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j9ix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十方武聖 滾開-72 希望 下鑒賞-sbhpc

十方武聖
小說推薦十方武聖
回山拳院的大门微微有些破旧了,却没有人来修缮。
魏合推门而入,院子里有些冷清,但依旧还有十来人在一声不吭习练磨皮。
这磨皮,其实就是打磨出各人的不同体格资质。谁强谁弱,谁底子根骨更好,恢复力更强,在磨皮中一目了然。
我是名算命先生
魏合此时再去看这些师兄弟,师姐妹们,顿时瞬间便能判断出谁的修为实力更深。
他也有些明白郑师每日坐在院落里的感觉。
“魏师兄,你来了?”欧阳庄远远看到,赶紧过来招呼。
李珏也是扬手招呼了下,算是熟悉。
在院子里的人,不少都已经离开了。剩下来的也有不少是新人。
魏合不是经常来,也没注意。此时看到,不免联想起最近城里的变化局势。
他心中叹息。
“郑师来了么?”
“还没。不过应该快了,平日里他老人家也是这个时候过来。”欧阳庄笑道。
“那我先进去了。”魏合点头,穿过外院,进了里屋。
屋子里原本有三个健妇,此时也只剩下一个在忙里忙外。
看到魏合进来,健妇冲他露出一个友善而讨好的笑容。
魏合回以点头,进入内院。
内院里,江严正在和张路小声说着什么。姜苏在一旁默默的练着招。赵宏站在角落里,手里拿着一封信,似乎在慢慢细读。
几人看到魏合进来,江严面色不变,继续和张路说话。
张路则是完全不熟悉魏合,也没什么反应。
赵宏也只是抬头对魏合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又继续低头看信。他最近一直在默默学习识字,现在看来似乎进度不错。
唯独姜苏,缓缓停下动作,朝着魏合走近。
“好久没见你过来了。”
她有些复杂的看着魏合,自从萧然死后,她误会魏合,到后续补偿他,一系列变化后。
此时她对魏合的观感,已经远不是程少久的跟班这么简单。
緋紅
程少久的印象,慢慢在她脑海里淡化,取而代之的是魏合的形象越发深刻。
“郑师呢?还没来?”魏合随口问了句。
“嗯,最近郑师也不知道在忙什么,看上去很累,我问过,但他没解释。”姜苏点头。
“那我先等等。”魏合也不着急,回山拳突破后,他如今叠加五岭掌,两套功法的三次气血叠加。一身气血的浑厚程度,简直比他遇到的所有三次气血武者都要强。
就算是少阳门那几个巡使,在气血上的观感也不如他此时浑厚。
也就是他在家中休息了几日,完全控制气血运转,不显异状,否则此时肯定会被在场几人发觉。
气血这等物事,虚无缥缈,若是运转运动时,便能让人英姿勃发,浑身产生大量热能辐射,存在感暴强。
但若是安静时,气息平稳下,也很少有人能轻易看出一个人气血有多强。
当然少阳门那些大胖子除外,那种体格,一看就知道气血不会弱。
所以魏合也了解到,为什么郑师喜欢坐在外院,看所有弟子练功。
因为在运功磨皮喂招时,每个弟子的修为进度,都能一目了然,彻底弄清。
魏合找了个角落,安静的靠在墙边,静静等待。
姜苏原本还有心思练武,但看到魏合来了,也忽然没了心思,之前还能全神贯注练习,此时却不由自主有些分心。
她坚持了一小会儿,发现不行,还是停了下来。
赵宏不多时,看完信,将其仔细收好,放入一个皮袋子里,然后也开始回到自己的固定位置,例行习练招数。
将拳招磨练成条件反射本能,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
反复揣摩招数的意义,应用之处,然后将其改善成更适合自己的招数,这些都是需要大量时间和精力消耗。
赵宏之所以能以同样石皮的层次,压制其余所有人,就是因为他在招数上的揣摩,远比其他人更强。
魏合此时再去看他的练习,顿时心中也有所悟。
反正郑师没来,他便也干脆看着大师兄练习,静静等待。
时间一点点流逝。
不多时,一阵沉闷的脚步声,从里屋处传来。
婚姻反擊戰 緋色添香
几人都是精神一振,目光看向里屋出口,等着郑师出来。
很快,郑富贵一身灰白单衣加上黑马褂,背着双手,慢条斯理的走进内院。
他脚上的布鞋边缘还沾着一点黑泥,也不知道大清早去了哪。
郑富贵依旧一副睡眼朦胧的感觉,晃晃悠悠进了内院,抬头看了看几人。
他有些浑浊的眼珠,转悠一圈,看似在看几人,实际上似乎是在想着其他事。有些魂不守舍。
最近郑富贵似乎一直如此,偶尔来拳院,偶尔不来。脸上的皱纹也渐渐变得多了起来,就算是平日里最喜欢的茶点点心什么的,也只是随便吃了点,便不再动了。
近来,飞业城内局势变化,香取教和内城的冲突越来越大。明明香取教这个组织极其混乱,但就是有大量的有生力量不断加入。
而且暗中也有一股力量在默默支持,让其能够和内城七家盟对抗。
郑富贵最近也因为这个,到处忙碌,调查,把握局势。
他前几日去了趟女儿那里,那家伙还是完全不听劝告,执意要干自己想干的事,郑富贵苦苦劝说,依旧无果。
他其实来到飞业城也几十年了,一直默默积攒家业。
可到现在都五十几岁了,还没多少家底,就是为了这个女儿。
他赚来的财物资源,一股脑的都被这败家女给败掉了。
也正是因为女儿太过败家,郑富贵才养成了精打细算,极其抠门的日常习惯。
如今女儿也有孙子了,本以为有孙子后这家伙也能收心了,可惜还是老样子。成天什么也不管,天天出去鬼混胡混。
快三十的人了,还是这么不着调。
可郑富贵对谁都能硬下心肠,唯独这个女儿….从小宠到大,到如今…已是积重难返。
这段时间,除开为了后路之事忙碌,郑富贵最头疼的就是女儿那边。他也至少一半精力是在给女儿擦屁股。
那家伙惹出来的事…
“平凡”的海賊生活
一想到这个,郑富贵就头疼。
若不是为了收拾烂摊子,他也不至于搞得现在这么疲惫。
自从有了这个女儿后,他才明白,这世间,不是什么事情都能用武力解决,还有很多是靠武力再强,也做不到的….
回过神,郑富贵看向内院的几个弟子。
“难得今日都到齐了,正好我这里也有些事要宣布。”
几人此时在停下各自动作,汇聚过来,静静听着。
郑富贵再怎么样,也是入劲武师,所以就算是江严,也不敢怠慢。
他虽然是江家子弟,但江家可不只有他一个小辈。比起入劲武师,他的地位还差得太远。除非他父亲过来还勉强能平等些。
魚龍圖 錦鯉躍龍門
几人靠近过来,静静等着郑富贵开口。
“过几日,回山拳院便打算朝城外搬迁,您们若是愿意一并走的,做好准备。若是不愿,也提前告知我一声。”
几人都是一愣。虽然已经有预料,可能拳院都要搬迁,可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突然。
【完結】七夫亂 倏然一夜
搬迁的话,江严自然不可能走。
赵宏,张路,不用说,铁定一起走。
而姜苏,就要看她选择了。姜家毕竟也不是小门小户。
至于魏合,思索片刻,也决定跟着一起。有郑师这个入劲武师在,怎么也比自己一个人带着二姐到处跑来得安全。
“另外,许久没有考校你们武艺,今日便来一一看看,看你们最近长进如何?”郑富贵继续道。
他环顾几人,露出微笑。
“你们可捉对交手,让我看看进度便可。胜者最后交手,最终胜者,为师可设立一奖励。”
“郑师,如此设立,是否有些不公平?”江严站出来道。“无论如何比试,大师兄赵宏都是第一,力压其余所有人。这奖励岂不是肯定属于大师兄了?”
郑富贵心中摇头,江严出身不凡,资质也将就,就是这格局,有些小了。
“还有谁觉得不公平?”
“弟子也觉得不公平。”赵宏也站出来平静道。
他本就是淡泊性子,此时既然被江严点出来,也就站出来直言了。
“还有么?”郑富贵眉头一蹙。
“弟子,也觉得不公平。”魏合此时向前一步,面色平静。
“哦?”郑富贵眯眼看向魏合,他倒是没想到魏合居然会站出来。
只是他刚才没注意,此时仔细一看。双目忽然微微睁大。
“你?!”
他身体一颤。突然往前一拳打出。
開封秘史
这一拳迅捷无比,力量炸裂,拳头漆黑,缠绕着丝丝劲力。
豪門盛寵:國民老公求抱抱 翼待時飛
拳头急速逼近魏合,拳风带起周围人衣角,强悍的劲力隐隐溅射出如针刺般气息,刺的江严赵宏四人纷纷面部生疼。
电光火石间。
嘭!!
魏合单手上举,抓住这一拳。
“老师,足够了么?”
他抓住拳头的手漆黑一片,宛如黑铁。
“不够!!”郑富贵面目颤动,眼中透出难以置信的狂喜。
“再来!!”他狂笑一声,合身双拳交击。
两人劲力全开,轰然对撞在一起。
轰!!!
兩個世界一段戀 離夜月
沉闷狂暴的铁拳对撞,短短片刻两者便交手数十下。
周围江严,赵宏,姜苏,张路,甚至连留在近处也做不到,被迫逼得远离。
四人纷纷骇然,看着院中两人身影。
一个让他们难以置信的夸张猜测,渐渐从心头浮现。
数息后。
一声炸响。
两人急身后退,各自站定。
“老师,现在够了么?”
魏合双拳一片漆黑,浑身肌肉隐隐膨胀一大圈,连面部也隐隐浮现筋膜血管,容貌可怖。
郑富贵看着自己隐隐发麻的双手,忽地仰头大笑。
他笑声畅快淋漓,仿佛要把这许多年来的积怨一并放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