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mjt人氣都市异能 定盤星 起點-第一百九十章 前面有條狗?熱推-980cd

定盤星
小說推薦定盤星
大烈国与熊武国之间是接壤的,只不过这接壤的地方有些尴尬,其实一座山。这座山就很神奇,左边属于大烈国的地方常年风调雨顺绿郁葱葱,而右边属于熊武国的地方则寒风酷烈寸草不生。
没有人知道这是为什么,也没有人在乎,人们在意的只是对方会怎么想。
大烈国的国民总觉得另一边的人会觊觎他们这水土丰美的地盘,嗯,在大烈国的子民心中,其它国家的人都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例如熊武国环境恶劣,每年冻死的人都超过新生人口。例如花国朝廷腐败,百姓民不聊生。而这些国家的人都很羡慕嫉妒他们大烈国,都想着抢走他们的幸福生活。
也正是因为这种思维,所以当大烈国这边的守军被调走后,周边城镇的百姓们就慌了。
他们一个个拖家带口拉着行礼开始往内陆赶,一路上墨九等人可是看到了不少这种现象。大概也就墨九等人明白,内陆城市此时怕是更乱!
“话说你们大烈国到底是因为什么打起来的?咋我们就想不明白呢,是两方贵族理念不合了?”海少羽转头边走边向狼母问道。
在海少羽的身边,海菲菲已经能够自己下来走路了,她兴致勃勃的玩着一杆三股叉,通体蔚蓝、荧光闪闪,这被她自己命名为海鳞托天叉的符文神兵普一诞生就已经是八品品质,这都是因为海菲菲原本的实力够强,又因为刚刚被废所以符阵的残渣活性还很高。
“嗯,原来符阵碎片活性越高,这符文神兵的品级越高啊,得记下来!”白语不愧是搞科研的,也不知道从哪里又拿出来一个小本子,唰唰唰的开始记录。
墨九在旁边看着一脸新奇的海菲菲笑道:“感觉怎么样?”
“还好,符文神兵很神奇,就像是自己突然间长了一条尾巴,完全跟自己是一体的。甚至于我连这兵器的重量都感觉不到。”海菲菲单手一转,那看起来超过两米的海鳞托天叉竟然直接转出了一片片残影。
这不是说海菲菲的身体真有多么强,而是这叉子完全感觉不到重量。
墨九眼中多了一点羡慕,这心境不同了,果然感受就不同了。当得知自己也能够修炼的时候开始,她就一直在期待着,啥时候蹦出来一个可供她砍一刀的敌人,然后趁机好凝聚自己的符文神兵。
“话说这符阵碎片的活性该怎么算?”一边的楚青雪当然能够看出墨九眼中的羡慕,于是帮忙问道。
白语想了想答道:“应该也就是靠疼痛来激活吧,以前我是知道的能够更好组成制造,不过却没想到还有保持品级的效果。”
“啊!”楚青雪马上一脸怜惜的搂着墨九,“那咱们还是别整什么符文神兵了,以后就跟在我身边,我罩着你!”
墨九小身子一个踉跄,没好气道:“你是个淑女啊,咋出来一趟学的这些流氓习气,还罩着,你有多亮啊?”
楚青雪嘻嘻一笑,前者墨九的手就是不放松,她可是知道之前墨九有离开游览全大陆的计划,哪舍得墨九离开。当时因为觉得是楚衡让墨九失望了,连续好几天都没有给楚衡好脸色看。
海少羽:“喂喂,我刚刚的问题就不能回答一下吗?”
狼母瞥了这货一眼,人家几个小女生在那瞎聊,你掺合什么?不过还是答道:“现在大烈国进行交战的主要就是两个势力,其它多数都是附庸。”
文伯和商参显然更加在意这些政治局势的问题,忙将注意力放在了狼母身上。
“这两个势力一边是大烈新希望联邦,一边是大烈贵族联盟。前者的组成都是一些新兴的贵族与之前殖民地晋升上来的新贵,或者你们也可以理解为是改革派。他们的很多主张都十分具有冲击力!”
狼母的话其实已经算是很含蓄了,不过大家都懂,其实所谓‘冲击力’就是伤害到了原本贵族们的利益。
“而大烈贵族联盟其实你们从名字就可以知道,这是属于老牌贵族家族的联盟。两个势力其核心矛盾其实就是为了保护老牌贵族的利益。”
“所以这是一场很自私的战争。”商参很是好笑的摇摇头,不过他觉得自己也没有什么资格嘲笑,花国的贵族很好吗?未必吧!
文伯掸了掸腿上的灰尘,笑道:“作为一个花国人,其实我更想看到贵族联盟胜利,这样的话,大烈国之后会越来越差,也就对我们没有了威胁。”
狼母挑了挑眉头,她作为一个已经要离开大烈国的百姓,倒也没有什么立场再辩驳了。何况从逻辑上来看,也确实是如此。大烈国如今发展成这样明显都是那些贵族的锅,如果贵族联盟赢了,毫无疑问一切都不会改变,大烈国会继续延续之前的制度发展,而如今的国内局势已经证明那是错误的了。
只可惜,有时候即使知道是错误的,也没有人会去改正!
这一点,其实他们这些曾经的秘密部队或者说是当兵的最有感触。以前都说军人服从命令是天职,这话的基础其实就是将领知道的信息多,大局观上要比做基层的士兵更好。
但知道的信息多和大局观好不好其实并没有什么因果关系!
有时候连平头百姓都知道的事情,贵族们却因为要考虑自身的利益而选择性无视了。最直观的例子就是当初楚家的灾祸。
楚蟾当初的作用如此重要,可朝廷还不是任凭某些人动了手。以至于后面发生了如定远之战等战役,让百姓受了多少苦难。
大烈国的情况其实跟花国没有什么不同,都不过是贵族利益的争夺,真要是从对百姓们好的角度来说,大烈新希望联邦若是获得胜利说不定会更好。
“说这么多有什么意思,反正我就知道一点,这大烈国怕是一蹶不振了,就算要再次崛起,怕是也不是一日之功。嗯,至少未来十年间,我们可以安枕无忧了!”海少羽笑了笑。
不过商参等人显然没有他这么的乐观,了尘大师轻喧佛号,“这一次我们来大烈国的目的其实并没有达成,关于装甲的技术并没有得到。但是我们没有得到,不代表其它国家也没有得到啊!”
狼母闻言有些好笑的瞄了一眼海少羽,“了尘大师的话没错,大烈国内乱,有不少国家都往这里安插了探子,比如熊武国,比如和国。熊武国的探子要比你们还要深入朝局,你们在甄学士这里得不到技术,但他们在别的地方怕是不难得到,而且不要忘了,和国曾经得到过大烈国的资助,一大批的旧型号装甲可都在他们的手里,和国会不研究吗?”
“唉?和国难道还敢过来偷大烈国的技术不成?他们不一向都是你们养的狗吗?”海少羽惊讶。
狼母摇摇头,表情不是很好,似乎她从心里不是很喜欢和国人,“和国这个国家从来就不是什么狗,是狼,是伪装成狗的狼!当你强大时,他们能够让你感受到什么是忠心,但当你衰弱的时候,他们又会让你明白什么叫做疼!”
“和国方面我倒是不担心,我们毕竟不是第一次跟他们打交道了,这是一个若没有至少八成把握就绝对不敢动手的国家。”商参挥挥手说道:“我们虽然不能将装甲技术完整的带回去,但只要有时间,凭我们自己手中的资料,倒也不难制造出我们自己特色的装甲。一旦双方都有了装甲,那和国方面就绝对不敢轻举妄动。再加上符文神兵技术,只要有发展的时间,之后世界上将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敢轻易跟我们开启战端。”
“前提是花国自己别作死!”文伯笑呵呵的又接了一句。
这一句听起来像是个笑话,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当话出口的时候众人竟然心里咯噔一声,呵呵,不会是好的不灵坏的灵了吧!
众人面面相觑,刚刚大家不会都想到一块儿去了吧!
楚青雪哭笑不得的挠了挠脸颊,“放心吧,有我哥他们看着,不会出问题的。”
商参可不信任什么皇帝宠臣,呼了口气道:“我们加快速度吧,我想早点回国。”
“我也想,我有点想家了!”
一句话将众人说的心里发毛,以至于开始加快速度,不过可惜,队伍之中的几个废人注定不会有多快。
而随着加速前进,他们也迎来了回程途中的第一个麻烦,熊武国边境军!
……
大烈国如此乱局,如果说熊武边境军没有想法的话那也不现实,这人心一旦浮动,那在工作的时候就必然出现问题。原本大家想着的就是趁边境巡逻的空档进入熊武境内,然而事实又发生了一些变化。
“不都说熊武军纪律严明吗?现在这算什么?”海少羽站在山坡上,特别显眼一点都不怕被发现似的。
“你不要那么浪,给我下来。”文伯伸手就将其拉了下来,不过言语之间也并没有什么埋怨,反而有点哭笑不得。
楚青雪看着狼母和商参,这两位作为常年在大烈国做事的人,应该对这种情况有准备吧。
然而,并没有!
“你别看着我们啊,我也是头一次发现这种情况。”狼母和商参齐齐摇头。
冰雪覆盖的山林中一片苍茫,原本应该充满了人烟的军营之中此时却荒芜一片。
众人脚踏薄雪一步步进入了边境军的军营,这里的营房都是利用土石垒砌,看得出来当初建筑时是打算长期居住的,然而现在人去楼空却显得有些诡异了。
商参进入营房之中很快就端着两把炒勺回来了,“厨房中器具齐全,床铺什么的并没有带走,但是所有兵器却都没了,也不见战斗痕迹,明显边境军是自愿离开的。”
“自愿?”狼母哭笑不得,“熊武边境军场面驻扎此地,就是暴风雪临头也没有挪动过一步,现在你告诉我他们离开了?真不可思议!”
了尘大师上前一步,“小僧曾经到熊武国宣扬佛法,这熊武国军纪严明,尤其是对于边境军有着严苛的要求,除非是熊武皇帝的命令,否则国内就是打成了一锅粥,也不准边境军挪动半点。如果这边境军离开了,那就必然是皇帝的命令!”
“皇帝?”商参点点头,“也许是熊武皇帝想要趁着大烈国混乱,做点什么?”
“不会!”文伯摇摇头,“在我看来,熊武皇帝是眼下众国首脑中最智慧的一个,如果熊武军想要趁机入侵,那就会形成一种压力,让混乱的大烈国局势强行被压下,然后开始一致对外。这并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不错,我若是熊武皇帝,会等大烈国内乱之后再渔翁得利,这样就算最终没有得逞,大烈国本身也会一蹶不振。”楚青雪赞同的点头。
“哎呦,管那么多做什么?既然是熊武皇帝的命令,那只能说,有比守卫边境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军队去做。我们要的是回家,不是跟边境军干架,现在岂不是更好?”
海少羽一句话让大家都愣了,继而笑道:“你说的对,我们继续前进吧,原本想凭借着超强的实力越过封锁,现在却是不必那么麻烦了,如果一直没有人阻挡的话,最多半个月,我们就可以回到花国北方边境了。”
你说高兴吧,没有那么多的麻烦,大家当然高兴。可是这边境军的异常却也像根刺似的让大家心里多了点什么。
众人再次启程,虽然雪地山林不是太好走,但众人实力摆在那里,遇到难走的路哪怕一背一都能够如履平地。
“唉?小九,你怎么了?”楚青雪一步步的向前走着,也许是体重轻的原因,踩在雪地上连脚印都没有。只是走着走着突然觉得少了什么,回头一看墨九那沉默的样子,才反应过来,墨九已经好长时间没有说话了。
“哦,我……总觉得前面有什么东西在呼唤我,好像……有条狗在前面对我摇尾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