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czl1超棒的都市小说 金色綠茵-第一一六章 似水流年莫辜負推薦-n3po7

金色綠茵
小說推薦金色綠茵
女人如果开始对自己年龄变得很敏感,就说明她最想珍惜的青春,已经真的慢慢离她远去了。
羊一对自己的迟钝做了深刻的自我批评,因为他到了杭州之后,竟然才发觉圣女阿珂黛茉不愿再和他谈论有关岁月、年龄这一类的话题。
杭州如今叫临安,是大宋南迁后的都城,也是全世界最奢华的城市,充满着人类所能想到的全部醉生梦死的元素。杭州城里的女性,用一切手段表现着自己的青春靓丽。
阿珂说她看着她们,感觉自己老了。
据说人不是慢慢变老,而是一夜之间变老的。羊一不知道杭州是不是阿珂的‘一夜之间’,但他知道自己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把她紧紧搂在怀中,比以前搂得更紧一点。
宝光大力王萧天佐在圣火殿找到圣女阿珂黛茉的那一天,她刚满十六岁,二十多年转瞬即逝,如今回想起那一天她的那双眼睛,仿佛就在昨天。
人的一生真的很短,哪怕羊一在这个世界已经五百多年,现在回忆起来,还是觉得很短,何况过了五十岁死亡就能算作寿终正寝的普通人。
阿珂的消沉,有来自青春逝去的忧伤,也是对岁月脚步的恐惧,她担心活到自然死亡的那一天,仍然无法找到羊一回家的那把钥匙。
她害怕羊一回不去,他和她说好的下辈子,下下辈子,就会变成一场虚假。
说到底,阿珂的黯然神伤,是对她和他永恒之恋的牵挂。阿珂黛茉弹起日月琴,弹給他听。
羊一带着阿珂在杭州去看了曾经的故人,给她讲他们的故事。
鹤不西飞龙不行,露干云破洞箫清。少年仙子说闲事,遥隔彩云闻笑声。纯阳子吕岩吕洞宾是神仙,和老袁、老张头、陈抟一样,他和白娘子的故事,在民间白话艺人的口中变成了《白蛇传》。
雷峰塔又变得香火旺盛,这要归功于《白蛇传》,但塔里看不出一丁点四十多年前那场恶战的痕迹。
阿珂没见过方腊和邓元觉,他们在拜火教圣山总坛长老院的时候,她还没有转世,或者出生。羊一被吕岩借助王喆点醒了迷津,恍然大悟去往波斯不周山的那一刻,也是阿珂出生的日子。
武松一辈子没认识几个文化人,除了他哥武植,所以就没有人在他还活着的时候写诗相赠。武松的墓就在西湖边,墓碑上刻着‘宋义士武松’。
羊一始终没有打听到鲁达、鲁智深或者独孤求败的消息,在这个善于遗忘的江湖里杳无音信。
岳飞也被重新移葬在西湖边栖霞岭,迫于强大的民间舆论和朝廷政治斗争需求,官家赵昚给岳飞鸣冤昭雪。
秦桧死了,赵构也死了。赵构没有儿子,死前他在宗室子弟中挑选了赵昚作为继承人。
赵昚其实和赵构的血脉很远,他是太祖赵匡胤一脉的后人。一切都是冥冥中注定,一百八十六年之后,赵光义把皇位还给了他哥。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赵昚追赐岳飞谥号‘武穆’,大宋民间喊他‘岳爷爷’。
.
去看了李白,又去邢州看了老张头,甚至还去了并州看了看传说中李存孝的墓,最后从开封折返华山去看望了陈抟。
羊一和这些故人一一作别后,了却了五百多年的尘缘,便与阿珂回归了终南山,他要在这里静等自己的归宿。
可是,静不下来,因为原本以为回来就可以办喜事的阿刁林朝英和王喆闹得更加不可开交了,从单打独斗变成了拉帮结派组团打斗。
在虚竹的指导下苦练武术这么多年,王喆和阿刁都得到了精进,尤其是王喆,阿刁现在想碾压式殴打他已经不可能,二人旗鼓相当。
羊一对打打杀杀失去了兴趣,没有和他们比试,但通过观察分析,这对儿冤家现在应该都不弱于他。
武术高低不重要,王喆仍然不愿意和阿刁成亲才是重点,这让羊一和阿珂非常无语。相亲相爱的他们,实在理解不了其他人在爱情上的纠结。
在他们云游的时候,王喆趁虚竹除去找洪七还降龙十八掌和打狗棍法的工夫,也往东跑了一趟,然后便收了七个徒弟回来,六男一女,七个小年轻,大徒弟马钰和孙不二还是夫妻两口子。
带着徒弟回来后,王喆自创道派,也可以是江湖武术门派,唤做‘全真教’或者‘全真派’。重阳子王喆邀尊纯阳子吕洞宾为全真道祖,他自己自然是全真掌教,教主和帮主。
看见王喆如此趾高气扬,阿刁很是气不过,也要收徒弟。可她一个波斯胡女,又人生地不熟,在江湖上又没有丝毫名气,不可能像王喆一样有号召力。
但是,阿刁有钱,她去长安城的人牙子那里一口气买了十来个半大不小的丫头片子,但回来后让她们全部跪下磕头喊自己师尊。
战乱年代,人命不值钱,女子尤其命贱。这些女孩子都是孤女,遇到阿刁算是他们的福气,最起码从此后有了一口饱饭吃,阿刁也不会把她们当牲口一样糟践。
既然是为了收徒,阿刁自然挑选的都是看起来还算伶俐些的女孩子,唯有年龄最小的那个例外。
她只有六岁,不但一点也不聪明,而且脸上被火烧过以后还丑得吓人。阿刁纯粹是动了善心,也是人牙子当做添头塞给她的,没收钱。
阿刁知道自己若不收下,这孩子会被人牙子扔掉后活活饿死。
小丫头只知道自己姓孙,其他什么都忘记了,阿刁便按照自己的称呼习惯,叫她阿孙,也不嫌她长得丑,当阿孙贴身服侍。
有人有了队伍,阿刁便彻底占据了王喆的活死人墓,而且与全真教针锋相对成立了自己的古墓派。
羊一和阿珂结束云游归来,全真七子和古墓群芳的武术练习已经初现模样,阿刁和王喆武术境界太高,不适合轻易动手,对抗变成了他们各自门下弟子的群殴。
主要还是古墓派在找茬,一帮丫头片子时常冲到山腰上的院子里故意挑起事端。
手心手背都是肉,羊一和阿珂能说什么?只能看着他们变成冤家。
云游六年,留在终南山的阿刁也不是没干正事,由她负责监工的山外小院和山中木楼都建好了。木楼就在羊一山中故地那里,从木楼处再向上攀登,站在小山包顶端的巨石上,便能遥望山外,也能看见山脚下的小院。
阿刁很能干,她不但监工修好了这两处隐居之地,也顺便搞了活死人墓的改建,把那里修成了更适合居住的地下宫殿。
可总这样和王喆闹下去也不是个事儿,也不看看你们都多大年龄了。两年后,虚竹故去,借着去少室山安葬虚竹的机会,羊一打算好好劝劝王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