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zoaa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玩家超正義》-第二百六十章 讓月亮奔我而來展示-rp2s7

玩家超正義
小說推薦玩家超正義
“……所以,会有很多人来找麻烦?”
听完了安南的叙述,龙井茶咽了口唾沫。
他逐渐意识到……该不会这个任务的难度,其实在“如何安全的护送塞利西亚”这里吧?
原来这其实不是一个捕获任务,而是一个护送任务吗?
“没错,绝对不要走地下——不要尝试从教国坐地铁回凛冬,会出大事的。”
安南沉声道:“你们带着塞利西亚,无法传送回来……这很麻烦。
“我建议,你们想办法直接开着飞艇回凛冬。我会通知姐姐,见到你们就打开结界、把你们放进来的。
“这应该会很安全的……就算那些与塞利西亚有仇的人定位到了你们,但你们只要飞的足够高,他们应该也是没法攻击到你们的。”
——停一下,老大。
你不要再奶了……
龙井茶是越听越心虚。
原本他也不觉得,开着飞空艇回来会有什么危险……但安南这么说过之后,他突然就觉得不太对劲了。
“……就这样吧,我先挂了。”
龙井茶有些勉强的说道:“之后如果再遇到问题的话,我会再举行仪式向您询问的。或者您身边带一个人……?”
“我之后几天可能会有些忙,不一定有空能及时响应你们的仪式。我姑且还是带几个人吧……一会我把权限打开,把四暗刻和西酞普兰传送过来,你再让孩子传送过来;一一和酒儿就给你们传送过去,用于给你们补充战力。”
安南思索片刻,如此应道。
……出门居然不带杠子姐吗?
七冠王
龙井茶有些讶异。
一般来说,只要不是遇到黑色高级轿车那种级别的扫射,林依依的近身护卫能力,其实算是玩家中最强的。
而且带个西酞普兰还算正常,毕竟人家多少也是个奶……可是,为什么要点名带刻子哥和孩神?
这个配置总感觉有点奇怪。
但龙井茶没细问,便先挂断了。
反正也有三位玩家跟在安南身边——假如真有什么需要注意的事,他们再问也不迟。
这么想着,他就赶紧过去安排后续事项了。
亚瑟和尤菲米娅两人,倒是不用跟他们一起坐飞空艇。他们跟着赦罪师一同上了船,至少要回到没有灰雾遮蔽的地方才会离开。
等到他们重新回到有人的地方,“塞利西亚不再是船长了”这件事就会立刻被外人察觉。
……说实在的,带个易燃易爆的破坏巫师坐飞空艇,其实龙井茶心里也没数。万一要是他被什么人狙杀或是咒杀了,然后在高空来一发当场自爆……
亚瑟能自觉离开,还是让龙井茶松了一口气的。
——建议不允许让破坏巫师使用任何公共交通工具。
另外一边,安南也是无声的叹了口气。
塞利西亚这边大概是没什么问题了。
陰緣詭事
前妻,請簽字
她看起来还是有合作意愿的。
等到塞利西亚被送到凛冬,就可以进行下一步的计划了。逆冬者虽然看起来不像是单纯的叛徒……但这并不妨碍安南要对他进行预防性的处理。
“逆冬者”到底是友是敌?
他到底是真背叛了凛冬,亦或是肩负着某种特殊的使命……甚至有可能是在演无间道的时候干脆假戏真做了,也都是有可能的。
无论如何,也都必须见他一面。
不过在那之前,安南必须先去一趟北境。
虽然玩家们没有搜寻到太多的证据,但至少可以确定“多尔戈鲁基”家族是与堕落者有染的。
他们大概率是极北兄弟会抛出来吸引目光的替罪羊……虽然安南也不是很清楚,他们到底是哪来的自信,觉得安南吃下一个“多尔戈鲁基”就能满足的退去了。
“果然还是伊凡太温和了吧。”
安南嗤笑着:“应该说,不愧是【昏君】啊。
“但我这个【暴君】的行事方式,与他可是不同的。”
除了西酞普兰这个潜行奶之外,安南专门把流浪的孩子和四暗刻叫了回来。
就是打算大闹一场的。
在巷战环境下,四暗刻的爆破技艺甚至比室内战还要更强一些;而在最差的情况下,流浪的孩子也有着高速挖地道的能力,可以带着他们逃离。
而且他还能瞬秒建筑物——无论是多么坚固的城墙,也无法抵抗他那么一转。无论是冰墙土墙木墙,孩神都能直接把它们隔空消掉。
可以说是对“墙”的特攻了,用于瓦解静态防御相当好用。搭配四暗刻的爆破技术的话……
安南嘴角微微上扬。
“啊,稍微有点期待……”
他喃喃道,愉快的眯着眼睛。
现在就挺好的。
你们可千万别怂——我都带着四暗刻来了,不炸点什么东西……是不是对不起他体内流淌着的破坏之血?
“——安南陛下。”
錯緣,溫柔暖 七月開
就在这时,深蓝色长发的女性冬之手,无声无息的在安南身后出现:“伊凡大人找您。”
“是有什么事吗,卓雅?”
安南一边询问着,一边毫不犹豫的站起身来,跟着这位照顾自己日常起居的冬之手快步穿过走廊。
而卓雅在他前面带着路,低声说道:
“伊凡大人……要龙化了。”
“……啊。”
安南的脚步顿时一顿,无意义的低声啊了一声。
他抿了一下嘴、再度恢复了行进,只是路上再没说别的话。
——在安南进入到伊凡的卧室时,他就已经感觉到了不对。
房中氤氲着浅白色的霜气。
如同打开了封闭着的冷库一般……肉眼可见的霜气缭绕在安南脚边。
——唯独今天,伊凡是倒着躺在床上的。
他躺在床尾,微微抬起头来、凝视着挂在床头的两个女人的画像。
听到开门的声音,伊凡那越发浅淡……甚至已经化为鸡汤般浅黄色的瞳孔,微微动了几下、往门的方向看了过来。
就连仰起头来这个动作,都已经僵硬到难以完成。
我的完美哥哥
“……安南。”
伊凡以极微弱的声音,低声说道。
那并非是虚弱的声音。
而是舌头被冻到僵硬而发出的朦胧模糊的声音。
安南走过去,握住了伊凡的手。
他的手很冰——冰到安南的血条都掉了一小节。
“……不要,碰我。”
伊凡一字一句的答道。
重生:嫡女上位
他说几句,声音就被打断。因为他的喉咙已经被冰封住了一大半。
他只是继续说道:
“安南,人有,两只手……一只,用来,夺走,一只,用来,给予。
逆襲末世任我行 羨青慕羽
“你少了一只。但你,现在又有了。
“他们,就是,你的手。
“是能够,将月亮,握住——拉下来的,有力的手。
“对他们,好一些。”
安南怔了一下。
……伊凡的意思是,要让他对玩家们好一点吗?
“这种事……不用您提醒啊。”
安南无奈的笑了笑:“而且,我也不会把月亮拉下来。
“如果真有需要——我会让月亮奔我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