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pgh有口皆碑的小說 渾沌記 愛下-981 奸計矇混玄關崗,讒言挑動老臣怨展示-yp2ar

渾沌記
小說推薦渾沌記
(981 奸计蒙混玄关岗,谗言挑动老臣怨)
所以他们这一轮行事要绝对诡秘。一旦有个风吹草动,云王一定会设法把正在生产的王妃弄走的。
精于算计的楑郁认为,从正门进入是最诡秘的。因为大战开启之后,正门反而会是一个无人问津,容易被忽视的地方。
而且龙族和阴阳宗一外一内夹击翠玉宫,翠玉宫的护山禁制迟早要被破坏的。他们不用着急,完全可以等禁制变得薄弱了再用设法突破进去。
所以他们从大战开始就一直守在这附近监视,注意到翠玉宫山门禁制变得薄弱了才开始动手。
“谷长老,带路吧。”
我的幻獸是美女 狐語
榕千紫冷冷发令,而谷玄真则立刻拱手鞠躬领命。这只不过是个仪式罢了,现在的谷玄真中了千里定魂针,已经成为随便他们摆弄的傀儡。
其他人纷纷将身上的黑袍脱掉,一个个露出的都是早就穿好的翠玉宫内门弟子的服饰。
翠阳殿顶上还是有其他弟子在看守的。但他们在谷玄真出去的那一刹那开始,他们见到的便不再是实情,而是被玄铁卫所带来的法器干扰而看到的幻觉了。
他们看到谷玄真将那些凡人驱走之后,又不知道从哪里走来一批和他们服饰类似的翠玉宫弟子。谷玄真到了门口则是直接放开禁制,将他们领了进来。
“谷长老,这些师兄弟是……”看到谷玄真带着这一帮人有人忍不住问道。
谷玄真头也不回地答道:“他们是内院弟子,从云天城青阳镇撤回来的。我现在带他们回内院休整,你们给我把门看好了!”
“遵命!”
云天城有翠玉宫的内门弟子协助看守传送阵这是众所周知的。何况还是谷玄真亲自领着,他的弟子们自然没有了丝毫怀疑。
……
早已四分五裂的木野部,在崇山峻岭深处有一处重要的洞府,名为“根深洞”。这里原本有多达六位长老的尊位。
现在却只有一人坐在哪些连接着仙树,形如灵芝的大宝座上了。
其人姓槐,名盛,原本是介于主战派和保皇派之间的中立派,是榕千紫之外,木野部中仅剩的一个有着金丹三花修为的长老。
福氣大嫂
榕千紫叛逃之后,整个木野部名义上在位的金丹长老只剩下他与桐风。桐风正在外镇压一些叛乱的附属部落,眠恶山就由他主持大局了。
根深洞是一个岩洞,阴冷潮湿,没有阳光,并非树人喜欢的环境。
但他坐着的这个“仙蕴根芝”是直接从仙树上生长而出的。他在上面打坐便可以汲取仙树精华,远比在外凭借阳光雨露修炼更为有效。
这时一阵心悸打断了他的修炼。他睁开眼来,看到黑暗中的传影法器已经泛出虚幻的光芒,映照出南山门处巡城卫们惊慌失措的身影。
他的第一反应是恼怒。南山门都已经关闭多少年了,有什么人来闯别理会就行了,这种无聊小事居然还来打断他的修炼?
但当他发现来的人是树后木萝,还在重拳轰击阵壁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下。
其实木萝完全可以走传送阵进来的。他们不会有任何阻拦。既然她声称持有圣旨,直接跑去妖皇殿也没有任何人敢挡着她。
但是她为什么偏偏要走山门大路?这是被木野部明文禁止的。
木野部现在只剩下两个金丹修士,人心涣散,又守着一个灵机兴盛的宝地眠恶山,因此极为担心别族的觊觎,所以才干脆关闭山门,平时都处于严防死守的状态。
如果木萝来了就给她网开一面,坏了规矩,那其他被阻挡的任何妖众岂不是都有理由不服?
但木萝又持有圣旨。木野部有木野部的规矩,但这规矩对树皇并没有约束力。以木野部的规矩为由阻挡树后进入,岂不是抗旨?
这样一想,他就决意立刻通传南山门,让他们准备恭迎树后大驾,他会尽快放开禁制。
但他的命令还没有发出,黑暗中却有一个人影叹道:“木野部统摄妖界十万年,可惜如今皇部之位已拱手送人了。”
这话说得他愤怒回道:“胡说!我木野部不是妖界皇部,还有谁敢说是?”
那黑影却冷笑道:“现在的木野部只不过徒有虚名罢了。谁都知道木萝部才是妖界的皇部。”
所谓皇部是妖皇所在的那个部落。理论上现任树皇是前任树皇木野之子,所以也是木野部落的后代。按理,木野部早该以新树皇的名字重新命名了。
狐王殿下別亂摸 多莉兒
但实际并非如此。因为新任树皇在妖皇殿登基之后就跟着木萝走了,从此再没有在木野部居住过。那他到底算不算木野部的人?
他们也曾多次试图迎回树皇大驾,但每次都被木萝以各种理由推脱了。木萝此人明显是希望假以时日,让木萝部成为公认的妖界皇部!
偏偏她这样做并不违反任何树族的祖制。因为祖制并没有规定树皇一定要呆在哪个部落里。
就算纯以与树皇亲缘关系的远近论,黎山一脉的木萝部比起木野部来也差不了多少。
这个在坐在黑暗中,另一株较小的仙蕴灵芝上说风凉话的黑影是枯木荣的一个分身。
“枯木荣,我让你在这里修炼已经是网开一面,可不是让你来乱说话的。”
我是npc 傾如故
木野部金丹长老人数已经太少,槐盛对枯木荣重振木野部的执念又无什么反感,因此他和桐风默许枯木荣在这里占据一朵小型的仙蕴根芝秘密修炼多年了。
穿越之涅王受道 徹雲桓
只是他虽把枯木荣当做部落暗藏的一张底牌,但并不允许枯木荣随意在外暴露身份,或者是插手木野部内部事务。毕竟这家伙和木萝有旧仇。
枯木荣并未理会他的警告,而是冷然叹息道:
“我们木野部十万年来,多少代人忠心耿耿服侍树皇一脉,多少人为此舍生忘死。结果呢?
“结果还不是木萝部拿走一切。你莫非以为浑沌天劫之后,我木野部还能再重现于世吗?
“现在的树皇并非以前的历代树皇,他现在就已经忘记我们了。天劫之后,木野部将永远灰飞烟灭。”
这话入耳的同时,槐盛心中莫名地腾起一阵不平和怨憎的怪异情绪。很难说这情绪是原本就有,只是枯木荣的话给挑明而触发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