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lqd4精华玄幻小說 原來我是修仙大佬-第三百三十八章 變了,你們都變了展示-8zeep

原來我是修仙大佬
小說推薦原來我是修仙大佬
“奈何桥,是奈何桥啊!”
孟婆看着那座桥,激动得嘴唇都在哆嗦,身子已经不由自主的迈步走过去。
奈何桥是一座非常简单的桥,形状为拱桥形,桥两边却没有扶手,正是因为没有扶手,才使得上桥之人得小心翼翼,更不敢你推我搡,一旦落下,便要重新在黄泉中浮沉。
孟婆缓缓的走过去,却见在奈何桥的最前面,那个原本被泥土掩埋的石碑此时居然缓缓的冒出了头,其上,印着两个血红而古老的字迹——奈何!
她目光迷离,佝偻着身子,缓缓的踏桥而上。
站在拱桥的最高处,可以将整个黄泉映入眼底。
一上奈何,好好的看一眼这黄泉水,回忆一下过往,就该喝一碗孟婆汤上路了。
这金光有如冬日的暖阳,所照之处,让破败的地府缓缓的恢复了生机。
众多鬼差见到这一幕,俱是不由自主的流下了热泪,抱头痛哭。
黑无常吞吞吐吐道:“婆婆,这金光是,是气……气运。”
“是啊,是气运!我地府的气运居然回来了!”孟婆感慨万千。
縱橫天下 憶文
“婆婆,查到了,这些功德来自于落仙城的城隍庙,是,是……”
白无常的眼中充斥着无与伦比的激动,开口道:“是高人给城隍庙题字了!是高人立下了城隍庙,从而让天道都认可下来了!”
“猜到了,我猜到了!”
孟婆笑得眼泪都溢出来了,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在破灭的最后时刻,我地府走运,却是得到了真正的贵人相助!”
就在金光即将散去的最后一刻,却是照在了地府大门的两个石雕之上。
“哗哗哗!”
石雕开始出现了裂缝,接着一片片碎石开始落下,其内居然露出了一个马面,以及一个牛头。
不多时ꓹ 他们的眼睛微微眨动,似乎充斥着迷惘。
黑白无常当即激动得飞了过去ꓹ 开口道:“牛头、马面!”
“老黑,老白?”
牛头马面都是一愣,瞳孔瞪得滚圆ꓹ 似乎做了一场大梦一般,一同揉了揉自己的眼睛ꓹ “这是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俺记得ꓹ 俺们……似乎被永世封印起来了。”
“俺不是在做梦吧?”
牛头马面的眼睛中闪烁着泪花ꓹ 这是被吓的。
一想到自己将会被永世封印,说不害怕那是假的,但是,他们强忍着恐惧,坦然面对,封印就封印吧!
如今重新恢复,回想起来ꓹ 却依旧被后怕给吓哭了。
白无常一把抱住牛头马面,激动道:“哈哈哈ꓹ 回来了ꓹ 回来就好。”
“欢迎回来ꓹ 不过如今地府可是百废待兴ꓹ 我们正发愁呐,你们回来可有得要忙喽ꓹ 哈哈哈……”黑无常同样笑道。
牛头马面同时咧嘴笑道:“百废待兴?俺们喜欢!”
……
城隍庙前ꓹ 李念凡收笔而立。
冬天的风冰寒刺骨ꓹ 款款吹来,吹动着所有人的发丝ꓹ 那副对联字帖置于桌上,同样在随风缓缓摇摆。
字帖很轻,但是却无比的安稳,似乎这风根本不敢将它吹走。
李念凡上下打量了一番,这才满意的点头,开口道:“给城隍题字,倒是有些紧张了,诸位觉得这字……如何?”
洛皇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好字,好对!李公子真乃大才!”
“世间之人,能写出此字的,唯先生一人耳,只凭此字,先生当流传千古!”
“先生之才,是人民之福,是社稷之福啊!”
众人也知道轻重,没有拍一些花里胡哨的马匹,不过此话也确实是发自肺腑,让李念凡忍不住笑出了声。
“哈哈哈,名传千古就算了,我也没那么大的心思。”
我家後院是唐朝
“李公子如此心境,当真是令人汗颜。”
“自愧不如,自愧不如也。”
众人逮到机会,又是一阵吹捧。
洛皇与周云武各自小心翼翼的拿起一副字帖,恭恭敬敬的将其展开,面向众人。
“八百里湖山知是何年图画,十万家烟火尽归此处楼台。”
不少人都是默默的读了出来,顿时爆发出无尽的喝彩。
诗词的魅力就在于,它可以传达一种意境,就算没有文化,但一听,依旧能感觉到诗词之中的力量。
烽火男兒行 鋒利的柴刀
这幅对联,只瞬间就引起了所有人的共鸣,无不惊叹于李念凡的才华。
“李公子这是健在,要我说,这城隍庙若是给李公子当,那才是我们落仙城的荣耀!”
“是啊,没错!谁人能有李公子这种德才兼备的品质,李公子当城隍,我放心!”
“跪求李公子当城隍。”
“呸呸呸!”洛诗雨连忙站出来,“都给我住嘴!”
周云武和洛皇也是同时吓了一大跳,厉声呵斥道:“放肆!不可无礼!”
大胆,堂堂高人岂是一个区区城隍能比的?这群人的作死功底简直骇人听闻啊!
李念凡面色也有些尴尬,这群人确实是出于好心,但是这城隍吧,得死了才能当,跪求我当,不就是等于在跪求我死吗。
感动归感动,但着实是有些坑了。
他轻咳一声,开口道:“咳咳,算了,乡亲们也没有坏心。”
孟君良恭声道:“先生,我这就让人把这幅对联给装裱起来,置于城隍庙的柱子上。”
洛皇忙不迭的点头,“对对对,得小心点,档次必须要高,我还是请修仙者来弄吧。”
李念凡笑了笑,“你们看着弄吧,我也是恰逢其会,得走了。”
众人当即道:“我送您。”
在城隍庙中,黑白无常带着一众鬼差的虚影缓缓的浮现,一同向着李念凡的背影,恭恭敬敬的鞠躬一拜。
李念凡并没有出落仙城,而是去了趟城东,看了看那棵老槐树。
这么长时间没见,老槐树的成长速度却是超乎了李念凡的想象,居然已经长得超过了一人高,而且原本底下那半枯死的老树干已经逐渐的脱落,被新生的树干所取代。
树枝笔直的生长,与普通的树不同,如今虽然到了冬天,但是其上居然依旧有一点点碧绿的嫩叶,一层薄薄的白雪覆盖在树枝之上。
擰緊“總開關”:與黨員幹部談理想信念和道德品行
李念凡却不感到惊奇,笑着道:“老树,好久不见,不愧是成精了,冬天都能长叶。”
一代球神張鐵 xx神
“哗哗哗。”
树枝晃动,树上的那层白雪随之飘飞,有如天女散花般,缓缓的在众人之间飞舞盘旋,却是平添了几分浪漫唯美的气息。
这当然不是巧合。
“老树,你还蛮皮的嘛。”李念凡笑着在老槐树的身上拍了拍,若是带着妹子过来,指不定就是最佳僚机。
简单的跟老槐树寒暄了几句,李念凡便告辞了。
出远门回来,看看这些老朋友是应当的。
龙儿低垂着脑袋,嘟着嘴巴,小声道:“哥哥,我们不会这就要回去吧?”
她感觉这才刚出来呐,根本也没怎么玩,等于随意的转悠了一圈,一点也没意思。
囡囡也是不住的点头,开口道:“是啊,城隍庙那边那么热闹,多好玩啊,我们再过去吧。”
“城隍庙那边肯定是不能去的。”
李念凡抬起双手,分别揉搓着囡囡和龙儿的小脑袋,“我在那边刚刚出了个风头,继续留在那里,只会让双方都尴尬,反而是直接离开,才是最佳选择,如此还能维持自己的形象。”
囡囡和龙儿似懂非懂,显得有些闷闷不乐。
李念凡话锋一转,突然道:“不过今天的时辰确实还尚早,不如去净月湖一趟好了,顺便欣赏一下冬天的湖景。”
如今成了有云一族,速度飞快,时间可比平时只能靠脚走充裕多了。
英雄聯盟之無限超神 爭不過
“好啊,好啊。”囡囡和龙儿自然是忙不迭的点头。
龙儿更是眼珠子咕噜一转,开口道:“哥哥,要不顺便去我家看看?”
“你家?”
李念凡的眼睛不由得一亮,觉得这还真是一个不错的主意,“你家在哪里?”
雲笈仙錄 美味羅宋湯
“我家距离净月湖不远,就在入海口的海底下。”囡囡连忙趁热打铁的推销起来,一边撒娇道:“我家可漂亮可好玩了,去嘛去嘛。”
李念凡的兴趣顿时更浓了,嘴上道:“海底吗?确实不错,只是功德恐怕没有避水的功效。”
“哥哥,避水简单,避水珠又不值钱。”
龙儿顿时开心到不行,兴致高涨到了极点,催促道:“事不宜迟,赶紧走,去我家做客喽~”
李念凡看向妲己问道:“小妲己,你觉得呢?”
“我听公子的。”妲己把手环在李念凡的手臂间,倚着李念凡,夫唱妇随的意思尽显无遗。
“哈哈哈,那就去欣赏一下海底世界!”李念凡哈哈一笑,脚下生起金色的祥云,风驰电掣的向着净月湖而去。
仅仅是几分钟时间,就到达了湖边。
除了湖边积了一些冰雪外,整个净月湖并没有什么变化,偌大的湖面依旧平静,更没有结出冰霜,只有风吹过时,会使得湖面皱起一层涟漪。
龙儿的手中拿出一颗近乎透明的蓝色珠子,随着她法诀一引,珠子顿时散发出一阵光晕,浮在虚空中缓缓的旋转,一点点的沉入水中。
随着珠子的进入,原本平静的湖水却是向着两侧缓缓的分开,形成一个真空地带,范围不小,是一个半径达到五米的圆球。
“哥哥,我们走吧!”龙儿兴冲冲的一招手,当即驾驭着遁光一马当先的跃入水中。
李念凡微微一笑,同样驾云跟上。
进入水中,李念凡看着水下的世界,突然生出一种前世在水族馆的水底看海底世界的感觉,当然,这里的感觉自然要好上太多太多了。
净月湖的水极为的清澈,进入水底更是把这份清澈演绎得淋漓尽致,除了偶尔泛起的水波外,简直跟在外面没有什么区别,抬眼看去,整个水底世界似乎都是亮的。
这份美,与岸上自然有很大的不同,甚至让李念凡的心微微触动。
随着深入,开始出现各类游鱼的身影,五颜六色,大小不一,围绕着众人好奇的游荡一圈后便迅速的逃离。
也能看到水下铺着的泥土与礁石,碧绿的水草在泥土中,随着水波而飘摇。
李念凡忍不住来到真空地带的边缘处,将手伸出。
顿时,一股冰冰凉的感觉顺着那只手传遍全身,水波似乎有着生命一般,围绕着手掌流淌。
李念凡很快就缩回手,捂到衣服里面取暖,“是真冷啊。”
就在这时,他的目光一顿,落在一处泥土中,兴奋道:“大闸蟹?”
妲己非常默契的一招手,那安静的缩在土中的大闸蟹却是被一圈水给包裹,缓缓的拉到众人的眼前。
高举着两只大钳子,不安的看向众人。
“哟呼,好肥硕的大闸蟹!”李念凡的眼睛更亮了,忍不住舔了舔嘴唇,“这个时节的大闸蟹可是味道最好的时候。”
净月湖的大闸蟹,妥妥的比阳澄湖大闸蟹高端太多了。
龙儿则是眉头微皱,“这个也能吃吗?跟我的海鲜差远了吧。”
霸愛寵妻 東方銘雪
“这你就不懂了吧,大闸蟹重在肉质香嫩,单论美味而言,还真是独一无二的!等等就让你们做修仙界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李念凡期待无比,接着道:“我怎么把大闸蟹给忘了!如今突然想起,却是越发得感到嘴馋了。”
“公子,那边还有一只。”妲己一边说着,抬手又是一招,轻轻松松又捕获了一只。
“干得漂亮!”
李念凡笑着道:“先别急着走,多抓一些带上,既然去龙儿家里做客,空着手肯定不像话,这大闸蟹作为美食带过去,想来敖老不会拒绝。”
……
同一时间,东海龙宫。
大殿中站着一名头发凌乱的老者。
这老者的头上长着一对龙角,不过其中一根已经断了一半,整个人脸色苍白,气若游丝,面露焦急。
敖成快步走来,见到这老者顿时面色一变,“云兄,你怎么成这副模样了?”
“成兄,南海龙王敖宇早就已经背叛了龙族,我是拼着最后一口气来让你小心的!”
敖云一把抓住敖成,语气悲痛,咳嗽间居然吐出一口血来,深吸一口气激动道:“如今我龙族,北海龙族在大劫中灭族,南海龙族却是勾结魔族,让整个龙族在大劫中损伤惨重!如今我也不行了,龙族只能靠你了!”
敖成的脸色一沉,“敖宇居然背叛了龙族?!”
“咳咳咳!”敖云都快瘫了,一把拉住敖成,沙哑道:“我肯定是活不成了,你自己多加小心。”
就在这时,一条大鲤鱼摇摆着尾巴快速游来。
“急报,急报!”
“什么事?”
“公主说高人要来做客,特意让我赶紧来通知做好准备。”
敖云在一旁连连摆手,“打发走,赶紧打发走,没看到我们哥俩正在叙旧吗?这可是我生命中的最后时刻,成兄岂会让人来打扰?谁来都没用!”
“高人要来做客?”
柯南龍套的美膩人生
敖成却是豁然起身,瞪大了眼睛,脸上满是激动和忐忑。
“准备!必须得好好准备!”他开始在大殿上急促踱步,突然抬头看了看已经陷入懵逼状态的敖云,开口道:“云兄,今天真是太不巧了,贵客登门,恕我无法奉陪了,要不你再撑一撑,先告辞?”
“噗!”
敖云再度喷出一口血,颤抖的指着敖成,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显然被打击得不轻。
惨遭背叛,走投无路之下来投奔老友,却是得来了这等待遇。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他不禁悲从中来,声泪俱下道:“变了,你们都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