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z7qz玄幻小說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ptt-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 橫推無敵鑒賞-vk54o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小說推薦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看到叶凡,白如歌心安了,一推眼镜走了上去。
瓜子脸表姐她们见状一愣,随后也都连滚带爬离开原地。
苗封狼让她们感觉太震撼了,太血腥了。
白如歌站在叶凡面前轻声一句:“叶少!”
“对不起。”
叶凡温润一笑:“辛苦你了,也让你受委屈和惊吓了!”
白如歌闻言心里一暖,有叶凡这一句肯定,她所遭受的惊吓和危险都值得。
“不辛苦,也不委屈,这是我该做的事情。”
“你救了我一命,又给我淬炼机会,不用回去继承千亿家业,受点风险不算什么。”
“何况我知道,你和宋总安排了人保护我!”
她还下意识抬头扫视四周一眼,似乎要寻找沈红袖的影子。
叶凡声音一柔:“你放心,苦尽甘来,我不会让你再遭受危险,也不会让你孤军作战!”
白如歌一笑,伸出手:“好,我们并肩作战!”
叶凡笑着一握。
瓜子脸表姐看着文弱的叶凡,张张小嘴想要问什么,却一时不敢开口。
她只能躲在白如歌后面,余光瞥着豺狼一伙人,焦急现在闹出人命怎么处理?
在她念头转动之中,叶凡正打出一个劈杀手势。
瓜子脸表姐眼皮一跳,嗅到了巨大的凶险。
“呼——”随着这个手势,苗封狼喷出一口热气,一扭脖子,接着身子一弹。
他的砰一声跳到阶梯下面,随后傻呵呵笑着,抬起脚对受伤的人踩去。
只听砰砰砰一连串的声响,十几个受伤的黑象盟猛男,连躲避动作都没作出,就被苗封狼踩了一个正着。
只见他们脑袋一个接着一个开花,好像被人用铁锤砸碎的西瓜。
围观的路人见状尖叫不已,惊慌失措再度躲远,担心殃及池鱼。
“啊啊啊——”惨叫间不停歇,却极其短暂,转眼,十一人全部死去,只剩下豺狼站着。
“你……你……我是豺狼,黑象盟的高层!”
豺狼夹着香烟的手指抖动不已,好不容易提升起来的底气,顷刻又被苗封狼冲击的分崩离析。
他也不是不想跑,而是双腿不受控制,只能站在原地强加镇定。
“我家主人让我打断你两条腿。”
苗封狼扭着脖子来到豺狼面前傻呵呵笑着:“你放心,很快的。”
豺狼吼叫一声:“你敢,我毙掉你……”他反手拔枪,却听咔嚓一声,身子一晃,接着他就扑通一声侧身倒地。
半个身子和脸颊顷刻麻木。
瓜子脸表姐她们尖叫一声:“啊——”显然,她没想到苗封狼真对豺狼这种恶人动手。
她望着叶凡声音颤抖道:“这是豺狼,黑象盟的大佬。”
叶凡淡淡出声:“干的就是豺狼!”
白如歌也是眼皮一跳,望向叶凡要劝说什么,但最终选择了沉默。
叶凡却没有再说话,端着一大纸杯咖啡喝着。
片刻后,豺狼低头一看,发现双腿不受自己控制,软绵绵倒在地上,好像是纸糊在他身上。
他这时才反应过来,自己双腿已经被打断。
下一秒,剧痛传来,他止不住惨叫一声:“啊——”“我说过,我很快的!”
苗封狼呵呵一笑,下意识抬起左脚。
独孤殇突然出声:“不准踩!”
苗封狼挠挠头,想起叶凡的指令,呵呵笑着放下了左脚。
接着,他掏出一条小蛇,在豺狼的两条腿上各咬了一口。
豺狼瞬间感觉不到疼痛,精气神也恢复了些许,但却发现,双腿正慢慢乌黑。
他一股子悲愤和绝望,妈的,这些是什么人啊?
一向都是他让人生不如死,今天却被人折磨的死去活来。
“现在不痛了吧?
不痛就带路。”
苗封狼把豺狼提了起来:“带我们去找你老大!”
豺狼怒不可斥:“欺人太甚——”苗封狼一个嘴巴过去,豺狼又是一声惨叫……十分钟后,一辆奔驰和一辆商务车向十公里外的黑象盟大本营驶去。
豺狼被苗封狼剥光衣服,绑在车顶上,游街一样前行。
豺狼要剥掉白如歌衣服游街,叶凡自然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商务车上,缓和过来的瓜子脸表姐,看看前方的豺狼,欲言又止。
良久,她硬着头皮对叶凡艰难挤出一句:“这位少爷,我们去哪啊?”
她觉得叶凡杀去黑象盟只是场面话。
黑象盟大本营常年五六百人驻守,还有刀有枪,叶凡他们就靠一个大个子,能掀起什么风浪?
可看车子路线,又好像真是去黑象盟总部。
叶凡瞥了这个女人一眼:“血洗黑象盟,让他们给如歌一个交待。”
“你真去黑象盟?”
瓜子脸女人身子一颤,急眼了:“那里有好多人啊,你们靠一个大个子,纯粹找死。”
“黑象盟都是不讲理的人,哪怕你有保护衣,看到豺狼他们这样死伤,他们也会杀了你的。”
“我们还是赶紧躲起来吧……”她跟着上车除了好奇叶凡身份,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认定叶凡不会去黑象盟,哪有那么不知死活的人?
可没想到,叶凡真去黑象盟大本营。
她的视野,也看到了黑象盟总部的建筑。
叶凡淡淡一笑:“死了这么多人,还伤了豺狼,不灭了黑象盟,哪里有安宁日子?”
“放心吧,这一战,只有黑象盟有事。”
他微微挺直身子望向前方黑象盟大本营:“我们不会出事的。”
“如歌,你这个朋友,究竟是什么来历啊?”
看到叶凡口气这么大,瓜子脸表姐微微一怔,望向白如歌打听身份。
白如歌声音轻柔:“他是一个华医,是救我命的金芝林医生。”
叶凡诸多身份,唯独医生这个身份最重要。
瓜子脸表姐一愣:“医生?”
叶凡笑着点头:“没错,医生!”
“医生……”瓜子脸表姐又重复了一句,随后暴跳如雷吼道:“医生?
你是医生?
你一个医生扯什么犊子?”
“又杀人,又伤豺狼,还要打黑象盟大本营,你咋不上天呢?”
“我还以为你什么来历,原来就是没背景没势力只靠一个大个子的莽夫。”
“你知不知道,你害死我们了,你今天这样搞,不仅自己善后不了,还会让我们陪葬。”
她真的快气死了,还以为叶凡多少有庇护她们的能力,没想到只是一个医生。
“停车,停车,快停车,我不想跟你们去送死。”
“黑象盟总部不仅高手如云,当家人黑头陀还会大力金刚掌呢,你们简直就是送死。”
“别说血洗黑象盟总部,就是他们大门,你们估计都进不去。”
瓜子脸表姐喊叫着要下车,还一脸轻蔑叶凡他们进不了大门。
“呜——”此刻,黑象盟已经感受到两辆车子的敌意。
上百人从黑象盟大本营冲出来,手持盾牌和长枪横在大门口。
同时,五六条带刺铁链横在主干道上,不给叶凡他们车子冲撞起来。
刀枪林立,还人多势众,让停下来的奔驰车和商务车显得孤零零。
“给我滚下来!”
一个络腮胡汉子上前,长刀一指怒喝:“不管你什么人,什么来历,敢伤我豺狼兄弟,跟我黑象盟作对,老子把你碎尸万段!”
“马上给老子放人!”
随着他这一喝,几十人踏前一步,手持弓箭对准叶凡他们车子。
如非车顶绑着豺狼,他们早就攻击了。
半死不活的豺狼看到自家兄弟,再度底气十足狂笑起来:“白如歌,你们死定了。”
“看看黑象盟这阵势,你们怎么杀进去?
拿脑袋去撞吗?”
瓜子脸表姐不敢下车了,颤抖着对叶凡哼出一声:“反倒是你,羊入虎口了。”
叶凡没有理会她,只是落下车窗淡淡开口:“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