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辛格喊話拜登:儘快重啓中美關係 避免雙方爆發衝突

基辛格喊話拜登:儘快重啓中美關係 避免雙方爆發衝突

(原標題:基辛格喊話拜登:儘快重啓中美關係,否則面臨真正風險)

【編譯/觀察者網 郭涵】時隔兩個多月,前美國國務卿基辛格再度就改善中美關係發聲。這一次,他的訊息更加明確:呼籲獲得媒體提前宣佈的美國“當選總統”拜登儘快重啓中美關係,避免雙邊關係緊張導致爆發衝突的風險。

彭博社報道,北京時間16日,97歲的基辛格博士在“2020彭博創新經濟論壇”(線上)開幕式中講話,呼籲中美合作應對新冠疫情,並利用這一機會開展政治對話、爲當前緊張局勢降溫。

視頻截圖

基辛格首先表達了自己對中美關係的擔憂。他認爲,中美關係今年以來的快速惡化意味着,“中美之間正滑向一場‘新冷戰’”。

“新”“心”相印

“除非存在一些(中美)共同合作行動的基礎,世界將會滑向堪比第一次世界大戰規模的災難。”基辛格說。他認爲當今軍事技術的發展導致這樣的危機比過去“更加難以控制”。

“美國和中國正逐漸走向對抗,並且正在以對抗性方式開展外交。其危險之處在於,有些危機會從言語交鋒轉化爲實際的軍事衝突。”

蒙古國計劃爲60%以上人口接種新冠肺炎疫苗

鑑於此,他認爲雙方必須達成一點共識:“同意不論發生其他任何衝突,都不會選擇軍事衝突。”

中國-亞非旅遊航空論壇在上海舉辦

截圖:彭博社

此外,基辛格呼籲中美兩國建立固定溝通機制。例如由得到中美最高領導人信任與授權的兩國領導人,相互之間定期保持接觸。

基辛格坦言,中美兩國從未有過與對方同等體量的國家打交道的經驗。兩國領導人需要承認,他們看待同一個議題的差異可能非常大,會影響彼此的談判方式。

比如,他認爲美國有着“相對來說不間斷的成功歷史”,以及周邊沒有迫在眉睫危險的“幸運”;而中國則經歷了“相當長的一段反覆應對危機的歷史”,且周邊國家往往對其內部團結存在“想法”。

大衆寶來最新價格 ‘懂’你預算更懂你的心

“這是(雙方)首次(打交道)的經歷,我們必須阻止兩國關係轉變成衝突,希望可能帶來某些合作的努力。”

10月初美國大選前,基辛格曾呼籲中美必須爲衝突設限,避免重演一戰前的不確定局勢

回顧過去4年,基辛格評價特朗普在談判中更偏好採取對抗性的策略,但不可能無限運用下去。特朗普在執政初期更加強調美國人“對於國際經濟秩序演變不平衡的深深擔憂”,基辛格承認美國強調這一問題的重要性。

首汽約車CEO魏東:智能網聯改變汽車屬性,將與行業一起創造更多價值

但他對於特朗普執政後期(尤其是新冠疫情暴發以來)的關注重心以及處理方式持保留意見、沒有展開,僅表示“我會傾向於採取更加不同的方式”。

近日,美媒爆料稱特朗普計劃在任期尾聲,基於所謂“人權”、“國家安全”理由對中國採取一系列制裁及貿易限制措施,意圖壓縮拜登就職後改善對華關係的空間。

POLO促銷降價 北京最新優惠價格

而據彭博社,基辛格向拜登喊話:爲避免危機,應儘快重啓與中國的溝通,修復特朗普任內受到嚴重損害的中美關係。

他指出新冠疫情是中美共同面臨的威脅,希望拜登在明年1月20日正式就職後,能夠藉此機會開啓兩國之間的政治對話、討論合作。

美國飛行員開真實戰機大戰人工智能“殲-20”

“如果你把新冠疫情視作一份預警,某種程度上,各國在現實中大多是各自爲戰。但從長遠角度來說,解決方案應該基於一定的國際共識。這是我們應從疫情中牢記的一份教訓。”

基辛格曾形容,新冠大流行將“永遠改變國際秩序”。拜登也曾在勝選演講中承諾,上任後會把遏制國內疫情作爲第一要務。

此外,基辛格還對拜登就任後處理對華關係提出一些建議,比如儘管雙方存在分歧,最重要的是中美必須相互理解對方的關切、“沒有必要一定得解決問題,但至少將問題緩解到未來可能取得進展的程度。”

至於拜登提出通過建立聯盟的方式對抗中國,基辛格提醒他應對此保持謹慎。因爲“針對一個具體國家的聯盟是不明智的,只有當形勢所迫時,爲避免危險而結成同盟纔是有必要的。”

此前報道:

基辛格發出警告:中美衝突必須設立“交戰規則”

【環球時報綜合報道】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7日在紐約經濟俱樂部主辦的視頻研討會上表示,美國和中國必須爲日趨激烈的衝突設置界限,否則有可能重演第一次世界大戰前全球政治的不確定性局面。他還表示,美國必須意識到,它無法再在經濟和戰略上取得“單邊優勢”。

凱德雙橋8號 在售 最新單價約50000元/㎡

據彭博社報道,在7日舉行的線上活動中,現年97歲的基辛格和紐約聯邦儲備銀行主席、經濟學家威廉姆斯對話。基辛格說,美中兩國領導人必須探討不能再繼續推進威脅的界限,以及如何定義它。“你可以說這完全不可能,但如果是,我們將陷入類似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局面。”基辛格說,在1914年一戰爆發之前的幾年,就像今天一樣,當時的傳統看法是,大國之間的戰爭是不可想象的。

發改委迴應當前熱點問題:經濟運行逐步復甦並趨於好轉

基辛格還在會上表示,華盛頓需要換一種思維方式,理解這個世界的複雜性,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可以“實現在戰略和經濟上都具有其他國家無法威脅的單方面優勢”。他認爲,未來的技術和產業的性質使當前的中美衝突特別危險,因爲人工智能等技術可能會帶來零和思考和贏家通吃的結果,而可解決這些問題的概念框架的發展落後於技術思維的進步。

標籤: