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eb人氣小說 《明末黑太子》-第841章:守軍投降-lztqw

明末黑太子
小說推薦明末黑太子
郑芝鳌此前向郑芝龙主动请缨,原因就是热兰遮城堡里的红夷守军在偷袭失败之后便不敢轻易出战了。
从背坡用迫击炮往城堡里打椰子弹,郑芝鳌也觉得完全不过瘾,但又不可能公然违抗郑芝龙的命令去强攻城堡。
双方就这样“你来我不往”地打了三个月,郑芝鳌实在是熬不下去了,听说红夷援兵即将抵达,于是……
看到了另外一种截然不同红夷,在损失了七艘战舰之后,便好像没有一丝眷恋似的仓惶逃跑。
对比起来,红夷可是比料罗湾那会儿要怂多了,看出不丁点死打硬拼的气势,完全是一群婆娘所为啊!
但看看战场水域的情况,郑芝鳌心里又感到有些异样,放眼望去,大部分都是己方战舰的残骸和等待救援的水手。
很难想象,这是由不到一百艘红夷战舰造成的结果,见到郑芝凤后,郑芝鳌便得到了准确数字,对方的舰队规模只有不到八十艘而已。
如此算来,红夷战力自然非同小可,并不比数年前差多少,这场恶战给郑芝凤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不管己方还是红夷,不论死活,一律予以打捞,死的红夷也是算战果的。
小娘子馴夫記
待收拾完战场,率领剩余战舰返回岸边,已经是下午四点之后了。
听说自家舰队凯旋而归,郑芝龙自然满心欢喜,亲自到海滩上迎接两个兄弟。
各舰经过清点,总供俘获红夷两千一百三十五人,活的占了七成左右,算是不小的收获了。
用这一千五百人作为筹码,加上缴获的八艘红夷战舰,应该可以与荷兰东印度公司进行非常高效的谈判了。
这些战舰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损坏,严重的必须送往厦门船厂进行修理,才能发挥出应有的战力。
如果东印度公司想要收回,完全可以,但跟人一样,必须交钱才行,否则人与船,一样都别想得到。
可笑的是,被俘的一些舰长见到郑芝龙会说一口流利的荷兰话,便指责郑芝龙背信弃义,公然侵略荷兰属地。
对此,郑芝龙斥责说你们犯我大明海疆,杀我大明百姓,夺我大明财产,占我大明土地,何等无耻,竟然还有脸面来指责我等保家卫国之举?
若是尔等的主子不愿意赎买尔等,尔等就做好挖矿挖到死的准备吧!
反正如今业已击退来援之敌,便意味着整个大员即将到手。
届时北上觐见太子爷,得到琼州金矿位置之后。
尔等就可以前去挖矿了,本伯是不养闲人的!
当然,在此之前,可以放两个表现好的家伙,前往热兰遮城堡,劝说勃尔格率部投降。
连援军都被击退了,这厮还坚持个球啊?
“文森特,你怎么看?”
大员长官约翰范德勃尔格面对前来劝降的荷兰老乡,还在震惊于来援舰队被敌军击败的消息。
这意味着要么再坚持三个月,等到巴达维亚派来第二批援军,要么立刻投降,反正短期内也不会有援军抵达了。
指望普特曼斯带着舰队偷偷抵近大员地区,在对岸放下援军,那也不大现实,因为敌军的兵力是二三十个一千。
这仗还怎么打?
勃尔格的一切期望都建立在海战获胜的基础上,只有海战获胜,才能以海制陆,配合登陆部队击退围困热兰遮城堡的敌军。
“我们不缺粮食,缺的是兵力、水果和蔬菜。如果能补充最好,否则,越来越多的人会因为营养问题而失去战斗力。原来只是不能出击,现在连自保的可能都在急剧降低。你想继续防守固然没错,但是再坚持三个月的话,只怕最后城堡守军会丧失防守能力。”
步兵团长文森特扬森上校已经不认为己方能够反败为胜,也厌倦了继续固守的策略,他就希望尽快向郑芝龙投降。
这么顽抗下去,最后大家都会被活活困死,可又能得到什么好处呢?公司会把他们当成英雄来对待么?
既然什么都得不到,干嘛不尽快投降呢?
“那样会遭到评议会的审判!”
这是勃尔格最为担心的事情,或许郑芝龙不会将他怎么样,可评议会那帮不干人事的牲畜绝对会找一只替罪羊,他就是最好的选择。
“哼!审判?见他的鬼去吧!我打算带着我的人为明帝国的皇太子效力了,大不了以后不回荷兰了,评议会能怎样?派一千士兵进攻明帝国的都城?打算来个自取灭亡?”
面对反应迟钝且心胸狭隘的评议会,扬森上校做的更绝。
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太子能留爷,爷跟太子干!
根据之前前来劝降的被俘守军士兵转述,要是不想回去的话,郑芝龙会安排他们去京城。
还说杀死一个鞑靼人能得到二百两白银的丰厚回报,这么算起来,杀十个敌人岂不是可以直接退休了?
此时传开之后,不少守军士兵都动心了,因为他们本来就是人钱不认人的雇佣兵。
哪位雇主愿意出高价,他们就愿意给谁卖命,公平合理,绝无欺诈!
要是这个价钱放在欧陆,只怕整个欧陆的雇佣兵都愿意为皇太子效劳。
只要有足够多的赏银,敌人的头颅自然滚滚而来!
扬森这么说是有十足把握的,他太清楚公司的实力了。
如果打海战的话,也许可以完胜全球任何一个对手。
與鬼為妻
鳳血天下:血染江山如畫 上軒夜
但换成是陆战,那得先凑足五千人再说!
只有一两千士兵负责登陆作战,那可真是自取其辱!
雇佣兵再厉害,也打不过对方数万人,还有大量的骑兵。
在不打海战的情况下,东印度公司还如何找明帝国皇太子的麻烦呢?
将其沿海里的鱼虾都捞光???
这么想来,投靠这位皇太子还真是个不错的后路。
而且扬森事先也进行了摸底,发现大部分士兵都愿意跟他北上进行冒险。
风险越大,利润越高,这道理谁都懂,雇佣兵里可没有傻子。
真如郑芝龙所说的那样,那就是征战一年,够吃一辈子了。
相比于欧陆雇主甚至只发面包、不发军饷的可恶做法,明国皇太子的善举真是令下属忠诚无比。
“……”
果然是没什么底线的雇佣兵!
该死!
潔癖重癥患者
勃尔格一时间无言以对,只能在心里暗骂。
即便心里有火也不好发泄,更不能处决或者解除扬森的兵权,因为城堡里的雇佣兵都听他的。
勃尔格是这里的最高长官不假,可是城堡里的守军并非荷兰正规军,而是一群签了合同的雇佣兵。
不论在全球哪个地方,只要情况不对,雇佣兵都有权力直接向敌军投降来换取活命的机会。
想要得到了一支悍不畏死的部队也容易,每人一千银币,就能组建一支骑士部队了。
没钱的话,那就别轻易涉及忠诚,忠诚难道不值钱?
“你不想投降,我可以理解,但我要为我的人考虑后路,就像贝克一样!”
扬森举了贝克的例子,这家伙自从带着舰队从大员湾起航,大家就在没见过他的影子。
“再坚持一个月不行么?”
勃尔格用近乎哀求的口气询问,他也知道自己已经与下属离心离德了,但还要最后试一试。
“最多十天,而且要将伤兵以及妇女儿童先送出去接受救治,省得继续死人!”
扬森已经受够了这种地狱般的煎熬,由于恶臭无孔不入,加之随处可见正在蠕动的蛆虫,他都得上厌食症了。
与其现在才投降,还不如当初打不过就立刻投降,这不等于被一群海盗白白恶心三个月么?简直愚不可及!
“……好吧!就十天,可以先送这些人出去!”
勃尔格也不打算与对方讨价还价了,再多说几句,恐怕会引起对方的不满,甚至导致守军直接哗变。
此次来援七十七艘战舰,居然损失了一半!
普特曼斯难道是闭着眼睛指挥这场海战的?
每艘荷兰战舰,哪怕是武装商船,都足以等同于二十艘明国战舰的战斗力。
结果一战就被郑一官那家伙击沉和摧毁了三十多艘,要不是舰长亲口说,勃尔格根本就不打算相信。
即便从老乡嘴里听到这个结果,勃尔格仍然对此表示怀疑。
但是两位舰长已经不打算在这里多呆了,不然非得吐出胆汁来不可。
与其说这是座城堡,不如说这里是一座满是恶臭气味的巨型厕所!
一小时之后,他俩便带着城堡里所有妇女、儿童、伤兵出来投降了。
投降算是分阶段的,勃尔格打算先把累赘丢给郑芝龙,然后再做计较。
而且投降有附件条件,荷方可以将热兰遮城堡让给郑芝龙,但是要带走里面所有的财物。
“想得美!”
郑芝龙对勃尔格的要求嗤之以鼻,看在以往的情分上,他最多答应对方拿走总数的三成。
但是作为传话筒的两位舰长已经不打算再去那个鬼地方了,他们绝对不愿意被活活恶心死。
郑芝龙只能派上了“替补队员”,反正手里的红夷俘虏有的是,愿意去的大有人在。
“不行,至少七成!”
得到回复的勃尔格并不认为郑芝龙的要求合理,反而是这些财物都属于公司所有,自己带走是完全有理由的。
“随意!本伯让你连一成都带不走!”
郑芝龙觉得勃尔格仍在抱有幻想,那就用椰子弹好好让他清醒一下头脑好了,时间有的是,反正已经围困数月了,不差这几天。
太子爷说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大军收复大员兴师动众,耗费钱粮极多,就打算攻克城堡以补充。
既然你贪得无厌,妄图将搜刮来的民脂民膏据为己有,那便让你净身出堡!
第十天,忍无可忍的扬森带着城堡里的残兵败将,向郑芝龙有条件投降。
投降的条件就是要让郑芝龙作为介绍人,将他们介绍给未来的新雇主——明国太子。
对于这种生意往来,郑芝龙当然不会推脱,满口答应下来。
呼吸到新鲜空气的雇佣兵都无力地躺在沙滩上,除了洗澡之外,一动都不想动。
重生貴公子
想起之前过的日子,简直就是不堪回首的噩梦!
郑芝龙也让手下没有刻意为难这些俘虏,毕竟对方偿了这么久的椰子弹。
只要不主动逃跑,那就好说,每天供应海鲜,外加椰子!
然而不少守军士兵看到椰子就想吐……
勃尔格带着助理戴维西莱森与翻译何斌,以及家人,还呆在阴森森的城堡里。
在意识到走投无路,固守无望,于三天后向郑芝龙投降。
至此,勃尔格在城堡里总供坚守了一百零八天!
刚开始,郑芝龙提供了相当丰厚的投降条件,勃尔格不答应。
等击退了来援的红夷,勃尔格还不切实际地要求拿走全部财物。
最后尘埃落定,这位大员长官只能带走自己和家人的脑袋。
这还是在东印度公司愿意交钱赎人的情况下,否则就老老实实地在战俘营里呆着吧!
“大哥!莫忘拍照留念!”
“嗯!言之有理!”
一众将领以城头插上了明郑旗帜的热兰遮城堡为背景,拍摄了多张大块人心的照片,就差踩着勃尔格拍照了……
郑芝凤还颇为遗憾,此前与普特曼斯进行海战后,没让人前去拍照,不然这等鏖战场面也能流芳百世了。
这让在旁边观看的勃尔格看得目瞪口呆,等照片被冲洗出来,勃尔格更是惊诧到无以复加,连呼此为“东方邪术”!
当然,郑芝龙是不懂拍照的原理的,也没必要对这家伙进行解释,让他看到,就是为了炫耀大明帝国的无上荣光。
现在厦门已经有了照相馆,而且顾客盈门,郑芝龙的大营自然也有照相人员,某太子派这些人来,就是为了记录此战的梗概。
但对勃尔格等人来说,接触到如此科幻的技术,无疑是一种天大的刺激,在刺激过后,便意识到商机无限,可惜与自己无关。
可老奸巨猾的勃尔格旋即便想出了一个自我救赎的办法,让人写了一封信,信中言明照相这个新生事物的好处,让公司派人带钱来赎买自己。
自己再将照相带给公司,能带到欧陆的话,每年都能收获上万荷兰盾,自己一家也就可以衣食无忧了。
要是拍照能赚大钱,那还当什么大员长官?
这可是比请画家画自己的肖像画还要栩栩如生,几乎就跟真人一样。
勃尔格可以肯定,这世上再也没有堪比照相的东西了。
随着热兰遮城堡守军缴械投降,标志着大员战事的结束。
由于对付荷兰红夷损失颇大,特别是战舰继续补充。
郑芝龙便决定暂时不动位于东番岛北部的西班牙红夷,除留守部队之外,全军撤回厦门修整。
此前他还担心京城被围的消息,让郑芝莞带一支舰队搭载一万兵马前去勤王。
不过随着京师守军击败东虏大军,歼灭数万披甲兵的消息传到福建,看过太子爷亲笔信的郑芝龙便如释重负了。
长子郑森是役表现异常英勇,太子爷对其与郑家军千余将士的忠君报国之举大为称赞,也让郑芝龙极为得意,将信件传阅与一众兄弟浏览。
加上此番大胜红夷,为大明收复失地,这等于好事成双,可喜可贺,自然要大排宴筵,款待三军将士。
既然畿辅无恙,郑芝龙便决定再次启程前往京城,将俘获的红夷作为新年贺礼,献给太子爷,顺便看看郑森与省英。
走的时候不忘带点本地的土特产,主要就是甄选过的上等海鲜,这是太子爷上次特意叮嘱过的事情。
银子要送,海鲜亦要送!
譬如太子爷非常喜欢的黄唇鱼、金枪鱼、石斑鱼,郑芝龙遣人各选了六十六条,每条重量都在五斤以上。
螃蟹、大虾、扇贝、海螺、鱼翅等物自然不会缺少,光是这些海鲜便装了足足三艘船之多。
由于北上之后,天气逐渐寒冷,海鲜在碎冰里冷冻并不易变质,而且能起到保鲜的效果。
为了尽量确保海鲜可食,郑芝龙带着这些土特产先行一步,大队人马押送红夷俘虏在后跟随。
一行人自动忽略了某皇帝所在南都,直奔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