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epv人氣玄幻小說 修真必須敗 落跑-第九百六十七章設伏展示-7kbnb

修真必須敗
小說推薦修真必須敗
灵与肉的欢愉,妙不可言,袁真沉浸其中,乐不思蜀。他获得了帝王一般的享受,这一刻,他终于放下了羞涩,放下了心中的块垒,完成了生命的蜕变。
一连三天,他在钟情的指引下,好不快活。
馴服惡小開 馥梅
三天后,当袁真从睡梦中醒来,他发现自己已经离开了潮音洞,人已经在双鱼岛上了。
双修之法,是修行的一部分,有司南和黑凤凰何颖。在一旁亲自把关,袁真是国师的亲传弟子,他的身份尊崇,众女并不敢盗采他的元阳。
不仅如此,这三天时间,袁真行双修之法,修为还大有提高。
醒来后,洗漱一番,袁真去了道源那里。
道源没有提潮音岛上的事情,他有更重要的事要跟袁真说。
“他出现了,水狗丛浪带着一群人进攻蜃海,在外围,被他偷袭得手,丛浪和他的团队,应该算是全军覆没了。”道源道。
袁真的心情变得有些沉重起来,他还是无法直面丁乙,尤其是和丁乙正面交锋。
“他……他逃进雾海了么?”袁真小心翼翼问道。
“他是不会进到雾海的,他的目的不外乎是在雾海四周制造混乱,延缓神龙他们的围剿行动罢了。”道源道。
袁真咬了咬嘴唇,肃手而立,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道源道:“小魔神再怎么说,也是你曾经的伙伴,我不会让你难做,帝国人才济济,也轮不到你来出手,再则,你也不是他的对手。”
袁真几不可查的皱了皱眉,他这个常常出人意表的发小,一直以来是他追赶的对象,尽管袁真资质超一流,修行也非常刻苦,又有最好的名师,可是他只能望其项背。
但同时,袁真又非常嫉妒丁乙,这个家伙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奇遇不断,同时妙想天开,总是能够制造出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就连他的灵宠都与众不同。
宇宙霸業
想到丁乙的灵宠,自然而然的又让袁真想起了飞天猫小灰。想到自己辛辛苦苦做猫奴八九年,还是不敌丁乙这个原主人,袁真的心情,再度变坏了不少。
“小魔神在这四周活动,不外乎是想引我们离开,他这个修真界的异类,对那些蝼蚁,倒也不是完全虚情假意。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这是天之道!猪狗,就是猪狗,蝼蚁一般的存在,绝没有可能,让这些低等的孽畜,与吾辈修士同列。”
袁真没有出声,他听着道源发着牢骚。
九道神龍訣 言鼎
道源对丁乙有着极深的怨念,他发布红色通缉令,追杀了丁乙十年,结果这小子,汗毛都没少一根,反而是愈挫愈勇,不仅自身修为一日千里,而且还暗中积攒了相当的势力,偷偷在各地布局……
總裁你好
“任他东南西北风,我自岿然不动,我倒是要看看他能蹦踏到几时!”
道源其实也非常无奈,虽然他贵为天下第一人,他的神识探查范围超广,但是他也不可能整天耗费心神,张开神识去彻查丁乙的行踪。
道源非常清楚,丁乙就躲在海面之下,偶尔才会冒出头来。水这种媒质,严重阻碍了神识的观察,不仅如此,丁乙是当世公认的制造大家,和阵法师,他的伪装可不容易识破。
想要用神识找到这么一个对手,无异于,是大海捞针。
“阿真,你怎么看?”道源突然问袁真道。
袁真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楚驚鴻
半晌他才说道:“小……丁乙惯会在缠斗中,发现对手的破绽,实行反杀,我没有什么主意,只是我觉得,我们不能在双鱼岛,停留太久。再一个,丁乙习惯猫在暗处,伺机而动,小时候,我们常常这样干……”
道源道:“所谓‘狗改不了吃屎’,小魔神的这些习惯,就是他的破绽,阿真,好孩子,你帮了我大忙,他以为藏身水下,我就拿他没办法了么?他不是想要玩躲猫猫么?老夫这一次,就好好陪他玩玩。”
道源说罢,站起身来,他望向袁真,轻声喝道:“疾!”
袁真不禁一愣,紧接着,他就看到道源满头银发,由白转黑,道源的相貌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代號猛虎 折翼飛天神豬
“阿真,你不用担心,老夫只是暂时改变了,你的形貌和气息,这个法术可以持续三个月时间,这段时间,我们暂时就以这个容貌出现。”
袁真不清楚道源这么做,究竟是为什么。
半个时辰后,他这才明白。
半个时辰后,道源和袁真飞抵血珊瑚岛,这里是蜃海外海的一个小岛,小岛面积不大,总共只有十六、七平方公里。岛上原先有一片丛林,此刻这片丛林已经全部被推倒。
这里建起了一座营盘,道源和袁真过来的时候,几十个修士,正在做最后的收尾工作。袁真不清楚这边建起这样一个营盘,究竟是干什么用的。不过很快,他就知道了。
陆陆续续有帝国的修士,拎着一串俘获的蜃海平民和战士,飞到这边来。这些俘虏被投进营盘里面,另外还有十几个俘虏,被长绳绑住,倒挂在高高的木桩上。
驻守这边的大宗师叫血海棠吉永涛,这是一位血系大宗师,这家伙做事风格,有些‘惨不忍睹’,原来这个家伙嗜血,而且是喜欢饮血。
这家伙当着袁真和道源的面,抓摄来一个凡人,直接张嘴咬破那名凡人的喉头,大口的吮吸鲜血,像极了幻碟里面的吸血恶魔……
袁真不禁皱了皱眉,这太恶心了,尤其是他亲眼见到,吉永涛恶形恶状吸食活人的鲜血,他感觉自己的肠胃一阵阵翻涌。
“阿真,你是不是觉得吉永涛很残忍?”道源幽幽问道。
袁真点了点头。这没什么好隐瞒的,他非常反感这名血修,恶魔一般的行为。
道源道:“食人,饮血,自古有之,这没什么好惊讶。血肉之中蕴含大量生命精华,既然人可以吃猪羊,那为什么不可以吃人呢?阿真,你不要被世俗的法则束缚,我们是修真者,是这世间高端的存在,这些蝼蚁,与那些猪羊本质上没差。”
袁真还是有些接受不了,道源的这套逻辑,再怎么说,吃人,喝人血,他还是无法认同。
“这是诱饵,不如此,引不出小魔神,你不要太在意。”道源的话,再度出现在袁真的耳畔。
袁真心情有些复杂,同时还伴随着一阵阵恶心。
吉永涛脸上的血渍,都没有擦拭,袁真看着这个血修,心里没由来的产生一股戾气,恨不能冲上前去,将这人的头颅敲得稀巴烂。
袁真还不清楚,自己将要扮演的角色,他强压住心头的不快,跟在道源身后,亦步亦趋。
“我们混进俘虏营,如果我没料错的话,小魔神迟早会来这边救这些蝼蚁的,他不是一直喜欢暗算别人么?老夫这一次要让他亲自尝尝,被暗算的滋味。”道源说道。
袁真这时能说什么呢?他只能够,尽力去配合道源。
带着袁真去了一处无人之地,两人换了一身凡人的衣衫。再度走到营盘这边。
吉永涛显然是知情者,他让手下人将道源和袁真关进了营盘内。营盘里面有好几百人,这些人被捉来关进营盘,他们已经见识到了吉永涛的喝人血,以及各种凶残,这些凡人,一个个吓得脸色惨白,浑身直颤抖。
除了吉永涛无故的抓人出去,放血。他的手下也不遑多让。
他的一个师弟,直接就在岛上修炼起了邪功摧心掌。
袁真眼睁睁的看到那位修炼摧心掌的血修,从营盘中叫出几十人,让这些人排成纵队,他则站在队伍最后面发功。眼见三四十人,一瞬间被杀戮,袁真心中更是烦躁不安。
“住手,你们这群禽兽,你们也是爹娘父母所生,怎么能做出这样灭绝人性,天理不容的事来!”道源大声喝道。
没想到这一位,竟然这么快就入戏了,袁真一时间很难去适应,道源饰演的这个角色。
袁真这时也囔囔道:“我们是你们的俘虏,你可以直接杀了我们,你不能虐杀我们,你们这样做,与禽兽没什么两样。”
吉永涛走了过来,他手指着道源和袁真对手下人吩咐道:“这两个家伙,暂时不忙着弄死他们,他们想速死,我偏偏不让他们如意,要好好的炮制他们一番,我要玩残他们。”
两个彪形大汉,走了过来,一人一个,拎着两人到了营盘正中心。一个身穿紧身皮裤,身材火爆的女修越众而出,她手拿一根血红色的皮鞭,亲自招待了两人。
这是一个用鞭高手,同时他的皮鞭还是一件少有的修真法器。别看道源和袁真被她抽的衣衫破碎,身上出现道道血痕,其实道源和袁真,皮毛都没伤到,他们身上的鞭痕,都是那件法器印上去的。
道源的表演,非常到位,这位天下第一人,满地翻滚,似乎在躲着皮鞭,却又好像躲避不及……
袁真暗自钦佩不已,轮到他挨打,刚开始他还有些生硬,到后来,道源束音成线,在他耳边提醒,他这才装模作样的在地上翻滚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