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av7有口皆碑的小說 《蘇廚》-第一千三百九十四章 填平讀書-0l6or

蘇廚
小說推薦蘇廚
第一千三百九十四章填平
巢谷见到故人,也是眼睛湿润:“无咎多誉了,巢谷学问不精,难列朝堂。只是以无用之身,为国家尽一份心力而已。”
苏油赶紧左右观望,见从人部众都离得远远的,这才低声说道:“巢先生的身份,到现在都不能泄露,无咎你可给我收着点。走吧,大家去纺织厂叙话。”
大婚晚成:嬌妻乖乖入懷 玉宇青檬
巢谷无奈地对苏元贞说道:“无咎你看,只有我大宋堂堂蜀国公,才能将大义事业,办得就跟亏心事一样鬼祟。”
苏油赶紧解释:“巢大哥你别闹,这是为了三路和平过渡。”
巢谷大笑:“不知道龙山长在天之灵,见到当年作《陌上少年行》的好儿郎,变成现在这般模样,会不会气得动用戒尺,哈哈哈哈……”
“哎呀才说了小声点……”
巢谷不搭理他,一扬手中的鲸须马鞭:“元贞我们再来次比赛,看谁先到兴州城门!”
纺织厂大澡堂,三人泡在池子里,苏油说道:“现在你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了。”
苏元贞对这神奇操作实在是太好奇了,忍不住就要问东问西。
苏油和巢谷懒洋洋地泡在水里,巢谷回答,苏油补充,花了好长时间,才让苏元贞明白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
夏国枢密副使,知机密事,整个西夏密谍的扛把子,竟然是大宋埋伏二十年的间谍!
夏国不亡,天理何在?
不过巢谷过来却不是跟苏元贞聊自己的丰功伟绩的,他在张掖故城,也招揽了不少南下避难的阻卜部,也有十数万人。
这些人也被安置到了肃州和甘州,变成了屯田、开矿和修路的力量。
巢谷是过来要兵的,七百新军守张掖,力量薄弱了一点,按照巢谷的思路,还得增加重骑兵,起码得要当年五千铁鹞子那种,不然还是被动防守。
苏油对巢谷说道:“五千铁鹞子,需要配以一万轻骑,巢大哥你可以准备了。等到王君万、种珍的六千新军抵达张掖,你就可以武装起来。”
“加上童贯和姚麟,我西北便有三万多的军力,其中新军九千,重骑五千,轻骑两万,够用了吧?”
巢谷说道:“我还要跟你要个人。”
“谁?”
詭秘妖異之變
嫡女傻妃 水安然
“陈季常。”
苏油有些奇怪:“他现在是汉水商路上的黑老大,你要他干嘛?”
巢谷笑道:“你不知道沙州城外,西域诸国在黑吃黑大打出手吗?叫季常来,给他们整顿整顿风气。”
如今于阗到沙州一线,是黄头回鹘的势力范围,因为丝路重开,导致盗匪猖獗。
大宋如今连漠北很多部落都是靠巢谷的秘密警察担任治安,沙州外的千里丝路,的确是鞭长莫及。
苏油想了想:“也是,如今汉水不需要黑社会了,让陈季常到沙州来坐镇地下海关,倒算是人尽其才。”
巢谷说道:“只要他来,军器我给他敞开供应,他不是一直闹着要做班定远吗?现在就是机会。”
苏油说道:“班定远的老婆是疏勒人,当年副使李邑是个怂包,不敢出使,投诉班超拥爱妻,抱爱子,无内顾心,逼得班超休了爱妻。”
“好在章帝还算英明,处置了李邑。”
“不过季常大哥的老婆可是河东狮子,就不知道他还敢不敢来。”
巢谷贼笑道:“你说我写一封信去刺激他一下,就说当年故旧没死,先投夏做了枢密副使,又屈节做了大宋河西节度。”
“如今富贵有余,想起当年金兰之义,请他过来共享荣华。他会不会提剑来取我项上人头?”
苏油笑道:“那他指定星夜兼程!不过你可得小心,季常大哥也不好惹。”
巢谷笑道:“怕他不来!好歹哥哥我忝掌过夏国知机密事,只要他出得陕西,便入我彀中也!”
苏油点头:“嗯,光这样不好玩,最好在他出发之后,我们将他妻儿也赚过来,安顿好。”
“等他最嚣张跋扈的时候,咱们放出河东狮子,吓不死他!”
巢谷捧腹大笑:“妙极!”
苏元贞看着两个鬼祟商议细节的不良中年:“巢大哥,当年你不是这样的……”
巢谷大手一摆,不以为意:“嗨!无咎你不知道,巢大哥要还如当年那样,可活不到今天!”
廢柴逆襲計劃星際
朝陽 三搖
……
霸寵甜甜圈:夜少,別亂撩
十月,戊子,吏部尚书曾孝宽言孟轲未加爵命,请封孟轲为邹国公。
孟子加爵命,是“民本”思想,在大宋获得了普遍承认的标志。
诏从之。
庚子,尚书省成。帝幸尚书省,召六曹长贰以下,询以职事,因诫敕焉。
十一月,宁夏三路开始准备年报。
去年奏报的十件大事儿,除了道路,基本完成,宁夏三路官员培训分配已然结束,宁夏二十六州的行政架构建设完毕。
願以吾心望明月
赖陛下以宽和为政,三路欣欣向荣,共颂皇恩。
三路人口再次增扩,如今已然完成户籍统计,共计编户一百二十万户,四百三十万人。另有河西五州流动人口十三万人,安置阻卜、白鞑两部二十多万人。
现在三路总人口,逼近五百万,已经与陕西数路相当。
三路今年没有灾荒,解决了灌溉问题后,粮食、瓜果、牧草、棉花、油菜,再次丰收。
三路在甘州、摊粮城、夏州、五原、九原,设立常平仓,收储官田粮食。
为了防止谷贱伤农,还以七十文一斗从民间收购。
经过两个月的紧张收进,三路目前已经收储了足供两年的粮食,请朝廷制置各地常平仓使管理。
三路产铁两千五百万斤,煤六千万斤,铜三百万斤,银六十万斤,金三万两。
删丹马场,开始向渭州狼渡马场转场牲畜,其中马十万匹,牛三十万头,骡四万匹,骆驼三千匹。
三路今年供应内地棉布五万匹,毛呢十万匹。
沙州海关,兰州榷场,计得税四百万贯。
支出方面,前期规划的几条道路,已经改造大半,其中沥青得到大量应用,最重要的沙兰线,已然贯通。
银丰监到兰州的铁路已然修建完毕。
沙、甘、肃、凉、兰五州,张掖、武威、五原、九原四城,贺兰堡、乌喇海城、黑山堡,应理关,已然修建完毕。
愛情花落又花開
文化方面,各州州学、小学,均已修建完毕,配备教师,共计招募学生五万人。
除敦煌文献,张掖、武威故城遗址,又发现了秦、汉两朝简书。
敕建大双塔寺,已然修竣,红衣大和尚召集僧众四百人,正在翻译敦煌蕃书。
河西儒家纷纷出世,臣请于三路试明年科举,允许举人赴京参加礼部试。
最后,如今三路人心已经凝聚,臣请效大宋内地,开驰宵禁,正月里举办花灯、庙会、夜市,让三路百姓,和大宋内地百姓一样,感受到新年的愉悦!
奏报送达,再次惊掉一地眼球,点石成金苏明润,果然名不虚传!
宁夏三路,啥时候成金窝窝了?要是这样的话,为何李元昊的时候,夏国人民这么苦逼?!
蔡确上奏,请求派遣使臣,前去三路,学习蜀国公的先进经验。
此议被赵顼驳回,这样是对三路官员的极大不信任,需要问什么,中书下旨,令尚书省转给三路都转运司,上奏以闻便是。
同时令户部左曹、内藏库,上三路纳进金银白玉等项以闻。
令陕西四路,上纳进三路牛羊马数以闻。
最后数目呈递上来,朝中大哗!
蜀国公竟然还为皇帝打了遮掩——平夏战争中,赵顼花掉的六百万贯,已经被苏油偷偷给填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