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63o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柯學驗屍官-第307章 少年柯南的煩惱熱推-6pp2o

柯學驗屍官
小說推薦柯學驗屍官
按照林新一的吩咐,毛利兰带着柯南来到别墅外面,对凶手留在雪地上的足迹进行现场复勘。
“站好哦,不要乱动。”
毛利兰下意识地嘱咐了柯南两句,然后便自顾自俯下身子,全神贯注地观察起那串足迹来。
柯南一阵无语。
他这些天也发现了,小兰正不知不觉地,愈发把他当成小孩对待。
就像林新一对待灰原哀一样。
庶女生存寶典【修】 荊釵布裙
“什么叫不要乱动啊…“
“我又不是真的小学生。”
柯南翻了翻白眼。
而除此之外,同样让他在意的是:
小兰那随手把他抛在身后、专注调查案件的做派,都熟练得有些习惯成自然了。
就像完全没意识到身边还有个青梅竹马的存在。
林新一把柯南派来帮助她。
但历经这些天的磨砺,她已经变得独立而干练,根本就不需要这位大侦探的帮助。
“唉…”柯南轻轻一叹。
这种被人遗忘的感觉太糟糕了。
于是,柯南憋着一股劲,也下意识将目光投到那串雪地足迹上面。
必须得看出点什么。
还得赶在小兰之前。
不然的话,慢慢的,他这些年在小兰脑子里打造的英雄形象迟早会崩塌殆尽。
他会渐渐变成小兰身后的无用跟屁虫,只会洗碗扫地刷厕所的居家童养夫…
平淡的生活会让激情黯淡,小兰也会对这样泯然众人的他渐渐失去好感。
说不定等不到他长大成人,就从外面给他找了个“姐夫”回来。
“这绝对不行!”
柯南下意识打了个寒战。
他观察现场的目光更加专注、凝重,仿佛是在跟可怕的命运斗智斗勇。
而他这么一使劲,还真就很快发现了什么:
“有了!”
柯南脑后灵光一闪。
他的目光也悄然变得凝重。
“小兰。”柯南的声音陡然变得低沉,而富有自信:“我注意到了——”
“这串足迹有问题!”
“哦?”毛利兰好奇地抬起头,将目光投向那个被自己下意识遗忘的小男友。
“刚刚你是在专注于观察具体某个脚印。”
“而我仔细观察了一下这串足迹的整体,很快就发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柯南渐渐找回了那种名侦探的感觉:
“那就是,这串足迹的步长都太短了。”
”步长短?没有吧…“
毛利兰放眼观察了一下那串足迹,还掏出卷尺量了一下:
“足迹主人运步均匀,步长大概…在75cm左右。”
“这就是成年人正常步态下的平均步长,算不上短吧?”
“等等…”
不用柯南继续提醒,毛利兰自己就瞬间反应了过来:
“正常步态…怎么会是正常步态?”
“凶手那时候被我们堵在房间里,不得已才跳窗逃跑。”
“在那种行凶被当场撞破,身后还有追兵的情况下,他怎么可能还用这种运步均匀的正常步态,不紧不慢地绕着别墅走?”
“他留下的足迹,应该很凌乱才对!”
“没错!”
柯南赞同地点了点头:
“凶手那时候在被你和贝尔摩德追击,他’跑‘还来不及,怎么可能用’走‘的?”
“而人在跑步状态下,步频快,步长长,多在110cm以上。”
“足迹多不完整,落地的前掌压力重,后跟压力轻。”
“尤其是在这蓬松积雪中跑步ꓹ 蹬、挖、抬痕这些积极步态应该更加明显。快速起步抬足,更会不可避免地带起大量雪屑。”
極品風水少爺 紅桃八
“可这串足迹呢?”
“太平稳、清晰、完整了。”
“这根本不像是一个慌乱逃跑者该有的足迹ꓹ 更像是在平静环境下,一个人常步行走留下的足迹。”
柯南有条不紊地讲出了自己的推理。
他同时也不知不觉地昂起了自信的大脑袋,期待着像以前那样ꓹ 收获青梅竹马那崇拜爱慕的目光。
毛利兰倒是真的在看他。
只不过,那眼神不是崇拜ꓹ 而是异样:
“这些不都是痕迹学的知识么…”
“柯南,你不是说自己不想学林先生的那一套么?”
“我…”柯南小脸一红。
同为名侦探的服部平次ꓹ 已经因为家庭因素和梦想破灭ꓹ 而改换门庭成了林新一的徒弟。
但他这个关东的工藤,却一直执拗着不肯拥抱刑侦现代化,坚持做福尔摩斯式的传统侦探。
用外务省海外宣传口的笔法描述,这就叫匠人精神。
当然,柯南其实不是这么顽固守旧的人。
他只是隐隐地觉得…如果自己放弃侦探改作警探,那就好像,彻彻底底输给了林新一一样。
而因为过去的一系列经历ꓹ 甚至直到现在都没有完全打消的某种隐忧,柯南最不想的就是向林新一认输了。
所以他固执地坚持着侦探梦想。
只不过…
他嘴上说不要ꓹ 身体却很诚实。
面对这些明显对刑侦推理有巨大帮助的新知识、新手段ꓹ 作为推理狂ꓹ 柯南还是按捺不住地ꓹ 偷偷摸摸地跟在毛利兰身后学了起来。
现在他这么不经意地展露出来。
毛利兰马上就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
“柯南,你是不是偷看我放在家里的专业书了?”
“没、没有啊…”柯南心虚地说道:“这都是我以前ꓹ 额…”
“在夏威夷度假的时候ꓹ 跟我老爸学的。”
“是么…”
毛利兰不置可否地抿起笑容:
“柯南ꓹ 你现在也明白了吧?”
“那种过分依靠个人智谋推理破案的侦探,现在已经过时了。”
“以后你就跟我一起学习刑事科学技术ꓹ 最好,也跟我一起到警视厅上班。”
她憧憬着以后跟青梅竹马一起在警察岗位上工作的日子。
而柯南小朋友却是倔强地摇了摇头:
“不要!”
他以后才不会去当警察哩!
要知道,毛利兰现在就在警视厅工作,早早成了实际意义上的鉴识课官员。
以后他要是也去当警察,见了女朋友的面,说不定还得敬礼。
尤其是,如果解药没研究出来,他再等个十几年才参加工作…
到时候就不是敬礼那么简单了。
毛利兰估计都成了他的顶头上司,迎来送往都得鞠躬,在她面前汇报工作都只能站着。
而自己要是和毛利兰结婚,也肯定会被同事误解为,出卖色相勾引上司的年轻小白脸。
“不行…绝对不行!”
柯南被自己的脑补吓得脸色发白。
他突然有些理解毛利小五郎了。
有这么强势霸道的女强人妻子,男人脸上哪还有面子?
“咳咳…总之,这些以后再谈。”
毛利兰当然不知道,柯南已经凭借自己名侦探级别的想象力,在这短短几秒之内,幻想出了自己未来在老婆面前点头哈腰、伏低做小的卑微姿态。
她只是看到,柯南在迫不及待地转移话题:
“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判断这串足迹的主人。”
“刚刚说过:”
“这串足迹并不是一个忙于逃跑的人留下的。”
“那么问题来了…那凶手呢?”
“别墅外面只有这么一串足迹,如果不是他逃跑时留下的,那他的足迹呢?”
“外面是茫茫一片雪地,他不可能什么痕迹都不留下,就从窗户外面凭空消失的。”
“除非…”
柯南一番循循善诱,总算把毛利兰的关注点拽了回来。
她若有所思地接上了柯南的猜想:
“除非,凶手根本就没有离开那房间,而是在房间里藏了起来?”
最強地球守護者 不紅的月月鳥
“不然的话,他被我们追得跳窗逃跑,留下的足迹不可能那么平稳。”
“可是这又似乎有些说不通。”
毛利兰眉头微微蹙起:
“那个房间就那么大,能藏人的地方就只有床底。”
“可后来我们赶到现场之后,现场一直都有人留守。”
“床底之后也检查过了,下面只有一具尸体,根本没有什么藏着的凶手。”
“而如果凶手既没有翻窗逃跑,又没有藏在房间角落。”
“那凶手到底是怎么消失的?!”
她似乎是陷入了困境。
“其实你应该能猜到了,小兰。”
誘惑首席:餵,不要你的奶粉錢
“只不过那个人你太熟悉,也太敬重,所以才下意识地不想怀疑她。”
柯南轻轻一叹,表情有些黯然。
那个人他也很熟。
毕竟,那是他、小兰、园子共同的老师。
“你是说…”
毛利兰紧紧咬住嘴唇。
她本能地不想说出那个名字。
惹火燃愛:老公,慢慢寵
而柯南则是继续往上加码,语气凝重地说道:
“小兰,我们都已经通过痕迹学确认,这足迹不是凶手逃跑时留下的。”
“而是被人在案发之前,出于某种目的,提前踩出来的。”
“那家伙留下这么奇怪得足迹做什么?”
“当然是为了混淆视听。”
“为了让人看到这足迹就下意识相信,凶手是被人撞破行凶现场,情急之下翻窗户逃跑。”
“配合上他事先在中村老师衣服里藏匿的证物,这个凶手就能顺水推舟地,把黑锅扣到中村老师头上。”
“但其实…”柯南微微一顿:
“真正的凶手,根本就没有逃出房间。”
“所以你,还有贝尔摩德这样的追踪高手,才会那么轻易地被那个凶手甩掉。”
“因为你们从头到尾追的都是空气。”
“凶手误导了你们。”
“她那时就留在房间里,在我们所有人面前演戏。”
柯南把虚指的“他”换成了“她”。
很显然,他已经能确认那个凶手的身份。
毛利兰也想到了那个名字,只是她本能地不愿承认:
“米原老师…”
“这个杀人凶手,会是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