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登!向中國功夫動作片的高峯前進——訪香港青年動作導演吳永倫


攀登!向中國功夫動作片的高峯前進——訪香港青年動作導演吳永倫

新華社北京11月8日電(記者李寒芳)“用專業的態度、敬業的精神還原六十年前攀登珠峯的驚險刺激,用智者的勇氣重現當年的激情歲月、書寫民族記憶。”9月30日,電影《攀登者》上映當日,擔任該片動作導演的香港青年吳永倫在微博上寫下這樣一段話。


親愛的臺灣同胞:今天是二〇一九年元旦!

擔任《攀登者》的動作設計,吳永倫將其比喻爲“挑戰職業生涯的珠穆朗瑪峯”。1999年,16歲的他踏入武行,既源於同爲武師的父親言傳身教,也來自心中的英雄夢。

龍虎武師,是香港對出身武術行當、從事動作設計的電影人之獨特稱謂,聽起來威風凜凜,但實則“搵命”的行當。“我的鼻子被撞過、肋骨斷過,後背也摔傷過。”吳永倫邊比劃着傷口邊說,武指的晉級之路是從替身、威亞操縱、副指導到指導,步步行來必須真刀真槍,不能投機。

2006年,看到“內地有更大的發展空間”,吳永倫北上“闖江湖”。十多年來,他參與了《鐵道飛虎》《X計劃》《北京愛情故事》《十二生肖》《西虹市首富》等多部影片的動作指導工作。

這十餘年也是香港龍虎武師們集體“北上”與內地影視加速融合的十年。“成家班”(成龍)、“袁家班”(袁和平)、“洪家班”(洪金寶)等培養的武術指導們,足跡遍佈內地。許多觀衆們耳熟能詳的影片背後,都有着香港龍虎武師們的幕後貢獻。作爲“成家班”的一員,吳永倫坦言,剛來內地時“水土不服”,要努力和內地的劇組同事磨合,想辦法設計內地觀衆接受的“動作語言”。


二季度保險業 償付能力充足率小幅下降

“香港的動作設計多以武俠戲、警匪片居多,內地劇本更多元化,需要更多的設計,服務於特定的年代背景。比如《攀登者》是沒有打戲的,但既要體現緊迫感又不能太浮誇,所有動作要基於重重危機不停創作出來。”

《攀登者》大量拍攝需要在高海拔的嚴寒環境下進行,吳永倫面臨前所未有的壓力和挑戰。他坦言,有了現代技術的支持,武指們不用像之前那樣“搏命”出演,包括《攀登者》中的暴風、冰裂、雪崩等絕境,都可以通過電腦設計來完成。但同時,特效也不能泯滅設計的獨有美感。

有一場鏡頭,是吳永倫的得意之作。劇本要求是茫茫冰雪,生死之間,主演吳京從山坡疾馳衝下來救人。吳永倫設計了吳京利用登山梯作爲道具。“這個梯子可以理解爲滑板,有了速度的合理性;也像一把劍,梯子打開就是拔劍出鞘,有一點徐克的浪漫武俠感。”這個精心設計成爲影片中一個出彩瞬間。

香港武俠片中,“俠之大者,爲國爲民”是經久不衰的旋律。來到內地,吳永倫參與拍攝主旋律影片,進入新的創作階段。2011年,他擔任了紀念辛亥革命百年影片《辛亥革命》的動作指導。2016年,他執導的微電影《迴歸》,在國家禁毒委員會辦公室和中國禁毒基金會主辦的“626國際禁毒日”活動中獲最佳影片獎。

“好萊塢可以把很多愛國的主旋律片拍得很好看,內地一些動作類影片像《湄公河行動》《戰狼》已經做了很成功的嘗試,我也希望通過我的動作設計,讓家國情懷藉由影片深入人心。”他說。

從革命年代的捨生忘死、“爲國登頂”的寸土不讓,到和平年代的守護安寧,吳永倫對“愛國”也有了更深的思索:“愛國的表現形式有很多種,現代社會中就是有自己的信念、使命感,面臨挑戰時不顧自己的生命把任務完成。只有每個人努力,自己的國家強大了,整個社會和民衆才能得到保護,香港也是國家的一分子。”


臺企持續佈局深耕大陸市場步伐不停

“我是中國香港人,我是中國人。我愛中國,香港永遠是中國的一部分。”他說。

香港的龍虎武師前輩,曾將“中國功夫”通過電影“打”向世界,締造出一個黃金時代,《黑客帝國》《X戰警》《臥虎藏龍》《蜘蛛俠》等“大片”中,也處處可見“中國功夫”的印記。

吳永倫說,每位動作片名導都有自己不同的風格,比如徐克的瀟灑飄逸、袁和平的真刀真槍、吳宇森的“白鴿暴力美學”、成龍的幽默風趣。“我的夢想是將老一輩龍虎武師堅持不懈的精神帶來內地併發揚光大,創作出有自己獨特烙印的動作片風格,在全世界‘打’出高度。”

吳永倫的心裏,躍動着的是新一代龍虎武師的夢想。他,就是一個攀登者。


國務院九大舉措推進外貿創新發展 培育我國參與國際競爭新優勢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