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pvzz精品言情小說 蘇廚 二子從周-第一千三百九十八章 佛會展示-halmz

蘇廚
小說推薦蘇廚
第一千三百九十八章佛会
溪巴温的老巢在积石,后世盛产保安刀的地方,夏国对青唐还存在影响力的时候,家梁也曾经被夏国遥封为积石军节度使,做西夏的拉拢工作。
溪巴温在那一带很有影响力,“河南诸羌多归之”,从瞎征杀叔父的事件里,溪巴温敏锐地见到了青唐的虚弱,不再给阿里骨提供军器。
所以瞎征杀叔事件带来的余波很大,让阿里骨非常被动。见到瞎征还不悔改,不由得将冰冷的眼神看向了他。
瞎征被父亲的眼神吓到,赶紧低垂下眼帘,伸手扶住了乔氏。
阿里骨的弟弟南纳支赶紧劝道:“寺庙之前,别说这些打打杀杀的了,赶紧进去礼敬大师吧。”
四人走到寺庙里,就见很多僧人和工匠手里拿着长方形的木片,正在刻版。
惡魔老公不外賣 水雲愛
整个寺庙当中,除了香烟,都是木材的香气。
青唐的官方文字是吐蕃文,从唃厮啰开始,青唐和宋朝政府的往来文字都是吐蕃文,被称为“蕃书”。
见到几人行来,益西央放下手中的刻刀和木板,上来给四人行礼。
乔氏还礼之后,对益西央说道:“大师怎么还亲自刻版了?交给下边的人做不就很好?”
益西央合什道:“师兄从双塔寺送来了西州佛窟发现的吐蕃文经卷,怕不有千卷之多,不过翻写的载体过于古怪,且不易保存,老僧只好发动寺僧和工匠们,大家一起动手,争取早日留下印模。”
“嗯?是怎么个古怪法?”阿里骨很警惕,河西已经属于大宋,从那边过来的文字不能掉以轻心。
神道商途
益西央似乎没有注意到这些,带着四人来到桌边:“就是这样。”
奮鬥在洪武末年
经文写在一种光滑透明的薄板上,非瓷非玉,反倒和皮革有些类似,益西央将之翻过来,铺上一张麻纸,夹到架子上,蘸了朱墨对着日光,便能够根据底下胶板上的字迹描摹。
描摹完之后,在经板上刷上薄胶水,命徒弟过来取下誊好的经文,一人牵着誊写的经文两角,小心地将之粘到木板上,说道:“这样就可以开始刻了。”
阿里骨心中松了口气:“如此倒是方便。能够让古卷在金刚崖寺得以保留,这是青唐的大事,我捐五百斤酥油,两百匹绢帛,给寺内添用,包裹经书。”
益西央赶紧合什感谢。
低維遊戲
又闲话了几句,乔氏说道:“夫君身体还没有大好,虽然大师繁忙,但是我还是想求肯大师,为夫君举行一场祈福大会。”
益西央说道:“既然夫人有此心,老僧自当尽心,就用此次从师兄那里得来的敦煌经文。”
乔氏看着益西央的眼睛:“也不光光是祈福,这同时还是一门佛会,我想大师出面,召集青唐各部酋长,亲属、子女,都前来听经,大师觉得如何?”
益西央抬起头:“夫人都想召集哪些部族?”
乔氏一个名字一个名字地说道:“心牟钦毡,温溪心,溪巴温,鲁尊,结药密,阿星、李叱腊钦、诃诺、朱古、陇遇赞、抹征。”
这些都是青唐的大酋长,心牟钦毡的部族在青海湖畔,一直对董毡有异心,瞎征杀苏南党征,最大的受益人就是他。
温溪心不用说了,盘踞邈川门户,摆明了想要投宋,还奉蔺逋比为主,有点挟太子以令诸侯的意思,背后还有大宋撑腰。
溪巴温的根据地是南部积石城,青唐四个大城之一,却收留了苏南党征的儿子独篯罗结。
结药密的部族在河州上游,同样心怀叵测。
鲁尊是廓州城守,和溪巴温是同盟,共同盘踞黄河以南地区。
这几个人都是阿里骨恨不能除之而后快的人,至于其余的酋长,多是摇摆,谁势力大就依附于谁。
益西央心中震惊,青唐这是要出大事儿。
大仙尊 吞牛狼
乔氏问道:“如何?”
益西央不敢再有任何犹豫,以阿里骨的残暴,他要是敢不答应,金刚崖寺数百僧徒信众,只怕全部活不过今天。
赶紧合什躬身:“既然夫人有此盛情,老僧岂有不欢喜之理,这就给诸路酋长们去信,召他们齐赴青唐城,如何?”
乔氏的脸色这才缓和了过来,微笑道:“如此甚好,大师相召,想必他们也是心喜的。”
但是事情的变化远出益西央所料,不但信件要被阿里骨看着他写,看着他封好,盖好金刚崖寺的火印之后,传信的工作阿里骨也没有让益西央派人,而是用自己的人。
很快,出去采买的僧众也回来了,说是王子的卫兵守在寺门外,有什么需要都是他们接手,寺内的人全部不得外出。
益西央叹了口气,合什道:“不出去就不出去吧,希望佛祖能够保佑这片土地,这些纷争的孩子,都是他的信徒。”
弟子阿令京给益西央碰上一杯奶茶:“师父毋忧,想来他们也不敢对金刚崖寺怎么样。”
益西央接过:“不用去管这些,精研佛法戒律,为世人弘法才是我们应该做的事情。很快诸路大酋便会到来,崖上的经幡实在太破旧了。”
阿令京说道:“邈川送来的那面九尺五部风马龙幡,大师一直舍不得用,要不,这次就将之挂出来?”
鳳凰鬥:第一嫡女
摸不透的愛 小水
益西央点头:“嗯,先去告诉王子,就说诸路酋长即将到来,我们准备将金刚崖寺修缮一下,需要些朱砂、彩漆,还有铜器也要打磨打磨,木器门窗有些也需要修理,请他派些熟手的工匠过来。”
阿令京有些不明白:“师父,以前你不是要求我们尽量自食其力,能不接受供奉就不要接受吗?”
益西央再次叹了口气:“阿令京,如果有人觉得我们是威胁,我们就得让他们放心。这里是下路弘法的祖庭,保护好它,是我们这些继承者的使命。”
阿令京合什道:“徒儿明白了。”
毒妃嫡女:王爺,放開你的手
收到了金刚崖寺的求肯,乔氏和阿里骨终于完全放心了下来,大方地拨出了最好的工匠,置办了修缮庙宇所需的木材、漆料、还给了一笔费用。
不过数日,金刚崖寺修缮一新,寺后的高大旗杆上,飘起了崭新的新经幡,经幡华丽非常,让来往的僧众信徒莫不顶礼膜拜。
金刚崖寺因为是下路祖庭,前来听经的人很多,因此在周围形成了一个小市集。
洛扬多杰经营着一个运盐的马帮和一个大通铺的幺店子,接待来往的朝圣者。
见到寺后飘起的大经幡,洛扬多杰对伙计们说道:“青盐该进货了,今天将马儿喂饱,再去王子的水磨坊看看有没有粕饼糠饼发卖,如果没有就买两百斤豆子舂成粉料,直接喂太浪费了。”
伙计们答应着去了,洛扬多杰这才回到客栈,打扫完卫生,这才进到内室,将刀剑擦拭保养了一番,又取过弓来检查了一遍,将弦挂上。
……
青唐的消息很快传到了兰州,李宪收到温溪心的传讯,又听说温溪心携带长子觉勒玛斯多卜去了金刚崖寺后,不由得大为焦急,立即发电报去兴州和汴京城求计。
赵顼召集群臣商议。
大家又是众说纷纭。
首先是军机处,军机处认为如今宁夏才安定两年,如果不是按部就班,先取邈川,修建城池而遽取青唐,则青唐难守。
首先,自河州炳灵寺渡河,至青唐城有四百里,道路非常艰险,难以声援。
其次,青唐地势险要,如果他们断桥塞隘,虽有百万之师,仓卒也难得前进,如果提孤军以入,四无援兵,必生他变;
但是要遣大军进入,青唐、宗哥、邈川三地本土粮食不足,止支一月,而从内地转运,又实在是过于靡费。
錦繡寵妃
军机处的建议,如今先收买周围部族,对青唐进行内部的分化瓦解,才是上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