿回到家,偌大的官邸就自己一个人,凄凉不凄凉?
小安想过了,跟姐姐商量了一下,想给老爹找个老伴儿。
大姐打听过,老头儿也有这个想法。
可今天……
小安往县府招待所看下,他那么亲妈回来了。
壓寨主
洋老头死了,前些天病死的。
子女分得一些家产之后,又不满足老头的遗嘱,追着后妈要更多的钱。
那女人,哦,现在也一老太了,还是那么盛气凌人,只不过不敢在国人面前盛气凌人了。
她回来了,找子女撑腰来了。
最主要的是,听说前夫现在位高权重,人家想复合。
小安夹在两头很为难,但决心很大。
你既然当初瞧不起,现在也别求收留。
都市大天
“她的钱,我一分也不会要,要在我们这投资,那是她的事情,我主动跟大会做了解释了,我避嫌。”小安跟大姐吐槽,“这帮人,咋就想的那么美,建设的时候多的远远,建设好了却想要分一杯羹,凭啥嘛。”
大姐安抚道:“乖,好好干工作,家里事,姐姐看着呢。”
小安无奈道:“主要是咱们都太忙了,小幺单位倒是有个阿姨,我偷偷问过,但人家……人家是打着给自己孩子跑前程的主意,答应跟爹见个面,小幺就给拒绝了。”
大姐道:“这事儿要看缘分,不过,上次关老师来县里,你不是提过嘛,他还知道老爹,这事儿,他答应帮忙看着,有结果吗?”
随后补充道:“人家那么忙可能都忘了。”
“不能!”小安蓦然提高了音量,“姐,咱不带冤枉人的,这家伙,前几天还问我呢,人家把咱们老百姓家里的事儿,那是真当自己事儿办!”
“是是是,你说得对,不该冤枉你的偶像!”大姐失笑道,“不过也真是,人家那么忙,就我们单位那个谁啊,这不是前次来见过吗,知道身体不太好,帮忙介绍了中医院,基本上一周给人家的子女打电话问下,那几个孩子本来有些不太懂事,现在都改变的惊人,那是真把答应的事情当事情的。那他咋说的?”
小安挠头道:“这家伙最近没回国,要不然,天天吃完饭,找广场舞大妈观察,还别说,这两年,这家伙促成的广场舞大爷大妈夕阳红,至少十多位,嘿嘿,还真是专业媒婆儿。”
大姐沉默下,苦笑着准备挂电话了。
她讨厌那个亲妈。
离那年,她年龄很大,知道许多事儿。
人家是找好了退路才回来要求离婚的。
在那天之前,人家在当时的省府第一家星级酒店就有人给定好了房间。
如论怎么样,都不许她回来。
“爸一辈子清廉,不敢说爱民如子,但他的工作,没一样对不起群众,吃的每一口饭,没一点是值得商榷的。除了工资,多余的钱一分没要,一分也没花。这样的人,她配不上,坚决不允许再回来祸害咱爸。”这话不是她说的,是弟弟的老婆说的。
那可是个泼辣女人,做的是兰台的工作绝对不喜欢前婆婆那种人。
“好了,快去吃饭吧,你们今天开了会,刚下班?”姐姐很心疼,“傻小子,身体也要注意,老婆也要陪伴,晓得伐?”
晓得嘛。
龍戰星空
小安鼻梁一发酸,长姐如母那是从十多岁就照顾弟弟妹妹的另一个精神支柱啊。
就这时,惹事精的电话到了。
小安还没觉着可能有门儿。
“等下,我给你听听这家伙咋扯淡。”小安连忙叫姐姐暂停。
他跟姐姐打电话用的是私人电话,跟惹事精联系用的是工作电话。
不是嫌弃谁,他怕连累铁头娃被认为是他的资源。
“安子哥,干嘛呢?”关荫吧唧嘴问道。
紅顏薄世錄:不嫁將軍不為妃 櫻雪諾
小安惆怅道:“亲妈回来了……”
“别!我这正好有一位我觉着很温柔善良办事妥当讲礼貌懂真理的阿姨,好人配好人,你可别在原则性问题上犯糊涂!”关荫连忙说。
小安无奈道:“好歹那也是我亲妈。”
“拉倒吧,养娃不管娃算啥亲妈,后妈差不多。给你介绍下,我是这么认识这位阿姨的,主要还有个特点,就漂亮,那气质真了不得。”关荫介绍道。
小安听完很奇怪,你说的那个路县尉就我前任吧?
“对啊,我刚想起来,南乡,对,就你那。”关荫赶紧说,“你也了解下,我觉着挺好,你老爹我刚打电话,还害羞,啧,大龄青年谈恋爱害啥羞,再矜持,好对象都被人抢光了,你得做点工作。”
小安记住了这件事,但他更关注关侍郎说的另一件事。
陰陽譜
“正好,我最近处理过一个案子,就是旅游路上的事情,我们这,有不少旅游区,旅游团搞事,徒步旅行的遇险,刚爆发结婚来旅游的夫妻二人,在旅游景区被坑的事情,这条线上的乱象太多了,你们真拍电影啊?”小安问。
关荫很不满:“你小子搞错目标了,咱说的是大龄青年谈恋爱的事,你别跟我东拉西扯的,小心我立马给那谁介绍去,那老头,虽说脾气不咋好,可也是正经一老青年,跳个舞,走位风骚;说句话,令人爆笑……”
“你别跟我扯淡,行了,这事儿我肯定要上心啊,那啥,我请个假吧,明天一早就到雪山下,我领着老头,见面聊。”这家伙也着急,“不能看着我爹被欺负啊。”
别扯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