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1n5b都市异能 巫女的時空旅行 起點-第一千零六十章 紫氣東來八展示-ihgey

巫女的時空旅行
小說推薦巫女的時空旅行
贾琏是个很好的交好对象,他虽然出身富贵人家,但没有妻子王熙凤那样势利眼。他虽然也不将穷人放在眼里,但若那穷人有本事有能力,贾琏也会折节下交。贾琏虽然没有多大的见识,但小聪明却有。
现在他便觉得“冯渊”是个有本事的人,舍得下脸皮与“冯渊”称兄道弟。
苏青霓对贾琏还是比较喜欢的,这人,真的很适合做朋友。
贾琏没有想到“冯渊”一点儿也没有读书人的清高和迂腐,也是个很会玩儿的主儿,高兴坏了,在扬州这段时间里,每天跟“冯渊”混在一起,跟着“冯渊”到处玩,连花船青楼都很少去了。
林如海起先还怕贾琏带坏了“冯渊”,结果看到贾琏竟然成了“冯渊”的跟班,林如海心中感叹“冯渊”不愧是义忠亲王的儿子,这御下的本领实在高明。
就在苏青霓带着贾琏到处玩耍,使得贾琏将其当成了最好最好的兄弟,都可以为他肝脑涂地中,林如海的婚礼到来了。
苏青霓送给林如海的贺礼也是玉佩,一对的。上面也刻着符箓,能够滋养林如海夫妻的身体,让他们能够早生贵子,多生几个孩子。
林如海一摸到玉佩就知道玉佩的不凡。林妹妹将自己那块玉佩给林如海看过,当然林如海就感知到了玉佩的不同一般,便是千金也买不到的好东西。
原以为这样的玉佩只有那唯一一块,没有想到还有。
“冯渊”是将义忠亲王内库的好东西都搬空了吧?难怪京城中的那位义忠郡王为了捞钱将手都伸到江南来了,实在是囊中羞涩,不得不想办法赚钱养家啊!
苏青霓在林如海婚礼过后就告辞了,正好贾琏也要回京城了,两个人便一路走。
有贾家的船在,苏青霓能够省掉好多麻烦。
船上的生活无聊,苏青霓便将麻将、军旗、跳棋、纸牌等消遣玩意儿弄了出来,贾琏因此迷上了斗地主,天天拉着苏青霓和宝柱两人玩。
贾琏如今将苏青霓当成了亲兄弟,差点儿就要斩鸡头拜把子了。
苏青霓微微笑:“等到京城后,我抽空上门拜会伯父和嫂夫人。”
贾琏笑道:“还抽空做什么?直接跟我去荣国府,就住在府中。”
苏青霓摆手:“还是别了,兄弟我喜好自由,不喜欢高门大户的规矩,住进荣国府,只怕出门不方便。”
贾琏想到府里下人们都生了一双富贵眼,知道“冯渊”只是普通乡绅出身后,肯定会怠慢他这位好朋友。因此也就歇下了邀请苏青霓住进荣国府的想法。
“那冯贤弟在京城可有落脚之处?”
苏青霓摇摇头:“去了再找,先住两天客栈。”
“这样,为兄在小花枝巷有一处房子,可借给贤弟暂住。”贾琏道。
小花枝巷?那不是贾琏安置尤二姐的地方吗?
原来他早就背着王熙凤置办私产了啊。
錯過的青春時光
“那就多谢琏二哥了。”苏青霓笑着接受了贾琏的好意。
到了京城,贾琏便派了自己最心腹的小厮带着苏青霓和宝柱去小花枝巷。
小花枝巷的房子是一套二进的房子,不过没有下人打扫,屋子有些脏。
苏青霓打发走了贾琏的小厮,自己去找了中人,雇佣了附近的一家人来打扫屋子,便住了下来。
贾琏回京后非常忙碌——要应付荣国府里的那些老少娘们——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有来找苏青霓,苏青霓优哉游哉地逛着京城,到处游玩,就如同大多数来京城游玩的人一样。
不过晚上的时候,苏青霓会在宝柱睡下之后出外夜游。
夜游都是有目的地的。
第一天,苏青霓去了义忠郡王府,见到了原身那个同父异母的哥哥。
这是一个有野心的人,但野心与能力不匹配,难怪在原著中翻不出一点儿浪花。
第二天,苏青霓去了宁国府,见到秦可卿。
与苏青霓想的不同,秦可卿与贾珍偷青并非是被逼的,而是自愿的。
贾蓉如今才多少岁?还只是个十四岁的毛孩子,又怎么及得上三十多岁一点儿,富有男性魅力的贾珍?
秦可卿比贾蓉大了五岁,已经是成熟的女人了,对男女之事是渴望而喜欢的,贾蓉太过青涩满足不了秦可卿,秦可卿自然是要找能够满足她的人。
時空穿越局 寫鬼手
苏青霓想想原身以往只爱男色不喜女色的作风,忍不住为义忠亲王摇头惋惜。老子英雄儿孬蛋,可怜义忠亲王那样一个能力出众受人爱戴的人,留下的三个血脉一个比一个差劲。
十萬億重煉體的神魔 黎明王座
第三天,苏青霓去了皇宫,见了见他的便宜祖父。
这老圣人的身体有所亏空,全靠好药疗养着。若是他能够放下权力放下算计好好将养着,说不得还能够再活十年。但这人为了跟儿子抢权力,每天算计这算计那的,这寿命能有五年就不错了。
第四天,还是去皇宫。苏青霓暗中观察他的便宜叔叔,当今皇帝。
这个皇帝心思深沉,否则也不会成功坐上皇位。他的上位史跟雍正帝相像,但他却比不得雍正有能力且勤勉。
雍正帝能够写下“俯仰无愧天地,褒贬自有春秋”的话,且努力做到了,但这一位却不敢写也做不到。
这一位的眼界和格局与雍正帝相比是差远了。
雍正帝斗贪官斗乡绅,以百姓利益为先;而这一位的眼中没有百姓,眼光全都放在了后宫之中,想通过后宫的女人们来算计她们的家族。
相公們,饒命啊!
愛你逆流成河
这做法简直了……
看到这样的皇帝,苏青霓觉得自己可以拼上一拼了。
第五天第六天之后的每一天,苏青霓去见了名单上的那些人。苏青霓没有露面,而是暗中观察那些人。
近二十过去了,谁知道那些人有没有背叛原来的主子,另外转投了主子呢。
就算他们另外转投主子,苏青霓也不会怪这些人,毕竟二十年可不是短时间。
能够坚持二十年而不改变的人,那才是真正的忠仆。
苏青霓便是想要找出这真正忠心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