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jufs好看的都市小说 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 愛下-第五百四十六章 頭皮發麻-rnx1c

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
小說推薦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
杨真儿一脸狐疑地走过去,捡起地上那块圆圆的橡皮檫,然后仔细地观察了一下,又凑过去蹲在小胖妞身边,拿开她捂着额头的小手:“被砸疼了吗?这次我明明比上次使的劲还小得多呀?”
小胖妞一边仰着小脸让杨真儿帮她检查额头,一边说道:“老仙姐姐太准啦,两次都弹中同一个地方,伤上加伤,疼上加疼!”
“小铃铛……”杨真儿两手捧着小胖妞的小胖脸。
“啊?”
杨真儿忽然加大音量快速说道:“你撒谎了!我刚刚根本没有弹中你对不对!那个橡皮刚刚在你面前定住了对不对?”
被捧着小胖脸的小胖妞看着她老仙姐姐,似乎进入了呆愣状态,时间一秒秒过去,然后慢慢的,慢慢的,她的眼睛开始氤氲,泪水开始凝聚,接着泪珠咕咚一下爬出眼眶,从眼角滑落,沿着小胖脸滚落到杨真儿手上。
杨真儿吓了一跳,比刚刚看到那橡皮擦悬停空中的景象反应还大,赶紧把小胖妞抱到了怀里,轻轻拍着她的背,连连道歉道:“小铃铛,老仙姐姐不是要凶你啊,老仙姐姐跟你开玩笑呢,不哭啊不哭啊,老仙姐姐坏,一会你用橡皮擦弹老仙姐姐的脑门,绝对不躲!不哭不哭,一会叫外卖点菜都让你来,你想吃什么点什么……”
脑袋搁在杨真儿肩膀上的刘诗铃,睫毛上还挂着泪珠儿,却是偷偷地松了口气。
她倒不是故意秀演技——真要演哭戏她还真是演不出来,顶多能哇哇喊两声“我哭啦老仙姐姐”,眼泪是真挤压不出来——除非偷偷掐自己大腿几下。
刚刚她是被杨真儿一下道破谎言,慌张了一下,然后觉得自己对老仙姐姐说谎确实不对,但是她又答应过光头叔叔暂时不要把“魔法真相”展露给老仙姐姐,于是刚刚两难之下,诺言和道德之间的强烈冲击对抗ꓹ 加上想到老仙姐姐一直以来对她那么好,焦急为难ꓹ 不知如何是好,就哭起来了。
没想到,倒是借着眼泪蒙混过关了。
不过她其实现在也是超级好奇ꓹ 因为刚刚那一瞬间,她在注意力高度集中、全神关注老仙姐姐那个橡皮檫的时候ꓹ 是真的控制住了橡皮檫。
这种控制好像不是直接的控制,而是通过她兜里的“巧克力”和“冰淇淋”的间接控制。
这个橡皮檫的感觉ꓹ 和光头叔叔其他那些硬币呀、珠珠呀、各种各样不知道是什么的“魔法宝贝”都不一样ꓹ 有种既陌生又亲切的感觉。
嗯,那种亲切,就是老仙姐姐给她的感觉。
看来那个橡皮擦,就是老仙姐姐的“魔法宝贝”了,可是这橡皮檫应该不是光头叔叔送给她的呀,那是怎么能够有魔法能力的?
嗯,等下要在QQ上问问光头叔叔。
小胖妞这么琢磨着ꓹ 便吸了吸鼻子,半推半就地顺着杨真儿安慰擦了眼泪鼻涕ꓹ 回到沙发边坐下。
杨真儿“讨好”地过来拿手机给她让她点菜ꓹ 然后两人点菜的过程中说说笑笑又开心起来。
等过了会外卖送到ꓹ 吃着外卖的时候ꓹ 就更开心了,一起讨论几样食物的味道ꓹ 一起回忆崇云村吃的好吃的ꓹ 一大一小马上又其乐融融好得不得了了。
但小胖妞急着想回去上QQ向光头叔叔汇报紧急情况ꓹ 于是便借口要看的、用来学习的一本书在家里,想要先回家去。
不过她忘了ꓹ 现在她妈妈还在公司没有回来,她就算回家,杨真儿也必然要跟去的。
结果自然就是杨真儿带着她一块回了家,然后她拿了书本和IPAD在房间里学习,杨真儿则坐在她房间的床上,一边把玩着自己的橡皮擦,一边偷偷观察着她。
杨真儿虽然刚刚用咋呼的方式没能把小胖妞真话骗出来,却是把眼泪喊出来,吓了自己一跳,不敢再直接提那个事了,但并不意味着,她就把那事放下了。
她非常确定,无比肯定,刚刚确确实实看到那块橡皮檫悬停在了小胖妞的额头前。
如果是其他的橡皮擦,她还有可能怀疑是不是自己产生了错觉,或是橡皮擦只是贴在了小胖妞的额头上,可能是沾了汗,定格了一下而已。
但这块橡皮擦,杨真儿却对它的各种状态有种莫名的笃定感,就像刚一出手,她就知道能投掷到哪里,落地会在哪一样。
所以橡皮擦的突然悬空,她有着非常清晰和直接的感受,就跟哈欠打一半被强行阻止了一一样。
为什么会出现那样的情况?
如果小胖妞也和她一样惊讶的话,那她可能会怀疑问题出在自己身上,但很明显,小胖妞在发现橡皮悬停后,第一个反应是假装这事没发生,想萌混过去,那问题就很大了!
可是,明明是自己和那橡皮有比较特殊的感觉,为什么会被小胖妞控制?
莫非,小胖妞有隔空驭物的能力?
杨真儿眯着眼睛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坐在书桌前、对着书本和IPAD在学习数学的小胖妞,回忆起刚刚玩游戏时的不寻常表现。
不过最后得出的结论却是:
哎~,不愧是我们宝贝的小铃铛,连认真学习的时候都这么可爱。
……
唐宝娜今晚回家的时间比较早,不过意外的是,居然在家里没看到真儿和小铃铛——回来的路上她还特意加快了脚步,想着早点回来跟她们俩一块玩游戏呢。不仅是真儿,她其实最近也有点迷上那个“硬币冲撞”的游戏了。
不单单是那游戏本身的游戏性,更重要的是在玩那游戏的同时,她有种和自己那枚硬币间的联系越来越深的感觉。
仿佛她们应用来游戏的并不是硬币,而是各自驯养的“战宠”一般。
不止那个“硬币对冲”的游戏,几乎所有小胖妞设计的硬币游戏,玩起来都能有这种效果。
又或者说,因为小胖妞设计的硬币游戏都非常地适合她们通过硬币来玩耍,能够让她们沉浸其中,用各种方式把玩和控制硬币,所以能够提升她们与硬币的联系,就好像和宠物玩耍得多了,也能增进感情和了解一样。
这种比喻如果是其他人听来,估计会觉得匪夷所思——哪有人把硬币当宠物的?神经病吧!
但对唐宝娜和杨真儿来说,这种比喻却莫名的贴切。
因為愛情
而小胖妞却是当之无愧的硬币大师,对硬币的了解和熟悉,已经到了另一个层次,随随便便就能弄出基于硬币的好玩游戏。
暗刃無雙
再加上小胖妞对硬币控制的如火纯情,让认为“小精灵”的出现和跟随与向坤送的“幸运拿硬币”有关系的唐宝娜,也在心里暗暗猜测:
或许小铃铛也知道“小精灵”的存在?
难得这么早回家,老三和铃铛都不在,莫得游戏玩,唐宝娜一时竟有些无聊起来。
这么早真儿就带小铃铛回家的话,大概率是小铃铛困了,要带她回去睡觉。从垃圾桶里的外卖盒来看,她们俩今天没有在外面吃晚饭,是在家里吃的,这却是这段时间比较少见的情况,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小铃铛今天犯困比较早?
唐宝娜有些担心小铃铛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发微信问了下真儿,得到的答复是小铃铛正在学习,那她就放心了。
唐宝娜考虑了下,也没有再去小铃铛家,而是回到房间,打开笔记本电脑,上了自己的B站帐号,看了下自己上传的各个视频的数据。
她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更新了,甚至好多粉丝在以前的视频下面猜测,她是不是嫁人了,或者去生孩子了……
她无语地看了一会评论,琢磨着是不是再录首歌发上去。
当然,现在这边没有她录音的设备,只能先做一下前期准备,选好歌,然后做好编曲的想法,先做下练习。
唐宝娜在几个音乐平台上乱逛,试听各种排行榜上排得比较靠前,她没有听过的歌,看看有没有哪首比较好听的,然后查看下能不能翻唱。
选到了一首比较喜欢的古风歌曲后,唐宝娜找了下官方放出的伴奏,然后跟着歌词轻声哼唱了两遍。
她忽然心血来潮,抬头眯着眼对房间里的灯说道:“小精灵,你觉得这首歌怎么样,好听吗?”
过了几秒钟,房间里的灯光没有丝毫变化,她倒也不以为意,这几天她如果是一个人,就经常会对灯光这么问。虽然偶尔“小精灵”会回应她,但大多数时候其实是没有回应的。
就在她想要继续哼唱练习的时候,电脑中的歌曲忽然自动切换,换成了之前小苹果教小胖妞唱过的那首《学猫叫》:
“我们一起学猫叫~一起喵喵喵喵喵~在你面前撒个娇~哎呦喵喵喵~~”
唐宝娜愣了一下,怎么回事,播放器自动切歌?
但当她操作了一下,发现电脑无法换歌的时候,她意识到什么,仰头眯眼道:“小精灵,是你吗?”
灯光变暗,又变亮。
“你喜欢听这首歌?”
灯光复暗复亮。
“你想听我唱吗?”
灯光急闪了两下。
于是唐宝娜便很高兴地准备去找这首歌的伴奏,但没想到的是,那伴奏竟然已经被找好了。
“小精灵,是你干的?你居然能这么操作电脑,好厉害!”唐宝娜高兴地说道。
然后她开始轻轻跟着伴奏哼唱,唱着唱着,还跟着做起了动作。
“小精灵,你还有什么歌想听呀?我都找来唱给你听呀!”
“这首歌我们小铃铛唱更可爱,特别萌,哎呀我给你放下她唱这歌的视频,太可爱,太萌了!”
“哈哈,你也赞同我的说法吧?”
緣若重生 一念
“哦对了,你会不会……也认识小铃铛?”
“你果然认识小铃铛!那你认识向坤吗?还有老夏!真儿!我们之前就一起住在崇云村那房子里的伙伴,你应该知道的。”
“他们知道你吗?”
唐宝娜一边单向聊天,一边跟着电脑自动选出的歌曲来哼唱。
有些时候,灯光会给予一些回应,有些时候没有,不过她并不在意,因为这种程度的沟通,对她来说已经是非常难得了,这让她有种“小精灵”就在房间里守护她的感觉。
……
今天诗铃妈妈回来也比较早,杨真儿也便没有待太久,她准备回去和娜娜商议一番,完善一下自己之前的猜想,明天再来尝试“收买”小铃铛。
回到家,一进门,杨真儿就听到房间传出的伴奏声和娜娜的歌声,听她唱的歌……青青河边草,悠悠天不老?好像是首老歌?娜娜是打算发新的翻唱视频了?
换了拖鞋,正向房间走的时候,娜娜的歌声却忽然停了下来,然后似乎在和谁说话。
杨真儿立时精神大振,眯起眼睛,一副嘿嘿嘿的好(ba)奇(gua)表情,轻手轻脚凑过去,在房门口偷听。
“这歌挺好听的,我小时候也听过,你是什么时候听到的?还是说,这歌就是你的年代的歌?”
“你觉得我适合唱那种可爱类型的歌,还是忧郁情歌,或者大气的励志歌曲?”
“网上的粉丝留言都说我是御姐攻音,声音自带皮鞭,太扯啦!”
月夜暗香之前世今生
“啊,肚子好像有点饿,有点想叫外卖,但是又怕变胖,住崇云村的时候,我的减肥大计已经被向坤给破坏掉了,现在好不容易又重新施行,难道要半途而废?”
重生之大文豪 別人家的小貓咪
“对了,你会肚子饿吗?我要不要给你也点一份?”
刚开始得时候,杨真儿以为娜娜是在和向坤通过视频或者电话在聊天,但听着听着觉得不太像。
她心里不由得有些担心,难道娜娜有了另外喜欢的人了?她以后通过娜娜蹭向大厨饭的秘密计划失败了?
于是她偷偷从半掩的门边往里偷瞟,发现娜娜竟是仰躺在床上说话,但她的手机放在旁边电脑桌上,蓝牙耳机也在桌上,笔记本也没有显示正在视频通话,而房间里除了娜娜外,并没有其他人。
娜娜在和谁说话?!
杨真儿忽然感到一股凉气从脚底冒起,头皮发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