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b6vs精品言情小說 何日請長纓討論-第四百零二章 大道理小道理熱推-eszar

何日請長纓
小說推薦何日請長纓
唐子风要找人商量事,能找到的不外乎王梓杰、梁子乐和包娜娜三人,讨论问题的场地则选在了包娜娜的深蓝焦点公司。
“筹措50亿,建机床产业大基金,这个设想够宏大的。唉,我啥时候能像唐师兄这样,随便一出手就能做出这么大的手笔。”
听完唐子风的叙述,梁子乐首先发出了感慨,这感慨是由衷的。
梁子乐跟着包娜娜回国后,在京城开办了一家投资咨询公司,用他自己的英文名Andrew命名,叫做“安迪投资顾问公司”。
按梁子乐的想法,他是沃顿的硕士,又是在美国长大的,远比国内的人更懂得资本运作,他开的公司,肯定是会生意兴隆的。可谁曾想,他的公司开起来了,广告也做了好几轮,业务却始终是不温不火,虽说也能赚到一些钱,但与太太包娜娜的公司相比,简直就是惨不忍睹了。
唐子风和王梓杰也帮他做过诊断,得出的结论是他或许有些不接地气,不了解中国情况。他在沃顿学的那些理论,听起来很高深,但搁在现实中就显得曲高和寡。在与客户交流的过程中,他说的东西,客户听不懂,客户说的东西,他也听不懂,这生意还怎么能做得下去?
梁子乐是个智商、情商都很高的人,对于唐子风和王梓杰提出的意见,他全盘接受,而且也的确在努力地改进。每一次唐子风回京城,约他们几个人讨论企业经营方面的事情,他都积极参加,在贡献自己的想法的同时,也拼命地汲取着别人意见中的精华,转化为自己的知识。
在所有人中,他从唐子风身上学到的东西是最多的,以至于不知不觉地成了唐子风的脑残粉。平时他与包娜娜聊天说起唐子风时,满口都是崇拜之意,为这个而被包娜娜嘲笑讽刺了无数回。
与梁子乐不同,王梓杰一向是以与唐子风抬杠为己任的,他皱着眉头说道:“50亿?唐总,你这是有点飘了吧?你知道50亿是多少吗?”
“换成钢蹦,够把你埋200回了。”唐子风没好气地回答说,说完,觉得这个回答还不够严谨,又补充道:“我是指把你埋得像秦始皇陵那样。”
“这就不必了吧,真要埋我,有个小土丘就够了,这叫一抔黄土掩风流。”王梓杰用很拽的口吻说。
唐子风笑道:“你那叫风流?我怎么只看到风骚啊?”
“风骚也比你烧包强。”王梓杰呛道,“你以为自己当了个什么破集团的总经理,手里有几个破钱,就可以烧包了?一张嘴就是50亿的大基金,你也不怕步子迈得太大,扯着……那啥了?”
说到最后的时候,他总算是嘴上积德,咽回去一个不雅词汇。毕竟现场还有一位女士,而且还是他与唐子风的师妹,他还是需要注意点形象的。
“50亿真的不多。”唐子风说,“我考虑,咱们要做的是风险投资,投十个项目,也许最终能成的也就是一两个。有些机床的研发,堪称是无底洞,扔一个亿进去也不见得就能听到响动,但如果成功了,就绝对是有国际竞争力的。
“我现在提出来筹集50亿,也不是要求所有的资金一步到位。我们可以是滚动式地发展,筹一笔钱,就投一批项目,同时再筹后续的钱。机床的研发周期也很长,三五年见不到结果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如果咱们手头的资金不够,投了第一期项目,后面就断了,那么咱们这个大基金可就成了笑话了。”
“投入是无底洞,周期不少于三五年,而且风险很大,十不存一,这可都是投资的大忌。小梁,你给唐总讲讲投资的要领,让这个文盲开开眼界。”王梓杰转向梁子乐说道。
梁子乐苦着脸说:“王师兄,你可别坑我。说唐总是文盲,这话也就王师兄你敢说,我是连想都不敢想的。娜娜知道的,我崇拜唐师兄还来不及呢,哪敢给唐师兄上课啊。”
包娜娜连连点头:“这个我可以作证,子乐天天都念叨唐师兄的名字。如果不是我拦着,他都打算把唐师兄的名字写到木牌牌上,早晚一柱香火敬着了。”
“这只是这样想,并没有这样做好不好?”梁子乐一本正经地纠正道。
“瞧这些亲师妹、亲妹夫啊!”唐子风以手抚额,做出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玩笑开罢,梁子乐认真地说:“唐师兄,刚才王师兄说的也有道理,这种高风险而且回收期很长的投资,除非有十几倍,甚至几十倍于其他项目的回报率,否则投资人是不会感兴趣的。
“据我了解,机床的利润率也不算特别高,而且越是高端的机床,销量越少,这就决定了即便项目取得了成功,投资的回报率也是很低的。这样的投资项目,要筹集到50亿元的资金,难度太大了。”
包娜娜说:“是啊,现在咱们这个社会也特别浮躁,大家都追求赚快钱,最好是今天投进去,明天就能连本带利全赚回来的那种。你要让人把钱投进去,三五年都听不到响动,这种事是不会有人愿意干的。”
“所以嘛……”王梓杰见梁子乐和包娜娜都站在他一边,不由更加得意起来,他拖着长腔说:“唐总,你还是把目标放低一点,有个一两亿的资金就足够了。这些钱,你找许老说句话,让国家财政出了。国家的投资,没那么急功近利,你们再想办法制造点噱头,让有关部门脸上有光,这件事就算是办成了。”
“一两个亿没啥用。”唐子风摇头说,“如果一两个亿就够,我都用不着让许老出面,我去化化缘,也能凑出来。不说别的,临河市政府那边,出个把亿就没问题。还有丽佳超市,现在现金流充足得很,我去找黄丽婷,给她讲讲大道理小道理啥的,没准她一感动,出一两个亿也是很平常的事情。”
王梓杰揶揄道:“我看你不是去讲什么大道理小道理,而是去谈大姐姐小弟弟的事情吧?啧啧啧,生子当如唐子风啊,有这么好的一副皮囊,迷倒黄丽婷这样的中年妇女没有任何难度。”
唐子风斥道:“王教授,你这样没节操,你的学生知道吗?我和黄总那是纯洁的革命友谊,黄总支持我们的机床事业发展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你这样诋毁一位热心公益的企业家,真的很合适吗?”
“对对对,纯洁,你们俩的关系,纯洁得像黄河之水一样。”王梓杰笑道。不等唐子风反驳,他又赶紧回归正题,说道:“既然你有把握让丽佳超市出钱,还来跟我们商量个啥?”
“光一个丽佳超市,不够啊。”唐子风说,“说真的,我也知道机床大基金这件事不好办,这个基金一多半是带着公益性质的,论投资回报,肯定不如那些投互联网的基金。我琢磨着,得想个办法,让国内的有钱人愿意参与,怎么也得动员几十位亿万级别的富豪才行。可是,除了黄丽婷之外,我都想不起能找谁来出钱了。”
包娜娜想了想,问道:“唐师兄,你刚才说,你打算去找黄丽婷,给她讲大道理小道理,你打算讲些什么呢?”
唐子风一愕,摇摇头说:“我只是打个比方罢了。机床的重要性,黄丽婷是懂的,所以我不用跟她讲太多。我只要告诉她说这个大基金是我牵头来做的,我估计让丽佳超市出几个亿,问题不大。”
包娜娜追问道:“那么,你觉得,黄丽婷愿意出钱,主要是看到你的面子上,还是因为她懂得机床的重要性呢?”
“应当是兼而有之吧。”唐子风说,“如果是光看我的面子,让黄丽婷一下子拿出几个亿,她肯定要问问原因。如果不是特别过硬的理由,她是不会答应的。但如果我说这笔钱是用来发展机床技术的,她就不会抵触了。毕竟她也是临一机的家属,对机床产业是有感情的。”
“黄丽婷发迹之后,在她老家设立了一个丽佳奖学金,专门奖励那些农村出身,能够考上大学的女孩子。她说她当年没赶上好时候,没上成大学,这是她终生的遗憾。现在她要帮助那些能够考上大学的农村女孩子,让她们能够用知识改变命运。”
“这真是一个励志的好故事。”包娜娜笑道,“唐师兄,你帮我问一下黄总,她需不需要找媒体报道一下她的光辉事迹,如果需要的话,鄙司可以代劳,佣金照着其他人的一半水平收就好了。”
唐子风说:“你和黄丽婷又不是不认识,你自己找她就行了。你还别说,如果你真的找上门去,说愿意帮她做些宣传,她没准还真会答应呢。至于佣金,你觉得以丽佳超市的规模,她会在乎你给她打个五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