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mqe爱不释手的小說 原始文明成長記-第926章 怪獸出籠相伴-d4pym

原始文明成長記
小說推薦原始文明成長記
咣当一声,两根铁轨被重重的摔在地上,激起一阵烟尘,才走了几百米的工人已经累的瘫倒在地上,都忍不住喘起了粗气。
好在紧跟其后的管教连忙走了过来,吩咐负责后勤的人给他们送来了绿豆汤,供他们补充体力。
然后管教才对他们说道,“如果大家觉得太重,那咱们就一次搬一根过来,不过先告诉你们,今天就咱们三个屯负责搬运铁轨,一共要搬两百根,天黑之前搬完,大家心里做好准备,明天就开始各屯轮换。”
众人一听,这才松了一口气,他们刚才是真的担心让他们就这样挑上一天,那样还不真的要累死?
另一边搬运枕木的也不轻松,虽然来回都有马车来拉,但是枕木的重量也不轻啊,实心的木方,一根一米二长,就这一根就有几十斤重,还要搬上搬下,同时他们还要负责用铁丝给枕木的两头捆扎,五十个人负责这个工作,一公里就是将近两千根,同样也不轻松。
如果说挑钢轨和搬枕木都是苦力活儿的话,那负责固定钢轨的就是体力活加技术活儿了。
另外两个屯的工人,一共十个什,每个什又挑出了一个什长和一个伍长,共二十个人正在跟着林飞派来的工匠学习固定铁路的方法,然后等这二十个人学会了,再让他们各自带四个人,这样方便快速学习。
“大家看好了,路基上面放的这一排黑木头,就叫做枕木,你们在干活之前,先用这长头铁锤量一下枕木之间的距离,如果没到位,再用铁锤从两边轻敲一下,直到间距正好和铁锤的锤头长度一样就行。
“然后再拿这个黑色的胶垫,这东西是用麻团和沥青,还有橡胶混合压制的,把这东西放在枕木安放铁轨的地方,然后再往胶垫上面放一块这个钢板座,把它俩对齐。”
负责教授他们技术的工匠,将一片一厘米厚的锻造钢板放在了胶垫上面,胶垫主要是起到缓震还有增加摩擦力的作用,省的钢轨在枕木上左右晃动。
而那块锻造的钢板轨道座上,正中间正好有个卡槽,可以将铁轨的底面卡在卡槽里,避免铁轨的晃动,卡槽两边多出来的钢板上,每侧还有三个孔,是用来砸入道钉用的。
几个工匠先教他们把枕木定好位置,然后又在上面摆上一张胶垫和钢板轨座,接着指挥众人合力将一根铁轨抬到了枕木上,这才继续教授他们下面的环节。
“都仔细看好,把钢轨放好位置之后,就用这个道钉插到这个板座的孔里,带钉帽的这一边压在钢轨的底座上,然后用锤子砸进去,一边砸上两个,把钢轨从两边卡住,然后底座的外面这个孔再砸一根钉子,把这块钢板也钉在枕木上,大家先看我做一遍。”
那工匠说着话,就招呼工人先把圈拉大一点,向后退出两步,给自己留出空间,然后先检查枕木距离,再进行微调之后,将道钉立在钢板上的预留孔中,然后抡起大锤几下就将一根手指粗的道钉砸入了枕木中。
道钉一般都是平头的,没有尖锐,所以砸进去的时候就会把木材的纤维一起砸断,砸进去,这样就不会把枕木砸的裂开,如果用尖头钉子的话,是肯定会把枕木砸劈开的。
工匠一边演示,一边介绍砸钉子的技巧。
道钉虽然很大,但也有钉子帽,也就是钉子尾端凸起的那个扁平状物体,不过和寻常钉子不同的是,铁路道钉只有一面的钉帽是向外凸起的,目的就是专门为了用它按住铁轨的边缘。
想用这样的钉子把轨道卡住,钉的时候就要稍微向里斜上一点,这样两边的钉子就能将轨道咬的更紧,等到一根枕木上的十二根道钉全部钉好之后,工匠再次拿出几个曲别针形状的弯形弹簧扣出来,然后对众人再次说道。
“大家看好,等道钉钉好之后,再用这个卡子,往每个钢轨与枕木的连接处卡上一个,直接用垂直于钢轨的角度卡在上面,然后用锤子砸死,这一根枕木上的活儿就算完成了。
这每一节钢轨,就有一百八十多个枕木要钉,现在你们来按照我说的办法亲自操作一下,有不会的就可以再问。
记住了,你们这些人是必须学会的,因为你们要去负责教同一个什伍的人学习这个技术,如果学不会,下场你们自己应该知道吧?”
等工匠教完这二十个伍长和什长之后,便让他们立刻动起手来,两人一组,同时从一根枕木的两头下手,这样施工的时候,速度就会比较快。
他们从工厂内延伸出来的部分,和他们刚铺的那个接头位置开始施工。
二十人一字排开,都开始矫正枕木的间距,然后就开始钉入道钉,再用弹簧扣将轨道彻底卡住。
几个工匠站在旁边来回巡视,发现谁钉的不好,或者顺序弄错,就会亲自在一旁现场指导,一直到他们钉好了第一节百米长的铁轨时,这群人也把基础的工序和操作技巧都搞明白了。
然后这些什长和伍长又各自回到了自己的队伍中,开始给自己的队员讲解这个轨道安装的流程,以及技巧和注意事项,就这样,这两个屯共一百人的安装小队,就开始缓慢的安装起来。
等众人安装好五百米的钢轨时,这一百人的安装工就基本把步骤和流程,以及注意事项都摸清楚了,大家安装轨道的速度也开始快了起来,只要枕木和铁轨到位,他们一百个人只需要十分钟左右,便可将一节百米长的铁轨安装完毕。
就这样一直到了下午,整个铺装铁路的六个屯,已经把铁路从机车厂这里向外铺出去了1.6公里的距离,也就是这个时候,负责整个项目的林飞做出了让铺路队暂时停工的决定,他接到下面几个工匠的报告之后,和首领商量了一下,最终决定同意工匠们的提意,现在就把火车开出去,拉上需要的各种材料,边铺边往前走。
现在都已经铺出去1.6公里了,要是还按照原来的方法,五十个人一次搬一根铁轨徒步走过去,先不说累不累的问题,光是来回走路就浪费不少时间啊,效率实在太低了。
罗冲向林飞询问了奋进型样车的情况,以及火车车厢是否能够担任这个任务,得到的答案是肯定的。
奋进型的样车一个星期前就弄好了,甚至都刷好了黑红两色的油漆,至于运载铁轨的车厢,这个倒是没有现成的。
按照车厢宽度是轨距的2到2.5倍来算,那么这条轨距只有75厘米的铁路,上面使用的车厢宽度就是一米五到一米八左右的宽度,为了节约成本,以及提高车体的稳定性,罗冲将车宽定在了一米六宽,这个宽度如果用来客运的话,并排堪堪可以放下三个座位。
再按照车厢长度是宽度的七到八倍来算,那么一米六宽的车厢,长度就是11.2米到12.8米之间,罗冲直接凑了个整,将车厢长度定成了十二米。
因此之前机车厂生产制造的客货车厢,就全是按照一米六宽,十二米长一节制作的,只不过用来拉货的车厢四面都有车厢壁,限制了承载物的长度,运那些零散的枕木可以,但是运一百米长的钢轨显然是不可能的。
想要运输钢轨,最少也需要八节车厢才行,而且还得是平板车,这样才能让钢轨贯穿八节车厢,放在平板上面。
这样的平板车厢,机车厂里现在是没有的,不过好在他们生产了许多货运车厢的半成品,也就是只有前后两个轮架,然后轮架上装上了车厢底板的大梁,但是没有车厢底板,更没有立起来的车厢壁,站在大梁上面都可以看到下面轨道的那种。
换个说法,就是刚给车厢铺好的龙骨和肋骨,还没包上肉和皮。
这样的车厢自然是无法用来装矿石或者运人的,甚至连枕木都装不了,但是却不妨碍装载钢轨,反正那东西长,从一号车厢一直伸到八号车厢了,就算下面全是窟窿,它也漏不下去。
说干就干,林飞和罗冲还有几个火车项目的研究员商讨了一下,最后制定了计划,把奋进型的样车开出去,后面挂上八节半成品的车厢桁架,用来露天运载钢轨,然后再挂上八节完全体的货运车厢,装满八个车皮的枕木,最后再挂上四节客货两用车厢,用来运载道钉、轨座、胶垫这些配件,还有锤子、铲子、镐头等工具,以及负责铺路的人员。
林飞和一众研究所的工匠和研究员们都兴奋极了,他们生产的火车终于要开出去了,虽然今天注定跑不出十公里,毕竟只是出去负责拉钢轨而已,但最起码终于能看到这个小家伙出去了,众人还是很兴奋的。
奋进型样车第一次发车,林飞自告奋勇非要当第一任司机,他绕着车头指挥着工匠们到处检查,该加机油的地方加机油,该加煤水的地方加煤水,他又亲自检查了各项操纵系统,然后就开始点起了锅炉。
奋进型的火车头很小,毕竟只有半个人高,驾驶位也不大,所以这个车型并没有什么司机副司机和司炉的配置,只有一个驾驶员,和副驾驶员,一般只需一个人,就可以完成控制火车,还有加煤和添水的工作,放一个副驾驶,纯粹是为了防止发生意外用的。
林飞没有找什么副驾驶,他一个人就干了司炉和司机两个人的活儿,虽然弄得满手都是黑灰,但却忙的乐此不疲,没一会儿,锅炉水箱里的水就沸腾了起来,产生大量的蒸汽,然后再被许许多多的烟管和废气管进行二次加热,使之变成过热蒸汽,最后一松阀门,汹涌的冲向了车头两侧的气缸之中。
轰——
蒸汽涌入气缸,推动活塞,带动连杆,推拉着三对主动轮猛地向前转了半圈,整个火车头突然一震,向前蹿了半米出去。
四周围观的众人都兴奋不已,这个‘大家伙’真的动起来了。
呜————
林飞突然拉响了汽笛,火车头顿时发出一阵尖啸,他站在驾驶位上大声喝道,“都闪开,火车要出站啦。”
他高兴的像个玩弄着大玩具的孩子一样,收了汽笛,又开启了送气的阀门,蒸汽再次涌入气缸内,火车也开始缓缓的前进了起来。
呼——呼——呼——呼——
一股一股的白气从车轮两边喷薄而出,奋进型的样车自出生以来,终于驶出了那个制造它的车间。
车间外,本来被集合在这里准备搬运枕木和钢轨的四个屯奴隶们,他们突然一脸懵逼的看向了车间方向,刚才那几个管教和工头告诉他们在这里等着之后,就一起去了那个车间里,随后没多久就从里面传来了很多人闹哄哄的声音,好像里面的人都很兴奋一样,然后又突然传来一声不似人声的尖啸,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在响,反正声音很大就是了,随后又又源源不断的烟气从那个车间门口喷出来,不知道的还以为里面是不是着火了。
奴隶们很懵逼,他们知道这个城池是汉部落炼铁的基地,也知道先前那个轧钢厂的车间里存放了很多的钢轨,但是眼前这个车间里面是干什么的,他们却不知道,只知道他们要修的铁路,就是从这个大车间里的地面上延伸出来的。
所以说,这里面应该装的就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吧,否则为何专门花那么多人力物力修一条铁路通到这个大屋子里?
正当他们疑惑不解的时候,只见又是一声刺耳的尖啸之后,一群工匠和管教们突然从那个车间里跑了出来,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深邃的车间门口,好似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