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0eu好看的都市言情 無限之命運改寫 ptt-第一千四百八十三章:分隊推薦-8e899

無限之命運改寫
小說推薦無限之命運改寫
隶属于圣职者教会的圣职者四大职业,在教会中都有着各自明确的分工。
蓝拳圣使负责镇压和攻坚工作,驱魔师负责外派到阿拉德大陆各地进行驱魔除邪。毕竟这是一个存在鬼魂邪魅的世界,必然会有一些地方存在着需要净化的恶灵。
复仇者像之前所说,教会对他们抱有两种态度。一种态度是默认他们的存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另一种,则是将他们归类为伪装者。
而圣骑士这一转职理所当然的,是圣职者教会中人数最多的职业。
五圣者中存在着两名圣骑士,这两名圣骑士的战斗习惯,直接影响了圣骑士的两极分化。
一种,是罗什巴赫派。专门学习治疗、净化和状态加持等技能的圣骑士,在外面被称为守护骑士,也就是DNF玩家们的辅助流圣骑士。
另一种,则是格拉西亚派,主要学习守护系以及一些状态的圣术,提高战场防御能力和输出能力,堪称坦克般的存在。这一流派,也被玩家们称之为守护流圣骑士。
当然在玩家们研究出的体系中,还有一种体系:审判流。这是专门学习攻击技能和状态技能,主攻输出的流派。然而在圣职者教会当中只有极为少数的人会这么选择。
原因很简单,因为在阿拉德大陆中,独行冒险的真的少到可以用屈指可数来形容。尤其是独行圣职者,更是寥寥无几。
学习审判流的都是些什么人?
是那些被逐出教会,声名狼藉的圣骑士。没人愿意和这种圣骑士组队,教会甚至派出异端审判者去追杀他们。为了活命,所以他们才必须要专精这些攻击类技能。
玩家们走审判流是为了什么?单纯是为了单刷。
还有一点是非常重要的,圣骑士这一职业链中的高伤害技能,基本上都是在觉醒之后才能学习到。那么自然,审判流圣骑士基本上不会在圣职者教会中出现。
毕竟,哪怕是辅助流圣骑士和守护流圣骑士,也都是会去学习一些攻击圣术的啊。又不和游戏里一样,需要sp加点才能提高技能攻击。
像欧贝斯这种天才,其实就可以称呼她为审判辅助流圣骑士。因为不管是攻击类圣术,还是状态类治疗类圣术,她都掌握的很好。
虽然谢铭没有见到过歌兰蒂斯和变成复仇者前的尼尔巴斯出手,但想来他们兄妹必然是又硬伤害又高的审判守护流圣骑士。
正如他们的先祖夏皮罗·格拉西亚一样,以一己之力挡住了奥兹玛手下,暗黑恐怖之三骑士之一,恐怖之阿斯特罗斯的所有攻击,还反手把她打成重伤。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拥有着像欧贝斯等人的天赋,不少天赋平平的圣职者在选择了圣骑士这条道路后,因为各种原因而成为了后勤。
平常的时候,就呆在教会中帮忙训练新手圣职者们。或者外出传道,自愿前往一些小镇中成为当地的教会圣职ꓹ 进行监管工作。
在这个过程中,选择辅助流的圣骑士们ꓹ 自然会用自己的圣术来帮忙治疗平民的伤势和病痛。
毕竟平民们若是受伤,生病,只有三种选择。
自己买药买绷带来治疗养伤ꓹ 找药剂师购买炼金药水,或者去圣职者教会寻求医治。
很少有人会选择第二种ꓹ 毕竟炼金药水的价格可不是一般的贵,平民中很少有可以支付的起的存在。第三种ꓹ 相比较于第二种也就稍微多了那么一点。
可同样ꓹ 需要付出不少的治疗费用。别说什么圣职者应该无偿治疗,你去医院看病不要钱的啊?人家圣职者,圣职者教会,就不需要赚钱吃饭了?
正是因为欧贝斯经常和谢铭他们说这些关于圣职者教会内部的事情,所以谢铭才会对索西雅口中那个“专精治疗的圣骑士”产生疑惑。
因为正常的罗什巴赫流圣骑士,根本不会以“专精治疗”来自称。甚至在流派方面,圣职者教会的分界线也很模糊。
辅助流和守护流两种流派的核心知识ꓹ 罗什巴赫家和格拉西亚家肯定是只留给自家人来学习。当然,若是有立下大功的圣职者ꓹ 也会拥有学习这些知识的资格。
但学习的同时ꓹ 会签下保密契约。违背契约的ꓹ 直接就会被契约反噬而死ꓹ 不会留一点点的情面。
而想要打听这些知识的,也会列入圣职者教会的必杀名单。五圣者留下的知识ꓹ 是圣职者教会绝对的底线。
不过仅仅是想要学习一些普通的圣骑士圣术ꓹ 那么基本上随便你学。你本来想学习辅助流ꓹ 结果学着学着感觉自己没天赋,转去学守护流了ꓹ 也没有任何的关系。
甚至你若是天赋足够的话,两种流派都学习也行。
因此,圣骑士中并不存在什么“专精治疗的圣骑士”。欧贝斯,甚至是她爷爷马杰洛,一名可以逆生死,肉白骨的天启者,都不会自称自己专精治疗。
当然也有可能,是谢铭多想了,人家或许就是这么一说,想要让囧克放心。但不管怎么样,治疗小姑娘的病是目前最重要的。
我在考古系所看到的那些詭…
所以在和索西雅聊完,晨练结束,谢铭便动身前往了圣职者教会。
通常这个时间,欧贝斯都会带领着她的圣骑士小队,在圣堂中咏唱圣歌。
——————————
“专精治疗的圣骑士….药剂师辅助治疗……囧克…..”
在听到谢铭说完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欧贝斯忍不住皱了皱眉头。显然比谢铭更加熟悉圣职者教会的她,也从这件事中听出了些许不对劲。
圣术治疗,和药剂师配置出炼金药水治疗,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尤其是,治疗的对象还是平民时,就更加不对劲了。
在冒险当中受伤,需要快速恢复战斗,且队伍中没有圣骑士时,炼金药水就是必不可少的东西。但倘若有圣骑士存在,那么冒险家们都会尽量避免使用炼金药水。
原因很简单,哪怕是用再温和的材料配置出的炼金药水,都会蕴含着毒素。短时间内喝的越多,毒素就会堆积的越多,炼金药水的效果会越差。
像游戏中,那些治疗药水都有着冷却时间,就是在侧面反应着这点。
至少在欧贝斯的认知当中,除了那些传说中的神级恢复药剂外,阿拉德大陆不存在不蕴含毒素的炼金药水。
而囧克的妹妹小欣的病,居然需要靠着炼金药水辅助圣术才能治好?什么病,居然这么厉害?
在不知道病情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下,欧贝斯也不敢断言。但是,她的心中已经对这件事,有些许判断了。
事情,也正如欧贝斯推测的那样。
在几小时后,圣骑士少女表情严肃的从那名叫做小欣的服务员房间中走出。跟着谢铭顺着宿舍的楼梯走下,声音变得无比沉重。
沉重之中,还带着些许愤怒。
腹黑冷少蛇蠍妻 馨香
“小欣的病的确十分罕见,但并不在圣术的治疗范围之外。只要是达到了转职中阶实力的圣骑士,耗费一些力气都可以将其治愈。”
“炼金药剂我也看过了,里面的成分的确可以治疗血寒症。可那只有在永久冻土才能采集到的药材成分,我并没有从药剂中检查出来。”
“根据你所说,那名叫做囧克的人,是曾经隶属于圣职者教会的蓝拳圣使。而且,他是花费功勋来请圣骑士进行治疗的。到这里为止,应该没有错误吧?”
“索西雅女士是这么和我说的。”谢铭眯了眯眼睛:“怎么,你可以查到囧克的资料?”
“嗯,不管是自主离开,还是叛离的,只要曾经在圣职者教会有过职责,那么必然会记录在资料库中。而资料库,是除了主教或者和主教拥有同等资格的人许可外,绝不允许外人进入的地方。”
“每一点教会功勋的花费,资料库中都会记录。”
欧贝斯无比平静的说道:“我已经向小欣问过了他哥哥离开圣职者教会的时间,以及那名‘专精治疗的圣骑士’是什么时候帮她治疗的了。”
“这件事,关系到圣职者教会的名誉。所以,不好意思,我可能要暂时离队了。你们先去永久冻土寻找小欣的哥哥。我要对这件事情,纠察到底。”
“……我明白了。”
谢铭轻轻颔首:“那么,我让蕾莎琳和米内特也离队,让她们两人配合你行动吧。”
“不,没有这个….”
“蕾莎琳是属于革命军的人,保证你的行动,能够在赫顿玛尔畅通无阻。而米内特身为刺客,所以应该非常清楚赫顿玛尔的地下世界。”
“有她们两人协助,你的行动应该会方便很多才是。尽早查前因后果,对我们小队来说也是更有利。”
溺寵仙妻,相公很妖孽 柳晨雨馨
“…….”
“不用担心我们的战力问题。”
谢铭笑着拍了拍腰间挂着的阿波菲斯:“多少对你的队长的实力,多一点信赖啊。更何况,诺羽已经成为剑圣,我们又有了诗乃的加入。而且….”
巴卡尔的龙蛋可是还在空间布袋中呆着呢。
“我明白了。”
叹了口气,欧贝斯露出了和往常一样的开朗笑容,轻轻的打了下谢铭的肩膀:“那么,我们彼此都加油吧,队长~”
“嗯。”
——————————
对于谢铭的安排,小队中的成员们都没有什么异议。虽然蕾莎琳貌似有什么话想说,不过想了想,还是放弃。
萌寶1加1 千層雪
她可没忘,谢铭同意她加入小队时,让她答应的条件之一就是,听从小队总体做出的判断。简单来说,就是乖乖听话。
因此在稍微准备了一下后,蕾莎琳和米内特便通过各自的渠道去调查,关于囧克这名地下组织行动队长的事情了。而欧贝斯,则是直接钻进了资料库。
同时,谢铭也动用空间能力直接将马车和队员们传送到了赛丽亚熟悉的小镇,艾尔文防线。
在看到这地方时,赛丽亚和诺羽都有些百感交集。明明只离开了将近一年的时间,但她们两人却已经可以用脱胎换骨来形容。
而既然来到了这里,那么回去打声招呼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他们又不是大禹,并不需要三过家门而不入。
赛丽亚的归来,自然是让受到了艾尔文防线的居民们热情的欢迎。连带着谢铭几人,都受到了热情对待。可对于谢铭来说,属实有些难熬。
貌似在他带着赛丽亚离开后,这小地方的谣言越传越离谱。从赛丽亚跟着一名冒险家出去冒险了,变成了赛丽亚跟着一名冒险家私奔了。
無良帝少:獨寵替嫁妻
最初,林纳斯还解释几句。结果听到后面越来越夸张的消息后,他就放弃挣扎了。
女鬼修真記 布瑞夏比
毕竟不管是哪个时代,哪个世界的阿姨大妈,八卦谣言,永远是她们最喜欢的事情。越夸张,越八卦,她们越会传的不亦乐乎。
这也就导致,赛丽亚和谢铭被一群大妈围着,问着一些哭笑不得的事情。
结婚了没有啊?打算什么时候要小孩啊?真不知道赛丽亚这丫头是怎么看上你小子的,你小子要知福啊!让谢铭嘴角的肌肉,都快抽筋了。
但也正是这种时候,才能看到赛丽亚的亲和性和魅力。仅仅是三言两语,就把这群大妈哄得舒舒服服的,谣言也在这三言两语中被解开。
随后,在居民们的热情挽留下,赛丽亚、诺羽和诗乃三人,就被拉着去做饭,准备在这里过上一夜,开个派对了。
而被排挤出来的谢铭,则是在林纳斯看热闹的表情下,灰溜溜的坐到了铁匠铺当中,和他讲讲这段时间,他和赛丽亚的冒险经历。
“哈哈哈哈,果然年轻就是好啊。”
听到谢铭他们在这么短得时间里面,就已经完成了大多数人终其一生都无法完成的大冒险。林纳斯是既开心又欣慰。随即,他也和谢铭说起,他这段时间的事情。
“自从你小子走了之后,我也久违的拿起铁锤,开始增进自己的锻造技术了。毕竟,以你这家伙用武器的模样来看,没有适合的武器还真是不行。”
“对了,我让你去找辛达,你去找了没有?”
“呃……”
这件事情,谢铭还真忘得一干二净。
“就知道你这小子没去问,不过也好。你没去找辛达,说不定也算是上天注定的事情。”
摸了摸自己的胡子,林纳斯从座位上拿起了那本有着多处折皱,但能看出有在好好保存的古书,递给了谢铭。
“泰拉石锻造术……”
谢铭翻看了几页之后,抬起头看向了一脸得意的林纳斯:“大叔你,已经会锻造泰拉石武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