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4fud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txt-第二百九十三章 彼岸轉生樹-ebuh1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小說推薦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大道之下,九阶证道。
离大道天成只有一步之遥。
可这一步之遥如同天堑,遥不可及的同时,威能更有天壤之别。
境界上的压制,哪怕实力有所欠缺,照样有着难以言明的优势。
可是,面对这陆家二长老陆有婷。
冰海女神的境界优势不见了,主神权能更没有发挥作用。
“既然在大道之下,为什么可以如此轻而易举的影响到我?”哪怕对方表现的为难一些,她也觉得这是对方尽全力的结果。
可陆有婷太轻松了,轻松的让她有些猜不透。
其实她更希望对方告诉她,她们已经在同一个境界。
这样冰海女神就不会过多的惊讶。
同一个境界,她离恢复全盛期还有很长的一段路。
对方并没有那么夸张。
可是不在同一境界,这简直是一种无言的威胁。
等到对方踏进大道之时,全盛时期的她,也必将落败。
神众七大主神,几乎是所有大道天成中最强的七个人。
因为主神只有七位,身为主神之一,有着神众真神的眷顾,有着主神独有的权能。
这些都是其他人不具备的优势。
仙庭仙君众多,佛门古佛同样不少。
但是没几个可以跟他们神众七位主神比拟。
能真正无惧他们的,只有远古道宗五大剑修。
那是同境界中,所有人的噩梦。
然而这个陆有婷一旦进入大道之列,对他们来说绝对也是噩梦。
“一个陆家大长老就够麻烦了,现在又多了一个陆有婷。”冰海女神皱着眉头看着陆有婷。
二长老低眉望着冰海女神,随即不疾不徐的开口,回答她的问题:
“身为陆家二长老,我只负责后勤,实力并不强。
影响到你,不过是你既没有在全盛期,也不是本体罢了。”
冰海女神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她盯着陆有婷,冰冷的声音随之传出:
“陆家,都是怪物吗?”
一个陆家大长老陆无为,一个还未绽放的陆家二长老陆有婷,外加启示录中的记载内容。
陆家实力简直让他们无法直视。
要是他们人多一些,踏进大道行列的人多来几个,压着他们三大势力打也不是不可能。
除非他们神众真神,仙庭帝尊,或者佛门古佛出手。
二长老站在巨坑边缘,她的目光一直在冰海女神身上。
而对方的问话,搞得二长老有些意外。
随后二长老摇了摇头,平缓道:
“陆家的人怎么会是怪物?
陆家传承了很多年,虽然无法追溯到远古时期ꓹ 但是传承至今同样不知年数。
而在这无数年的时间里,陆家一直保持着低调ꓹ 不曾跟外面为敌。
守着一亩三分地,没有多余的野心。
可是传承至今,无数年的交替中。
陆家却只剩下了六个人。
三个老不死ꓹ 两个没用的中年人,一个无知的少年人。”
二长老看着冰海女神沉默了片刻ꓹ 道:
“这样的陆家,看起来会是怪物?”
“只是一两个特殊点的ꓹ 能活的久一点罢了。”二长老抬头看向天空的双月加了一句。
陆家是不是怪物我心里有数ꓹ 冰海女神无声自语。
她不想多提这件事。
“你对转生树没兴趣吗?或许能让你长大也说不定。”冰海女神收敛了气息,试图说动二长老。
她本以为听到这句话,对方应该会动心的,至少有一瞬间的异动。
然而没有,二长老只是盯着她,不曾有多余的言语。
冰海女神也能感觉到,自己完全逃不开。
陆家有其他人去抢夺了吗?冰海女神觉得这个可能性很高。
阻止了她ꓹ 就等于有了更高的几率。
可是她拦得住我的本体吗?冰海女神脑海中突然冒出这个问题。
“如果她拦不住我的本体,那么我就可能得到转生树苗。
以对方表现出来的实力ꓹ 只要我足够小心ꓹ 哪怕打不过ꓹ 也能逃离。”冰海女神试着设想。
一旦成功ꓹ 得到的可不是一星半点的好处。
“可以赌一把,哪怕失败了ꓹ 她也留不下我。”冰海女神觉得没有迟疑的必要。
只是冰海女神决定沟通本体的时候ꓹ 突然愣了下。
“不对ꓹ 她不应该不知道我可以让本体过来。
那她为什么丝毫防备都没有?真的那么自信吗?”冰海女神试着感知四周。
她发现这里的禁锢还在,周围土地属于陆有婷的术法ꓹ 没有丝毫消退的迹象。
沉默了片刻,冰海女神对着二长老问道:
“你觉得我本体过来,想走,你拦得住吗?”
二长老面无表情的开口:
“试试就知道。”
冰海女神放弃了抵抗,她直接一步来到巨坑边缘,不再有离开的打算。
二长老看着冰海女神出现在不远处,没有去在意。
只是心里有些叹息:
“可惜了,没引出她的本体。”
一具分身没有杀的必要。
但是如果冰海女神的本体来了。
二长老不介意趁对方病,要了对方命。
“比太阳神谨慎,或者说太阳神的死,让对方谨慎了许多。
不然今天冰海女神的本体必然会来过。”
之后二长老就没有再多想。
而是拿出灵药继续处理。
其他地方的事,她管不到。
至于转生树,她倒希望是陆水弄出来的,然后带走。
如果不是,也无所谓。
只要这位冰海主神,没有威胁到陆水就行。
两人又一次陷入了消耗。
……
海域中冰川之上,冰海女神的身影从湖中出现。
她望着遥远的海域。
“拦住了我,甚至想要猎杀我。”
盜靈人 焱悠
冰海女神面上冰冷:
“陆家陆有婷,她是认为可以通过我的分身,察觉到我是否还有分身进去吗?”
“不知道你有没有想过,七大主神殿,不缺强者?
哪怕都在复苏状态。”
随后冰海女神下了神谕。
神谕直接下达到太阳神殿,光明神殿,冰海神殿。
神谕只有一件事,不惜代价,拿回转生树苗。
她确实被牵制住了,但是陆有婷也有无法前往。
只是很快冰海女神就觉得不对。
“她目前的实力,可以说是整个彼之海岸最强的。
为什么要留下?”
冰海女神沉默了片刻,自语道:
“有什么东西比转生树苗还要重要吗?”
很快冰海女神想到了什么:
“她不让我过去,是担心我看到什么吗?
对她来说更重要的事…
陆水?”
想到这里,冰海女神就是一惊。
随后又一次下达了神谕,附加陆水的样貌图:关注转生树周围的人,弄清所有样貌不详的人,一旦有此人出现,立即祈祷汇报。
等处理好这些,冰海女神才开始沉入湖底。
“希望只是我多虑。”
————
枯树老人在来到彼岸之地后,就开始四处寻找彼岸花。
可是一天的时间过去,别说什么彼岸花,就是一朵花他们都没有看到。
危險首席:舊愛別玩火
“这里全都是荒野,根本没有丝毫的植物。”枯树老人开口说道。
他的实力在这里确实很适合。
但凡有点植物,他都能察觉到。
奈何什么都没有。
“我用秘法联系了安逸,他们那边也没有丝毫的发现。不过也在往这边而来。”见月仙子开口说道。
他们都是第一次来这里,对于这里算是陌生的。
可这么久了,什么都没有发现,让他们有些不明所以。
“根据之前记载,陆家应该是来过彼岸之地。
看来我们跟他们遇到了相同的困境,根本没有任何收获。”火都开口道。
刚刚来这里的时候,他自然是希望有些收获。
哪怕一点点也好。
现在好了,除了感觉在荒地逛一圈外。
什么收获都没有,这里的场景都没让他们感觉有什么值得观看的。
非要说收获,那就是终于看到了双月同天。
阿满走在中间,他也没什么感觉。
而且他只要听这些人吩咐就好。
不需要担心别的,遇到灵药,移植就行。
“安逸他们是过来查仙庭的事吗?”枯树老人有些好奇的问道。
他总感觉少爷做的一些事,也跟远古仙庭有关。
好像仙庭的人,不少都是被他们少爷杀死的。
“嗯。”见月仙子点头:
“听说这里有佛门相关传说,想看看能不能从侧面知晓仙庭的一些事。
不过他们进来跟我们一样,没有丝毫的收获。”
“安逸几次外出貌似都没有什么收获。”枯树老人开口说道。
见月点头:
“是这样的。”
珍惜眼前人
关于远古仙庭的消息,确实很难找。
对于仙庭,他们也讨论了一阵。
不过属于闲聊。
而在他们还在交谈的时候,天空突然传来了轰鸣声。
轰隆!
下一刻他们就看到双月往红月转变。
这突然的变故让他们警惕了起来。
“观察好四周,看看有没有细微的变化。”枯树老人立即道。
他们不知道红月的出现,到底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但是警惕一些总是对的。
见月仙子以及火都都是看着四周。
阿满自然在他们的保护之中。
只是很快火都就指着侧边惊讶道:
“你们看。”
听到火都的声音,枯树老人跟见月仙子都望了过去。
他们看到月光从高空落下,而在这月光中,有一棵小树苗。
“这是什么东西?”见月仙子有些惊讶。
但是不管那是什么,绝对不是普通的树苗。
枯树老人感知了下,惊骇道:
“这棵树给我一种新生的感觉,绝非寻常。
见月仙子,问安逸,他可能知道。”
“好。”见月仙子立即应道。
“不管如何我们先过去,应该不少人会发现。
我们离得近,有先机。”枯树老人立即道。
其他人自然没有意见,阿满开着护命法宝,跟在见月仙子身边。
他们一路往树苗方向而去。
此时树苗已经落地,只要过去拿到应该就没有问题。
只是刚刚到中途,他们就突然感觉到了一股寒意,仿佛有什么强大的存在要过来了。
“小心一些,对方很强。”枯树老人立即提醒道。
见月仙子他们自然也能感觉到,那来自心灵深处的畏惧,他们察觉的很清楚。
然而就一瞬间,寒意消失了,那种畏惧的感觉同样消失不见。
一个个都有些意外。
枯树老人也是好奇。
他仔细感知了下,没有丝毫发现。
但是这都不重要了,对方可能只是路过。
“保持警惕。”他们四人的身影非常快(阿满是被带着加速的。),直接往树苗方向靠近。
路上见月仙子得到了安逸的答复:
“安逸答复了,他说关于佛门的传闻中,有一颗转生树。
如果彼之海岸出现了树,有很大一部分可能是这种树。”
“转生树?”枯树老人皱眉,随后立即道:
“应该是了,那棵树一直给我一种新生的感觉。
既然没有彼岸花,那就带走这棵转生树。”
没有人有意见。
他们都在快速接近转生树苗。
不多时,枯树老人他们就来到了转生树苗附近,他们是最早过来的人。
没有丝毫迟疑,枯树老人立即来到转生树苗前,他要直接带走树苗。
只是刚刚靠近转生树苗,他就发现转生树苗生长的有些特殊,而且根深蒂固,根本不能直接拔出带走。
修真界灵药无数,生长方式更数不胜数。
有些灵药可以直接带走,有些则需要根据环境循序渐进,从而转移,否则会损害灵药本身。
甚至直接毁掉。
这就是移植的作用。
“明明是从空中落下的,怎么会感觉长了几百年了一样。”枯树老人有些不解。
“既然不能直接拔树,那就将整块土地一起带走。”枯树老人觉得只有这样才是最适合的。
移植可以到了安全地方在进行。
哪怕会出现一些损伤。
马上就要有人靠近,再不走难说能不能走掉。
没有犹豫,枯树老人把手放在土地上,而后试着剥离周围土地。
到时可以装起来带走。
当初他可是听说,二长老为了带回一朵无法完美移植的花,直接连山带花一起带了回来,然后放在后山位置。
他觉得这招应该可以。
只是当他试着剥离土地的时候,土地上的树苗,直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枯萎。
枯树老人吓了一跳,,立即停止了剥离土地。
而后树苗才停止枯萎。
“无法移植?”枯树老人皱起了眉头。
这时候火都他们也过来了:
“应该是连接到了这里的环境。
转生树离开了彼之海岸,还能是转生树吗?”
枯树老人点头,确实如此。
那么要直接把彼之海岸带回去吗?
他做不到。
“阿满,看看能不能移植。”火都立即对着阿满道。
“是,是。”阿满点头,第一时间来到了转生树跟前。
枯树老人看着阿满,他不确定对方能不能移植。
如果不能,那么他们就只能放弃?
这般想着他便开始在周围布下阵法禁制。
以防备突发状况。
毕竟阿满这边需要一些时间才有结果。
火都跟见月仙子都各自准备着。
他们也知道,这里很快就会有其他人过来。
到时候对他们来说肯定不轻松。
如果来了一个完全压制他们的人,那么他们只能放弃。
不然说什么也要坚持下去。
阿满把手放在树苗下,他在试着从树苗身上获得消息。
从而确定能不能移植,怎么移植。
这是他以前不具备的能力,或者说以前的他没有这么厉害。
武破九霄 花顏
没有多久,阿满就结束了感知。
“怎样?”火都立即开口询问。
他知道阿满有了结果。
“条,条件非常,非常苛…”阿满试着开口解释。
然而,火都直接打断道:
“你只要回答,能或者不能。”
听阿满结巴完,天都亮了。
现在哪有时间。
“能,能。”阿满也没有介意,立即点头。
“需要的时间要多长?”枯树老人开口问道。
这个问题很重要。
多长时间意味着他们要在这里坚守多久。
“四,四个,个小时左,左右。”阿满回答道。
听到这个答案,所有人都是一愣,这也太久了。
别说完全超越他们的强者了,就是同层次多来几个,他们就承受不住。
而且到时候必然陷入围攻,就算成功移植,也可能在为他人做嫁衣。
“开始移植。”枯树老人没有丝毫的犹豫,立即开口道。
这时候已经没有犹豫的时间。
他们还能赌一把。
赌最后二长老会出现。
实在不行,再提放弃。
火都没有多说一句话,直接开始布置。
见月仙子来到了阿满边上,她双手合十,在阿满周身布下了如同金色大钟的防护。
这是她的防御,因为无法移动,所以防御力非常强。
阿满也没有多说什么,开始拿出一些东西,准备移植。
他首先拿出的是一个花盆,这是特制的花盆,上面有许许多多的阵法。
在用彼岸的土装满花盆后,阿满拿出了一些贴纸,每一个贴纸都是一种阵法,一种材料。
这是所有移植人员必备的。
他们对阵法不太了解,但是知道怎么用就好。
是用来模拟环境用。
火都跟枯树老人偶尔瞄了一眼,他们发现阿满在花盆中留下了生气跟死气。
确实符合转生树的特性。
“真是厉害,有时候我都怀疑阿满到底是不是一阶。
我特地检查了他好几次,但是确确实实是一阶。
一阶能做到这种地步,我从未见识过。
他几乎能模拟出任何灵药的生存环境。
而且移植过程从不会出现意外。
我为他申请了很多续命的灵药。
生怕他突然大限来临。”火都有些感慨道。
他可能还真不是一阶,枯树老人心里想道。
他多多少少也把一些赌注压在了阿满身上。
毕竟这个人跟少爷有关。
当然,能自己解决问题,是最好的。
这般想的时候,他突然一愣,立即道:
“防备,有人来了。”
“啧啧,居然有人比我还早到。”一阵黑风吹过,一个青年模样的男子出现在枯树老人前方。
这个男子穿着一身黑衣,身上有黑气冒出。
给人一种阴森的感觉。
“魔修?”枯树老人盯着对方皱起眉头。
七阶入道的修为,一来就是这种级别,让他很意外。
彼之海岸应该没有太多的强者才对。
除非冥土跟净土。
“魔修吉安,一介散修。”魔修吉安报上名字后,继续道:
“说实话,我对你们是谁没有兴趣。
而且我发现我也无法从你们手中抢到那棵树苗,所以我对树苗的兴趣也失去了。
我们做笔交易如何?”
“什么交易?”枯树老人开口问道。
能不动手,他自然没有动手的打算。
“首先我修为是七阶入道,相比你来说可能有所不如,但是我对你们也是一种威胁。
初唐少年偵查錄
尤其是后面还有不少人在往这边来。
一个七阶入道的我,一旦跟他们联手,对你们来说是非常危险的,这点你们认同吗?”
“认同。”枯木老人点头应道。
火都继续准备着。
拐個爹地給媽咪 情澀
時尚郡主
见月仙子没有动作。
“既然认同,那么交易的由头就出现了。”魔修吉安看着枯树老人道:
“给我一颗九品灵石,我转头就走,绝不参与你们之间的事。
或者说只要是你们在这里,我就不会出手,明的暗的都不会参与。
一颗九品,买断一个七阶入道得威胁。
这笔交易如何?”
枯树老人皱着眉头,道:
“我们要怎么相信你?”
魔修吉安摊手,微笑的看着枯树老人,道:
“没有任何缘由,而且我是一位魔修,可以说没有相信的可能。
对你们来说就是碰运气。
这笔交易,在交易之前,没有任何担保。
那么交易吗?”
枯树老人只是看着对方一眼,而后丢出了一颗九品灵石,道:
“交易。”
拿到灵石,魔修吉安笑了笑:
“你的选择不会错,之后我不会再出手。
不过我会在附近待着。
如果你们愿意再出一颗九品灵石,我会为你们拖住一位七阶入道的强者。
只有一位哦。
而且必须没有七阶入道以上的人在。
否则交易不成立。
这次你们可以后付款。
等待你们的消息。”
说着魔修吉安转头离去,他直接化作一阵黑风,消失在原地。
枯树老人看着魔修吉安离去,松了口气。
一颗九品没什么,这交易对他来说是值得的。
怕就怕后续。
越来越多的人,在往这边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