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ci8c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討論-第982章 南邊來的風(2)推薦-gwphc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
见到了“老朋友”,綦连猛不但不高兴,反而十分紧张的拉开房门,回望四周后,稍稍松了口气道:“你怎么了亲自来了,万一被人发现怎么办?”
他语气十分不悦,不过倒也没有继续指责对方。
“我送的信,你一直不回复,事态紧急,我不亲自跑一趟怎么放心?再说了,我家就在这里,我不回来,难道还在邺城老死?”
说话之人,正是将自己侄子交给高伯逸的裴让之!
“你不会骗我吧?段韶是真的惨败么?”
裴让之是不是一个人来的,綦连猛不会介意这样的小事。他最在乎的事情,便是裴让之给他送的那封信,里面说段韶战败并且惨败,到底是不是真的。
因为这封信与其说是“信”,倒不如说是“字条”更贴切些。上面寥寥数句而已,让人云里雾里的,也不知道裴让之这么做到底是个什么意思,说话也不说清楚。
“唉,你是有所不知啊。”
裴让之长叹一声道:“你以为我不想说明白么?实在是战场我并非亲临一线,最开始都是道听途说的。还有人说高伯逸一刀把段韶剁了,这你信么?
弄明白战斗的细节需要时间知道么?我也是动用了很多关系,才查明白这一战到底怎么回事!
这次来是告诉你,贺拔仁已经派人跟高伯逸接上头了,打算卖了段韶!你千万不要当死忠,你要给自己想一条后路!
不然到时候整个六镇大营里的人都想着怎么卖段韶赚的多,唯独你为他驱策,那岂不可悲?”
裴让之语重心长的说道,那语气绝非作伪,相识多年,綦连猛还是知道“老朋友”脾气的。
他不相信的是,贺拔仁这样的大佬,居然都开始打算后路起来,难道局面已经崩坏到这样的程度了么?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细细道来,别卖关子啊!段韶前两天才派人来,让我分头驻扎泫氏、高平二城,互为犄角,等着他带兵前来,再攻打晋城。
你现在又如此说,那我应该何去何从?”
綦连猛疑惑的问道。
当初,是他通知裴让之,将段深的行踪告诉了对方,然后段深才被裴让之的人马抓到的。当然,那是他为了“日后好相见”。
这跟主动投靠高伯逸,还是有本质区别的。
就好比说“反对段韶”与“给高伯逸做走狗”,两者并不能划等号。娄昭君死后,晋阳鲜卑内部很多人对段韶都是面服心不服,不过这些人暂时也没想给高伯逸打工。
綦连猛就是这样的人。
“事情是这样的。”
裴让之将滏水河之战的细节,都说给綦连猛听。虽然有些并不符合事实,比如说高伯逸麾下的“兔头军”规模极大之类的(满打满算不过三百人而已),但其他地方,特别是最后段韶因为“爆炸”而坠马,导致全军崩溃的细节,就如同亲眼所见一般。
很显然,世家有着他们独特的情报渠道,只要是想知道的事情,他们就可以知道,无非是付出代价的多少罢了。
“就这么……莫名其妙的?”
綦连猛吞了口唾沫,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
他原本以为会有什么“大战三百回合”,什么“鏖战一天一夜”之类的描述,没想到就是因为这个“爆炸”,让冲过来的骑兵战马受惊,四散奔逃的战马,将段韶撞得坠马。
符撕蒼穹 流羽澗
掌旗官处理不当,为了救人丢弃了帅旗,导致前方与神策军激战的士卒以为主帅被斩首,士气瞬间崩溃!
一环扣一环的,像是滚雪球一般。
在古代,你不得不相信,有种东西叫做“天命”!有天命加身的时候,怎么耍都能赢;没有“天命”的时候,哪怕有百万虎贲在手,也会输得莫名其妙。
而段韶,就是那个没有“天命”的人。
三國旌旗 天下誰人不識君
陣絕九天 永恒輕語
对此綦连猛深信不疑。
“一世英名,一朝耗尽。”
綦连猛有些唏嘘的摇摇头,总算弄明白段韶为什么会让自己坚守高平了!
一婦當關 關鳳
原来,进攻和防守的态势,早就在不经意中的转换了过来!段韶手里的军队,搞不好比高伯逸还多,甚至他还能从晋阳弄一些兵马过来。
但是!
若是论大军士气,现在的晋阳六镇大军,除了自己这一部外,其余的估计已经被打到了怀疑人生!
綦连猛几乎是一瞬间就明白了,自己的“老朋友”裴让之到底想做什么。
“你是想我城头换旗?”
“不错,如你所料。不过不是现在换旗帜,而是在段韶穷途末路之时,你来给他最后一刀。”
裴让之凑到綦连猛耳边说道:“楚王殿下说了,只要你能做到这一点,将来他吸收你和你的部族进神策军,就是收你做嫡系!
何去何从,你要好好想想啊。你又不是鲜卑,何必给段韶卖命呢?你不惜命,你的部下呢,你的部族呢?他们也要跟着你一起去死么?”
裴让之唏嘘感慨的继续说道:“这是最后的机会了,若是等战败以后再投靠,老弟,你可就不值钱咯。”
不滅帝尊
不得不说,裴让之并没有威逼利诱,他只不过是说出了一个綦连猛不愿意承认的事实罢了!
虛空大武仙
不狠狠的往段韶背后插一刀,以后你在高伯逸手下做事,人家凭什么信任你呢?反正都已经把段深卖过一次了,何不把他爹段韶也一起卖了?
就算你不卖,贺拔仁那些家伙也会想办法卖的!
崛起於科技 麒麟眼
世间最可怕的东西,并不是毒蛇猛兽,而是人心。
毒蛇猛兽无非兽性,你只要有心理准备,只要有手段自保,这些都是等闲而已。
人心则不同,人心诡谲多变,昨日的亲密战友,今日也可以把你卖了数钱,你永远都不知道下一刻人心会变成什么样子。
当年意气风发的王莽,当年意气风发的董卓,当年意气风发的尔朱荣,都曾经在人心上栽过大跟头,并且输了就再也没机会能站起来。
“你容我考虑考虑再说。”
“军情紧急,我只等一夜。”
裴让之看到綦连猛还没下定决心,冷冰冰道:“告辞,无论你怎么想,明日天亮我就会立刻离开这里。”
说完便推门而出。
当个傻X一样的“正人君子”,维护晋阳鲜卑的最后脸面。
还是当个又快活又潇洒的背叛小人,以后吃香喝辣?
摆在綦连猛面前的,似乎是一个艰难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