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s96火熱小說 皇兄萬歲 剪水II-113.生命猜想,殺機已至(二合一)讀書-9bq6v

皇兄萬歲
小說推薦皇兄萬歲
沙沙沙…
秋雨卷着狂风,肆虐过大街小巷。
夜猫子趴在窗前,看着窗外随口道:“这雨有点不正常,不像秋天的雨。”
但她转念一想,又笑道,“这般的天气缩在暖暖的小屋里码字,真是太好了。”
夏极道:“你妙妙姐还没回来。”
“哟,怎么回来,人家的家又不是在这儿,还要跟你汇报…”小苏调笑着,然后神色一转道,“放心吧,我都发信息问过了,还在开会。”
夏极忽道:“最近报道,郊区有失踪案。”
“失踪案?”
小苏愣了愣,“我怎么不知道。”
夏极道:“你平时就码字,哪儿会管其他信息,上网搜搜吧。”
小苏急忙打开那本有些老旧的笔记本电脑,噼里啪啦一阵输入。
顿时,搜索栏里就跳出来对应的新闻栏目。
小苏跟着念道:“昨日,海市东郊区天云大道发生一起失踪案,失踪女子系青山公司员工。经调查,该女子是晚上返回公司处理紧急邮件,公司保安于晚间九点见到该女子,于晚间十一点见到该女子离开公司,之后便是失去联系。”
看完之后,小苏急忙又翻…
一连翻了好几页,虽说有不少网站都是在重复报道的,但她却可以看到这“失踪案”根本就不止一起,而在这短短一周的时间里,已经发生了三次了。
“青山公司在哪儿?”
小苏一边喃喃着,又一边急忙搜索。
这一搜,她惊叫了起来:“距离残月生物科技不远欸…妙妙姐在残月生物科技开会,这会儿已经八点了。不行…我打电话问问她。”
小苏顿时紧张了起来,毕竟她心底已经把妙妙当成嫂子了。
試婚天王前夫 剪剪風
她急忙拨通手机。
手机对面的音乐铃声响起,是一首古典风格的曲子。
等了近乎一分钟,没人接听,手机自动挂断了。
“不会吧…”
重啟無限位面
小苏继续拨。
疯狂地拨。
然后手机在三次未曾接听后,竟然直接断了。
小苏手机里传来冰冷的声音。
“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小苏满脸苍白,侧头看向夏极,苦声道,“可…可能刚好没电了吧?”
说完这句话ꓹ 她双眼已经快红了,“怎么办ꓹ 哥哥,我们怎么办?报警嘛…可是万一妙妙姐只是在开会呢?”
夏极看着窗外秋雨道:“我打车去残月生物科技公司找她。”
小苏立刻道:“我和你一起去!”
“今晚不码字了嘛?”
“有存稿。”
夏极说起身就起身,直接从床榻内里抓出一把刀。
小苏吓了一跳。
夏极道:“网上买的ꓹ 最近锻炼身体,需要刀ꓹ 是没开刃的。”
说着,他把刀放入了一个画筒之中ꓹ 这样走在街头就不奇怪了ꓹ 别人只会觉得他背了一幅画,而不会知道他背了一把刀。
別給我刷黑科技啦 火洞
小苏也抓了把水果刀放袋里,这才和苏妈妈简单说了下,就急忙开始软件打车。
没多久…
一辆黑色的车停在了两人小区门前。
小苏一看,正对上打车的车牌号,就拉着夏极上了车。
司机意外是个很强壮的男子,看到两人ꓹ 竟是直接微微一笑,露出一口森然的牙ꓹ 然后确认一般地问:“两位是去残月生物科技么?”


此时ꓹ 残月生物科技九楼ꓹ 会议室ꓹ 会议已经快要进行到尾声了。
威猛白发老者的声音从前传来。
“编号为007的实验目标,可能已经率先达到了阿尔戈特生命猜想之中的更高级生命层次…
即便没有ꓹ 他很可能也已经察觉到自己的不同ꓹ 而正在努力改变ꓹ 提升自己的力量,以求突破……元素基因锁。”
他话音落下ꓹ 坐下众人眼里都闪烁着奇异的光泽,似乎在感慨“元素基因锁”真的存在。
威猛白发老者继续道:“编号007的目标会被定位成S级危险人物,但为了全人类的利益,他必须被进行研究,这就是我来这里的目的。
这种研究不是封闭研究,而是开放式研究。
研究过程分为内外,外部的自有我们来进行,以求测试出他躯体以及能力的各项数据。
内部的就交给吕医生了。”
说到这里,白发老者稍稍顿了顿,用冷冷的声音问:“可以么?吕医生?”
吕妙妙猛然抬头,虽然心底害怕,虽然双手已经紧张地攥紧了风衣两侧的小兜袋,虽然手掌心已经全部都是汗,但她还是在这强大气场下咬着牙问:“我去和他说…他一定会配合检查的,抽血,化验,什么都可以。”
她还没有全部说完,就听到一声充满嘲讽的冷哼。
“愚蠢!!”
無淵大地 路書一閣
白发老者双手一拍木桌,身形往前探出,“你还不明白吗?他十七年的昏迷就是因为植入了实验疫苗的缘故!
除此之外,我们需要的不是抽血化验之类的无聊把戏,而是要看一看这头狮子究竟有多么凶猛,潜力究竟有多么强大…毕竟……”
他深吸一口气,仰起头,脸上露出幸福的神色,虔诚无比道,“这是人类的未来。”
妙妙道:“十七年前…”
“他被选中了,成了三万实验品之一,然后他是唯一醒来的。”
妙妙忽地恍然,紧接着就打了个寒颤,道:“你是…”
白发老者抬手亮出一张证件。
妙妙清楚地知道这证件代表了什么,而证件上…这白发老者的身份竟然是中将!!
妙妙急忙道:“中将大人,我觉得他一定会好好的配合我们,他不会想犯罪,他不会想破坏,他…”
白发老者淡淡道:“吕医生,看来你还是什么都没明白。”
他闭上双眼,良久才又睁开,露出一抹冷硬的笑,“那你就好好的执行任务就可以了,如果违反了,那就是叛国。”
妙妙:……
良久,她叹了口气问:“他最后会被怎么样?”
白发老者脸上的冷硬忽地转为一股危险的微笑,他淡淡道:“自然是成为我们之一,所以,请放心。”
妙妙:……
女人的直觉让她几乎一瞬间就判断出面前的老者在说谎。
但她还是道了声:“明白了。”


“车费,四十四。”
那强壮司机双眼闪着寒光,侧头向身后报出车费。
车已经停在了“残月生物科技公司”门前。
小苏扫了扫手机,直接进行了电子付款,然后夏极则是打开门,背着“画筒”走出,然后撑起一把黑伞站在门前,等到小苏走出来后,他才把门一带而上。
那辆车却没有走远,而是开动了数十米距离,停在了不远处的一个空车位上。
啪嗒啪嗒啪嗒…
秋雨冷冷地砸在黑伞伞面上,上下蹦跶。
小苏仰头看着这可谓是海市最高的建筑,担忧道:“现在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了,也不知道妙妙姐还在不在这儿。哥…我们去问问吧。”
龍大當婚【完結】
夏极仰起头,看着这大厦九楼的通明,再看了看大厦门前的一个会议指路牌,淡淡道:“她应该还在开会。”
小苏无语道:“什么公司呀,真是的,也没见妙妙姐拿多少钱…不行,我还是得去问问。”
小騙子待嫁:將軍休想逃
想着,她跑到了保安处敲了敲窗门,道:“你好,我是吕妙妙医生的家里人,见她还没回来,手机又关了机,所以才来这里看看…请问吕妙妙还在楼上开会吗?”
那保安见到是个小姑娘,便道:“是的,吕医生还在开会,这段时间太忙了,你们再等等吧,应该也快结束了。”
夏极虽然还是容易头疼,但此时心底有一种奇异的剥离感。
好像自己有一种无法融入正常人类的感觉,如果不是小苏,妙妙,换做其他的人…
哪怕是亲人,他也会有生疏感。
可是,如今一切都无法证明,不知是真是假的黑潮、劫源都不知去了哪儿。
“知识…只要通过这知识,很快变强,那么随着躯体的束缚慢慢解开,一切应该就可以真相大白了。”
夏极瞥了一眼远处,只见小苏在秋风里不停地踢着腿,小靴子蹭的地面哧哧作响,双手则是交错在一起,手掌不停地搓着,显然这深秋落雨的夜寒意是足透了。
小苏似乎察觉到夏极的目光,侧头对他笑了笑。
夏极收回目光,真真假假,假假真真,难以辨别,但这不是幻境。
如果自己真是曾和天道厮杀的那个人,那么,这世上不可能存在这样无懈可击的幻境,天道也不行。
我的冷酷保鏢 月影暗沙
那么,这些人就都是真的。
或者说,这就是自己穿越而来的地星。
猛然间,他脑海里蹦出一个小区的名字…那是他穿越之前所在家庭的小区——天景世家。
好像是八栋三零四室。
“必须去看看,这样的名字不会莫名其妙地跳到我脑海里来。”
正想着的时候,残月生物科技九楼会议室的灯开始熄灭了。
夏极抬起头,看到一轮猩红的月轮标志,正在这大厦中间,如怪物狞笑的血盆大口。
紧接着,一群或西装革履、或职业气息浓厚的男女从远处大厅走出。
夏极看着这些人的时候,那些人也在看他,目光里带着一些奇异的味道。
夏极心底平静,但他已经闻到一些不寻常的气息了。
很快,他看到了走在后面的吕妙妙。
吕妙妙看到他,就挤出了笑容,然后像是受了委屈似地,远远儿地就跑了过来,夏极张开双臂,紧紧搂住着冲入自己怀里的女人。
同时,他在抬起头,只见九楼的黑暗里,一道黑影正俯瞰着他,似乎在笑。
夏极也笑了。
有意思。
他深吸一口气,闻到了满城的血腥味。
吕妙妙已经说不出话来,只是一个劲地喊着“夏极,夏极”…
夏极也没问她,许多事问了只是为难别人,他已经知道了,所以他抱着怀里不知真假的妙妙,柔声道:“我在。”
君子可欺之以方,难罔以非其道。


当晚,妙妙打了电话给家里,然后直接睡在了夏极家,半夜噩梦连连,醒了几次。
次日…
她面色有些不好的醒来,看到夏极正站在阳台前,看着窗外的秋叶出神。
妙妙正要说些什么,忽然手机“嘟嘟”地响了,是一条信息。
她看了一眼,面色有些不好,但深吸一口气后,就也走到了窗前和夏极肩并肩站在了一起,然后开口道:“伍飞白发了一条信息,说想让大家聚一聚,算是老同学的聚会,他昨晚看到你了,也邀请你一起。”
“伍飞白?”
夏极想了想,他记得妙妙说过,这个人是自己过去同学,刚好回国,那么昨晚他也在开会。
妙妙拉了拉他的手,手心冰冷,她轻声道,“夏极,我们一起去吧。”
夏极温和地看着她,道:“不了。”
“夏极…”
“我感觉好像发生了什么。”
妙妙:…
她忽然心底涌起一股冲动,她不想隐瞒面前的男人。
这男人为她死过一次,如今还要再为她受苦吗?
所以,她张开嘴直接道:“其实…”
她的话还没说出口,就直接被夏极深深一吻,双唇交触在一起,她再也无法说话了。
这是一个长吻。
吻到无法呼吸的吻。
夏极放开抬起妙妙下巴的手,温和道:“什么都别说。”
“可…”
“别说。”
吕妙妙也不傻,忽然想到那中将说的话,顿时就想到“面前男人可能是察觉了自身的超人力量,而觉得可以通过自己的力量去解决问题”,她急忙道:“不行,我必须说。
紧接着,她一边往后走,一边快速无比道:“夏极,你十七年前之所以昏倒,是被人植入了一种名为阿尔戈特生命试液的东西…全世界有三万人被植入,但只有你活了下来。
换句话说,你很可能已经达到了生命层次的突破,而会逐渐拥有更强的力量,并且很可能解开伟大猜测之中的元素基因锁,成为远远超越普通人的存在。
现在你已经被编号为007,危机层次为S级,而他们要我在你身边随时监控,告诉他们你的情况。另一边,他们会逼迫你犯罪,不停地犯罪,然后再追杀和反追杀之中,测试你究竟能做到哪一步,以获得更详细的数据。
最后,当你完成了测试,他们才会彻底地逮捕你,将你放到解剖台上……”
夏极忽然向妙妙扑了过去,直接将她压了下来,而就在这一刻…一股颤鸣的声音低沉地呼啸着撕裂空气,从妙妙刚刚的眉心位置略过。
嘭!!!
两人身后的墙壁上顿时出现了一圈裂纹,裂纹中是一颗子弹。
这颗子弹,直接证明了妙妙所有得话都是真话。
甚至,也已经断绝了夏极所有的退路。
他一看妙妙,妙妙满脸苍白,双瞳大睁着,显然还未从死亡里挣脱出来,紧接着才开始大口大口喘气。
没有枪声,显然是装了消音器。
而只有子弹在临近时,才会听到那一股嗡嗡而鸣的死亡之声。
夏极目光一转,忽地拉着正在喘气的妙妙往边一动。
才一动,妙妙原本位置的墙壁顿时碎裂出一个弹孔,子弹穿墙打在她原本的位置。
夏极抬头一看,只见远处高楼上一道寒光闪过,紧接着便是消失无踪了,显然是狙击手撤退了。
这两枪…不是为了杀死妙妙,而是为了测试自己的能力,同时告诉自己“我就这么明着来,你能怎么办,你知道了,和你不知道,有区别么?”
夏极仰起头…
轻轻舒了口气。
这一下,似乎…连自己梦境里得到的力量,都已经有了合理解释。
而且,杀机已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