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6xng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一世獨尊 線上看-第一千八百一十八章 勇氣讀書-pvlzo

一世獨尊
小說推薦一世獨尊
其中为首女子,绝色风华,身姿曼妙,穿着白裙,手持琵琶,回首间有千万种风情绽放,却又不染半点尘埃。
林云当即呆住了,握着酒壶的手,一动不动,盯着那人神色震惊无比。
怎么可能!
是欣妍师姐,夜欣妍。
他整个人直接傻掉了,像是五雷轰顶一般,万没料到会在此遇到大师姐。
虽气质变化了许多,可林云一眼就认了出来,那是凌霄剑阁欣妍师姐。
那一年帝都风雪夜,林云一怒拔剑,于茫茫大雪中杀了回去。
为谁欢喜为谁忧,为谁拔剑不回头!
欣绝师兄,欣妍师姐,那是他至死都不会忘记的人。
林云这般神情,落在其他紫雷峰弟子的眼中,却是让一群人惊为天人。
各自目光对视,脸上同时露出贱贱的笑意,一切尽在不言中。
不愧是咱家大师兄!
“大师兄,那是玄女院静尘大圣的亲传弟子妙音,早已是飞天之境。大师兄,这人可惹不得啊,她师尊静尘大圣,是出了名的狠辣无情,不比天璇剑圣!”
陈锋露出惊恐之状,连忙提醒道。
“陈师弟说的没错,我听说妙音师姐初来之时,有许多狂徒骚扰,可都被静尘大圣直接斩杀。”
“静尘大圣很恐怖的,而且有传言,她早已不是大圣之境,修为高深莫测,性格强势,连掌教都得让她三分。”
一旁紫雷峰的弟子,也怕自家师兄真的起什么心思,赶紧出言相劝。
妙音?
林云眉头微皱,旋即摇了摇头,不可能不是师姐。
“我得回去一趟。”
林云没有理会陈锋等人,神色匆匆,朝着幽兰院赶了过去。
没多久,去而复返的夜倾天,出现在众人面前。
“这家伙怎么又回来了?”
众人瞧见后,神色皆是一惊,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高台上的白疏影,眉头轻蹙,眼里露出一抹怒意。
这家伙到底要做什么?
今日他这般举动,早已让群峰论剑无法举行下去,走的行色匆匆,一幅谁都劝不住的模样。
可这一盏茶的功夫不到,又突然折返,实在让人摸不清套路。
林云径直朝玄女院弟子所在的席位走去,目光盯在欣妍身上。
这般举动极为冲动,可林云却顾不得了那么多,他要确定是不是欣妍。
他只要听到声音就好,不必相认,只要知道是妙音还是欣妍就好。
“妙音姑娘很像我一个朋友,还是我俩之前见过?”
林云很直接,来到妙音身前,直接开口道。
魔法教授
“这家伙疯了嘛!”
末世重生:軍長大人,不許動
“他朝妙音玄女走去了,我的天,这家伙疯了吗?”
“还真是如假包换的夜倾天啊,这秉性一点都没改!”
人群再也无法保持镇定,一个个惊的目瞪口呆,被这般画面给看傻了,好些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并没有。”
妙音神色平静,缓缓开口道。
“师姐,他是夜倾天!”
“夜倾天,你不要命了吗?赶紧滚远点!”
“别以为你有青河剑圣撑腰,就真的为所欲为了,惹恼了静尘师尊,谁也救不了你!”
妙音身旁的其他玄女,赶紧开口,纷纷出言呵斥让林云离开此地。
林云却是不恼,脸上反而露出笑意,眼角都是喜色。
没错,就是欣妍师姐。
“那应该是我认错人了,诸位玄女姐姐,告辞啦。”林云双眼微眯,脸上露出满足的神色,径直离去。
如此也就够了,即便并不知道我是谁。
真要相认,林云反倒未必有这般勇气。
欣妍眼中露出疑惑之色,这人真的好古怪,莫非以前真的见过我。
“夜倾天,你当我幽兰院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家菜园子嘛!”
就在此时,白疏影身边那名颇为俊朗的青年,却是再也忍不住了,拍案而起。
他名为罗承,年纪不过二十三岁,修为却已是死玄境三重巅峰。
在外历年一年,有所际遇,半月之后就会晋升圣传弟子,这次群峰论剑本想着小试牛刀,人前显圣一番。
没想到风头全给对方想走了,尤其是方才最后一招,连白疏影都高看了一眼,让他嫉妒的快要发狂。
实际上不仅是他,眼下这满园的人,对林云都是这般情绪,一半是轻蔑,一半是嫉妒。
林云看他怒火中烧的模样,随意笑道:“这位师弟太见外了,大家都是天道宗弟子,本就该相互走动,我紫雷峰随时欢迎诸位光临。”
罗承嗤笑道:“相互走动?夜倾天,你也好意思说此话,你这家伙一年之前男扮女装,潜入我幽兰禁地圣仙池,硬生生在池底憋了一个月,毁了多少女子名声,连圣女……”
他说到此处,忽然感到四方寂静的可怕,有极为冰冷的寒意落在自己身上。
顿觉失言,赶紧打住,怒道:“夜倾天,你好意思四处走动?谁敢让你四处走动!”
林云面色僵硬嘴角抽了下,饶是他脸皮极厚,此刻也不由脸色一红。
至尊兵
这真的顶不住,这夜倾天怎么想出来的,真TM是个人才!
“噗呲!”
小冰凤在紫鸢秘境中忍不住笑出了声,传音道:“林云,别怂,顶住,顶不住你就露馅了。”
这时候也没办法怂,一旦怂了,就显得林云好像不记得此事一般,会让人觉得相当奇怪。
後宮策 李好
林云神情尴尬,却也只能硬着头皮道:“谁不爱美人,何况是白师姐这般奇女子。你们心底就没有这般想法?我不觉得喜欢一个人有什么错,我只是比你们都勇敢一点罢了。”
四方寂静,鸦雀无声。
一道道目光落在林云身上,众人惊了,这是何等无耻的言论。
罗承气道:“你那是勇敢吗?你是淫-贼!”
林云黯然神伤,苦笑道:“如果喜欢一人,就要背尽天下骂名,那我夜倾天背了就是。可我没错,如果非要说错,也只是错在不该喜欢白师姐。”
“毕竟我夜倾天,一个家族弃子,声名狼藉,卑微如尘,天道宗人人尽知的废物,哪里配得上高高在上的幽兰圣女。不过是徒增笑料,惹人嫌弃,笑完之后再踩上几脚,逞些英雄豪气。”
他的话带着三分诚恳,两分苦涩,些许自嘲,还有一丝悲凉。
竟让人难辨真假,玄女院的好些女弟子都忍不住动了恻隐之心。
古代女軍醫 采苓
可不是嘛,一年之前夜倾天可是被章岳师兄快废掉了,如今能有勇气回来,真的实属难得。
这天道宗,但凡比夜倾天实力强上一些的人,哪个不会上去踩他两脚。
白疏影眼中露出狐疑之色,她看着林云苦涩神情,又想起对方之前离去时吟唱的诗句。
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世人看不穿。
竟觉得有那么一丝道理,夜色之下对方这般悲凉,也让人生起些同情之心。
可又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不太对劲。
至尊魔妃
罗承气的脸都绿了,怒道:“夜倾天,我从未见过如你这般无耻之人,你当日在章岳师兄面前求饶,可不是今日这般说词。”
真的难顶!
匈奴王後 深淵色
林云嘴角抽搐了下,无奈笑道:“没有当日种种屈辱,何来今日破茧重生之我。我等了一年,每天都想重回幽兰,我要争一口气。不是想证明我了不起,我只是要证明我失去的东西,一定会拿回来。”
他说到此处,猛然扒开衣领,露出胸膛道:“白疏影,天下人都觉得我错了,我不在乎。可你要觉得我错了,那就来一剑刺死我,这一剑我绝不躲。”
他的目光泛着视死如归的决绝之色,让人感到十万分的诚恳和真心,许多人都为之动容。
这混蛋!
白疏影神色又羞又怒,众目睽睽,她就算有心刺死对方,又如何出得了手。
若真要杀他,一年之前就动了手,何必等到现在。
三、二、一。
林云心中默数三声,赶紧将衣服裹住,笑道:“夜某一片真心,终究没有错负,白师姐终究是舍不得杀我,过往一切,值了。”
他见好就收,不敢再装,转身就走。
可罗承却不想放他走,怒道:“夜倾天,师姐宅心仁厚,不忍杀你,我罗承来杀你!”
呼哧!
说完就拔剑出鞘,带着一抹寒光,来到了林云面前。
好快!
众人惊呼不已,罗承死玄境三重的修为,并未有丝毫保留。
几乎是剑出鞘的刹那,人就杀到了林云面前,他求得就是一个快字。
快到夜倾天措手不及,快到其他人都反应不过来。
锵!
可林云的剑比他更快,只听的一声脆响,罗承手中之剑直接被击飞出去。
噗呲!
至尊魔醫 萬裏騰空
等到葬花归鞘之时,罗承胸口多出一道狰狞的伤口,鲜血狂涌不止。
人还未落地,就被这一剑劈飞出去,护体龙元跟不存在一样。
一剑,再一剑。
死玄境三重罗承,败!
林云双臂一展横空而起,随着清风远去,将要离开幽兰院时终究没忍住,回眸看了眼五年没见的欣妍师姐。
这一眼很意外,他看见白疏影也在抬头,朝自己看了过来。
对方神情幽静,一双美眸中泛着让人看不透的深邃。
这丫头,不会真看上自己了吧?
林云嘴角勾起抹笑意,转头离去,不在有丝毫停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