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pdz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攻約梁山-679聰明反被聰明誤展示-cfcdi

攻約梁山
小說推薦攻約梁山
出使海盗的老宋官耍士大夫传统恶习,以病重逃避出海公干,让手下去冒险。
手下也不愿在这个海上下雨起风浪的危险时节出海踏险,但卑贱无奈,不敢不听吩咐,坐了河船,由同样一肚子不乐意的水军官兵操作和随护着胆战心惊往波涛汹涌海天一片昏暗的海中去了,在感觉颠簸得太难受,吐得昏天黑地并且随时会船翻葬身大海的极限恐惧中,他自动把本应该属于荣耀的这种自己代为出使视为了下地狱办差事。
事实也证明,这卑微小官也确实是如此。
冒死好不容易才摸到了海盗规定的不得越过的警戒线海域时,他们果然遇到了海盗巡逻船。今日这海况对平底河船来说就是极容易倾覆的索命地狱,对海盗的海船来说却不算什么。
海盗也果然霸道凶残,对宋国这种事先根本不打招呼擅自就出使来了的行为照例视为是对海盗尊严的挑衅,根本无视那小官在吐得昏得要死要活中仍不忘下跪凄惨哀求的可怜,粗暴的直接把他一箭钉死在那,对颠簸得和吓得想死的水军官兵喝骂说:“这次算便宜你们了,回去告诉那些人,再敢无视我国禁令事先不申请就过来,敢来的就都不要活了。
还有,出使,竟敢如此轻佻派个蚂蚁小官过来,无礼!宋国把我家中海将军当什么?是不是刚仁慈放宽了宋国一些限制,宋国那些狗东西就习惯的又敢轻狂得瑟了?”
宋军水兵得了大赦,却仍无不屁滚尿流玩命操船逃走,拼死又把船幸运的撑回了港口,然后精神一松,一个个的就象死了一样瘫倒船上任大雨劈头盖脸无情冲淋着也一时无力起来。
躺在扬州豪宅中悠哉装病享福的使臣老家伙得知那小官的悲惨遭遇,惊得心一阵猛跳,却也并无丝毫意外,显然是早有预料。
就是用卑贱者去送死的,显示自己是太焦虑着急差事,以此拖着不肯去此时节的海上冒险。
扬州这些地方官不缺聪明人,
不少官员不是不知道这老家伙肚里的阴险无耻算盘,却当不知。
因为他们也是一样的对国家对皇帝并无嘴上喊的那么忠贞热血,同样苟且怕死不肯为国奉献牺牲,同样也不肯出海冒险,也不愿意放下威风体面的官僚驾子忍受跪拜哀求海盗的屈辱为难。
另外,他们在巴结二品实权中央大员使臣老家伙的同时,也是在默默冷眼看笑话。
这个老家伙再怎么精明无耻,都终究免不了亲自出海走一遭出使。
坐河船在风雨浪骇人的大海上用命硬碰不死的运气,就算没葬身大海,侥幸活下来了,并得到允许登岛拜见,待死贱民罪囚对主宰命运的官一样最耻辱最卑贱下跪百般哀求,总是要做的。
这是使节团的任务,与扬州官员可无关。
尽可旁观看老东西的笑话上演…….
嘿嘿,老东西,你是官高权重有资格在老子的地盘摆谱耍任性,却看你如何应差倒霉…..
老家伙装来拖去也确实不能不亲自走一遭,
拖到再拖,问罪甚至直接就地杀他的圣旨就会来了,老东西这才不得不装出舍生忘死病再重也要坚决完成使命的架式战战兢兢上船了……当然是选了个天晴没下雨风也比较小的梅雨时节难得好日子,否则就是刻意淋雨受寒人为真病倒了应付圣命,他也决不肯出海冒险。
为国牺牲,那是如军中丘八或位卑官吏等卑贱者该干的事,尊贵士大夫高官怎可同样如此。
尊贵者岂可同卑贱者一样。
就这心态。
在这些骄纵糜烂的宋士大夫或武高官心里,高端自在威福享乐才是自己该做的,吃苦遭罪,尤其是玩命这等奉献牺牲,那都是别人该干的事。
位不同,各安造化,这才是正常的国家。
象使臣老家伙这样的精明卑鄙者也常常确实卑鄙得有好处。
他这趟出海就没象前面那个被他送死的小官那样光是坐船就已经遭尽了罪要了半条命。
此时节,海上无风也三尺浪,他固然也颠簸得呕吐不止头昏眼花不知身在人间还是地府,却并无倾覆之危,遇到了巡逻的海盗也得到了允许登陆,简直顺利无比地就见到了钟相。
他,暗暗得意之极。
钟相一如既往地傲慢坐在那享受着拜见。
等老家伙以极尽卑贱的姿态谄媚表演了好久好久,久到老家伙口才了得到往日总能在朝会时套话假话空话滔滔不绝,此刻说得扣肠挖肚的没词了,只剩下强堆着温顺谄媚笑容尴尬跪在那,钟相美滋滋地唱着茶水也没任何反应。
就这么晾着这老家伙。
老家伙再皮厚无耻也渐渐撑不住这种尴尬难受…..到底是儒教教化出来的读书人,最起码人性是什么、礼仪廉耻是非黑白,这些观念的人伦道德标准总是懂的、有的,不是那些单纯的强者为尊、力大的就该欺负弱小的、按照丛林法则以动物本能一样行事的世界其它地方的野蛮人。
早早就建立了人伦道德准则,让人之所以是人,脱离了野兽行为,把人与野兽区别开来,这是儒家对中华文明最大的贡献。春秋时,欧洲还是一片荒蛮呢,盛行的是迷信与野兽观念。
这是孔夫子的伟大之处。可惜后面搞着搞着就歪了,把伟大的中华民族整治成了懦弱……
长江黄河划定的中国,在科技文明的第一阶段——钢铁时代,发展条件是极差的,和欧洲没法相比,更无法与美洲相比。
首先,缺铜铁。
鉰铁矿少不说,还尽是些含铁量低、难除的有害杂质太多的贫矿。远不如其它地方随便挖挖和冶炼也能得到好铁那样轻松和富有。这已经是最大最难克服的制约。
其次,作为流通世界的钱使用,是国家民族财富象征的金银这种矿也奇缺,至少是以这阶段的技术手段能力无法发现、发现了也难以开采的。在发展资金——钱方面受到了天然制约。
再就是能源制约了,没石油啊。
总之,似乎老天很不照顾中国人,让中国人除了辛苦种地,其它的啥资源优势也没有。
历史证明,中国也确实困在了这些方面。
但,怪谁呢?
怪老天不照顾?
…….只能怪自己瞎搞不争气。
中国的周围全是丰富的资源呐,无论是海洋还是陆地都是那么富饶,而且是可征可占之地。作为当时世界文明最先进,族群人口最兴盛最多的国家民族,本应该是开拓进取统领世界前进的伟大族群。周围无尽的资源财富本应该是囊中之物。
尤其是矿藏富饶之极的大洋洲,那里还纯粹是原始野人的地域,那的人类原始愚昧的程度是想吃饱肚子吃到肉,没武器技术猎取动物就只能纵火不惜烧毁一片片森林来烧死动物……肆意破坏环境,打破了此地大自然的平衡与环境自我恢复能力,人为加剧了植被退化,制造出了一片片荒凉,进而改变了这里的气候,然后荒凉就成了无法可治的一处处沙漠,更进一步恶化了这里的气候降雨等情况,最终片片沙漠联结成了浩瀚的澳洲内陆及大西部全面沙漠化,热的要命干得要命,有降雨也存不住,人类再也无法可治了,只能干瞪眼看着那么辽阔的土地不可利用永远荒漠下去…….而且那的野人还不多,只怕是只一个五百人的武装部队,一人一匹马加一匹骆驼,带上食盐防蛇药和火种或能点火做饭的凹镜,有足够的时间就足以消灭所有野人轻松占领那里……
至于那时还存在的澳洲大陆虎,也是最珍稀的唯一的有袋类老虎——塔斯马尼亚虎,那对去开拓领土的人绝对不是威胁。那种虎体形小,攻击力也弱,不是中国猛虎那么可怕。
那些土地本就是老天恩赐准备好的期待着中国人奋勇去收获的,结果呢,聪明的人都去玩儒教愚民弱民去了,几千年坚持不懈坚决把中华民族成功整治成了行尸走肉族群,懦弱,愚昧、保守,只知死守着眼皮底下的日益贫瘠的土地…..这样好统治剥削。统治者就可以轻心地纵情放荡腐败尊贵快活了…..海都不敢也不准下。
落后愚昧的和动物没多大区别的野人们就轻松快乐了,占有享受和肆意破坏着脚下富饶的一切,愚昧凶残贪婪制造了无数应该珍惜保护的物种灭绝……老天不是不关照中国。老天给你准备好了一切了,你自己却瞎搞把自己搞成了等着宰杀的牛马一样的废物,不敢,也没武勇能力和冒险开拓精神去收取,那就属于活该倒霉了。
作孽总要受惩罚。前人的罪孽,后辈就得承受报应……
而这一切恶果正是从儒教兴盛开始发威的宋代开始的。
宋代士大夫与读书人的罪孽可不止是开启了以文欺武恶榜样,不止是成功玩好了如何做个完美伪君子,以及相关必然的酒色腐败纵情放荡无耻、放荡成了弱鸡,自然对外懦弱苟且对内则傲慢自负凶残强硬等歪风邪气的成功示范引领,快活的玩灭了国家,制造了小族野人却能轻松灭亡了先进文明的最大耻辱。它是中国人走向麻木懦弱…….沦落为世界最大愚昧落后国的开始。
宋代官员等上层社会越是富裕自由风流快活,后面的中国就会越是苦难耻辱倒霉。
赵岳吸取了宋明的凄惨教训,也吸取了汉唐的血腥教训,所以把收纳为国民的胡子混编入国人中,让归附的胡子无法聚居成群成为中国内部的叛乱祸患,同时又利用全国各地都安置有的零星胡人用天生的还没泯灭的狼性搅动催发出中国人的勇敢凶狠,激发出泯灭的血性与开拓精神。
……………
钟相等着这个宋使臣无耻老家伙尴尬个半死跪得快死了,这才随意问了问来干什么。
听了是来打听是不是允许大理国侵吞宋国,钟相轻描淡写说:“那是你们两国间的事。原则上我国不干涉别国内政,也不干涉你们国与国之间的纷争,那等杂毛琐事。
无论谁,无论天下发生了什么变化。我国的权益都必须最优先得到保障。
凡敢不遵我方利益与意愿的,那就让他去死。”
宋使臣老家伙一听这个,心就一凉,本是拼命支撑着保持恭敬跪姿势,这下瘫那了。
若是海盗并不在意大理国侵吞宋国,就宋国现在这个混乱一片的烂样子岂不是灭亡定了?
权势地位荣华富贵都要失去了,老家伙吓得只想昏厥过去以逃避这可怕现实。
瘫那缓了半天神,拼尽了所有精力和勇气,老家伙这才总算有了点人气活力,绝望哭嚎着一头扑倒在地拼命叩头哀求钟相再帮帮宋国一把……这会儿,他是为自己的荣华富贵以及满门性命在努力争取,也就舍得付出了,也必须不顾一切的付出。不然,回去后,就算皇帝不追究他怠慢公事并且啥也没谈成的废物误国死罪,他也活不几天。
最爱怪罪别人的朝廷群臣在失望激愤中就能一齐出手把他一家活活玩死整治死,何况大理国随时会兴兵破东京……也得要了他的命。
他的装老弱可怜极尽悲叫哭嚎哀求,不但没能唤得钟相的同情心软,反而越发厌恶,暴躁的怒喝一声:“聒噪。”
海盗在扬州有眼线。钟相的职责之一就是监控宋国。这个使臣老东西在扬州的丑事及美妙算盘丑心思,如何能瞒得过钟相。
这,是个和赵佶高俅等奸贼一样该死的狗东西,在这装可怜特么蒙谁呢?
越是这样,越是说明奸佞可恶该死。
钟相是最恨这些狡诈凶残腐烂无耻宋官僚的,岂能不恼火。
宋国都成这样了,你这老狗竟然还敢在我面前玩奸诈耍小聪明!
两旁的侍卫立马上前凶恶拽起老东西往外就拖。
吓得老东西以为是要杀自己,顿时袍摆就湿了一大片,哭嚎得更加凄惨,哀求得更加奋勇积极有活力,地上流溅了一滩滩的黄色液体,刺鼻的气味借着炎热开始发威,害得钟相更生气了。
结果,这老家伙并没被处死,但也绝不可能好活了,被丢在海边岩石上享受毒辣日光、无情风雨、海蚊子、没吃没喝的饥饿等等轮番享受,整整三天三夜,一下子把在扬州装病逃避的罪全承受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