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ntya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重生之重新活一次 txt-第722章 在歐洲的業務看書-h9sml

重生之重新活一次
小說推薦重生之重新活一次
“我觉得咱们公司拥有这样一架飞机,对公司以后在欧洲的发展,会有很大帮助。
欧洲那边的人还是比较势利的,不太看得起咱们亚洲人。公司如果拥有自己的商务飞机,这就证明了公司的实力,欧洲人就不敢小看咱们公司了。”
朱丽花是公司的高层,自然知道公司未来的发展计划。入住斯科尔银行之后,公司将会逐步开展欧洲方面的业务。因此她的建议是有的放矢的。
孙大海仔细想了想,发觉有相关需要的公司还真是不少。
斯科尔银行就不必说了,即便明年在香江成立分行,欧洲也是斯科尔银行开展业务的重点区域,短时间内不会有变化的。
友联的伦尼,他负责公司的足球经纪业务。世界足球的中心就在欧洲,他绝大多数时间,都是在欧洲各国转悠。
方颖负责商务开发,欧洲肯定是她不容忽视的重要地区。更别说现在公司还入股了范思哲。
即使以海伦娜为首的兰思丽服装公司那帮设计师们不用孙大海去管,今后陈曦以及友联旗下的签约明星们,往返欧洲拍广告或是出席各种商务活动,也会成为常态。
另外一个与欧洲联系密切的公司,就是寰宇贸易公司了。
虽然在公司副总迈克尔·本森的带领下,公司新开发出了北美商路。经过这几年的快速发展,这条商路的合同数量、交易品种和成交金额增长得很快。
但欧洲作为公司的传统业务区域,不仅渠道通畅、订单稳定,而且业务利润相当地高。其业务量在公司所占比重,超过半数以上,而利润则是占公司全部利润的三分之二。
这其中做出最大贡献的项目,就是苏扁。
在欧洲市场,尤其是东欧和北欧,苏扁经过连续多年的市场培育,凭借其香绵醇厚的口感,合理的定价,彻底树立起了自己的品牌形象。
尤其是在依旧执行禁酒令的俄国,黑市中一瓶苏扁已经卖到了30卢布,折合为五十美元,还供不应求。
这个价格要比寰宇贸易公司在欧洲的建议零售价每瓶19.9美元,高出了太多。
其实,现在苏扁作为单一酒类品种,它的产能已经相当大了。
国内农业连年丰收,国内对于酿酒所需各种谷物的销售管理日渐宽松,使之逐步市场化,因此原料供应不成问题。
在岛城政府的大力支持下,源爵酒业扩充产能的工作一直没有停止。现在源爵酒业厂房面积,已经比去年孙大海参观时几乎增加了一倍。
政府甚至对厂区周边的交通、水、电等市政设施重新做出了规划,以确保源爵酒业这个创汇大户的生产不受到任何影响。
但由于欧洲市场对苏扁的需求增长更为迅猛,所以每当运载苏扁的货轮到达欧洲港口时,仍然会出现分销商抢购的现象。
亚历山大家族这样的关系户,他们的配额当然不受影响,苏扁的生意火爆地很。
反过来,寰宇贸易公司的红酒生意也开展起来了。他们每年都会用足自己的配额,将配额内属于自己的酒全部买下。
其中正牌酒基本不做销售,全部寄放在酒庄内存储。副牌酒则是大部分继续留在酒庄等待升值,小部分通过自己的渠道进行销售。
此外,寰宇贸易公司手中还有多个项目的合同,其中欧洲客户需求多为纺织、轻工和机械电子定向配套产品。
亚洲客户包括大陆和香江在内,主要需求机械设备、电子产品、奢饰品以及高级糖果等,种类非常多。
寰宇贸易公司有自己的经营原则,能源、五金矿产、化工、大型机械设备和大宗农产品等领域的生意是不做的。
孙大海知道,无论在哪个国家,这些领域基本都是由官商和官方背景的公司把持着。看似挣钱轻松简单,其实私底下的麻烦事却是非常多的。
寰宇贸易公司手里的项目很多,忙都忙不过来,没必要自己给自己找麻烦,所以对这些项目是敬而远之。
俄国的建筑钢材是个特例。严格地说,孙大海根本没有想要把这个项目长期地做下去。
当时只是因为自家企业在国内开展的基建项目很多,国内建筑钢材质次价高不说,由于实行双轨制,所以想买货还要转着圈子去求人。
于是,一怒之下,孙大海才要寰宇贸易公司在欧洲询价,准备进口一批建筑钢材,来解决这个问题。
没想到这个想法却是得到了不少分销商的积极回应,尤其是几个负责东欧方向的分销商,更是对此表示热烈欢迎,其中就包括亚历山大家族。
戈樵夫上台之后,立刻就发布了禁酒令。这样一来,原本公开的酒类业务,马上就转入了地下,并且利润大涨。
亚历山大家族是寰宇贸易公司在俄国的三个分销商之一,其在俄国的政界、军界,甚至地下社会中的实力都很强,但经济实力却是很一般。
八十年代的俄国还是社会主义国家,有实力的个人和家族可以免费享受到非常多的特权,但要他们真金白银拿出钱来,他们还真没有多少。
亚历山大家族已经认识到了自己的缺陷,因此才成为寰宇贸易公司的分销商。甚至在禁酒令出台后,他们不惜通过走私,也要弥补这个短板。
寰宇贸易公司需要建筑钢材,这对亚历山大家族来说,是件轻而易举的事情。即使军用级别的特种钢材,亚历山大家族多花一些精力和成本,都可以搞的到,更不要提寰宇只要民用级别的产品了。
亚历山大家族早就准备将自己手中的权利,换成实打实的钞票,遇到这样的好机会自然不会放过。
于是他们动用关系,将自家几个嫡系,不露声色地安排到了俄国一家生产规模很大,但又不是前三名的国营钢铁厂做领导。
同时他们还在相关的铁路、码头、海关等关键位置安插了不少自己人,并通过对东欧几家企业长期援建的名义,将钢材顺利运出俄国,抵达寰宇贸易公司指定的码头装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