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39om都市小说 頭狼 起點-4031 這把,必須贏相伴-doujn

頭狼
小說推薦頭狼
摩托车排气筒的咆哮声宛如一头暴怒的猛虎,速度飞快的径直扎向那个挡在我们前面的青年。
腹黑殿下與惡魔
青年像是吓傻了,又仿佛没反应过来一般,直愣愣的杵在原地不躲不闪。
眼瞅着摩托车就要撞向自己,青年猛然从身后抓起一杆锯短枪管的“五连发”。
“昂!”
穿越之錦繡農家樂
“嘣!”
急刹车的声音和枪响在一刹那间同时泛起,一道身影快如闪电的从摩托车上滚了下去。
紧跟着摩托车犹如失控一样直接撞在挡在路中间的越野车前保险杠上,荡起一阵耀眼的火星子,再看那个拦路青年竟不知道什么时候蹿到了车前脸上,正一眼不眨的盯着前方。
他正前方四五米处,刚刚那个骑手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所幸戴着安全盔和护肘护膝,应该没有受到太大的伤。
两人对视几秒,骑手拽下来脑袋上的头盔,喘着粗气“咳咳咳”咳嗽几声。
“大哥!”当看清楚那人侧脸时,我惊呼出声。
来人竟是几分钟前我还臆想过的天道,天道的脑袋上密布汗珠,刀削斧凿一般的脸颊显得格外刚毅。
“极速之下还能避开子弹。”拦路青年双手环抱“五连发”挑动眉梢出声:“你有点意思。”
天道脖颈微歪,挑衅似的出声:“怎么?不认识我啦?”
“哦?”对方迷惑的再次望向天道。
“炼狱第三层!”天道似笑非笑的开口:“我再给你点提示,你右腿上的伤是我给得!我记得当时我要杀你,你跪在地上苦苦哀求,哦对了..那会儿我喜欢戴个铁质的面具。”
说话的功夫,天道在自己脸上比划两下,笑呵呵的努嘴:“怎么样,勾起一点往昔的记忆没?”
“是你!你是天道!炼狱二层、三层的恶鬼!”青年的脸色骤变,眼神也突兀变得无比阴骘。
“还行,记忆不算太衰退。”天道抽吸一口气轻蔑的摇了摇脑袋:“乔久鹏,我以为你跟我一样成为第九处的编外人员,看来你叛变了!”
“真是搞笑,从未加入,何来的叛变?”被唤作“乔久鹏”的青年怒目圆瞪:“只有你这种蠢货才会对第九处的牲口们感恩戴德,他们从来不把我们这些雏儿当人,我凭什么要替他们卖命!”
天道慢条斯理的回应:“我们本就是罪人,就应该以罪赎罪!”
信口雌黃
“愚昧!”乔久鹏不耐烦的打断,说罢端起手里的“五连发”,枪口对准天道:“看来你是负责清理门户得,既然这样,我也不怕跟你实话实说,两年前我借着外出执行任务,袭击了我的拍档,第九处不是没对我进行过追杀,但他们实力不济,今天我正好借着你的命再提醒那群牲口一次,想要我的命,没那么容易!”
“拎把小破枪,就开始吆喝自己天下无敌,我真有点高看你。”天道不屑的吐了口唾沫,而后从腰后摸出一把手枪直接扔到脚边,很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头:“有没有勇气再跟我比划比划,看看你这两年有什么进步。”
扫视一眼天道脚边的家伙什,乔久鹏犹豫几秒钟,也一把将“五连发”扔到身后,大鹏展翅似的从车前脸上跳了下来:“如你所愿!”
在他落地的同时,天道面无表情的一记俯冲,单手了上去。
乔久鹏的反应不可谓不快,左手往前一抡,架住天道的手臂,右手攥拳粗暴的砸向天道的面门。
“踏踏踏..”
天道立即往后退闪,可还是晚了半拍,身体不由自主的踉跄一步。
趁着空当,乔久鹏再次向前一步,又是一拳捣向天道的胸脯。
天道灵活的侧开身体,从容避开这凌厉一击,接着脑袋往下一缩,左胳膊环住乔久鹏的腰杆,右手呈拳速度飞快的照着乔久鹏的右边太阳穴“咣咣咣”就是几记炮拳。
乔久鹏吃痛的举起手臂防守,可仍旧被天道打的节节败退。
執宰大明
影後駕到:陸少的寵妻日常 慫蛋
十几秒过来,两人分开,乔久鹏身体发飘,双手跟陀螺一样打晃的转了一圈,一屁股崴坐在地上,红血顺着他的鬓角就流淌出来,狗日的挣扎着想要往起爬,不想被天道铲球似的一脚踹在下巴颏处,就地滚出去两三米远。
瞅着趴在地上,呼呼直喘粗气的对手,天道嫌弃的摇了摇脑袋轻笑:“你比两年前更垃圾了,看来这段时间跟着敖辉,确实没学到什么有用的玩意儿。”
“敖..敖辉是谁?”乔久鹏捂着明显有些变形的下巴,瓮声瓮气的呢喃。
天道迷惑的皱起眉头:“你现在的主子不是敖辉?”
庶女升遷記 顧輕薄
“我跟高家得,压根没听过你说的什么辉..”乔久鹏冷声回应:“算了,说这些没任何意义,接下来你是打算把我就地正法,还是带回去邀功?”
“林主任说过,编外人员没有执掌生杀的权利,你老老实实俯首就擒,看在老相识的份上,我会为你求情。”天道声音低沉的说道,接着又回头看了我和孟胜乐一眼,摆摆手驱赶:“路障扫清,你们继续前..”
“唰!”
话没说完,那个叫乔久鹏的混蛋猛然弹起,一肘子抡向天道。
天道闷哼一声,浸红的鲜血瞬间从他的小腹喷涌而出,我这才发现乔久鹏的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多出一把冒着寒光的大卡簧,锋利的刀刃上沾染着天道的血迹。
“老子辛辛苦苦才逃出来,你让跟你回去?”一招得手,乔久鹏原本还算俊朗的五官完全扭曲成一团,呼哧带喘的嘶吼:“看来你现在和那帮道貌岸然的牲口学的一模一样,打算还像过去似的神不知鬼不觉把我们这些所谓的罪人处决是么?我告诉你,不可能,一点可能都没有!”
话没说完,乔久鹏再次疯狂的冲了上去,攥着手里的卡簧虎虎生风的连劈带砍。
天道无奈的往后倒退,接着身法轻快的优势腾挪闪躲。
“曹尼玛的!”我抓起“仿六四”愤怒的跳下车,打算直接送那狗东西两颗子弹。
“嘭!”
村婦清貧樂 霜晨
闪躲中,天道一脚蹬在乔久鹏肚子上,昂头朝我吆喝:“你们走你们的!别在这种小人物身上浪费时间。”
说话的间隙,他的胸口再次被乔久鹏剌了一刀子,血肉外翻,瞅着就格外生疼。
乔久鹏还没来及抽回去的胳膊,天道借着机会,一把勾住他的脖颈,膝盖绷曲连续几下磕在对方小腹上,然后又是一记抱摔将人直接按倒在地,他利索的骑在乔久鹏背上,一手掐住他持刀的手腕子,一遍回头冲我厉喝:“走,骑摩托车走,你的责任是剑指华山,而我们负责肃清这一路的荆棘密布!”
極品福晉
盛嫁無雙:神醫王爺不良妃 三木遊遊
“走,朗朗!”
孟胜乐这时候也从车里跳下来,三步并作两步跑上前,推起天道刚刚骑来的那辆摩托车,冲我招呼:“别特么耽误兄弟们千辛万苦为你争取到的时间。”
我依依不舍的看了一眼和乔久鹏扭打在一块的天道,深呼吸两口,爬上摩托车。
“昂!昂!”
孟胜乐猛轰几下油门,车子如同离弦的飞箭似的蹿了出去。
扑面而来的疾风冻得我瞬间打了个冷颤,但同时也让我清醒很多。
摩托车驶出去十多米远后,我再次回头遥望一眼,吞了口唾沫呢喃:“这把,必须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