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tlgg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諜海王牌 線上看-第一二九八章 三口之家熱推-bogor

諜海王牌
小說推薦諜海王牌
另一个是新菜,炒白菜。旁边还有一个竹编的篮子里,里面放着玉米面饽饽。一个大约四十五岁上下的男人,坐在小桌的最左侧,正在笑着和他对面的那个少女说着什么。
有我在,看誰敢要你!
少女脸上也带着高兴劲,手里拿着一个饽饽,放在嘴边却没有吃。还有一个三十八、九岁的女人,带着围裙,半起身,正在给两个人分发筷子,眼角带着些许的满足笑意,但是嘴上好似却比较严肃,像是在催促父女俩别说笑了,先吃饭的样子。
这就是范克勤一走一过看到的情景了。他立刻在脑中分析出了几个重要的信息。这是一个三口之家,女人应该是职业的家庭妇女。通过衣服,那个少女应该是在读书的样子。那个男人有着一份普通的工作,和家里女儿很亲近。虽然挣得不多,但是家里的女主人却分配得当,让这个家庭,能够保持着这种淡淡的满足感。
最重要的就是,这个三口之家,很好控制。房门较厚,但锁眼很普通。以自己的技术几秒钟就可以打开。
一走一过,观察完了情况的范克勤,穿过一个空桥,在街口一转,开始往回走去。
这个空桥很有意思。是那种欧式的建筑,就好像是那种后世的过街天桥一样。不过呢,过街天桥是敞开式的,它则是全封闭式的,上面还有窗户呢。
在街道两侧各有一个三层高的建筑。上方悬着一个不长,也就十来米的空桥把他们连接着。如果你稍微细看一些,就能够瞧得出来。街道两旁被空桥连接的建筑,其实是一家。而且是一家新派的,比较上档次的饭店。在这个年头,这样的建筑模式那是很新颖的了。
范克勤转了几圈,确定身后没有什么尾巴,回到了酒店当中。一进房间,范克勤把食物袋子放在了桌上,道:“你吃吧,我吃过了。”
华章走过来,帮他把外面的大衣和帽子取走,挂在衣帽架上。回来后,抄起一个烧饼,就着小菜吃着。待咽下一口食物,道:“哥,这么晚回来,是有收获了?”
“聪明。”范克勤道:“在伪满国务院大厦广场南侧偏西的那条新街,有一家的阁楼,我觉得是个打狙击的好地点。只是里面住着一个三口之家有点麻烦。”
愛神禁忌遊戲
詭事 微風中的蛤蟆
华章点了点头,抄起旁边装着牛奶的瓶子喝了一口,道:“臧奉九不是每一次上下班,都是可以咱们行刑的机会的。说不定,最差的时候,一等要等上好几天啊。如果我们控制住这家人的话,好几天这家人没有在外面露面……那一家三口都是干什么的?您知道吗?”
“男的有个稳定的工作。”范克勤道:“看穿着打扮,应该是坐办公室那种,草拟个文件啊,或者是算算账,教教书啊,之类的偏文职工作。女主人应该长期在家,没有工作。家里最小的是个小女孩,十五岁上下吧,穿着偏日式的校服。应该是个中学生吧。”
这里要说明一下,小鬼子是伪满的“亲爹”。所以伪满为了讨好小鬼子,有一些学校的校服,被伪满政府强行要求指定成偏日式的风格。倒不是说里面的学生都是鬼子侨民的孩子啊。
华章听罢,吃了两口食物,道:“三口之家,在伪满地区能够有这样的生活,已经不易了。应该有满足感,这样的家庭很好控制,只要控制住任何一个,另外两个都有顾忌。而且里面就一个男人,对于咱们来说,就更简单了。您亲自出手的话,最多几秒钟就完全可以击晕他们三个。不过还是那个问题,那个男主人和正在上学的女儿,要是好几天不在外面露面……可能会引起某些人的注意。”
范克勤坐在桌子另一侧,点了支香烟,道:“是啊,不控制不行的。但是控制住了,有可能几天都没有下手的机会。时间一长有可能会出事。所以我们得想一个办法,能够合理的让那个男人,和上学的小女孩,几天不露面,也能够不引起别人的注意才行。”
华章想了想,道:“哥,地址呢?明天我去调查一下情况,看看那个男人在哪上班。那个女孩在哪读书再说。弄清了这些,我们可以设置一个假象,想要让他们只是几天不去上班和上学,还是不算太难的吧。”
范克勤点头,道:“行,就在伪满国务院大厦,偏西南的那条新街,十四号。我明早和你一起去。学校我就不去了,一个大男人在学校外面看着,肯定比一个女人要惹眼。所以我跟着那个男人,你去跟踪那个小女孩。嗯,说不定,你会先到。他们家还是趁一辆自行车的。估摸着,小女孩上学,也可能会被他父亲驮着送到学校。”
我只想做平凡女子
华章笑道:“那咱们得早点才行,最好也能弄个交通工具什么的,要不然您跟着那个骑自行车的男人,会比较费事。”
步步錯紅塵 一紙輕寒
囚鳥gl懸疑推理
“好弄。”范克勤道:“明天早点起,咱们也去搞一辆自行车。而且一部自行车而已,用完了,咱们就随便往哪一扔,没谁能顺着这个线索找到我们的。”
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門
正如范克勤说的那样,其实有时候,越是简单的案子,就越不好侦破。好似他说的自行车,在被人偷了后,在没人看到的情况下,用完了随便往哪一扔。就算是福尔摩斯从书本里跑出来了,这个案子想要找到偷车人,也是几乎是不可能的。若是不计成本,动用大量的人手的话,到最后可能会把自行车倒找,但是你想找到偷车人?除非你有着能中巨额彩票的运气。要不然,谁来都是个白给。
芳心暗度
两个人三言两语就商定完了第二天的行动,等华章吃完了饭,轮流洗漱一番,上床开始睡觉。
神佑戰兵 腳爺
到了第二天一早上,范克勤和华章早早的就起来了。出了门,在一个楼群里面,趁着没什么人,范克勤撬开了一辆自行车。来到了新街,西南侧的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