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kogq都市小說 在港綜成爲傳說 txt-第一百二十六章 見好就收,過猶不及推薦-7q0ky

在港綜成爲傳說
小說推薦在港綜成爲傳說
和高经理聊了二十分钟,高经理的老婆提着保温饭盒走进病房,看到自家老公清醒过来,顿时眼泪一把。
廖文杰对高经理点点头,约好明天再联系,这种场合应该多陪陪家人,他一个外人就不打扰了。
走出医院的路上,廖文杰回忆和高经理的对话,得到两条重要情报。
第一条,高经理的护身符,是在大屿山花一万块求到的。
护身符货真价实,虽然贵了点,却也保住了高经理的小命,否则的话,他就不是魂魄离体这么简单,而是被女鬼当做替身,拿起斧头劈在自己脖颈上了。
荊天
高经理这道护身符价值一万,廖文杰决定自家的灵符卖两万,对外就说是精品,接受团购价,十张十八万。
开业当天,客户可享优惠价一万五,每逢三元节另有折扣。
第二条线索,大屿山有高人。
不过那里住的是和尚尼姑,他一个道士,还是没有师门传承的野路子道上,上门求见,人家八成也懒得搭理他。
最起码,两三次闭门羹少不了。
廖文杰很想找到组织,背靠大树好乘凉,可热脸贴冷屁股万万不行,贴上去以后也是人微言轻,不如闯出一番名头,等人上门来递邀请函。
職業超級英雄
除了处于这方面的考虑,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让廖文杰直呼无可奈何。
里昂恶名远扬,人憎狗厌,但凡和他沾点边的,都会被敬而远之。
这点,廖文杰询问钟发白,得到百分百肯定,没有一丝侥幸的可能。
钟发白还说了,港岛确实有一个大协会,成员俱都道法或佛法在身,再细分下去,志同道合者组成的小协会也有十多个。
被里昂坑死的前辈高人,在大协会里地位显赫,他死了之后,里昂直接上了黑名单。
廖文杰和里昂走得太近,虽没有挂在黑名单上,但也属于待考核目标,想加入大协会非常困难。
至于钟发白自己,他也是下了大决心,才肯加入抓鬼公司。
驅魔師 吳老怪
那天被廖文杰说动,寻思着与其死守荒山一成不变,不如红尘历练,寻求一个机缘。
机缘找不到,那就求个富贵,反正他道心已经动摇,留在荒山也只是苦熬时光,和等死没区别。
钟发白这么说,廖文杰也就没啥盼头了,至少近期没想法了,只等机缘巧合,干一件扬名立万的大事,再去和大协会接触。
他看了眼手表,发现才八点钟,成功男士不该这么早回家。
想了想,约程文静看场电影问题不大,之前锄头挥的很好,理应加大攻势,不给其留下一点喘息的空档。
他摸出大哥大,直接打给了汤朱迪。
“朱迪姐,是我。”
“咦,阿杰,真是怪事了,这个点你打电话给我干什么,请我吃夜宵啊?”
“没错,正好闲来无事,想约朱迪姐唱歌,顺便吃夜宵。”
“你不对劲!”
汤朱迪瞬间警惕起来,无缘无故请客,肯定有问题,没准就是馋她的身子。
“朱迪姐,你想多了,我没别的意思。”
絕代狂妃,腹黑王爺傲嬌妻
廖文杰解释一句,顺口道:“对了,文静姐在不在你身边,你们两形影不离,把她一起带上。”
“这……”
汤朱迪小小纠结了一下,说道:“我勾搭新马子的事情,文静可能是知道了,今天对我爱答不理的。”
“呵呵,活该!”
“你还好意思说,我约文静去吃饭,结果她说没空,白天都在忙你的事,公司的文件要加班才有时间处理。”
“文静姐辛苦了,你让她接电话,我亲自道声谢谢。”
“秀逗,都说了她在加班了。”
汤朱迪没好气说了句,哼哼嗓子,接着说道:“刚好我想去唱歌,既然你请客,我就勉为其难答应好了,你现在人在哪,我开车去接你。”
來自星星的你 唐小唯
“还能在哪,我肯定在家……等等,我电话响了。”
廖文杰拿开大哥大,晃了晃脑袋,等时间过去三十秒,才对着大哥大说道:“王叔来电话,有一家装潢公司给了设计图,他人马上就来我家,公事要紧,下次再约你吧。”
“什么,哪有你这样办事……喂,喂?”
“……”
廖文杰挂断电话,打了辆出租车直奔公司,程文静太仗义了,人品没得说,这妹子他拼得腰肌劳损也要救下来。
……
三十六层,助理办公室房门紧锁,灯光透过门缝。
廖文杰拿钥匙开门,在程文静惊讶的注视下,取出藏在背后的一捧玫瑰:“Surprise,送你的。”
“阿杰,你怎么来了?”
程文静满脸惊喜,手里抱着玫瑰花,心里又暖又感动。
“给你送惊喜啊,不然呢?”
廖文杰理所当然回了句,抬手揽住程文静纤腰,低头送上一吻。
程文静一手抱着玫瑰,一手抱住廖文杰后背,唇分结束,面上还有些不舍。
“文静,你怎么回事?”
薄情男神傲嬌妻 夜映慕海
廖文杰扫过桌上文件,眉头狠狠一皱:“刚刚我打电话给朱迪姐,她说你在加班,因为帮我处理事情,公事只能拖到下班后再做。”
“你晚上打电话给朱迪姐干什么?”
“你说呢,你们俩整天形影不离,我直接打给你,万一是她接听,怎么解释?”
“哼,朱迪姐忙得很,哪有时间和我形影不离。”
程文静偏过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朱迪姐之间些不清不楚的,谁知道你打电话给她是为了什么。”
“你这么说太冤枉人了。”
廖文杰掰过程文静的脸:“我要是对朱迪姐有什么想法,就不会主动辞职了,而且,你也太看不起朱迪姐了,她这人……挺保守的,泡妞但不泡靓仔,说白了,都是做给她老公王百万看的。”
听到这话,程文静瞬间泄气,整个人都没什么精神了。
廖文杰说的没错,汤朱迪太重感情了,哪怕王百万整天在外面花天酒地,还骂她黄脸婆,汤朱迪都还抱有侥幸,做梦王百万有回心转意的一天。
晚清之亂臣賊子 吳老狼
“那个混蛋,他根本配不上朱迪姐,真希望老天爷开眼,一道雷劈死他。”程文静咬牙切齿。
“这可不行,别胡说八道。”
廖文杰一把捂住程文静的嘴:“王百万对朱迪姐很重要,如果他被雷劈死了,朱迪姐恐怕一辈子都爬不出这个坑。所以,真要是为了朱迪姐好,只能让她对王百万死心,再没什么期待才对。”
“有道理。”
程文静推开廖文杰的手,皱眉道:“可朱迪姐这么重感情,要怎么才能让她对王百万死心呢?”
“感情的事,谁能说得准,没准朱迪姐哪天自己就想通了。”
“也不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程文静微微眯眼,上下打量廖文杰的小白脸:“阿杰,朱迪姐对你有好感,真要有个人能压倒王百万,那肯定是你。”
“宁拆十座庙,不破一桩婚,我怎么能做没品的事?”
“不是啊,你是在救人。”
“不可能,而且我喜欢的人是……”
正说着,廖文杰脸色骤变,苦涩道:“我知道了,对你而言,还是朱迪姐更重要,所以你才让我做这种事。”
“不是啊,阿杰你不要误会,我随便说说的。”
程文静急了,一把抱住廖文杰,踮起脚尖便要送吻。
廖文杰偏过头,几次过后,程文静眼眶红通通的,快要急出了眼泪。
见好就收,过犹不及。
廖文杰心头默念,卖出一个破绽,刚好被程文静抓住,惨遭堵嘴,哼哼两声没了动静。
親愛的鬼公子
“阿杰,我没有那个意思,就是突发奇想,你千万别……”
程文静红着脸推开廖文杰,整理了一下衣服,小声道:“你别误会,在我心里,你和朱迪姐一样重要。”
呸,渣女!
廖文杰面露苦恼,长长叹了口气:“我知道,你想帮朱迪姐,我又何尝不是,毕竟一直以来,她对我都很照顾。”
“阿杰,要不……你试试呗?”
“免谈,我最讨厌那种欺骗女人感情的渣男了,这件事以后不要再说了,不可能的。”
廖文杰果断拒绝,拉过程文静搂在怀里,小声道:“记住了,以后再操心朱迪姐和王百万的事情,一定要提前和我商量。一人计短,二人计长,免得你弄巧成拙,害朱迪姐伤上加伤,最后酿成大错。”
“嗯!”
程文静点点头,小心问道:“阿杰,你真没怪我吗?”
“有点,但我这么喜欢你,又怎么忍心怪你呢!”
“你真好!”
“只对你……”
……
廖文杰请程文静看电影,后者还有工作没完成,他乐于助人,陪着一起加班。
两小时后,两人结伴离开公司,这个点,看电影不太合适,毕竟程文静明天还要忙抓鬼公司那边的证件事宜。
廖文杰果断送她回家,一杯水喝了半小时才离开。
等他回到小区,已经快到晚上十二点了,敲开钟发白的房门,发现后者正啃着泡面看电视。
“老钟,你都要做老板的人了,居然大晚上啃速食面?”
樊梨花征西 孤帆遠影001
“方便,我也没那么多要求。”
“情况怎么样?”
“和之前一样,一切正常!”
“那好,你今晚休息,换我来待岗,明天你出门活动一下手脚……”
廖文杰将辉光大厦的情况大致说了一遍,递上一张名片:“这是金融公司王经理的号码,到了辉光大厦,他会接待你,别不好意思,架子摆大一点。”
“……”
钟发白一脸茫然。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呃,阿杰,我刚刚是不是听错了,你收费三百万,我们三个一人分……一百万!?”
钟发白咽了口唾沫,什么情况,前两天他还在路边卖汽水,今天就日收百万,钱这么好赚的吗?
“哼哼,怎么可能只有三百万,明天你把场面整大点,两万块卖一张护身符,争取再赚他五十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