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y46l火熱都市小说 前方高能 txt-第945章 打聽鑒賞-4xw3a

前方高能
小說推薦前方高能
“随便。”宋青小的目的并不在这些衣服上,换上了云锦宝衣坊购买的宝衣后,虽说还没有经历过真正的实战,但出于对苏五的‘信任’,她对于普通的衣裙的需求直线下降。
这会儿对试炼的线索显然更上心,见这大汉没有好好的讲起任务线索,反倒问起衣服,不由随意应付了他一句,接着催促道:
“然后呢?”
大汉的脸上露出一副震惊又不敢置信之色,显然被她这句回答惊到了,竟没有理睬她后面的问话,又提起手中的衣服结结巴巴的问了一句:
“你,你确定吗?”
武神劫 難忘今宵
“……”宋青小有些无语,不知道在进入试炼之前,小师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导致她这会儿话一说出口,这大汉竟露出这样的神色。
“确定。”她眼皮跳了跳,那大汉脸上露出踌躇之色,举着衣服的动作僵了片刻,偷偷看了她一眼,小声的自言自语着:
“昨晚去坟场练胆的是我不是小师妹,照理来说中邪也不应该啊?”
他皱了皱眉头:
“莫非沈家邪性这么大?光是听到名字,就已经先让小师妹中招了?”
“别说疯话了!”他的自言自语落进宋青小耳中,令她嘴角一抽,不由喝斥了一句。
这话一说出口,那大汉松了一大口气,嘴角一咧:“还是这么凶。”
“多拿几件吧。”他被骂了也不生气,反倒又伸手一抓,从箱子里头抓了一大堆衣服出来。
这些衣裙看得出来已经上了年头,但洗得很干净,整齐的折叠着装在箱子底处。
从屋中乱扔的纸团看来,住在这里的少女也并不像是会打理这些琐碎事情的人。
看男人熟悉折叠的衣物的动作,照顾人的事可能没少做。
能在修炼之余却愿意花费时间来干这些事,看样子眼前这个男人是可信的。
“头绳也给你拿点。”大汉并不知道这一瞬间的功夫,宋青小内心对他已经有了个大概的评估。
他说完这话之后,又从挪摆在床上的竹筐里抓了一把各色的绳索放到了高高叠起的衣服上头。
“对了,说到沈庄。”做完这一切后,他才像是想起了先前宋青小的催促,接着往下说:
“这沈庄当年也是很有名的了。”
他麻利的将一大堆衣服打包,动作异常娴熟:
“当年的沈庄以养蚕名闻全国,哪怕是在后金政府已经支撑不下去的时候,沈庄的经济都是很厉害的,当时还出了个全国有名的富家大户呢。”
也正因为这一点,所以哪怕后金时期,国内民不聊生,四地灾民揭竿起义,各地军阀割据,但沈庄受到的影响却是不大的。
“沈庄的水土格外适合种桑养蚕,当地的桑叶长得很好,养出的蚕吐丝多,结的茧很大,织成的丝绸是皇室每年都指名要的贡品。”
提到沈庄,大汉说起了当年的过往:
“但因为后来一支后金政府军队失败,退守沈庄,据说为首的头领不知怎么的,好像是受了刺激疯了。”
他麻利的拿了张粗布将所有的东西装入其中,很快打包出一个奇大无比的包裹:
“他一夜之间下令屠城,导致血河成河,堆积的尸骨成山,死死将城门堵住。”
城外的人进不去,而城内的人也受尸体堵门出不来,最后整军将士全都困死在城内。
逆天萌寶:爹地,媽咪又逃了
“死了这么多人,怨气自然十分深重,此后的十几年时间中,都没人敢靠近半分。”
他飞快的将包裹一甩,搭在肩头掂了掂重量,露出几分满意之色:
“但说来也奇怪,那边怨气如此之重,据说阴气重的猫儿啊、蛇虫鼠蚁的都不敢靠近半分,可偏偏桑叶却长得很好。”
大汉又转头去看四周,深怕落下了什么东西:
“十几年后,附近的人想起当年沈庄的传奇,壮着胆子去采摘桑叶,摘来的桑叶喂蚕特别好。”
虽说沈庄当年被屠之后令人畏惧,传言里面死去的人因为死得太过凄凉变成了可怕的厉鬼。
“可是这个战乱的年头之下,什么样的鬼都比不上穷可怕,因此渐渐的又有很多人去沈庄摘桑叶。”
令人十分吃惊的,是那里的桑叶长得非常好,不受季节限制,且以这样桑叶喂出来的蚕结出的茧非常漂亮,纺出的丝也比其他地方更好些。
利益动人心。
时间久了,大家便逐渐忘了沈庄的可怖之处,去过的人多了,沈庄附近也有了些人气。
“七十多年前,附近几个村落的人组织了一大队人马,去收拾了沈庄内的尸体,清理了城池之后,再度搬了进去。”
在之后的时间里,并没有再出现什么怪异的事。
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住进去的人采桑养蚕,也逐渐发了财,引起了附近的人眼馋。
在财帛的引诱下,又看最先住进去的人相继发达,不少当年逃亡而出的一些人陆续搬了回去。
七十年相安无事。
甚至随着丝绸业的发达,沈庄又恢复了几分当年的繁荣景象,眼见大家日子要越过越红火的时候,突然这个时候沈庄出了事。
大汉说到这里,特意停了下来,有意卖了个关子。
“出了什么事?”宋青小其实心中已经有数了,但看大汉一脸期待自己发问的样子,便也就顺着他的表情问出了声。
“沈庄闹起了鬼!”他的神色像是在吓唬小孩子。
“哦。”宋青小应了一声,脑海里却已经活动了开来。
照大汉所说,沈庄经历过这样的变故之后,里面死灵之气极重之下,本身就会蕴养出凶悍的鬼物,有阴魂、厉鬼出现,应该并不稀奇。
可奇就奇怪在,为什么在七十年前,这些最先搬进去的人没有被阴魂所害,反倒和平共处了这么些年,直到七十多年后,又重新出现有鬼的传闻?
“小师妹,你怎么这样?”
大汉见她表现,有些不大开心:
“平时师傅罚你去坟地练胆,都吓得瑟瑟发抖的人,这会儿听到有鬼,就这反应?”他冥思苦想了一阵,突然作恍然大悟状:
“你该不会以为我骗你吧?”
他‘嗖’的一下站直了身:
“吴婶说了,沈庄是真的闹鬼,闹的还挺凶的!城中好多人都发现了,所以四处找高人呢!”
这边师徒几人只是附近荒山野岭之上一个无名破道观中的道士,并不是什么出名之人。
無限契約,老公索歡不愛
山上的师徒四人中,除了原本的‘小师妹’外,另外两个弟子也算是踏进了修行的大门。
只是早些年的时候,仍需要吃喝拉撒等。
这吴婶当年嫁到了山脚附近的一个村落中,平时闲来无事会随她丈夫一起送些瓜果蔬菜的上山,因此与师徒几人结识。
她其实也不知道山上道观中的几师徒有没有真实的本事,只是最近上山来的时候,老道看到了她印堂间的黑气,觉得不对劲儿,问起了她原因,她才说起了娘家发生的事。
直到老道主动提及,她才惊觉这老头儿有几分本事,当即将事情和盘托出,并告知老道,说是沈庄里的镇长已经发出告令。
凡是前往沈庄的和尚、道士,不论有没有真的帮他们解决麻烦,一律都会出一份金酬谢,包来去的车马、吃住费用等。
而若是能替他们将事情解决,那么由镇长带头,再集结镇中的几位富豪大乡绅,额外会再凑一份重金,用以答谢帮助了他们的人。
沈庄富得流油,许多人靠着养蚕,家里有的是钱,不怕花钱办事。
“师傅倒是不在意金钱等物,但是他算出了……”
大汉说到这里,下意识的住声。
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及时的将到嘴边的话吞了回去,又转而变成:
天生痞胎
“你是个女孩子,道观中又只有你一个女性,师傅有时不方便带孩子,吴婶帮了不少忙呢。”
甚至前几年她开始发育,也是师傅拜托了吴婶来陪她住了几天,教会了她很多常识。
“所以吴婶提出请师傅帮忙,师傅也不好拒绝。”
大汉说到这里,小心翼翼的看了宋青小一眼,见她好像并没有注意到自己先前说漏嘴的那句话后,不由自主的松了口气。
“只是这一趟行程凶险无比,师傅几日前焚香沐浴,卜过卦象之后,说这次前去,吉凶难知。”
他的心情一下像是显得有些忧郁,抱着那硕大的包裹,像是呆愣了片刻。
棉花糖魔王殿下
不过一会儿功夫,他又恢复了先前大大咧咧的样子:
“师傅说了,这一趟有个生死劫,若是能顺利渡过,那么你们自然是安然无恙;若是渡不过去……”
他说到这里,声音一下顿住,但话中的含义却已经不言而喻。
宋青小则是并没有将‘渡不过去’放在心里,在她心中,这一次的任务事关她的生死,无论如何,绝对不可能渡不过去的。
她倒是注意到了大汉话中的一个词汇:
“你们?”
若是按照老道所说,生死劫顺利渡过,大家自然是安然无恙,为何他会说成你们?
“口误!口误!”大汉忙不迭的打了下自己的嘴,末了又傻笑了两声:
“嘿嘿。”
宋青小还想再追问,却已经察觉有一道气息正往这边赶来。
片刻功夫,一个年约五十来岁的男人出现在敞开的房门之外。
他穿着打扮与大汉相似,只是身材要更消瘦些。
留了寸发,腰背挺得笔直,看起来神色严肃无比。
“还没有收拾好吗?”他双手倒背在身后,喝问了一声。
“好了好了。”
先前还在跟宋青小聊天的大汉一下跳了起来,举了举手中已经收拾好的包袱:
“小师妹的东西都在这里,时辰一到,我们就可以出发了。”
老者见到已经收拾过的屋子,先是神情一缓,但看到大汉手中提着的包裹时,又紧紧皱了下眉:
“出门办事,又不是去游山玩水,带这么多东西干什么?”
不等宋青小说话,那大汉便忙开口解释:
“我替小师妹背。”他的脸上露出哀求之色:
“师傅,小师妹第一次出这样的远门,她年纪小,想要多带几套衣服换洗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老者的眼中露出不赞同之色,像是想要出言责备。
但不知为何,在大汉目光央求之下,他却嘴唇动了动,最终并没有出声,只是狠狠的瞪了宋青小一眼,接着双手一背:
“还不快点!收拾完了,就在大殿集合,我们要跟祖师爷上香,保佑我们这一趟出行顺利。”
他说完,率先转身离去。
大汉松了口气,看了宋青小一眼,示意她也赶紧跟上去。
“师傅,我们这一趟沈庄之行,要去几天啊?”大汉背着一个巨大的包裹,脚步轻盈的跟在老者的身后,不住发问:
“要不要替小师妹带些吃的?”
“不用!”老者倒背着双手,从简陋的窄道之中穿行,头也不回:
“吴婶在山下已经租了牛车,会带我们前往沈庄。有她在,会替青小准备吃的,不要你来操心。”
“哦。”大汉乖乖应了一句。
“至于去几天……”老者也说不准,沉吟了片刻:
“还要看事情进展顺不顺利。”末了,他叹了一声:
“希望祖师保佑,可以安抚冤魂。”
说到这里,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突然问了一句:
“前些日子,我让你寄的信,你寄出去了吗?”
“寄了。”大汉点了点头,“只是师傅,那信既没有收件地址,也没有收件人,您寄给谁,他能收到吗?”
“到时你自然就知道了。”
老者抛下一句神秘兮兮的话,不再回答大汉的问题。
师徒二人说话的功夫间,几人已经进入一间大堂之内。
大堂之中供奉着数尊神像,神像上的漆已经斑驳,但不知是不是常年受香火供奉,宋青小发现这里的神像竟然已经生出几分灵息。
堂前跪坐着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看样子比大汉年纪还要大几分,在三人过来之前嘴中念念有词,听到脚步声后,他站了起来,恭敬的向老者行礼:
“师傅。”
他招呼了老者一句,接着又看到了他身后的大汉,神情复杂的唤了一声:
“大师兄,”接着又以一种十分古怪的表情看了看宋青小,招呼她道:
“小师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