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mha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大唐第一長子-第五百二八章 生死大戰開始了分享-0mfgc

大唐第一長子
小說推薦大唐第一長子
一柱香过后…李承乾惊喜的喊道:“大哥…新娘来了…!”
说完,李战就看到四座花轿被抬了过来。
跟着每一座花轿之中,走出了一位新娘,新娘下轿子后脚不能沾地,所以李战家要准备很长的红毯子,铺在新娘的脚下,直到新娘进了屋子。
李战那个时候看到红毯子就笑了起来,因为这好像走红毯哦,难道红毯是自己发明的。
李战亲自将四位新娘都接到了红毯上,四位新娘都用扇子遮住芳容,不让新郎看见。
这道扇子是要新郎当众吟“却扇诗”后,新娘才将扇子移开,让大家看见她的容貌。
将四位新娘给接见了家之后,李战开始和四位新娘拜堂,跟着当众吟了四首“却扇诗”…四位新娘将扇子拿开,跟着就引起了周围人的叫好声。
随后拜堂入洞房都十分的顺利,
当然了,如果是普通的婚礼,其实事情还是很多的,比如唐朝迎亲往往是在黄昏,中唐以后才有人把时间改在清晨。在接完新娘后,事情还没算完,女方往往集中一大批人,挡在道上,不让新郎的车子过去,想过去要留下钱财,这在当时叫“障车”。
新娘的轿子停下后,新娘一方所有到场的女性宾客,人人手中拿一个棍子,打新郎。这是为了煞煞新郎的威风,不让他今后欺负新娘。
李战就不行了…他有四个新娘,这天都快黑了,李战要是去四个地方被打一顿,那还不是要到黑夜呀。
所以这个就知道给省略了。
当然了,除了这个需要用到新郎的,几乎其他的都做到了,新娘下轿子后脚不能沾地,李战弄了一条超大的红地毯,不但四个新娘可以走,所有参加婚礼的都可以走。
还有新娘子在房门口要跨过马鞍,或在上面坐一坐,寓意平平安安,李战也每人都弄了一个。
当然了,唐朝婚礼也有针对新郎的,比如“铺母卺童”,即在结婚前的一天,女方派一名资深的妇女到男方家“铺房”,展示女方陪送的嫁妆。
这个就是唐朝因为沿袭魏晋余风,讲求门第高贵。
唐人薛元超曾说:“不才,富贵过分,然平生有三恨:始不以进士擢第,不得娶五姓女,不得修国史!”在这里提到了“五姓女”大家都知道。
唐朝的士人,以能娶这五姓女为荣耀。如果你不是五姓女,那么结婚时就要注意了,为了嫁过去后过得舒服些,不受老公家的人的气,就只能在“铺房”时显示一下娘家的实力了。
李战当然没有人敢针对,天黑了…正好李战和四位新娘也被送进了洞房,只是很快李战就被李承乾给喊了出去,为什么呀…因为李战的生死大战开始了。
“我让你做的事情,你都做好了没有?”李战走在前面,李承乾走在后面。
“做好了大哥…放心吧…不过,大哥你可真的是聪明呀,这种壶你都能想出来,不过,为什么我大婚的时候,你没有给我?”
对于李承乾的疑问,李战无语的道:“你是太子,,谁敢强迫你喝酒呀,我就不同了,今天程处默,尉迟宝林这群混蛋,一定会拿我开刀的。
还有我的那些学生,王琦,萧哲,这群混蛋就等着这一天,你难道没有听说,这群家伙,已经苦练很长的酒量呀,就是等着今天。”
“呵呵…!”李战的话,让一边的李承乾笑了起来:“怎么感觉大哥,你的人缘很不好呀,你的团将,你的学生都想看你的笑话。”
“你懂什么,那是因为我太完美了,这些人嫉妒…好了…不和你废话了,你跟着我身边,也要意思意思,帮我挡挡酒,耍耍你太子的威风,告诉小豆子,我会在第四十壶的时候装醉。
还有,你给让对小豆子说,别出错,出错了,他的妹妹来敦化坊的事情就吹了。”
“噗…!”李承乾笑了起来:“大哥…那小豆子可不敢有一丝马虎了…!”
两人刚说完,就跨进了乱糟糟的大厅,这个大厅全是李战的兄弟和学生们,满满登登坐了可能有十大桌,第一桌就是程处默,尉迟宝林等六位团将领衔的灌酒组。
“战哥儿,恭喜恭喜,来….兄弟敬你一个…!”说完,程处默就摸出一个大碗。
“哈哈…!”李战笑了起来,但是心中却十分的鄙视,这是要自己醉死呀,真的是其心可诛,当然了,今天李战可不会发火,李战看着程处默笑道:“程兄…你这碗太大了,你看看,今天我李战来了这么多的兄弟,还有学生,你总要让我一个一个的喝到吧。
一人一大碗,我这一桌还能走的出去么?”
“是呀…程将军,这你做的不对。”李承乾在后面找补了一句。
一看太子说话了,程处默微微一愣,这个时候,秦怀玉也道:“是呀…处默。碗太大了!”
无奈…程处默只好道:“那换小的,不过,你今天可以一定要陪我们都喝一遍。”说完,程处默就鼓动厅中的人一起喊叫。
李战呵呵一笑,连连的点头道:“可以…!”
说完,小豆子走了上来,手中拿了一个托盘,上面有一个酒壶,还有两个酒杯。
“这酒杯也太小了。”程处默微微有些抱怨,但是李战却说:“你也不看看你们有多少人。”
回头一看自己这边的一百多人,程处默放心的笑了起来:“依你…那我来第一杯!”说着,就见小豆子开始倒酒。
不过,程处默却不会想到,李战的这个酒壶名叫两心壶。
这就是在喝酒时作弊或者取乐时所用的酒壶,一边装水,一边装酒,能使人“千杯不醉”。
执着壶靶,用手托住壶底。要斟左边,将右边窟窿堵住;要斟右边,将左边窟窿堵住;再没有斟不出来的。
原理也很简单,在壶内用隔墙将壶分成二部分,每部分用堵盖封住,在堵盖的一侧设通道与外界相通,在通道的上方设一挡碗。
所以程处默一饮而尽的是酒,李战这边一饮而尽的其实是水。
其实李战早就防着这些人了,没有看到另一桌的王琦和萧哲眼睛都红了,就想要看李战出丑,但是教官怎么会出丑呢。
程处默喝完,尉迟宝林站起来,尉迟宝林喝完,尉迟宝庆站起来,这些家伙基本上都迫不及待呀,好在后面的秦怀玉要斯文多了。
至于苏宁宝,薛仁贵,李战一个眼神过去,这两人根本就没有站起来,剩下这一桌的队正就更不敢了,郑牛,独孤第…全部都低下了头。
这个场面被程处默骂了一句完蛋玩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