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00ie扣人心弦的小說 《扶明錄》-第1486章 不務正業閲讀-suio9

扶明錄
小說推薦扶明錄
大半夜的回府还喝的醉醺醺,老胡一边扶着常宇往后府走一边高呼:“莲心,莲心,起来给督公泡壶茶醒酒……”
郑成功被安排在前院客房,隔壁就是况韧及陈家兄弟的房间,几人趁着酒兴睡不着还要继续扯,蒋发和陈王廷,吴中这种大宗师级别的则是住在后院,常宇则住在中间的二进院子,他住西厢房,春祥住东厢房。
“督公,什么开心的事,要喝这么多哦”莲心很显然刚才已睡着了,此时正和几个婢女一起给常宇用温水搽脸洗脚。
“你师父么?”常宇喝了口浓茶稍稍压压酒意,莲心摇摇头:“师父这些日子都是白天回来,晚上不在家”。
常宇忍不住苦笑摇头,夜魔好不容易拉上王朗和李炳宵准备撒网抓血蝙蝠,哪知白忙活,却被常宇歪打正着给抓着了,此时王朗和李炳宵正在衙门的诏狱里招待他呢。
極品囂張狂少 南陽
“那大和尚和乞丐呢?”常宇又问,大和尚是少林寺的海弘,乞丐是大宗师石敬岩的嫡传地址吴殳。
常宇出京时得知血蝙蝠入京,担心素净百密一疏加上衙门和府邸都需要高手坐镇,便没让和尚和乞丐同行。
“哦,他们俩和师父正好相反,白天结伴出去,晚上一块儿回来早早就睡了”莲心随口说道。
常宇想了想:“去将二人请来”。
抱錯娘子進對 紫雪凝煙
大堂上烛火闪跃,常宇端着茶杯起身走到门口,便见海弘和吴殳睡眼惺忪同来,见常宇便赶紧施礼。
常宇点了点头将两人让进堂上,一个婢女奉了茶常宇挥手让其退下,堂上仅余其三人,海弘捏了个佛号:“施主深夜相召有什么要事吩咐?”
常宇看着他微微一笑:“和尚乃方外之人,世俗江湖对你早没了吸引力本督终究是留不住你的,这样吧,你在本督身边传艺一年,将少林绝学留下,日后本督当助你重建少林如何?”
海弘眉头一皱:“施主武技不凡,和尚都未必是对手为什么还……”
“非传艺与本督,而是本督麾下,亲卫也好番子也罢一年之限,至少为本督训练三五十好手出来,如何?”
海弘没急着回答他:“阿弥陀佛,可否容和尚三思再做决定?”
“不急,和尚明儿回本督话便可,您回房慢慢考虑吧,正好本督尚有些话同吴大侠说”。
海弘起身告退,常宇看着他离去的身影一脸的淡然,这个大和尚武技内外双修是堪比吴中和陈王廷那种大宗师的存在,但此人对他来却偏偏如同鸡肋,因为他是出家人淡薄权势名利,不会因为这些而效劳常宇,更想是个在常宇府上打秋风的食客,随时能来随时也能走,没有任何约束力。
“督公大人可是也要赶吾离去”吴殳笑了笑,神色轻松非常符合他游戏人间的心态。
常宇叹口气,目光如电盯着他:“汝才三十而已,正是当打之年为何要自暴自弃?”
自暴自弃,吴殳一怔随即笑了:“吾性格使然不喜约束……”话没说完常宇便打断他:“你看似游戏人间世人皆醉我独醒,实则不过是在逃避而已!”
神魔九變 千易
霍氏青敏
逃避?吴殳又怔住了,但这次没笑,他发现眼前这个小太监的眼神愈发的凌厉起来。
總裁的時尚俏佳人 yoyo初夜
“王征南你见过了,你觉得他武技如何?”
“见过,铁骨铜筋精气内敛是个内外双修的高手,虽未见其出手但闻衙门里人对他甚为推崇”吴殳不知常宇为何要提这人。
愛的終點
“比之你师石宗师如何?”常宇冷笑。
“吾师有神枪之名……”吴殳刚开口又被常宇打断:“比之你又如何?”
“这……没交过手无法论高低”吴殳脸色已经有些不自然了。
常宇冷哼一声:“本督虽未见过石宗师但其武技绝对不弱王征南,而汝虽为同王征南交过手,但本督可断言,三十招必败你!”
吴殳唰的脸就憋的通红说不出一句话,因为他知道常宇此言不虚,王征南身上的那股擒龙搏虎的气势堪比大宗师。
“汝而今不过三十出头大不过王征南五岁,你师这般年纪时成就绝不下王征南,奈何至你却如此,是你天赋不如王征南还是你师没真本事不过沽名钓誉之辈?”常宇继续火上加油,石敬岩论成就和王征南一时瑜亮,之所以名气不大是因为没有黄宗羲这种微博大v朋友罢了。
“吾师枪术无敌,双刀亦……”吴殳果然受激,他对石敬岩无比尊重容不得任何人薄词,哪怕是权势熏天的东厂大太监也不行!
“既如此,汝何故如此这般?”常宇怒喝,吴殳脸色如猪肝,咬了咬牙道:“非吾师技不如人,乃吾愚笨……”
放屁!常宇借着酒劲大骂:“你师刀枪无敌,汝修其一便可独步江湖,更非汝之蠢笨,去时聪慧过了头,不务正业了!”
不务正业?吴殳好似被当头棒喝,目瞪口呆的看着常宇。
“吴殳,你已走向邪门歪道且走火入魔深陷其中尚不知么”常宇一声喝,吴殳忍不住浑身颤抖起来。
常宇说这些话绝非空穴来风,可谓证据确凿,而这些证据就是吴殳后来的著作。
石敬岩纵横江湖无敌最后死于乱军之中,仅以武技论其当时已算天花板了,而吴殳得其倾囊相授为何却武技平平,真的是他笨么?
怎么可能,若笨的话不可能有《手臂录》《记效达辞》等著作。
那是为何呢?
首先他书生出身,即便后来游戏江湖但并未从过军,武技没经过太多实战或者残酷的生死打磨,理论大于实践比之他师傅石敬岩远不如,便是碰到一般江湖高手,初始几个大招或许能将别人吓的一愣一愣,可一旦陷入胶战几个回合之后他就会非常被动。
这也是为何吴殳在常宇南下的时候就入了伙,但在亲卫的眼里他并不算好手,不说比吴中了,就连夜魔都不及。
而第二个原因,也就是常宇说的,他真的走偏了,或许因为知道自己无论如何都达不到师傅石敬岩的那个境界,以至于他想剑走偏锋……
于是乎,他开创了神仙流……简单来说就是后世闫芳大师那种,气定神闲,一挥手对手就飞了……要名士风流,想西门吹雪叶孤城那样了,也就是他将武学分为六品里高级的,通微,神化,这那还是练武技,而是修仙了都。
也就说吴殳已经没心思钻研打磨他师傅教习的真本事,一头扎进这些神乎其神的虚幻里。
“汝若再如此下去,石宗师无双之技当断于汝之手,怕他在天有灵死不瞑目!”常宇冷哼一声,起身离去,独留吴殳一人在堂上发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