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5nxa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劍骨 ptt-第四百三十六章 攻海-be4rl

劍骨
小說推薦劍骨
“我相信你。”
没有什么,比谪仙的话更让人值得信赖。
叶红拂收起酒壶,道心也在这一刻变得无比坚定。
无论如何,她都不会再有丝毫动摇……洛长生的话,给了她莫大鼓舞。
这次北上,最大的收获,其实不是领悟出生死道境!
而是知道,自己苦苦追寻的那个人还活着,那座大山仍然在面前。
所以,她可以做回之前的“叶疯子”,继续拼命去修行。
星君之后还有涅槃,涅槃之后还有很长很长的修行路……不管有没有机会,她都等着下一次的“云端相逢”!
作为旁观者。
異世傲天 傲月長空
宁奕一直安静听着。
其实,他是一个“幸运儿”。
宁奕自修行以来,走的是“勤能补拙”,“笨鸟先飞”的路子,他从不被认为是什么天才,所以……他没有领略过曹叶二人苦苦追赶而不得望顶的绝望。
妃常妖嬈:暴君你走開
“走吧。”
宁奕抬起手,离字卷切割云海,空之卷凝聚奇点。
他第一次,以自己剑念,动用“空之卷”,但这个动作却无比顺畅,像是排演过了无数遍。
天书古卷的“奇点”,与之前的“开门”,截然不同。
宁奕的思绪像是一瞬间被拉高了数千丈,数万丈,来到了两座天下的最高穹顶,俯瞰人间。
他就像是一位俯仰大地棋盘的棋手。
奇点如棋子。
落子在何处……便可打开何处的门。
“果然是两座天下,无处不可去得。”宁奕闭上双眼,用心感悟着这种感觉,喃喃自语。
有了空之卷。
连倒悬海的禁制,都无法阻拦自己的脚步!
只不过他有所感应,这卷古书带来了巨大便利,但也有一些限制。
因为放眼两座天下之大,宁奕暂时还无法精准控制“奇点”落子,而且持棋落下的过程,神念不断颤抖,犹如冰封,这应该与修为有关。
落子越深,传送距离越远,便要消耗越多的神性。
至于倒悬海的古战场禁地,更是一些“禁着点”,或许是因为古代战场的空间禁制极其严格,自己想要破开屏障,会更加费力……
“大隋,大隋,大隋。”
宁奕艰难控制着奇点,落在南方那座天下。
他长长吐出一口气。
虚空中的门户,缓慢成型。
稳定下来了。
叶红拂看着这扇奇迹之门,虽然已经在倒悬海岸见过了宁奕开门的手段,但此刻她还是有些不敢置信。
“这扇门,能从妖族天下北荒云海,通向大隋?”
美女的妖孽保鏢
宁奕笑着点了点头,“大隋肯定是通的,但具体落在哪里,就要看三分运气了。”
他最后落子之时,神念颤得厉害。
本想回归将军府的,恐怕会有些许偏差。
“洛兄。”
宁奕最后还是用了这个礼敬的称呼,他抬起头,望向穹顶,“给你惹了一些麻烦。”
赤血令
芥子山和龙皇殿,恐怕要动手攻打云海了。
自己和叶红拂要走。
这里,便只有谪仙一人。
宁奕有些担忧道:“你留在云海,真的可以吗?”
谪仙笑道:“放心便是。”
“好。”
宁奕也不继续客气,他收起桃木酒壶,长身一揖,双手抱拳,沉声道:“老洛,保重。”
谪仙笑着点头。
叶红拂深吸一口气,转身迈步,走进那扇门户之中。
鲲鱼迸发出高亢嘹亮的长鸣——
似鱼,似鸟。
云海上空,一团虚无的扭曲之力,包裹两人。
“嗖”的一声。
帝國養成 司徒隕
云海并没有变得寂静,但是却少了什么。
腹黑小寶:廢女娘親太搶手 思之千裏
陪在洛长生身旁的素裙佩刀女子,面色含笑,仍然在为木桌的空碗斟酒。
但陪谪仙饮酒之人,已不在云海了。
洛长生背负双手,神情淡然,兀自一人,站在巨大鲲鱼脊背之上。
他仰望穹顶,目光穿透了无数因果。
看到了天海楼。
也看到了手托十二妖柱的玄螭大圣。
看到了阴云漫天,杀力旋绕。
直到宁奕,叶红拂走之后,谪仙的神情才真正放松下来,他缓缓伸出一只手,摸向自己的脑后发簪,将那根雪白木簪拔下。
等这一刻。
已经等了许久了。
白袍年轻人微笑开口,声音很轻。
“来吧。”
……
……
雪白琼楼,缓缓掠出一袭金衫。
那袭金衫童子,面容并不苍老,但浑身缠绕浓郁死气,一尊巨大丹炉悬浮在其头顶,炉火缭绕,展成凤形,即便如此,仍然无法灼去缠绕眉须之间的雪白死意……这是修行者岁月走到尽头的迹象。
金乌大圣,大限将至。
他悬浮在云海上空,微微挪首,目光与远方云海深处的某道老者碰撞。
玄螭大圣也不隐藏,坦坦荡荡掠出。
黑袍与金衫遥向对望。
“玄螭。”童子面无表情道:“北妖域的老瘸子,坐看灞都坠沉,只想钓取大鱼,现在鱼在哪呢?”
黑衫老者神情漠然,“听说白亘眉心被人刺了一剑。这几日都躲在东妖域养伤,堂堂白帝,竟不敢以真身出现北荒,何其可笑。”
两座妖域的战争已经开启。
这两位大圣,分别作为一域的顶级战力,见面非但没有厮杀,反而“和和气气”交谈,便是因为这片云海之下。
有着令两位皇帝都垂涎觊觎的“造化”!
说起来,两座天下的大修行者都会觉得好笑,两位皇帝卦尽天机,要夺的造化,没一人成功得手,白帝受了重伤,龙皇损了钓线。
而让两位皇帝失手的那人,只不过是一个区区星君。
“今日,不是你我争出高下的时候。”童子幽幽道:“云海禁制,今日必破。宁奕必须死在妖族……那份造化,我必取之。”
“造化如何,尚未定论。”玄螭面无表情,“至于这片云海,你我,各凭手段。”
言罢。
金乌大圣呵的冷笑一声。
他抬起掌心。
整座天海楼轰隆震颤一下,一层一层,自下而上,浮现璀璨绚烂黑芒,雪白琼楼,在数息之间,变得漆黑如墨,一股极其危险的气息,降临在云海穹顶。
玄螭大圣神情一沉。
这股力量,他再熟悉无比……是灭字卷之力!
果然。
白帝将“灭字卷”的力量,赐给了金乌,来攻破云海因果禁区!
那位东妖域皇帝的修为,早已登临绝顶,这些年通过诸般手段,仍在精进,这实在是令人心悸。
漆黑琼楼,门户大开,一道落宇黑芒,如垂落九天之斩剑,抵斩而下!
玄螭大圣紧握掌心,将目光投给隐于云海彼岸的火凤。
看来……无需自己出手,这一轰之下,因果云海,便会攻破。
他已经做好了掠下云海截人的打算。
然而,让玄螭大圣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现了!
云海的上空,在灭字卷杀力抵达的那一刻,竟然缠绕横生出无数玄妙法纹,黑白玄力,妙不可言。
这是玄螭修行毕生,从未见过的恢弘伟力!
双手抬起落下的金乌大圣,瞳孔收缩。
他像是举起一座万钧世界,砸向一颗鸡蛋……或许鸡蛋壳比较硬,但焉有不破之理?
但是他错了。
離殤 原諒我的不堅強
他砸中的,并非是一枚蛋壳。
而是一条完整的,无比坚韧的,而且极其强大的“大道”。
这并非是一条道境。
而是一条完整的,贯穿彼岸两端的无上大道!
在这一刻,云海上的三位妖圣,都看见了这震撼此生的景象。
云海上空的雾气,在灭字卷的极力攻杀之下,短暂撕碎,露出了一条巨大鲲鱼,以及一个手持发簪而立的白袍年轻男人。
那个男人的发丝被狂风吹乱,衣袍悬挂的酒壶狂舞,神情肃穆而又庄严。
因果与命运缠绕合一。
化为一条贯穿云海禁区的长河。
悠閑鄉村直播間
鲲鹏游曳于命运长河之中。
洛长生站在鲲鱼背上,超脱于因果长河之外。
他的眉心,燃起了雪白的涅槃光火,这抹火光,是两位大圣从未见过的“涅槃道火”,这不是一缕火苗,而是盛大的,足以燃烧整片云海的业火。
“开什么玩笑……”
金乌大圣的心头狠狠一颤,这副画面,竟然让他一瞬想到了北境长城的沉渊君。
不。
这不是沉渊君。
这是大隋天下的洛长生。
这个家伙,修行至今,才不过三十年。
他比沉渊君还要过分。
不仅仅是修行年岁。
纵观历史,两座天下开辟以来,有过这样站在因果长河上超脱涅槃的家伙吗?
寻常修行者的“涅槃”,战战兢兢,身在长河之中,艰难求存,求一缕火光不灭……而洛长生的“涅槃”,则是随手在眉心一抹,言出法随,以自身道境,宣告这缕火光亘古长燃。
他身在长河外。
不受因果限。
“这是人族哪位天尊转世?亦或是菩萨捻火?”
这个念头一闪而逝——
金乌额头青筋鼓起,怒喝道:“老家伙,出手!”
此子,给自己感觉,竟比宁奕还要危险!
玄螭大圣瞳孔暴燃光火,在这一瞬间将十二妖柱击出。
磅礴雷光,化为逆力,落在云海上空。
整片云海,时空逆转,一瞬间像是逆回万年之前。
彼时因果业力,尚未成型,只是浅淡雾气。
而灭字卷杀力,极力穿透,要穿过一缕,灭杀谪仙。
洛长生神情凝重,左手缓缓翻掌。
长河之中,逆转时空一点一点被“扳回”。
國企筆記
灭字卷的光芒,便钳制在云海北荒的上空,刺出一道咔嚓裂纹。
大墟尽头的两卷天书,在这一刻瞬息掠至谪仙面前,一左一右。
这两卷宁奕得之如鸡肋的古卷,在谪仙手中,便是开天之利剑,无双之重锋。
洛长生回想千佛塔那一日的灵感。
他轻轻以指尖抹过木簪发髻,命运与因果两卷天书,化为两缕光芒,合抱成一尾池鱼,跳入木簪之中。
叮咚一声。
大道圆满。
执剑者的天书古卷,从未有过如此契合的“人选”。
洛长生骑乘鲲鱼,向着天外杀去。
白色木簪化为一剑!
这一日。
白帝天海楼至,龙皇妖柱降临——
玄螭金乌两位大圣携古卷攻打云海禁区。
二人,均以受伤败退告终。
……
……
(这副画面,酝酿了很久,谪仙人云海递出的一剑,宣告灞都篇结束。接下来就是东境战争篇了。厚颜无耻的求一下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