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b8l好看的都市言情 從契約精靈開始討論-第595章 你告訴我這是醫療精靈?!(二合一)-h6g0u

從契約精靈開始
小說推薦從契約精靈開始
宽大的病房内,浴火青鸾恹恹地躺着,一只君主级的圣耀灵站在一旁,伸出双手,持续不断地施展圣愈术。
精灵医生将一枚枚瓷片贴在浴火青鸾身上,操纵设备检测着。
半响,他叹息。
“青鸾的状态虽然不如一些君主精灵差,但冠位毕竟是冠位,这么点圣愈术就是杯水车薪,哪怕持续施展十天十夜,估计,也只能让浴火青鸾的伤势,恢复一丝丝。”
“若是以宝物养伤,最次,也得顶级珍材才能起些许效用,五阶以上的宝物,才能有比较明显的效果,即便如此,也需要大量时间,想要将青鸾治愈,难啊……”
精灵医生将冠位浴火青鸾的情况,一一记录下来。
准备回去跟其他医生讨论,这种情况该辅以什么宝物治疗最好。
臉盲獄主修真記 thaty
这时,
一抹灰芒射出,整一间宽大病房顿时褪去色彩,只剩下灰与黑,空间与外界隔绝起来。
不远处,一团阴影扑出,化作戴着面罩,手持短剑的幽影武者,它一步跨越二三十米,剑刃上萦绕着让人心悸的黑光,猛地朝浴火青鸾刺去。
“不好,阻止它!”
精灵医生反应很快。
这只圣耀灵能安排给冠位治疗,实力也不差,有领域君主一级,它“呜”地一声,身躯上一道道金色纹路亮起,迸发出耀眼的金光,双手一合,金光如球体一样膨胀,将一切污秽净化,让隐藏在黑暗中的宵小无所遁形。
幽影武者无法踏影而行,速度立刻慢下来,它一个扭身,手腕发力,短剑嗖地一下飞出,黑芒欲要吞噬一切。
哪怕这速度受到削弱,也是迅疾得难以想象。
圣耀灵只觉得危机笼罩,金发都一下子炸飞而起,如一条条金色长蛇卷向黑色短剑,却不够快,短剑瞬息就从金色大网中穿过。
它慌乱起来,合拢的双掌仓促往前推去,一道极光束轰出。
黑芒撕裂金光,余势不减地插入,圣耀灵倒飞而出,撞在一侧墙壁上,插着短剑的位置一圈圈黑芒蔓延,圣耀灵气息迅速衰落,挣扎愈发无力。
被黑剑切开的金光,也轰击在对面墙壁上。
精灵医生期盼着,可已经褪色的黑色墙壁却变得坚不可摧,金光没能使其颤动一丝一毫。
医生眼中的希望又黯淡下去。
他尝试着召唤、呼唤精灵,契约联系却变得无比模糊,像是走入偏僻深山没有信号,然而明明他还有契约的精灵,就在这医院当中!
解决掉碍事的家伙,幽影武者抓紧时间,朝目标精灵杀去。
病床上,
浴火青鸾并未昏迷,只是意识有些浑噩,却也意识到有敌人。
一柄黑剑刺来,带着足以威胁此时的它的力量。
它挣扎,忍着剧痛聚起体内残余的一丝丝力量,一朵青色火焰飞出,看似微弱,却一瞬吞没黑芒,吞没短剑。
幽影武者立刻将固化武器扔出,青色火焰依然沿着无形的联系,在幽影武者身上燃烧起来,越烧越旺,只一会儿青色火焰中就只剩虚无。
还在尝试召唤的精灵医生,长舒口气。
稍稍支起身体的青鸾,无力垂落,它低鸣着,感觉不对。
“你说,幽影武者没有死?”
精灵医生的心脏又扑通扑通剧烈跳动起来。
一道黑影从不远处飞出,幽影武者毫发无损,死掉的,仅仅是它用来试探的分身。
它望着已经无力挣扎,近乎昏迷的浴火青鸾,没有临近,只是隔着二三十米远,一剑射出。
黑芒洞穿空间。
浴火青鸾猛地抬头,吐出一道青色火舌,将黑剑燃毁,却失去余力消散在空气中。
青鸾头颅无力垂落,这次,彻底昏迷过去。
幽影武者依然没有靠近,伸手一握,一道道纹路蔓延,又是一柄短剑浮现而出,黑光萦绕,它掌心迸发能量,黑剑飞射而出。
噗嗤——
黑剑没入数寸,一圈圈黑暗法则之力扩散。
扩散速度不快,远不像旁边,被一剑重创的圣耀灵那么伤。
但终究,
浴火青鸾已经昏迷,体内本源之力几乎耗尽,无力抵御外来法则之力的侵蚀。
它的生命之火愈发虚弱。
幽影武者战靴踩在灰色地面上,一步步走近。
短剑尖端的黑芒愈发浓郁,灰黑色的房间内,黑烟四散。
房门位置,
忽然泛起阵阵涟漪,下一刻,一道身影从涟漪中走出。
它约莫一米五六高,穿着一身白色连衣裙,戴着一半脸面具,遮住眼睛和鼻梁。
它一步跨出,白色衣裙上出现道道黑色条纹。
它迈出第二步,半个身躯穿过禁制,一身衣裙已经黑白相间。
它迈出第三步,落到病房内,白色衣裙变成夜空一样的黑,一轮弯月在背后出现。
月轮·有缺!
离青鸾只剩几寸距离的黑色剑尖,再也无法往前。
一道道肉眼不可见的丝线,如同触手攀上它的身躯,将它死死缠住。
明明一样是暗系能量,幽影武者却感受到,自己体内能量在不断流逝,外部也有异种法则在侵蚀着它。
哗啦——
幽影武者身躯如镜面破碎,下一瞬,它出现在青鸾另一侧,身躯爆发出一阵强悍能量,震得已经出现裂纹的灰黑空间嗡嗡颤鸣。
它双剑挥舞,猛然刺下。
当——
一枚圆月出现,宛如盾牌一样挡在青鸾身前。
黑暗法则爆发,银色圆月不断颤动,上面浮现出一道道扭曲的符文,颤动的圆月又平息下来。
幽影武者意识到永夜曜姬的棘手,脚步一错,闪身到噫噫身后,双剑交叉斩落。
这一刻,
空间变成一块块的方格,扭转、错乱,幽影武者双剑从后斩来,却好似来自四面八方。
“噫~!”
噫噫来劲了,它头也没回只是将双臂平举,光与暗的领域演化出一个巨大的阴阳鱼图案,它不在意阴影中的剑来自何方,一道道剑影没入,像是投入湖底的小石,转眼就没了动静。
幽影武者一个倒跃,身形停在噫噫十几米开外,它双剑交叉于面罩之前,一道又一道分身出现在它两侧。
一化二、二化四、四化八……
每一道分身身上,都有不逊色于本体的能量波动。
同时,
幽影武者包括分身的面罩前,出现一道玄奥的纹路,周围的黑暗法则波动愈发强烈起来。
它爆发了!
一道道身影交错,如一张大网。
速度、力量、威能,都达到一种极致。
道道剑影落下,灰黑色空间发出不堪重负的嗡鸣。
噫噫伸出戴着黑色手套的手掌,身后,一颗颗星辰浮现。
轰隆~!!!
灰色空间猛然炸开。
烟尘中,一抹黑影杀向浴火青鸾,巨大的阴阳鱼图案再现,将青鸾、精灵医生、重伤的圣耀灵都笼罩在内。
幽影武者见状,一个纵身,往医院外闪烁遁逃。
……
山海城,距离医院不远的某处住宅。
章将军身边一只精灵将能量注入铜镜,片刻后,铜镜上浮现出一驼背老者的身影。
老者背对着他。
章将军依然躬身,“大人。”
“事情办得怎么样?”老者声音嘶哑地问。
“没有问题。”章将军说,“我已经摸清了冠位浴火青鸾的病房,和医院内保安的巡逻路线,并将幽影武者留在第十三层,大人,我很快就能给你您送来好消息。”
“嗯……”
铜镜依然亮着。
很快,章将军就继续说,“幽影武者已经进入病房,有一名精灵医生和一只圣耀灵在,不过嘿嘿,这在我的预料当中。”
他直播着,“圣耀灵若是战斗精灵,它还能撑几招,可到底它只是一医疗精灵,一个照面就被我幽影武者干掉。”
“哦豁,浴火青鸾还能爆发出一点力量,幸亏我谨慎,几番试探,终于让它再无力挣扎。”
“不错。”驼背老者说,“你的功劳部族一直记着,我已经替你申请了一只特殊精灵,有了它,你晋升冠位的几率,能大上几分。”
“感谢大人栽培。”
章将军露出笑容,继续连线幽影武者,给大人播报好消息。
他说着,“幽影武者一剑刺上去了,那头青鸾已经重创昏迷,幽影武者这一剑就能带走它……呃?”
“嗯?”
“大人,出现了一点小小意外,有一只医疗精灵闯入,不过很快就能……”
轰!
炸响传到他这儿依然清晰,章将军甚至能感受到,大地的震动。
从窗口往外望,远处医院的第十三层,出现一个巨大缺口,浓烟不断冒着,一道黑影从中跃出,一只只安保精灵朝着它追去。
章将军沉默了。
半响,他不得不开口,“这只医疗精灵有点强,可能是法则君主,又擅长守护,幽影武者它无法在短时间内拿下,也没法越过这只精灵,诛杀冠位青鸾……”
铜镜对面,
驼背老者有些愤怒,但一想,卧底兢兢业业这么多年,刚才面对浴火青鸾也足够谨慎,这次失败,不是他能力不行,只是运气差了点。
恰好撞见一只法则君主。
医疗精灵战力或许不强,但许多都辅修守护类的绝招秘传,能支撑住,也并非不可能……也是封禁珠太弱,挡不住战斗余波。
驼背老者想了想说,“不要将你的幽影武者召唤回来,以免被联盟的人追踪发现。”
“谢大人提醒。”章将军自然晓得。
驼背老者点点头继续说,“青鸾在十三层第四间房对吧?让你的幽影武者制造骚乱继续跑,我会让其他暗手行动。”
“……是!”
……
破了洞的宽大病房有点漏风,但好在,黑灰空间抵消了大半能量冲击,医院又足够牢固,并未影响到周围病房和精灵——惊吓不算。
冷王出局:棄妃當道
幽影武者远遁逃离,噫噫想追,但呋呋不让。
“呋~!”
末世重生:高冷鬼將,來一戰!
“噫~?”
好吧噫~~~
噫噫衣裙上的黑色褪去,变成纯白。
呋呋抬手,洒落金色光辉,笼罩在奄奄一息,快要撑不住的青鸾,和状况也挺差的圣耀灵身上。
亿万光辉·金色圣愈!
圣耀灵身上插着的黑色短剑,如冰雪消融,扩散开如毒素的暗系法则之力,也渐渐被净化、消除。
浴火青鸾快要熄灭的生命之火,也终于稳固。
气息稳中有升。
呋呋擦了擦额头并不存在的汗水。
望向破洞外,隐约还能见到一黑色身影,在安保精灵的围剿下,挣扎。
它收回视线,继续注入金光。
不远处,已经有精灵医生和保安匆匆赶来。
一同到来的,还有好几只君主精灵,是战斗型精灵。
“没事吧?”
“看情况应该是控制住了。”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精灵医生迅速检查浴火青鸾的状态,保安吩咐精灵散开,戒备四周。
一只三头犬在接近病床时,忽然暴起,浑身燃着黑色的火焰,如地狱中走出的使者,朝青鸾扑去。
两名保安又惊又怒,一只强壮的暴君熊,迅速挡在三头犬的路径上。
暴君熊双臂抬起,身上覆盖起一层土黄色甲胄。
黑色利爪落下。
土黄色甲胄一层层脱落,三头犬一个冲撞,就将身躯庞大的暴君熊撞开,黑色火焰附着,在暴君熊身上熊熊燃烧起来。
“这不是三头犬,是地狱三头犬!”
呋呋挡在青鸾面前,争取到时间。
除却叛变的三头犬,和受伤的暴君熊外,这里,还有三只君主精灵。
它们迅速低吼着,迅速围上。
安保御灵使冲着对讲机大吼,远处已经有其它精灵朝这里飞驰而来。
似乎,有惊无……
“呀——”
可怕地尖啸声传来,几只君主精灵浑身一颤,大脑瞬间空白。
地狱三头犬趁势扑上。
一抓,一咬。
地狱之火蔓延。
当即就有两只不弱的君主受创。
后方,
一只恶灵娃娃,一只诡术梦魇不知何时,从某一墙壁穿出。
诡术梦魇撑开领域,如梦幻泡泡一样的领域剧烈沸腾起来,自杀式地扑向青鸾。
“不好,它要自爆领域!”
部落太狠。
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一只君主自爆,换一尊冠位陨落,不要太值——反正它们也大概率逃不掉。
医生、安保几人瞳孔骤缩。
眩晕中的几只君主,本能地颤栗。
此时,
呋呋仍处在黑白色的阴阳鱼之下,它扫了一眼周围,意识隐入深处,衣裙、头发开始变化,眨眼就是一半黑、一半白。
白裙部分,绽放出耀眼白光。
黑裙部分,一切光华被尽数吸收。
永夜曜姬如同置身极昼与极夜的交界处,黑光白光交织,它的身躯骤然拔高一截,变得高挑,脑后一枚枚圆环悬浮,光、暗两种能量,如一条条巨蟒盘绕在它周身。
重生軍婚,老公太會撩
一圈可怕的能量波动,朝四周弥散开。
呋呋噫噫抬手。
總統閣下誘嬌妻 叫絕世的劍
‘星爆·终焉!’
一颗颗星辰闪耀,汇聚于一点,没入剧烈沸腾的梦魇领域。
整个领域膨胀,下一瞬又急剧坍缩,坍缩至一黑点,消失不见。
只剩下萎靡的诡术夜魇。
‘日轮·光暗囚笼!’
极致的光华绽放,有白光,也有黑光,宛如一倒扣巨钟,以接近光的速度,将地狱三头犬笼罩在内。
下一刻,
炸开!
能量没有逸散,在囚笼内不断回荡、碰撞,再爆发。
地狱三头犬整个身躯已经破破烂烂,眼瞳里残留着惊惧。
恶灵娃娃再爆发出一道尖啸,三道身影朝三个不同的方向飞逃。
‘日·月·星·星象大阵!’
夜空显现,一颗颗星辰闪烁,日与月沉浮。
穿越者殺手 萬鳴
一道似领域,又非领域的大阵弥散开,无数符文蔓延,如一张大网。
网内,
是不论怎么逃,依然逃不远的三只精灵。
呋呋噫噫发丝飞扬,眼眉低垂,双手合拢。
星辰闪耀。
日轮轮转。
一切渐渐归于平息。
“呋~噫~“
……
医院不远处,章将军以支援强者的身份,带着精灵赶往。
远远地,就望见漫天星辰,星辰内,神魔俱陨。
离山海城有上千公里远的某一城池内,
驼背老者一拳将石桌砸得粉碎,铜镜当啷掉落在地。
他苍老的面容揉成一团,低头望着铜镜,“你特么告诉我,这,是医疗精灵?!”
䒤!
——
推书推书《女帝背后的男人》,一本看书名就很骚的书(→◡→),简介直通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